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纸糊的吧(第一更求推荐票)

    看台之上,安朝阳拿着楼成的手机,按照他的叮嘱,偶尔拍张照片发到直播贴内,再配一句话的解说,为看不到这场比赛的“盖世龙王”和“长夜将至”等人描述进展。

    “呜呜呜,小老虎你真是好人啊!”“卖呀卖馄饨”“挥舞着手绢”道。

    “感天动地!”“幻梵”“放着烟花”道。

    看着他们兴奋地赞美,安朝阳撇了下嘴角,忍不住腹诽了两句:

    我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那个!

    要不是楼成私下说我是在场几个人里面最靠谱的一位,我才不会这么尽心尽力!

    喀嚓!

    他抓拍了擂台的场景,配了句话传上去:

    “等待的时候,楼成看起来很轻松啊。”

    喀嚓!喀嚓!

    安朝阳找到了趣味地一次次发图:

    “巴错面相苦大仇深。”

    “楼成挺悠闲的样子,感觉在逛庙会而不是即将战斗。”

    解说着解说着,他突然顿了一下,慢了半拍才按下“快门”,打了二十几个字:

    “咦,楼成这两手行云流水啊,‘火劲’也厉害得超乎预料!”

    照片上火浪翻滚,往外蔓延,如有真正的爆炸!

    此时此刻,巴错不仅失去了施展邪术的绝大部分依仗,而且双臂颤抖,有所焦黑,因强挡可怕火劲的爆炸受到了一定伤害,出现了明显酸痛。

    而他收缩的瞳孔内,已看见楼成抬起双手,结出印诀,即将吐气开声。

    不好!

    巴错暗道一声,于电光石火之间做出了决断,身体霍然下蹲,瞬间避开了正面“锋芒”。

    紧接着,他双手用力往地面一按,腰背随之打直,右脚啪地横扫了出去,袭向楼成的脚踝,逼他闪避,逼他顾不得分心去使用“兵”字音!

    这是糅合了圣象国拳术特点的华国“地堂腿”!

    如果换做楼成用这招,不靠“还劲抱力”的情况下,因是双手支撑发力,和正常违背,腿上的力量凶猛归凶猛,却肯定谈不上凌厉,但圣象国的拳术非常注重踢抽功夫,整条腿练得仿佛金属,一个“地堂腿”横扫,都能直接抽断一根铁柱,更何况脆弱的脚踝!

    烈响声里,巴错预料着楼成会跳跃躲避自己的贴地扫腿,双臂关节突然一弯,旋即打直,带动身体诡异弹跳而起,扑向了半空的敌人。

    啪!

    他肘部斜砸,膝盖上顶,以破金碎铁之势连环进攻。

    险境之中,巴错充分发挥了所长,展现了一国拳术大师的风采,硬生生将劣势扳了回来。

    可就在这时,他看见楼成跳起归跳起,双手结出的印诀却丝毫不乱,神情间的肃穆和庄严更是未变,整个人从容不迫,像是在看小孩子打闹。

    糟糕!巴错念头一转间,已听到一声低沉断喝响起于自身耳畔。

    “兵”!

    古音回荡,巴错的脑海一阵嗡鸣,像是被成千上万人的血煞之气淹没,造成了邪术的失败,引来了可怕的反噬,只觉一张张狰狞的面孔带着永不褪去的怨毒拉扯起了自己的双脚,要拖着自身沉入无边的地狱。

    不要,不要,不要!他内心不断呐喊,竭力反抗,却怎么都挣脱不了恐惧的感觉。

    而楼成“兵”字诀得手后,随着身体的下落,右臂急垂,腕部勾甩,打出了一道晶莹皓白的寒光,直奔半空里目光呆滞的敌人,衔接之紧凑,出招之连环,与维迦战斗前相比,已是稳稳上了台阶。

    “冰部”第二十六式,“冰焚”改!

    另外那边,巴错眼见着自身快要“坠”入地狱,突然感觉到了体内五脏六腑的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蠕动,在那里倒海翻江!

    借助这个刺激,他霍然惊醒,挣脱了“兵”字诀的影响!

    关键时刻,术法“护体”!

    但是,巴错刚走出心胆俱丧的恐惧,眼前已有一团寒光及体,啪地贴在了他的脸上,腾起了静静燃烧的冰冷火焰。

    噗!

    巴错脑袋往后一仰,思绪险些中断,要不是本身肉体强横,他早直接晕了过去。

    刺骨的寒冷和僵硬里,他想怒吼出声,却迟钝无力,心知不好,忙在双脚着地的刹那,“解封”体内的“危险”。

    啪啪啪!他骨骼筋膜刹那爆响,每一块肌肉都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和膨胀,撑破了脸上覆盖的寒冰,身体诡异地从偏瘦变成夸张的壮实,比以往高了足足半个脑袋!

