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代表自己(两章合一)

    车辆行驶,一快一慢,大巴迅速就被拉远,消失在了楼成和严喆珂眼底。

    “还有点巧嘛……”楼成摇头失笑,推了推眼镜,感慨了一声。

    他很清楚龙虎俱乐部的坛友们今天也会来看比赛,但没想到竟然能在途中遇见一次。

    当然,这只是自己单方面的,他们刚才就算看到了轿车内的乘客,也不会知道“那”就是水友“薛定谔的虎”,甚至极大概率认不出自己便是楼成。

    严喆珂闻言,笑吟吟侧头,瞄了自己老公一眼:

    “橙子,我想到了句歌词诶!”

    “什么?”楼成好奇问道。

    “无缘对面手难牵~”严喆珂抿嘴轻笑道。

    “这都哪跟哪!”楼成好气又好笑地回应,机智地又补了一句,“那我们叫有缘千里来相会,百年修得共枕眠?”

    严喆珂啐了一口,嘴角上翘地扭头望向旁边,旋即“嫌弃”地看着楼成:

    “这么老的歌,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啊?橙子叔叔!”

    斗嘴说话间,轿车速度放缓,驶入了停车场,楼成和严喆珂付了一半的包车费用后,推门走下,按照指示,沿着道路,手拉手地再行了大概六七百米。

    拐过一处山坳后,两人眼前霍然开朗,只觉空气里的“灼热因子”一下增多,而且变得极为活跃。

    前方是一片越往中央越有下陷的宽广所在,每间隔几步,就有火焰自地下冒出,静静燃烧,不舍昼夜,不见熄灭。

    极目眺望,楼成只见此地核心位置隐有暗红在裂缝里流动,靠近外界的部位似乎有黑灰色的盔甲凝聚覆盖,光是远远看着那里,都能感受到满是暴虐的炽热。

    这就是龙虎俱乐部的主场,大名鼎鼎的“火焰地狱”!

    围绕这片两三个足球场大小的所在,修筑有一个又一个的半封闭透明长廊,里面或弄出高低,分成几排,或隔成包厢的样子,正是平常意义上的“看台”,为防“手无缚鸡之力”的观众被乱飞的火焰、溅射的岩浆、爆炸的余波等伤到,这都是用高科技防爆耐火玻璃圈成的,并留有听声音的通道。

    严喆珂从挎包里翻出了那两张门票,找到了对应的玻璃包厢,在安保人员的指示下,开门而入,里面有沙发,有茶几,有三块不同角度呈现“火焰地狱”的大屏幕。

    “我这还是第一次享受看台VIP待遇……”楼成左右打量,微笑说了一句。

    “其实我更喜欢人多的那种,气氛会传染的。”严喆珂眼眸上转,没掩饰自身的想法,“可我外公非得给我这种,怕出什么意外,我都给他说是和你一起的,他还不放心。”

    “这是得有非人境界才能让外公彻底放心啊……”楼成自嘲笑道。

    在外罡强者眼里,一位“才”顶尖六品的丹境武者,确实不是那么保险。

    “也许,少年,冲刺吧!”严喆珂半是打趣半是鼓励地回答。

    赛前的各种精彩比赛回放中,时间来到了上午十点二十五分,“看台”所有的位置都有了主人,其中不乏记者席的长枪短炮。

    一架架无人航拍机起飞,各就各位,将画面传回了玻璃长廊,让观众们视线所及的场景有所印证。

    楼成注意到“小馄饨”他们在自身左侧三处“看台”外的玻璃屋子内,兴奋得不肯坐下,正左顾右盼。

    一番介绍和“场地”边缘的热舞后,天空忽地一暗,沉闷压抑的味道跃然于纸上。

    轰隆!

    一声霹雳霍然炸开,化作声浪,向着四周滚动,如成实质。

    这就是“武圣”钱东楼的气势?外通天地,干扰自然?楼成若有所思,再也坐不住,站了起来,走到了正前方玻璃半步之遥的位置。

    严喆珂亦是如此,与他肩并肩屹立。

    就在这时,腾得一下,宽广场地中的一处处地火齐齐蹿高,暗红的“铁流”抖落黑灰,跃出了几朵赤金的浪花!

