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不靠谱天团

    彭乐云……他果然要去……这次还真是少年王者赛了……楼成念头闪过,抬起右手,准备打个招呼。

    他原本想寒暄几句对方身体的状况,可想到彭乐云最近最重的一次受伤就是自己造成的,问候类似的事情形同挑衅和嘲讽,非常地讨打,于是只微笑挤出了一个单词:

    “Hi。”

    几个月前的对手忽然变成队友了。

    “你好。”彭乐云靠近过来,态度平和地挥手,“我之前就在想你可能会来。”

    楼成笑了一声道:

    “增加见识,多做磨练,扎实根基嘛。”

    他说完之后,等待起彭乐云的回应,可四周却一下变得安静,出现了莫名的沉默。

    楼成疑惑望去,发现清爽干净的彭乐云立在那里,眼眸失焦,已于瞬息之间神游天外,不带半点磕绊,完全无视了自己。

    这TM就有点尴尬了……缺乏和对方相处经验的楼成忍不住干笑了两声,转头看向领队钟宁涛,故作平常地说道:

    “他就这样,不要在意。”

    反正很符合传闻!

    钟宁涛学着米国人耸了下肩膀,笑着回答:

    “我知道的。”

    所以都没急着打招呼。

    楼成正待岔开话题,问还有哪两名队友,彭乐云突然又从“断电”的状态里恢复,若有所思看着他道:“我还会参加一次全国赛。”

    楼成点了下头,含笑回答:

    “我也是。”

    话音刚落,他不出意外地看见彭乐云坐到了自己旁边的位置,眼神再次发散。

    他的手机就是个摆设啊……听说他也要玩游戏的……楼成腹诽之中,看见最近的直梯上行,抵达开门,走出来一位留着半长发脖子套着耳机的文艺青年,同样也是自己认识的武者,目前已加入星海俱乐部,得到“意后”亲传的安朝阳。

    安朝阳瞄了眼他们,略露诧异地笑道:

    “这不是去参加比赛吧?这是去踢馆啊!”

    国内两大名副其实的天骄联袂出征!

    楼成还未回答,坐在他另外一侧的领队钟宁涛已笑呵呵说道:

    “还好,还好,那边也是有一定信心才敢给我们发外卡的,要不然前面几届怎么不见他们邀请?东瀛人那么好面子,没点把握宁愿关起门来自己玩,怎么可能主动找人砸场子?”

    “那边有强手?”楼成好奇问道。

    他查过东瀛、圣象等国的武者情况,但碍于语言不通的问题,只能在少数几个外网看,了解相当泛泛,几乎只能有个大概的印象。

    钟宁涛笑容满面道:“强也只是相对,这次比赛是二十三岁及以下,不满二十四都可以参加,每个国家有一两位非人层次的天才很正常嘛,综合年龄和潜力来看,和你们没法比,我们这边一直有关注,有搜集资料,我已经整理了出来,到了夫罗住下就发给你们。”

    “好。”安朝阳神情自若地颔首。

    加入星海俱乐部后,在“意后”的亲自调教下,他进步飞快,百尺竿头更前了一步,自觉有把握在未来一年,也就是本身二十三岁前突破至非人境界,对遭遇类似的敌人当然就谈不上有什么心理阴影。

    楼成听得颇为热血沸腾,迫不及待想要体验别国的武道,和他们的天才交一交手!

    而且碍于交流方面的问题,这次的比赛很难做到像国内战斗一样了解对方,会多有惊喜和惊吓。

    嗯,如果领队的资料不够详尽,回头在群里问下“盖世龙王”,看他有没有更多的搜集……

    “挺有意思的样子。”彭乐云不知什么时候已从发呆里回归,饶有兴致地说道。

    听到他的话语,楼成不由暗自吐槽了一句:这货会不会是人造人,非战斗和学习状态就处于“节电”模式……

    嗯,很有可能!

    他们几个都不算熟悉,且不是蔡宗明那种外向活络的人,有一句没一句扯了几分钟后,彭乐云重又神游天外,安朝阳则将耳机戴了上去,专心地享受起音乐,只留下楼成和领队钟宁涛面面相觑。

    还好,楼成也是被嘴王熏陶过很久的人,没让气氛进入尬聊的感觉里。

    又等了一阵,第四名队员却始终没有出现,钟宁涛站起身,四下张望,没任何发现。

    “要不打电话问问?对了,是谁啊?”楼成终于问出了之前一直遗忘的事情。

    “你们认识的,任莉。”钟宁涛拿出手机,考虑着要不要催一下那位天才少女。

    任莉?这还真是最强组合啊!楼成吓了一跳。

    他本以为差不多已完成蜕变的任莉会专注于稳固,不来凑这个热闹,谁知道,她还是参加了。

    也是,非人属于丹境内部划分的层次,所练的武功和六品时没多大区别,该掌握的,任莉早就掌握了,还未练成的,一时半会也练不成,就像自己,“冰部”绝学外罡以下的武功,有价值的都算入门了。