    砰!

    擂台的剧烈晃动里,巴错踏脚出拳,带起了能吹动小孩的劲风。

    来得好!早就做出观想,结出手印,指向自身的楼成暗喊一声,蠕动腹部,牵扯喉咙道:

    “斗!”

    低沉厚重却直冲云霄的声音里,楼成块块肌肉充血,双脚霍然内抵,旋即反拧膝盖,抽动了腰背。

    啪!他也高大了几分,在破碎声里,后拉右臂,射箭般“弹”出了疾拳,与巴错带着残破焦黑绑带的拳头正面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

    这一次,不再是闷响,而是震耳的爆鸣,两人同时晃了一下,残余着冰冻和伤害的巴错慢了半拍,油然看见楼成收缩了气血、精神、劲力和反弹之势,凝聚于下腹,稳稳立在了原地。

    啪!楼成体内丹气喷薄,宛若火山的爆发,左腿膨胀,膝盖一弹,抢先踢了出去,踹向了巴错。

    这样的距离,这样的攻击速度之下,巴错来不及躲避,勉强刺激了气血,驱动了自身的潜力,跟着踢腿,绷脚抵挡。

    砰!

    一声闷响,失了先机又逊色半筹的他腿脚后弹,身体前晃,似要栽倒。

    楼成小跳半步,左臂覆盖起晶莹冰霜,往前上方一架,右拳握紧,崩打而出,与空气高速摩擦,燃起了一层火焰。

    “祝融劲”,火爆拳!

    轰隆!巴错没机会反击,只能下垂胳膊,双手交叉格挡,被拳头的冲击、爆炸的风浪和腾起的火焰弄得狼狈异常。

    这还没完,楼成左臂顺势下垂,拿住了巴错的肩膀,将他往自己方向一带,并借力侧身,右手胳膊架起,肘部闪电般撞了出去。

    砰!巴错勉强提臂挡住,却打得反弹回去,撞到了自家胸口,一阵发闷,似要吐血。

    楼成脚下再起,力量不大位置精准地轻踢了对手膝盖侧面一下,踢得已是手忙脚乱的巴错真正失去了重心。

    啪!

    楼成腰背一旋,另外一条腿紧跟着转轮抽出,绷得笔直,仿佛战斧,刚猛而强硬,一下就将巴错抽得倒飞了出去。

    跨步赶上,楼成没给巴错使用邪术垂死挣扎的机会,脑海内观想出了晶莹梦幻又寒冷黑暗的冰魄神光,在雷云的轰鸣震荡里,腰背弹挺,一拳上冲,如要飞天。

    “当头棒喝!”

    砰!巴错双手下压,勉强抵住,可眼前却陡然一黑,似乎连念头都已失去。

    扑通!

    他变成了石头,重重摔在了地上,摔到了及时退开的楼成脚边,喉咙对尖端!

    来自圣象国的裁判脸色微变,暗自叹息一声,举起右手,朗声宣告:

    “楼成胜!”

    直到此时,屡受打击的巴错都还没从思维的冻僵里恢复!

    喀嚓!

    安朝阳拍下了这一幕,切换到了直播贴内,想着该配怎样的解说词。

    而帖子里,“长夜将至”闫小玲正急促地催道:

    “然后呢然后呢?楼成火劲超乎预料之后呢?”

    “@薛定谔的虎,快醒醒,应该都过了好几招了!现在什么情况了?”“幻梵”“抓人摇晃”道。

    安朝阳愣了一下,双手飞快带字,与图片一起发了出去:

    “然后楼成就赢了……”

    短暂的沉默后,论坛众人纷纷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我艹!”

    “好想用素质三连击……”

    “对面纸糊的吗?”

    “说好的接近非人呢?”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论坛……”

    “啊啊啊啊啊,我想看喜剧啊!”

    ……

    安朝阳认真地想了想,解释道:

    “巴错的诅咒邪术不敢对楼成用,刚一开场又被他爆发的火劲打了个措手不及,失去了使用其他邪术的‘媒介’,综合实力下降了一大截,不是接近非人了。”

    “……”“盖世龙王”发了个“省略号”道,“我就说,非人和六品之间得多划一挡,以‘楼成’来命名!”

    “擂台之路”附和着道:“感觉对面毫无还手之力!”

    过几天你们就不会这么说了……安朝阳忍住了回复的冲动,默默道了一句。

    过个几天,楼成多半就能开始蜕变了!

    PS:今天还是三更,求推荐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