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谈笑风生又一场

    下午五点半,小睡醒来的严喆珂套上楼成的T恤和短裤,到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回到房间,换上了自家衣物。

    “都是你!”她指着身上皱巴巴的圆领小衬衫,嗔怪地看着楼成,“快去把熨斗拿来呀!”

    要不然怎么见人,怎么回家!

    “我家熨斗前两天好像坏了……”楼成怔了一下,旋即浮现笑容道,“不过没关系,看我的!”

    “啊?”严喆珂一脸迷茫呆愣地看向名副其实的丈夫。

    楼成笑眯眯伸出了右手,其表面已蒙上了一层白色霜华,继而冰寒融化,水气蒸腾,热意翻滚。

    他左手拉住女孩衣角,右掌缓缓落下,所过之处,一切不正常的褶皱和扭曲皆被熨平。

    严喆珂的眸中逐渐露出恍然的神彩,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橙子,你的异能越来越实用了!都开发出这种功能了!”

    “主要是感应到根髓后,对冰火异能的精细掌控更强了。”楼成“谦虚”回答,“多亏了严教练你啊!”

    最近较多接触修真资料的他,常将自身成为真正男人和双方结婚带来的心态变化、情绪沉淀和意志根源扎实,在严喆珂面前开玩笑为“双修有成”。

    严喆珂先是听得抿嘴扭头,弯起眉眼,继而狐疑回眸,打量着楼成道:

    “我怎么觉得你这样夸我有别的意思……哼,敢情你不在意假货就是处心积虑想套路我呀!”

    “没,我最开始只是想着别什么都麻烦军方,虽然他们也要搜集‘九字诀’,后来收到假货啊,感觉这事挺逗的,就想着分享给你,让你看看,到了这个时候,才想到看一看之后好像蛮多空闲的,似乎可以做点什么……”楼成低笑解释,“我们都好多天没亲密了。”

    “那我要是不太,今天不太乐意呢?”严喆珂撩了下自己的长发,眼波一横道。

    楼成微笑摊手道:“那就一起刷刷论坛微博,聊聊有趣的话题,等四五点再出门去买两套衣服,咱们一块多的是事情。”

    “马后炮!”严喆珂下巴微扬,眼角隐约有所上翘。

    她站起身来,走向门边,突然好气又好笑地瞥了楼成一眼:

    “你说你,之前反锁什么门啊,弄得自己就跟坏蛋一样!”

    “我这不是防备意外吗?万一我妈今天不住小姨家了,万一我爸提前下班了,回来顺手开我的门看我在不在,那不就超级尴尬了啊?那,那啥的时候,不是危险造成的有激必应,我哪有心思关注外面的情况,听有没有脚步声钥匙声。”楼成含笑说道。

    “可为什么门反锁了,不。不也挺尴尬吗?”严喆珂疑惑地偏了下头。

    “不会啊,你想,在别人眼里,我们都是见过家长的男女朋友了,偶尔反锁门亲热下很正常嘛,没有才奇怪,反正具体到什么程度,他们也不知道。”楼成伸手帮女孩理了下脑海几缕凌乱的头发。

    “你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嘛……”严喆珂晶莹的眼眸转动,上下看了看楼成。

    “哈哈,都是网上看到的别人的经验,做人要善于学习!”楼成轻笑了两声。

    嗯,《小明同学糗事录》!

    …………

    过了两天,军方那边还未追查出酒壶的来历,楼成则戴上了专门买的斯文型金丝边眼镜,换了搭配的衣物,提上礼品,和严喆珂一起进了后水湖畔的别墅小区,向着严家走去。

    比起去年暑假提心吊胆的混入,这一次,他是如此的光明正大。

    “等下爷爷奶奶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别讲另外的事情,他们都是当过好多年班主任的老师,比较讨厌那种不正经的口花花的男生。”临入门前,严喆珂又特意叮嘱了一句。

    楼成对见长两辈的老人家没什么压力,笑呵呵指着自己道:

    “好歹我也是凭自己真本事考上的松大,爷爷奶奶肯定喜欢!”

    高中那会,自己一直是班级前五,常常前三,偶尔能进年级前二十前十的好学生,高考的时候甚至还有点超水平发挥!

