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网购“九字诀”?

    高空昏暗,夏天的夜来得格外迟,后水湖周围微风习习,吹散了几分沉闷潮湿的感觉。

    “哎,我家那群,都不打声招呼就一个接一个地过来看你。”楼成拉着严喆珂的手,感慨着上午的事情,尤其楼元伟这个不靠谱的哥哥,用的理由简直让人啼笑皆非,还好,他还有几分自知之明,即使老妈热情邀请,也没留下来蹭饭。

    不过,有了他们做对比和衬托,就让老爸和老妈在珂珂心里显得不那么陌生了,只剩一家四口时,她明显放松了不少,主动赞美了其中几样菜,开心得老妈几乎合不拢嘴。

    丰盛的午餐后,楼成领着严喆珂进了自己房间,分享了同学录、强者海报和以前买的侦探小说等东西,愉快地渡过了一个下午,只是碍于楼志胜和齐芳还在家中,时不时就会敲门进来送个水果什么的,两人没敢有任何亲热。

    等到晚饭,楼志胜将楼德邦老两口接了过来,一直愁还没孙媳妇的他们,对严喆珂是怎么看怎么满意。

    严喆珂眉眼舒展,彻底褪去了之前的拘谨,嗓音柔澈地笑道:

    “还好啦,没什么,我能理解,真的,想想要是我哥带个女朋友回家,我马上订机票也得赶过去瞅几眼,围观下!”

    她手上拿着两个红包,一个很厚,一个较薄,分别来自齐芳和楼德邦。

    “你哥带女朋友回家……”楼成忍俊不住,笑了一声,“这,这很玄幻的感觉!”

    简直没法想象大舅哥会有女朋友,会怎么对待女朋友!

    “我也这么觉得……”严喆珂没维护表哥林缺,反倒认真地点了点头。

    楼成瞄了眼珂小珂同学挎着的粉色小包和手里的红包,转而说道:“怎么不放进去,拿手里多累赘啊。”

    “我就喜欢拿着怎么啦?”严喆珂轻快回答,拿着红包的手得意地摇晃了两下。

    “行行行,你喜欢就好。”说笑了几句,楼成记起一事道,“珂珂,我们什么时候去你爷爷家?”

    “唔,可能不去了……”严喆珂一脸凝重地侧头看着他。

    “为什么啊?”楼成又茫然又疑惑。

    严喆珂突地失笑,梨涡绽放:“因为我爷爷和奶奶太想我,决定直接到秀山来住一段时间~”

    说到这里,她抿了抿嘴,眼眸上转道:“这几天可能还有别的亲戚一起来,等他们走了,我再领你回家,见爷爷奶奶,免得你一下子面对一大帮人会尴尬。”

    “这挺好的。”楼成颔首赞同。

    这时,两人走到了别墅小区门口,严喆珂挥了挥手道:

    “橙子,我进去了。”

    “代我向太后和岳父问好。”楼成微笑回应。

    走了两边,严喆珂忽然回头,眼波流转,略显羞涩地笑道:

    “叔叔,阿姨,人挺好的……有种一家人的感觉呢~”

    说完,她摇晃着手里的红包,脚步轻快地过了门禁。

    本来就是一家人了啊,傻珂珂……楼成目送着她的背影,低笑了一声。

    …………

    楼家客厅内,齐芳擦着茶几,瞄了眼专心致志看新闻的楼志胜,感慨道:

    “喆珂这姑娘挺秀气挺斯文的,家教很好的样子。”

    “是啊,不是那种很闹的姑娘,不错。”楼志胜抿了口茶,点了点头。

    老两口说话间,钥匙转动声响,楼成推门而入。

    “这么快就回来了?”齐芳诧异脱口。

    “不快啊,已经把珂珂送到家了。”楼成一脸茫然地回答。

    “你说你怎么不长点心,不体贴点?送人家姑娘回家就只送回家啊,得拉着她逛个街,散散步嘛,男孩子得主动点!”齐芳别的不敢说,电视剧看得确实多,深感儿子没有浪漫细胞,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已经在湖边散过步了……要不是太后他们正等着,我肯定会拉珂珂再去约个会,起码还得两三个小时才能回来……楼成吐槽了两句,岔开话题道,“刚珂珂私下给我说,感觉你们俩真好。”

    “哎呀,招待的还是有点不周到啊……”齐芳笑逐颜开,谦虚说道。

    楼志胜又端起茶杯,笑容掩饰不住地喝了一口。

    楼成想起一事,主动提道:“爸,妈,我师父让我多见识其他国家其他流派的功夫,我之后可能去米国会比较多,一次得待蛮长时间的吧,我教你们怎么网络视频聊天……”

    “好。”齐芳愣了一下,略显担忧地问道,“那喆珂怎么办?老分开也不是事啊?”

