第十五章 亲妈

    “他们真是的,也不知道推迟一天,我都口水老妈你做的家常菜一路了。”楼成顺嘴拍了下马屁。

    齐芳得意一笑:“可不是吗?我菜都买好了,不说了,等你到家再说吧,等你爷俩都回来了再去那边。”

    “好的,好的。”楼成挂断了电话,侧头看向自家小媳妇,不,自家领导,微微一笑道,“我妈的。”

    “真巧,我也是~!”严喆珂眉眼弯弯,摇晃着手机道,“太后和我爸在站前广场那里了。”

    楼成念头转动,嘿嘿笑道:“现在我就不用避开他们,可以直接送你出去了,珂珂,你说,我是不是该改口叫爸妈了?”

    严喆珂嘴巴陡然半张,往内有抿,好气又好笑地横了楼成一眼,下巴微抬道:“你要好意思喊,我也无所谓!”

    两人打情骂俏间,高铁靠站,楼成起身,一只手就将严喆珂的行李箱拿了下来,就跟那只是一个没重量的儿童玩具一样。

    背上行囊,拖着箱子,拉上媳妇,楼成志得意满意气风发地走出列车,进入到达大厅。

    临出门时,看见外面返照的阳光,明媚的天空,蒸腾的暑气,他和严喆珂下意识对视了一眼,眸里心里都有几分突如其来的感叹:

    这梦幻一样又美好又疯狂的几天结束了……

    脑海内闪过了一个又一个片段,两人变得沉默,却拉得更紧,靠得更拢了。

    出了大厅,拐过道路,楼成眼前霍然开朗,广场在落日最后的辉煌中染上了一片金红,气质儒雅的严开和典雅秀丽的纪明玉等待于几步开外,同样手拉着手,并有遮阳伞撑着。

    “你爸和你妈感情真好!”楼成打破沉寂,由衷地赞叹了一声。

    这都在一起二十多年了!

    严喆珂得意扬首,语带笑意道:“少年,好好努力,这是你的榜样和目标!”

    “所有的目标都是用来超越的。”楼成低笑回答。

    说话中,两人已走到目光略显复杂的严开和笑吟吟的纪明玉近前,楼成颇有几分心虚地喊道:“叔叔,阿姨。”

    “爸,妈~”严喆珂没松开楼成的手,只是撒娇般喊了两声。

    纪明玉正要开口,目光扫过女儿,心头忽然就咯噔了一下。

    珂珂虽然神情间藏着疲惫,但整个人娇艳欲滴,容光焕发,顾盼中,让自己这做妈的都有了强烈的惊艳感……

    联想到女儿很快就将出国,与男友离别在即,作为过来人的她心里就有所明悟。

    不过,她没有责怪楼成的意思,在对方踏入丹境,一举拿下青年赛冠军后,她就觉得两个小家伙随时会偷吃禁果,为此还隐晦提醒过女儿注意安全措施,没想到这小子竟能忍至当前才破功。

    再想起女儿没为此放弃梦想,显然从他那里得到了支持和理解,纪明玉对楼成更高看了一眼,愈发得满意。

    “这是有了男朋友就不亲近妈妈了?”纪明玉望向女儿,开了句玩笑,提了提左臂。

    严喆珂俏脸一红,松开与楼成交扣的手掌,跨前半步,亲昵地搂住了太后的臂弯,娇声道:“哪有!”

    因为私定终身之事,她对父母很有几分愧疚。

    纪明玉转而看向楼成,笑容和煦地说道:“小楼家在哪?一起吧,我们顺路送你回去,再打车挺麻烦的。”

    “好的,谢谢阿姨。”对于丈母娘递过来的橄榄枝,楼成一点也没矫情。

    说完,他悄然对严喆珂做了个口型,表示自己想说的其实是“谢谢妈”,惹得女孩皱了皱鼻子,娇俏地瞪了他一眼。

    严家的车停在站前广场外,一路过去时,纪明玉和严喆珂撑着遮阳伞走于中央,楼成和严开各自相伴在旁,听着母女俩聊天,偶尔插上几句。

    放好行李,上了SUV,楼成和严喆珂坐于后排,又将手交扣在了一起。

    车辆启动后,严开回头看向女儿,呵呵笑道:“珂珂,你爷爷奶奶让你去正阙县住段时间,陪陪他们,怕你出国以后,一年就难得看到一回了。”

    “怎么会,我长假都会回来的,和现在也差不多啦。”严喆珂下意识辩解道。

    “你爷爷奶奶的意思是平时打电话这些就不方便了。”严开温和笑道。

    严喆珂眼眸往上看了看道:“那可以网上视频聊天啊,还可以直接看到我呢,嗯嗯,我这次得教会爷爷奶奶怎么弄!”

    听着他们的交谈,楼成颇有点失落,珂珂要去爷爷家住好些天,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和她得分开一阵,出国前的相聚时间又减少了许多……

    这时,严喆珂转眸看了他一眼,脸现晕红却语气坚定地说道:

    “爸,爷爷奶奶不是说想见见橙子吗?到时候我和他一块过去吧。”

    噗……开车的纪明玉失笑出声,又是鄙视又是骄傲。

    生的女儿像自己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严开沉默了一下,情绪复杂地笑道:“也行。”

    楼成则听得一阵惊喜,失落全消,忍不住将小仙女的手往自己这边拉了拉。

    他们相视一笑中,严开已然问道:“那几号过去?”

