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捷足先登

    老邱婆的说法和楼成的推测大同小异,她幼有奇处,可以像动物一样冬眠,可以勉强操纵泥土,后偶然加入了一个盗墓团伙,并学到了粗浅的巫蛊之术。

    她经常几天不出家门就是已悄然离开了古城,在街坊邻居眼里愈发得神秘诡异,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的相好更觉得她奇奇怪怪,让人时有惊悚之感,不敢多言她的事情。

    “斗”字诀相关的物品便是在这个过程里获得的,因为多有损毁,在团伙头目心里没什么太大价值,而女孩子家又喜欢类似的物品,于是直接丢给了她,让她带回了家,就像房间外那些破烂的瓶瓶罐罐一样。

    有次,他们收获颇丰,且已经卖了不少钱,团伙起了内讧,有人试图黑吃黑,偷袭干掉了头目,邱华贞仗着天赋异能和巫蛊之术,浑水摸鱼,拿走了大部分金钱和物品,逃回了其他成员不知道的家乡,从此少有外出,安分生活,钱不趁手的时候,才谨慎地变卖一两件。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些年,却被突然上门的两拨人打破,老邱婆消息闭塞,不会上网,不用手机,压根儿就不知道“九字诀”的事情,不相信自身那件“斗”字相关物品有什么价值,怀疑是当初团伙成员的后人找到了自己,正等待着帮手聚集,心中难免惶恐,又不敢报警,自投罗网。

    她以巫蛊之术暂时震慑住了那两拨人,于他们监视中,在白日最喧闹的时候,带上最值钱的几样物品,“沉”入了地下,打算冬眠等待半个月(这也是她异能的极限),到上门那些人不再关注此地,才潜逃外出。

    ——她当初多有心眼,在别的城市弄了个假身份,有两套房子,只是舍不得熟悉的故乡,才留于徵云。

    “我该说的都说了,你到底想干什么?”老邱婆目光又冷又惧地看着楼成。

    她本身实力不算强,只是一手巫蛊之术诡秘神奇才能唬得住人,所以不敢和那两拨人硬拼,必须想办法逃避,面对眼前又强势又可怕的武者,很难再提起什么反抗之心。

    楼成暗自感慨一声,微微笑道:

    “那块有‘斗’字的玉佩呢?”

    “就为了这个?”老邱婆语气诧异地反问,脸上尽是迷惑不解的表情。

    当初那东西在头儿看来就是个破烂,要不是生得好看,自己都不会要!

    “我随便看看。”楼成不动声色回答。

    老邱婆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从衣兜里掏出了块有明显青黑腐蚀痕迹的玉佩,其花纹独特,造型精美,正面中央鬼斧神工般铭刻着一个“斗”字,极有战天斗地永不服输韵味的“斗”字!

    楼成眼皮微抬,略作打量,便确认这块玉佩因时光流逝,“阴气”侵腐,损毁较重,连带得“斗”字神韵也只剩淡淡一抹,对别人来说,压根儿不可能靠它练出什么秘法来,可于自己而言,只是需要诱发金丹“共鸣”的引子,足够了!

    他神情不变,眼睛微眯,示意老邱婆将玉佩放到自身近前的位置,尝试着体悟那份冲上云霄般的神髓和韵味。

    过了七八分钟,轻车熟路的他勉强观想出一个只有极淡神韵的模糊“斗”字,双手结出印诀,一前一后,指向自身丹田,并低沉开口,吐露古音道:

    “斗!”

    嗡的虚幻声响,楼成感觉到下腹金丹受脑海“斗”字牵引,明显震颤,荡漾出一道又一道的“水波”,璀璨的“星辰”和灼热的“大日”飞快运行,呼吸间便结出了一个强横、霸道、恐怖、充满爆发感和力量感的“斗”字,那绝不低头迎战一切的神韵宛若实质。

    它反向勾连,让楼成脑海的观想图谱急速变迁,呈现出正确的模样,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斗!”在老邱婆惊愕的目光里,楼成再次开口,回荡古音。

    他的身体肌肉随之鼓胀,气势直冲云霄,洋溢出强烈的战斗意味,光凭那爆炸般的力量感,就骇得老邱婆忍不住往后挪动了一点。

    “斗”字诀,提升力量,爆发一击!

    练得越好,掌握得越深,打出的效果就越可怕!