    轰!

    一股岩浆喷发,冲上天际,倒落而下,照亮了昏暗,照出了“赛场”远处的一道身影。

    他穿着藏青色绣有龙虎的武道服,欣长挺拔,五官英朗,剑眉星目,短短的寸发根根竖起,尽显桀骜与不驯,光从外表很难看出,这已是三十出头的男人。

    蹬蹬蹬!他每一步迈出,大地都在震颤,让火焰一阵又一阵蹿高,让岩浆一股又一股喷出。

    没有号召,包括楼成在内,齐齐喊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让它回荡于了山岭之中:

    “龙王!”

    “龙王”陈其焘!

    这样的气氛里,天色又是一暗,如有乌云汇聚,压得满场观众心神不宁,压得声浪有所降低,压得蹿高的火焰和飞腾的岩浆黯然失色。

    从另外一边,缓步走出了位穿着奇怪的男子,他身上的白袍似武道服似道家衣物,边缘绣有一枚枚青电紫雷,身高比楼成矮了两三厘米的样子,长相清秀,气质儒雅,深沉内敛,不见张扬。

    “武圣”钱东楼!

    比“龙王”还小两岁的“武圣”钱东楼!

    他年少成名,在陈其焘迎头追上前,整整横压了一代武者,华国之大,无人再敢称天骄!

    而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之前的几代强者也被压服。

    虽然崇拜“龙王”,更喜欢那位真性情的男人,但楼成不得不承认,“武圣”钱东楼才是自己心目里标准的宗师模样。

    现在,他正以一己之力对抗“龙王”与满场观众的气势!

    裁判没敢进场地中央,远远地举起了右手,尽职地扮演着人形器物的角色:

    “本场比赛第一局。”

    “‘龙王’陈其焘对阵‘武圣’钱东楼!”

    有头衔者,在类似场合必须称呼出来,以示尊重!

    “龙王!龙王!”

    一声声欢呼里,裁判猛然挥下右手,朗声道:

    “开始!”

    话音刚落,他已急速蹿开,远离战区。

    砰!

    这时,“龙王”陈其焘已是一拳擂出,仿佛要击打虚空。

    然而,他的拳头便像是导弹,“强拖”着自己的身体急速向前,明显地留下了残影,制造出了打破音障般的巨响。

    以拳带身!

    残影拉伸,“龙王”轰出的拳头处,金红的火焰瞬间点燃,急速蔓延,覆盖了他的全身,让他似乎变成了行走于地上的火神或者炎帝。

    超级赛亚人……楼成脑海里莫名就冒出了这个念头。

    “武圣”钱东楼和“龙王”打过不知多少场,彼此间相当了解,早就没有了试探出招的心态,面对攻击,双掌猛地一拍。

    轰隆!

    一声巨雷炸响,似乎滚动于了每个人心中,震得几百米外的玻璃哐当作响,让严喆珂有心灵受击,精神摇晃,注意难集之感。

    发出晴天霹雳的同时,“武圣”双掌分开,拉出了一口跳跃着的紫色雷刀。

    它甫一出现,立刻就斩到了“龙王”覆盖于体表的金红火焰之上。

    而钱东楼紧随其后,周身缭绕着道道银白闪电,天神下凡般靠拢。

    激战就此拉开,当世两大强者打得如火如荼,看得楼成如痴如醉,恨不得临摹他们的一招一式和每个变化。

    比起收看直播,现场观战更有立体感,更能体会外罡强者的威能,比如时而颤抖的地面,隔着耐热玻璃也能感受到的火浪,震耳欲聋的雷鸣……

    这一战打了足足二十分钟,“赛场”中央的岩浆已是化成了喷泉,“龙王”陈其焘周身环绕起了一团团或金或红或紫或白的火球。

    随着他一招一式的攻击,这些火球相继融合,凝为了一团,缩在了他的掌心。

    一声暴喝,“龙王”舒展手臂,猛地蹿高,一拳下砸。

    轰隆!

    楼成反应极快,抢先伸手捂住了严喆珂的眼睛,这时,两大强者交手的位置亮起了让观众们眼睛刺痛,短暂模糊,有所流泪的炽白强光,似乎有一轮大日降临于了此地。

    轰隆!