    “好汉不提当年勇~”严喆珂轻笑打击了他一句,侧身按开了大门。

    宽敞的客厅内,今天休假的严开正陪着严继华高芬老两口说话,听到开门的数字音乐声后,站起身来,迎向女儿和准女婿。

    纪明玉今天有重要的商务会议,得吃饭的时候才能回来。

    “小楼,来了啊。”严开已能用较为平和亲切的态度对拐走自家水灵白菜的混蛋小子说话了。

    “叔叔好。”楼成换好拖鞋道。

    “爸,你过来做什么,橙子又不是客人了……”严喆珂活跃着气氛道,然后主动拉住自家老公的手,引着他走向沙发位置,娇声喊了一句:“爷爷,奶奶,楼成给你们带了点东西。”

    “爷爷奶奶好。”楼成将提的茶叶原度酒等礼品递了过去。

    “呵呵,太客气了,小楼,坐,坐。”严继华打量了楼成几眼,接过了袋子,放到了旁边。

    各自就坐后,他笑眯眯问道:

    “小楼,你也是秀山一中的?”

    怎么家长都爱问这事……楼成暗自吐槽了一句,微笑回答道:“对,就在珂珂隔壁班,每次公布年级排名,都能听到她的名字。”

    “橙子那时候也能进年级前十前二十,我知道有这么个人。”严喆珂主动帮他炫耀道。

    但也仅限于听过,回头就忘了,武道社搭讪那次,愣是没觉得“楼成”这个名字耳熟……

    “不错啊。”严继华和高汾对视一眼,含笑点头。

    “后来小楼也考去松大了,正好和珂珂又做同学。”严开补充了一句。

    这其实都是严喆珂私下已经提过的事情,但为了有话题聊,不那么尴尬,几位长辈才以此展开。

    严继华很有书卷气,闻言又疑惑又好奇地问道:

    “那小楼你是怎么想着要转到练武上的?”

    “机缘巧合吧,偶然发现珂珂报名了武道社之后,我,我一冲动也跟着报了,练了几次,开始感觉自身有些天赋,不能这样浪费了……”楼成如实交代,连为了追别人孙女才加入武道社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这在自家爸妈面前没必要提,但严家几口这里说一说,会让他们体会到自己的真诚和对珂珂的重视。

    “还有这么一茬啊……”严开心情复杂地笑了一声。

    严继华笑得很是舒畅,打趣道:“小楼,你这是‘处心积虑’啊。”

    话题就此打开,一家人聊起了小两口过去的往事,时不时臊得严喆珂脸泛晕红。

    “小楼,珂珂要去国外念书了,我听她讲,你是打算经常过去,顺便做武道交流?”高汾关心着最实际的一个问题。

    “对,争取一个月飞一次,住个一两周。”楼成表态道。

    严继华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得给你们请个专门的厨师了,现在的小年轻,会做饭的不多,外国菜吃几回就腻了……”

    “我会一点。”楼成忍不住炫耀了一句,严喆珂在旁边小鸡啄米般点头附和。

    “哦,会做什么?擅长什么?”严继华好奇笑道。

    “其实,就会下个面,做个蛋炒饭,最擅长这两个了。”楼成自黑道。

    话音刚落,他忽然感觉空气安静了几分,似乎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在酝酿。

    严喆珂往后靠向沙发背,自言自语般道:

    “最擅长蛋炒饭……”

    我擦,似乎泄露了什么……往事重现于脑海,楼成有所明悟,愕然看向严喆珂,只见女孩眼眸里有着同样的反应。

    去年暑假,自己混入严家,和珂珂恩恩爱爱卿卿我我地弄早餐,结果差点被岳父大人捉奸在房,他当时以为那碗蛋炒饭是珂珂特地为他练习尝试的,未曾发现自己的存在……

    他,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

    “都是你,炫耀什么!”午饭之后,女孩闺房内,严喆珂笑骂了楼成一句,“我刚才真怕我爸跳起来,掏出他口袋里随身携带的手术刀……”

    “我完全忘记这茬了!”楼成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

    做人真不能得意忘形!

    就在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严开朗声道:“珂珂,小楼,给你们端了点水果来。”

    “谢谢叔叔。”楼成走了过去,拉开了房门,只见岳父大人正端着一盘切得整整齐齐的水果。

    切得整整齐齐……

    …………

    见过严喆珂的爷爷奶奶后,小两口按部就班地生活着,偶尔楼成到严家吃个饭,偶尔严喆珂去楼家坐坐,偶尔逛街约会,偶尔孤男寡女一下,时间很快便到了七月十四日,而军方追查酒壶的下落据说有了点眉目。

    这天中午,楼成收拾好行李,走出了自己房间。

    “混小子,有长进了,知道带喆珂去旅游了!”齐芳满意点头,毫无挽留的迹象。

    “妈,你别小看你儿子。”楼成好笑摇头,走向了大门。

    目标,花城!

    龙王与武圣之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