    楼成顿时就笑了:“妈,你放心,严叔叔他们给珂珂弄了个共同培养计划,到米国念书。”

    “那就好那就好。”齐芳松了口气,“那你放假要回家的吧?”

    “肯定的。”楼成笑得颇为灿烂,拿过老爸和老妈的手机,开始了“教学活动”。

    八点半,楼志胜和齐芳勉强掌握,他回到自家房间,打开了电脑,进行最近几个月的日常活动。

    等待启动之中,他拿着手机,回复着严喆珂的消息,翻看着各个群的最近几十条内容。

    其中,家族群里,马汐用“喝开水”的表情道:

    “嫂嫂真漂亮,比电视上好看多了!”

    楼元伟什么也没说,只发了个“竖大拇指”的图。

    见这些都是几个小时前发的,楼成没做回应,随手点了个“一溜烟路过”的表情。

    电脑彻底启动,楼成打开浏览器,开始在各个小众的“修真”论坛闲逛,在大型购物网站搜索……

    自从他的“九字诀”声名鹊起后,有关“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的物品在网上出现了个热潮,不少人挂出“古代九字图”“金石九印”“秘法残篇”“祖传九字音图谱”等东西,能坑就坑,能骗就骗,反正就算上清宗大行寺等宗门,也不敢保证弟子们对着观想图都能练出什么东西来。

    什么?你说你买了我的祖传绝学,没练出秘法来?同学,你悟性不够啊!来,我再给你介绍一份,适合低悟性人群的……还不行?你照照镜子吧,人丑就别练功了!

    在这种非强力武者真假难辨的情况下,很多人抱着我就是眼光好我就是人品棒,肯定可以慧眼识珠,从假货里筛选出真正的秘法,得到奇遇,成为主角,走上人生巅峰……

    楼成仗着自身能通过九字诀残留的神髓和韵味返本朔源地修炼,加入了这“淘金”的行列,希望能找到有用的物品。

    于他而言,有了前段时间突破,非人境界不再那么遥远,但多久能踏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虽然他订下了四个月的目标,但也只是有一定信心,不敢说肯定,因此在日常打磨意志锤炼武功之外,打算再找些“催化剂”,找些“引子”,以求积累厚重之势,在三四个月内,洪水破堤般一鼓作气推开非人的门槛,而目前最好也看起来最有希望的“引子”和“催化剂”毫无疑问是找到剩下的“九字诀”!

    这不仅有助于自身,还蕴含着师父伤势痊愈和珂珂补足身体的可能,是自己沉淀的这一学期的主要目标!

    最近几个月来,楼成其实已经发现了不少本身都觉得真假很难判断的物品,不过,他没有自己去浪费时间求证,直接将线索给了施老头,让他转交给“罪火天君”等前辈。

    嘿,如果是骗子,军方爸爸能把你们底裤都扒下来!他如是想道。

    而目前从那边的回馈看,都是假的,假的……

    当然,楼成也不是所有线索都会交给军方来处理,因为少量物品上确实有残留一点神髓和韵味,自身可以直接肯定,想着花个几百块的小钱捡个漏,不过,到现在为止,这几样物品或者残缺太多或者神韵有误,尚未给他带来新的九字诀。

    “橙子,我,我中午和晚上吃饭的时候会不会吃太多了……”这时,回家洗过澡的严喆珂平静了下来,想起这茬,“呆呆”发消息问题。

    楼成失笑一声,“手摸下巴”道:“不会,有我做对比!”

    聊天中,他眼角余光扫过电脑屏幕,忽然就愣在了那里。

    目前的页面上,是一块铭刻有“斗”字的锦帕,隐约给人一种战天斗地的感觉!

    “咦……”楼成坐直身体,移动鼠标,点出了与卖家的对话框。

    “这东西从哪来的?”他直截了当地问道。

    卖家叫做“从不走眼”,热情回应道:“亲,我祖上传下的,要买吗?我最近生活艰难,便宜处理,九百九十九块就属于你了,楼成同款哦,亲,斗字音哦,亲!”

    “我是说,你要骗人也骗得真一点啊,手帕得做旧啊,你这是刚买没多久的吧?”楼成“嗤笑”道。

    “……亲,大家混口饭吃,不用这样啊……”“从不走眼”的态度一下变冷。

    “而且,你从哪拓印的?是不是也被骗了?”楼成表情郑重,语气却像是在聊八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