    火浪喷射,一个小型的蘑菇云腾空而起,极尽绽放之态。

    等楼成睁开眼睛时,“龙王”已仗着主场环境的优势,险胜了“武圣”半招。

    看了回放,联想到之前的体验,楼成忍耐不住,脱口赞道:

    “过瘾!”

    这真是让武者热血沸腾的战斗!

    几十百把米的范围内,人如神灵!

    接下来,双方相继有五光道人、云雁道士和“洛后”宁梓潼、“擎天柱”龙真这些外罡强者出战,苦战五局后,龙虎俱乐部三比二胜,此时已过十二点。

    “好精彩……”严喆珂目光兴奋地看向楼成,低声赞了一句。

    “嗯嗯,没白来,比看直播刺激多了。”楼成望了眼正面玻璃上的种种痕迹。

    两人情绪激荡地交流着今天的比赛,手拉手出了包厢。

    就在这时,极目游走的严喆珂拉了下楼成,下巴斜指道:

    “小馄饨……”

    呃……楼成疑惑望去,看见娇小可人青春正盛的“卖呀卖馄饨”姑娘拿着个本子,蹭蹭蹭跑了过来,目标大概,可能,似乎,咦,是我?

    她找我做什么?

    不会知道我是“薛定谔的虎”了吧?

    不可能,我绝对没透露过我是松大学生这点,而且说说里也没更新涉及身份的东西,他们怎么可能猜到?

    茫然之中,“卖呀卖馄饨”小姑娘已是靠近,看了眼茫然诧异的楼成和严喆珂,甜甜笑道:

    “你好,楼成。”

    也对啊,她认出我是楼成,过来要个签名很正常嘛……楼成觉得自己明白了真相,微笑回应道:“你好。”

    “卖呀卖馄饨”不好意思地解释了一句:“你戴了这眼镜,我们都没认出来,还是看见了……”

    她没说下去,只是瞄了下严喆珂。

    漂亮得有自身特色的女孩子也是很容易被人认出的!

    “明白了。”楼成带着几分揶揄地看了看自家媳妇,被她回瞪了一眼。

    “卖呀卖馄饨”重新露出笑容,指着后面的“水管工吃蘑菇”“骑猪大侠”等人道:

    “我们是龙虎俱乐部论坛的,你应该认识那两个吧?”

    她说的是“擂台之路”和“一拳无敌”。

    “认识,我记性没那么差,小武圣擂台赛在我心里有特别的意义。”楼成轻笑两声道。

    他又有些搞不明白小馄饨过来是做什么的了。

    “他记得!”“卖呀卖馄饨”激动地喊了一声,接着回过头,诚恳说道,“从那次开始,我们不少人就看好你,目睹了你一步步成长起来,率领松大武道社拿了全国冠军,我们真地相信你是当世天骄,将来能成为外罡强者。”

    “比赛前确定是你之后,我们在论坛发了贴,做了个号召,很多坛友都做了响应。”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拿高了手中那个本子,上面有“卖呀卖馄饨”“骑猪大侠”“擂台之路”等人的名字,鞠了个躬道:

    “我们代表我们自己,代表一部分龙虎俱乐部粉丝,向你做个恳请,如果,如果你将来不回冰神宗,能不能首先考虑龙虎俱乐部?我们真的很喜欢你!真的相信你能在这里创造辉煌!”

    “小馄饨”摆出这个姿势的时候,“擂台之路”“一拳无敌”和“天空之上”等坛友与她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不言他人,只抒自身。

    楼成突然有点感动,又因熟悉的人这么做而有些微妙的情绪,笑了笑道:

    “我不敢保证什么,只能说,你们也知道的,我是龙虎的粉丝。”

    他伸手接过了那个签名本。

    “小馄饨”一下笑得异常灿烂:

    “谢谢,谢谢!我们会在微博上发个‘楼成龙虎’的话题,一直持续到你做出选择!”

    说完,她挥了挥手,兴高采烈地跑了回去,和“擂台之路”等人一一击掌。

    楼成深深看了他们一眼,拿着本子,拉着小仙女,走出了赛场。

    “我也是龙虎的粉丝……”严喆珂忽然小声地说了一句。

    楼成望了过去,两人相视一笑,默契横生。

    等他们远离了此地,还在兴奋交流此事的“小馄饨”突然哎呀了一声:

    “我傻了!忘记要签名了,忘记问楼成有没有咱们论坛的号了!”

