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九章 艺高底气足

    别弄出人命……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挂断了电话,然后观察了眼四周地形,向着林富大厦出来那个口走去。

    “前辈,他们要上车了……”张潇紫小跑跟随,着急提醒。

    楼成没有看她,左手沉稳下压,示意不要说话。

    与此同时,他又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严喆珂的电话。

    短暂的铃声后,那边像是一直有等待,一直有牵挂,迅速便已接通。

    “喂,珂珂,我师父那个不靠谱的,说好的小事变成大麻烦了。”楼成苦笑了一声。

    前来的途中,他充分相信自家师父,把林边的麻烦李振华的失踪当做紧迫但不危险的小事来对待,虽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但也只是以防万一,并无实质上的认识,所以,还能以轻松愉快的态度和珂小珂同学聊天。

    后来即使从张潇紫那里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也觉得自己的任务更多是发现线索,施压和敦促这边的警察再做搜寻,并以丹境的敏锐感觉配合,哪怕有出手,也顶多辅助,打个酱油,轻轻松松。

    直到司见亭有出逃迹象,师父给出底线,他才觉得事情比较棘手,有一点点危险,必须得向另一半交代下了。

    这个坑弟子的师父!

    手机那头,严喆珂呼吸的加重通过电波清晰传来,她沉默了下道:“能不做吗?”

    楼成笑了笑道:“关系一个师侄的生死,珂珂,放心,没有绝对的把握,我不会动手的,说句不客气的话,我又不是他爹他妈他师父,得为了他冒什么风险。”

    这话让旁边的张潇紫听得脸色一白,险些腿软跌倒。

    得有绝对把握才出手,那不是没希望了吗?

    面对两位厉害的丹境武者和五六名有枪的保镖,加上壮年时期具备顶尖九品水准的司见亭,至少得非人境界的前辈才有绝对把握吧,那都是一派上层了!

    “就是,他又不是小仙女!”严喆珂稍微松了口气,关心则乱地补了一句,“你保证!”

    “我保证。”楼成声音沉厚地给出了承诺。

    如果司见亭不上车,不让手下分批,面对两位大概七品水准的丹境武者和好几个身怀大口径枪械的保镖,那自己虽然把握是有,但犯不着为个不认识的师侄冒风险,毕竟一旦被高手短暂缠住,让火力形成交叉,自己也不太吃得消。

    就像那次去郭家做保护,七品的亡命之徒面对彼时顶多弱八品战力的自己和四个神枪手的组合,也是知难而退,不做冒险的。

    但既然他们上了车,事情就简单了,因为这相当于武者进了铁棺材,拘束于狭小空间内,没法活动开,十成本事用不出五成,并且大部分枪手在第一辆车。

    对其他没到非人的高手来说,未必能把握住这样的机会,但在异能可以外放且威力早提升上来的自己眼中,他们就是活靶子。

    “好。”严喆珂理智地知道自己不该再多说了,可还是忍不住又补了一句,故作轻快道,“等下给我电话哦,我等着你~”

    “没问题。”楼成微笑回答,挂断了电话,将手机和钱包都递给张潇紫道,“你离远一点。”

    手机坏了非常麻烦,并且不能第一时间给珂珂电话,而钱包更不能遭受伤害,因为它是媳妇送的礼物。

    “好好好,前辈您小心。”张潇紫心中一喜,接过东西,飞快退开。

    四点二十六分,司见亭车队开动,向着林富大厦出口驶去,大部分保镖在第一台车,他本人在第二辆,左右是维森和黄诚达,副驾有另一名保镖。

    当第一台车拐入宽阔空旷的大道,第二辆正打转向时,安静立于对面的楼成突然跨步,气势一下勃发,像是呼啸而来的北风,让不多的行人心神颤栗,本能就逃向了远处,避开了此地。

    啪!

    楼成脚步一踩,身体弓下,左右手前伸,一勾紧跟一抖,甩出了两团贴地的赤红火焰。

    光芒摇曳,暴虐暗藏,两道火焰拖着焦痕极速游走,分别冲向了两台车,皆是对准了油箱位置!

    吱!

    刺耳的摩擦声尖锐响起,拖得老长,一前一后的车辆分别急打方向盘,试图躲避那看起来很恐怖的火光。

    轰隆!对准前面保镖车的“焰焚”提前爆开,在它和后续车辆之间腾起了火浪,隔断了视线。

    砰!楼成肌肉一鼓,脚下水泥路面有所裂开,快得掀起罡风般扑向了司见亭所在的黑色轿车!

    靠着已然顶尖六品的身体素质,他强行将步法境界推至了“踏斗布罡”!