    ——类似的顶尖功法里,别看丹境武功多达百式以上,但实际需要练的,可能也就只有那么二三十招,剩下都是前人所创,早有改良,且升级版是作为新招式重新书入秘籍的,如此历代积累,方有那么多武功,比如冰部的第二十六式“冰焚”就是第百一十二式“雪烧”的升级改良版,在重新编写秘籍时排到了前列。

    “任莉?”安朝阳取下耳机,又是惊讶又是好笑地说道,“领队,你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吧,要不然我们等不到的……”

    作为任莉的老对手之一,他比楼成和钟宁涛了解对方多了!

    另外一边的彭乐云也已回神,心有戚戚然地赞同点头。

    “好吧。”钟宁涛拨通了电话,只等待了几秒便听到了任莉的声音:“喂?”

    “你好,任莉,我是前两天联系过你的领队钟宁涛,你现在到哪了?”做完自我介绍,钟宁涛直截了当地步入主题。

    略有沉默,手机听筒里传来一道冷静的声音:

    “领队,我应该是走丢了。”

    走丢了……丢了……钟宁涛一下傻眼,差点忘记思考,十几秒后方急促道:“你快问问旁边的人,确认下你现在的位置。”

    他清楚任莉有路痴的标签,可没想到她能严重到这种程度!

    片刻之后,任莉不见一点焦急和恼怒地回答:

    “他们说我在T2。”

    他们说……钟宁涛嘴角抽搐了两下,忙道:“我们在T1,你快过来。”

    “别(不行)!”安朝阳和彭乐云齐齐阻止,只有楼成一脸呆滞。

    任莉的路痴已经是绝症晚期了吗?

    “啊?”钟宁涛茫然回头,望向出声的两人。

    “领队,还是你过去接她吧,要不她可能就离开机场了。”安朝阳无奈笑道。

    路痴不可怕,知道自己路痴,还充满信心,主动带路,不愿意麻烦别人的才最可怕,很不幸,任莉属于后者……

    “好,好……”钟宁涛一阵哑然,让任莉彻底问清楚目前的位置,一路寻了过去。

    大概二十分钟后,楼成等人总算看见了橘黄T恤牛仔短裤披肩直发的任莉。

    “你们好!”这位精致像娃娃的女孩礼貌点头。

    楼成、彭乐云和安朝阳互相看了一眼,竟很有默契地松了口气,接着才回应问好。

    抓住空隙,楼成用“得意”的表情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

    “这次的队友是彭乐云、任莉和安朝阳,最强天团!”

    而米国那边还是半夜。

    人一聚齐后,他们用护照拿了机票,排队过了边检和安检,于贵宾候机室里等待了半个小时,顺利登机。

    因为是头等座,他们最先进入,然后楼成便看见任莉拖着行李箱,专注地目视前方,头也不回地直奔后排的经济舱,瞧也没瞧旁边的座位编号一眼。

    呵……他嘴角抽动了一下,出声提醒道:

    “任莉,这里!”

    楼成说话的同时,彭乐云、安朝阳和钟宁涛也在出言阻止。

    任莉停顿下来,看着他们手指指向的地方,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小碎步跑了回来,将行李放入了上方。

    等她坐好,楼成瞄了眼这位重症晚期的少女,又看了看她身旁戴起耳机,进入自身世界的安朝阳和自己左手边不知在思考什么,完全无视了空姐问好的彭乐云,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

    妈蛋,这次的“天团”不会只有我一个“正常人”吧……

    这三家伙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啊!

    想到这个,他拿起手机,给自家媳妇吐槽了一句。

    就在此时,严喆珂突然冒头,回复了一句:

    “哈哈,橙子哥哥加油!”

    “噗,你怎么醒了?别耽搁明天上课啊。”楼成欣喜回答。

    “我起夜不行吗!”严喆珂“捂嘴笑”道。

    两人顿时聊了起来,兴高采烈。

    过了几分钟,彭乐云、任莉和安朝阳齐齐望了眼笑眯眯玩着手机的楼成,皆露出了刚才楼成看他们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

    顺利抵达,经过繁琐的通关,楼成等人坐上车,抵达了酒店。

    办完入住,任莉一马当先,领头走向了餐厅位置,被领队钟宁涛一把抓住。

    而钟宁涛抓住她肩膀的后果就是被她有激必应,一个背摔丢到了地上。

    楼成为他默哀时,酒店大堂另外一边,两个看起来像东瀛人的男子正在观察他们,并比对着手机上的照片。

    “是最厉害的那几个……”其中一位东瀛男子低声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