    …………

    吃过午饭,回到酒店,严喆珂进入卫生间,卸着脸上、脖子上、手臂上、腿脚上涂抹的防晒,楼成则拿了个靠枕垫在身后,悠闲地坐于床上,刷着龙虎俱乐部那个群,身边摆放着“卖呀卖馄饨”等坛友送的请愿本。

    “哈哈,小龙真是体贴,帮我和楼成拍了张照!”这时,“卖呀卖馄饨”小姑娘正炫耀道。

    所谓的合照,是她向楼成解释事情原委时的场景,属于抓拍的东西,因此,她本人只有扎着马尾的背影。

    不过,小姑娘对此并不介意,甚至还颇为欣喜地说道:“不用美颜了!”

    “恨你!”之前在群里就听说面基众遇见了楼成的“幻梵”“泪奔”道。

    “卖呀卖馄饨”“弱弱地看着”她:“我本来想着帮你要张签名的,但太紧张,除了正事,啥都忘了……”

    “绝交!”“幻梵”“捂耳摇头”。

    “绝交是什么体位?”“一贯纯爱俊冈本”插嘴道。

    他现实与网络完全是两个人,按照“小馄饨”的说法,腼腆话不多。

    “讨厌你们……”“幻梵”重复了一遍,接着@了“盖世龙王”,“小龙,小龙,我家偶像到什么境界了?”

    “我哪看得出来?就算外罡强者也没法光从外表就判断丹境的具体水准啊,除非气机牵引,针锋相对。”“盖世龙王”“摊手”道,“不过嘛,全国赛结束还不到三个月,他最多将身体素质和武功招式等都推到了顶尖六品的层次。”

    “那不是百晓生赢面比较高了?”“擂台之路”饶有兴致地问道。

    “还有五个多月,楼成本身又觉醒了异能,年底前非人还是有一定希望的。”“盖世龙王”中肯回答。

    “嘤嘤嘤,有点担心,要是百晓生赢了,我家偶像肯定很不开心。”“幻梵”被父母看着,没能参加面基,只好在群里狂刷存在感。

    “哎,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前年,不,去年一月份,我和楼成也没差多少……今天我连丹境的门槛都还没摸到,人家就在冲击非人境界了,就算年底没成,受些嘲讽,明年也一样可以完成蜕变,回击诋毁的。”“一拳无敌”极为感慨地说道。

    “不说这个了,算算时间,等小梵你考上大学,就能看到楼成代表我们龙虎俱乐部出战了!”“卖呀卖馄饨”以自认为最理想的提升速度鼓劲道,“到时候你考到花城来!”

    说着说着,她又“唉声叹气”道:“我一直觉得自己心理素质很好,结果……我之前想着楼成可能是我们龙虎俱乐部的粉丝,打算问一问他在论坛有没有号,如果没有,让他注册一个……”

    “他要是注册,我就把坛草的称号让给他!”“一拳无敌”“憨笑”道。

    “啊啊啊啊,小梵我对不起你,没能要到签名!”“卖呀卖馄饨”完全在自话自说,压根儿没管别人怎么回应。

    “摸摸小馄饨,别伤心,这些任务可以交给小长夜,她都混入松大武道社了!”“幻梵”安慰着好姬友。

    “就是,而且楼成的签名没什么价值,字太丑(手动滑稽)。”楼成忍不住冒出来黑了自己一句。

    “卖呀卖馄饨”和“幻梵”几乎同时回答:

    “我们就是喜欢!”

    “这才叫个性!”

    “哈哈,老虎,别在这种时候和女孩子讲道理。”“骑猪大侠”笑道,“我把楼成的回应贴论坛里了,大家都很热情,上清的未来有彭乐云,崆峒有任莉,大行寺已经出了智海和世善,我们也得有个楼成啊。”

    “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到非人,还有没有潜力冲击外罡……”“水管工吃蘑菇”略显忧虑地说了一句。

    好苗子不一定能长成大树。

    未来是属于你的这句话往往有毒……

    楼成灌水聊天中,严喆珂穿着酒店提供的拖鞋,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瞄了眼请愿本,莞尔笑道:“感觉是不是挺复杂的?”