    当然,也就相当于邱霖的程度,还比不上彭乐云,更别提任莉了。

    “不要停!”“焰焚”来袭时,经验丰富皮肤黝黑的维森操着生疏的华国语言急喊了一句。

    然而,人的本能是他无法阻止的,司机已然刹车转向,制造出了摩擦之声和明显的轮胎轨迹。

    就在这时,维森体侧刺痛,汗毛立起,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他想都没想,立即吸气抱劲,猛力挥肘,打向了车门。

    砰!车门两边的连接位置瞬间裂开,本身化作了一面钢铁盾牌,飞撞往外。

    对维森来说,这既能给敌人制造麻烦,也有助于自身在关键时刻脱离车辆,如果被堵在这么狭窄的空间内,就很难施展拳脚了!

    可是,楼成的速度比他的反应更快,超乎了他的想象,在车门连接处刚裂开时,便已靠近,腰部一沉一荡,气血一收一放,右臂瞬间粗大,手掌按在了车门之上。

    砰!即将飞出的车门被硬生生按住,往内凹陷,扭曲变形,露出了电线和零件等事物,反向砸在了维森的身上,砸得他一阵剧痛和眩晕。

    此时,经历过好几次类似事件的司见亭敏锐往下一缩,让出了空间,早已拔枪在手的黄诚达从另外一边向着变形的车门开了一枪。

    砰!早在他试图扣动扳机时,楼成就有所感应,腰背一挺,双脚倒挂,一个翻身及时闪到了车顶,避开了子弹,而另外一台车尚未停住,保镖们还没下来,视线亦被火浪遮掩,路过的稀疏车流则注意到异常,及时做出了应对。

    因为楼成选择位置的关系,他们并没受到太大影响,甚至有人想停车看热闹……

    啪!楼成手腕再抖,赤红的火球成形,砸向了黄诚达所在位置的车顶,引得他有所感应,向天打鸟,砰的一声引爆了火球。

    抓住这个机会,在副驾保镖刚反应过来时,楼成向后一缩,重又落地,左手及时甩出了一团晶莹皓白的寒光,正中了被砸得晕头转向又没空间闪避招架的维森的脑袋。

    噗的一声暗响,维森的头部外面凝出了一层冰晶和厚重冰霜,短暂失去了知觉。

    脚步一错,楼成抢在黄诚达和前排保镖开枪前闪到了车尾,身体一弓,双手一搭,肌肉随着丹劲的喷薄鼓胀了起来。

    咔嚓!楼成眉眼怒张,脚底蜘蛛网向外蔓延,双臂一抬一掀,以力拔山兮气盖世之势直接将黑色轿车往旁翻了个个!

    砰砰!身体转圈的黄诚达和前排保镖再也无法瞄准目标,两颗子弹射入了旁边的花坛内。

    在他们有所惊慌又缺乏闪转腾挪空间时,楼成鬼魅般闪身,来到了黄诚达这边的车门外,避开正面,透过破碎变形的缝隙,双手结印,低沉开口道:

    “兵!”

    车辆一翻,黄诚达心知危险,正准备向左右乱枪射击,以逼退敌人,然后带着司见亭脱离车辆,靠拢另外那些保镖,脑海却突地嗡隆了一下,仿佛见到了童年的噩梦,一时竟瑟瑟发抖,无力做出别的应对。

    这时,一道皓白寒光从缝隙飞了进来,砸在了他的脸上,同样凝出了厚厚冰霜,让他失去了知觉。

    “冰焚”直接中头的效果也就比“当头棒喝”差一点,还附带击晕!

    啪!楼成用劲,拉飞了车门,可身体并未过去。

    砰!司见亭一脸狰狞地贴地开枪,可子弹却落到了空处。

    另外一台车那里,保镖们冲了下来,有的提枪,有的拿刀。

    砰砰砰!司见亭的枪声里,楼成步生罡风,一跃就跳到了维森那边的车门,双手一抖,向着惊恐回望试图枪击的前排保镖和还无察觉的司见亭一人丢了一道“冰焚”寒光。

    噗噗两声,仅九品的两人被白霜覆盖,短暂化作了冰雕。

    楼成俯下身体,先一把将维森提了出来,当做武器扔向了试图瞄准这边的增援保镖,让他们或闪避或成保龄球。

    紧接着,他再次一抓,提出了司见亭,向四周展示了一下。

    顿时,保镖们的努力停止了,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楼成按住打着寒颤还没清醒的司见亭,语气平和地对保镖们道:“你们还敢留在这里?身怀利器,当街枪战,警察马上就来了。”

    这话让保镖们彻底恢复了冷静,见老板已经被抓住,自身无力回天,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后,立刻做了鸟兽散,逃之夭夭,只剩下尚未恢复的维森、黄诚达和前排保镖。

    回忆了下看过的经典坏人形象,楼成伸出手,帮神采渐渐正常的司见亭拍了拍领口的冰霜,微微笑道:

    “司老板,现在能和我们冰神宗好好谈谈了吧?”

    马路对面,张潇紫茫然看了下手机的时间:

    四点二十八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