    “这有点像界王拳啊……”“斗”字诀真正“入手”,楼成欣喜地想着。

    不过“斗”字诀目前提升的幅度没超过百分之三十,将来估计顶多一两倍,不会太逆天,而且它是靠刺激气血压榨身体来完成,一场战斗做不了几次,一旦超过限度,肉身会崩溃垮掉的,不经长时间的调养恢复不了,甚至可能留下严重隐患。

    在使用“斗”字诀的同时,他也察觉到了金丹的变化:它不仅像以往那样,星辰移动,水波荡漾,显现出一段对应的文字,而且还仿佛“唤醒”了前面的“者”字诀、“前”字诀、“兵”字诀和“行”字诀,在“浩瀚宇宙”里化为五个“节点”,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固的结构。

    这连带得自身对危险的预感似乎又强了一些,冰火异能也与此有了某种程度的勾连,不再内外孤立,在根髓层面愈发“清晰”,让自己有种可以真切影响到它们的感觉。

    呼……再有一段时间的巩固,便能推开非人的大门,开始蜕变了?楼成若有所思点头。

    彭乐云在伤愈后便完成了蜕变,拿到了五品的证书,正式踏入了非人境界,而任莉那边,听说她进入了厚积薄发弯道超车的阶段,七月底的样子便成功推开非人的大门了。

    呃,我也不算慢!楼成含笑拿起那块“斗”字玉佩,对老邱婆道:

    “多少钱?”

    此地不便久留,他打算回去再仔细研究金丹出现的变化。

    多少钱?有这么一瞬间,老邱婆怀疑自己听错了,都到了这种地步,对方直接拿走,自己还敢反抗不成?

    她沉默片刻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六百吧。”

    “其实,你不开价,我会留给你的。”楼成诚恳说道。

    反正我已经练成“斗”字诀了!

    要不是想留个纪念,我正眼也不瞧这块玉佩了!

    而它实际的价值,在别人那里,也就几百。

    “算了,惹祸的东西……”老邱婆抬了下眼皮,意兴阑珊地回答。

    “好吧。”楼成摸了摸裤兜,突然有点尴尬,自己怕有战斗,只带了手机,没揣钱包……

    他蛋疼了十几秒,“微笑”问道:“能手机支付吗?”

    “啊?”老邱婆一脸茫然。

    楼成清了清喉咙,故作寻常道:

    “我没带钱,玉佩还是还你吧。”

    老邱婆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呆了片刻道:“那送你好了,我留着指不定还有什么事。”

    “嗯,回头我把钱放你屋里。”楼成收起玉佩,想了下道,“我说过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只要能躲过其他人的搜索,我就当没来过。”

    老邱婆微微点头,没有多说,将虫子尸体归拢后,又重新躺了下去。

    夯实的泥土一下诡异变软,让她和虫豸陷入了里面,接着重又凝固,再不见一点痕迹。

    楼成转过身体,小心闪出房间,在暗桩察觉的时候就已经翻墙远离,消失在了夜色里。

    四下清净,他看了眼玉佩,用手机给自家媳妇报了个喜:

    “得手了!”

    发完这句话,他突地泛起些不真实感。

    这事情的进展完全出乎了自己的预料,“斗”字诀的到手太过轻松和容易了。

    但仔细想想,他又变得释然,这件事情一说清楚,其实很简单,没什么弯弯绕绕,要不是黄自华那些人太重视,且有点巧合,反而吓到了老邱婆,他们早得手了!

    严喆珂那边正值下午,很快就做出了回复,“目瞪狗呆”道:“真的?这么快?”

    橙子似乎才出门没多久!

    “是啊。”楼成心生得意,笑眯眯将事情的经过复述了一遍,并把玉佩拍给了她看。

    “果然在那里……”严喆珂先是释然,接着“握拳放光”道,“橙子哥哥真棒,珂小珂姐姐也很棒!”

    噗,楼成一下失笑,欣喜回复了两句,末了道:“回头我教你。”

    凭自己本事拿到的“斗”字诀,为什么不能教自家媳妇!

    “嗯嗯!”严喆珂“乖巧坐等”,“快回去补眠~不要在外面游荡了!”

    “好的,我先给我师父说声。”楼成想了下,忽然“偷笑”道,“算了,过两天再说。”

    军方既然一切尽在掌握,家长般看着自己“游戏”,那就什么都不说,看看他们什么时候会着急,会出手!

    “你真坏……”过了会儿,严喆珂“捂嘴笑”道。

    楼成心情大好,无声哼着旋律,返回了所住客栈。

    他没再睡觉,花费了些工夫研究金丹的变化,确认冰火异能对应牵引的情况下,可以比较平稳地勾动金丹内部的少许能量。

    至于怎么对应牵引,那就需要慢慢摸索了。

    而其他收获都是自己第一时间感应到的那些。

    两个小时后,楼成如常出门,找地锤炼,一直到大日东升,阳光遍照。

    ……

    上午十点,侯育麟等到了自家师叔,黄自华也看见了本门长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