    “嗯,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就是薛定谔的虎了……”楼成感叹回答。

    就此事说了几句,严喆珂一腿蜷缩,一腿下垂地斜坐于床沿,刷了刷微博和新闻,兴致盎然地轻声喊道:

    “橙子,橙子,快来看,龙王这张好帅好有型……”

    楼成凑了过去,发现这正是“龙王”打出杀招后被抓拍的画面,金红火焰跳跃,肌肉呈现出最完美的比例,力量感十足。

    “对啊。”他附和着赞了一句。

    “还有这张……这张……龙王看起来好年轻,而且特别有味道……”严喆珂时不时读出新闻报道里对“龙王”的赞美之语。

    楼成听着小仙女的述说,忽然有些不是滋味了。

    原本自家媳妇崇拜龙王,他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认为双方有共同语言,但现场观战后,他忽地发现龙王也就比自己大十二三岁的样子,长得比自己帅不少,武功比自己高很多,并且,将来自己说不定会进入龙虎俱乐部,与他不再是两个世界,有所交集……

    心情一下变闷,楼成慢慢沉默。

    女孩子多是比较敏锐的,严喆珂分享着分享着,突然抬头,迷惑地看向楼成,眨巴了两下眼睛道:

    “橙子,怎么了?”

    “没什么……”楼成拿着自己的手机,假装在顺便刷论坛。

    严喆珂抿着嘴,狐疑地打量着他,回忆起刚才的情况,嘴角忽地翘起,酒窝盈笑,又惊又喜地小声问道:

    “橙子,你吃醋了?”

    “哪有。”楼成下意识反驳了一句。

    严喆珂改变姿势,跪坐在他的旁边,笑吟吟看着他的脸庞,自顾自说道:

    “我就是崇拜龙王从不服输的精神,当偶像的话,他的自我、张扬和斤斤计较,都是挺萌挺可爱的,但要是拉近了距离,我才不喜欢这样的人!”

    “而且,我一直是理智喜欢的那种,你看我是不是很少转发和评论龙王的新闻?”

    “我没吃醋。”楼成脸上不自觉有了笑容,略微不好意思地否认道。

    严喆珂抿嘴偷笑,举起右手三根指头,俏皮说道:

    “我发誓,以后不那么崇拜龙王了。”

    “我发誓,最喜欢的偶像只有一个,那就是‘震天犼’橙子哥哥~”

    楼成噗地失笑,再次否认:

    “我真没吃醋,我犯得着为这种事情吃醋吗?”

    严喆珂美眸流盼,捂嘴笑道:

    “橙子你吃醋的别扭样子好可爱……”

    她话音未落,已被“恼羞成怒”的楼成扑倒于床上。

    “洗……唔,洗……”

    声音断续中,女孩的拖鞋脱落掉下,纤美的脚趾时而蜷缩时而舒展。

    之后的一天半,两人的安排有所调整,早茶、午饭、下午茶、晚饭、宵夜,一日五餐不变,练习口语的时间却不知不觉短了很多。

    七月十八日,浑身上下都透出志得意满感觉的楼成拿着行李,等着女孩从卫生间出来,准备退房返家。

    几分钟后,严喆珂开门走出,脸色略微有点发白,抿了抿嘴道:

    “我来大姨妈了……”

    “我知道,都给你弄好红糖姜母茶了,来,我帮你揉揉。”楼成摇晃了下手里的保温杯。

    严喆珂贝齿轻咬了下粉唇,情绪似有波动,不由低声说了一句: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啊……”楼成茫然看着珂小珂同学,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忽然发脾气。

    这时,严喆珂回过神来,嘴角勉强勾勒道:

    “橙子,我刚情绪有点不对,不是想说你什么……”

    “明白,大姨妈期间嘛。”楼成恍然大悟。

    你什么都不明白……严喆珂右手按着腰,垂下目光,望向脚尖,无声低语道。

    那个疯狂的想法没有实现……

    老天爷也不让我留下……

    接下来,就要按照计划,前往松城完善手续,于八月初告别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