    “再等几天吧,我得,我得去橙子家一趟……”严喆珂眼波生晕,声音越说越低。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

    而且已经是法律意义上实际意义上的媳妇……

    严开虽有心理准备,但也莫名惆怅,总感觉女儿还没长大,怎么就被拐跑了,怎么就到了见家长见未来公婆的地步了……

    “那你得好好准备下,想当年你妈我就是太不懂这些,又没人教,第一次上门差点闹笑话。”纪明玉回想着当初,“愤愤”说道。

    严开则沉吟了下道:“替我向小楼爸妈问好。”

    秀山风俗,除非相亲,在小辈见家长这种环节,亲家是不能碰面的,等小情侣感情稳定,准备谈婚论嫁了,才会专门有几次相聚,敲定日子等细节。

    “谢谢严叔叔。”楼成赶紧代老爸老妈回礼。

    不多时,按照他的指点,纪明玉将车停到了马路对面。

    与名副其实的媳妇、岳母、岳父挥手道别,楼成踏入了既熟悉又陌生的小区。

    这里大致的环境和建筑布局未变,十多年如一日,仿佛封存在了时光里,来往行人绝大部分也还是那些,只不过多了斑驳,多了白发,多了几张诞生没多久的面孔。

    ——楼家新买的房子已在四月底装修完毕,但得敞一阵,按照齐芳的说法,等十月份再挑日子搬过去。

    楼成一路前行,有人招呼,有人问候,有人将他当做别人家孩子教训身边的少年,惹得他暗笑不已。

    脚步轻快,上了楼梯,掏出钥匙,打开大门,他还未进去,便看见老妈迎了过来,笑呵呵道:“挺快嘛。”

    “严叔叔他们送我回来的。”楼成坦然回答,瞄了眼客厅道,“老爸呢?”

    “他?”齐芳没好气地回答,“自从当了厂长,比以前更忙了,非说要对得起别人的信任,每天不过六点半都不着家!”

    “别提你爸了。”说到这里,她转而笑道,“喆珂什么来啊?你妈我得提前做好准备啊。”

    媳妇即将上门,她主动将严喆珂省略成了喆珂。

    “珂珂这几天都行,看你们啦。”楼成打铁趁热。

    “要不明天?不行不行,给你准备的菜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还得做个大扫除,把家里统统收拾一遍,不能这么乱糟糟见人家闺女……”齐芳自顾自地说着,“还有,我得给你小姨打个电话,让她送点自家地里的菜过来,人喆珂家境好,贵的东西肯定都吃腻了,得尝尝这种新鲜的……”

    听着老妈的絮叨,感受到她对自家媳妇的重视,楼成心意温暖,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你笑啥?”齐芳刚拿出电话,还没来得及拨打。

    “我替珂珂开心。”楼成幽默地回答。

    齐芳展眉一笑:“我打听过了,喆珂是个好女孩,又斯文又漂亮,以前在一中的时候可比你强多了,你自己不也经常在我耳边说她好话吗?”

    提及一中,她突地叹了口气:

    “成子啊,你读高中的时候,我还挺担心你将来找不到女朋友的……”

    啊……我高中也不是很闷很内向的人啊?有那么差吗?楼成哭笑不得,无言以对。

    来自亲妈的双重暴击伤害!

    等齐芳沟通好齐燕那边,定下了后天,楼成忙拿出手机,给备注已经改为“媳妇大人”的严喆珂发了条消息:

    “我妈说后天,她好重视你,还专门问了我你喜欢吃什么,要重新去市场买,还让我小姨送自家地里种的菜过来,还打算做大扫除,去弄个头发……”

    为了家庭的和谐,他毫不吝啬在婆媳两人面前说对方的好。

    严喆珂“红脸笑道”:“阿姨人真好。”

    “得叫妈了!”楼成“窃笑”道。

    “你走,我没你这个老公!”严喆珂发了个“吹哨拿红牌”的表情,紧跟着又“低头羞笑”道,“我还是有些不适应这么喊诶,刚才打字脸都发烫了,好羞耻!”

    “可这几天你喊了又不是一次两次。”楼成“挑眉坏笑”。

    “那都是迷迷糊糊的时候……”发出这条消息,严喆珂猛地醒悟,脸如红烧,艳若桃李,“恨恨”回复,“不理你了!”

    过了一阵,楼志胜打电话来,让齐芳和楼成直接下去,说是二子专门开车来接。

    “挺不错嘛……”齐芳道了一句,拉上儿子,出了门,下了楼,抵达了小区门口。

    二子这次开的是辆大奔,正和楼爸楼志胜在外面吸烟闲聊着什么,一见楼成过来,顿时堆起笑容,迎了上去:

    “成子,终于见到你了,你可是咱们老楼家的骄傲啊。”

    天色微暗,楼成瞄了一眼,发现他长得和自家堂哥楼元伟确实颇有几分相像,于是谦虚笑道:

    “哪里哪里,二子哥你也很厉害。”

    为什么是叫二子哥呢?因为我至今还不知道他真名是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