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搜集(第二更求推荐票)

    当工作人员上台,试图将巴错抬去急救室时,他终于从“漫长”的黑暗里“醒”了过来,感受到了身体因寒冷而发出的阵阵颤抖,看见了等待着赛后致意的楼成。

    下意识间,巴错的身体缩了缩,长得颇为凶厉的五官霍然一紧。

    他旋即压制了突如其来的本能反应,翻身站起,强撑着行礼。

    这是自己在和同层次对手较量中输得最惨的一次,几乎可以说是没有还手之力!

    自己原以为在这个层次已经做到了极致,接近了瓦库他们,其他对手只能靠超水平发挥或等待自身的失误,才有取胜的希望,楼成是强,但也不会比他们好到哪里去,谁知道,他简直是个怪物,不能用寻常的道理去衡量的怪物!

    如果刚才是真正的实战,没有裁判,他轻踢自己膝盖侧面那一脚,就足以让自己直接断腿!

    ——圣象国拳术再是将双腿和拳肘练得仿佛金属,在根髓异化前,也不可能等同于真正的钢铁,而没法发力抗衡的情况下,就算是钢铁,一定限度内,楼成也一样能踢破,更何况人类的膝盖侧方。

    楼成知道巴错受伤不重,这才耐心等待,见他站起,拱手致意,完了礼节,不再多看一眼,转身走向了石阶。

    巴错沉默目送,直至对手飘然远离,方忍着还未彻底消散的寒冷,略有点一瘸一拐地下了擂台。

    …………

    圣象国代表团所在的位置,六号种子骨猜不知什么时候已站了起来,走到瓦库身边,望着擂台方向,沉声感叹道:

    “好强……”

    换做自己,要赢巴错,也得苦战许久,稍不留神,还可能失败!

    骨猜亦是僧人,但身体肥胖,仿佛一座肉山,皮肤隐约泛着暗金,与蜡黄枯瘦的瓦库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瓦库同样看着擂台,深邃的眼眸映照着一道道人影,自言自语般说道:

    “而且是一场比一场强。”

    也就是一天比一天强,肉眼可见!

    汨罗国代表团席位处,魁梧高大的维迦换了身红色的将军服,依旧戴着大檐帽,坐在最高那层,静静看着场内的打斗,像是一尊彰显着力量美感的雕塑,只是在楼成轻取巴错的过程中,他帽檐阴影遮掩下的双眸才浮现银白,有所闪烁。

    东瀛代表团那里,唐泽薰轻咬了下嘴唇,俏美地点了点头。

    山下猛虎则屹立前方,不摇不晃,未有发言。

    前天领队问我,有没有把握赢楼成,我回答得很肯定,没有任何犹豫,相信他即使做出了突破,自己也一样不会有问题。

    可现在,看完这场战斗后,我的心里竟有了一丝动摇……

    当然,也只有那么一丝!

    南郑代表团“藏”在看台偏僻处,巴纳姆以瑜伽的姿势跌坐,双目紧闭,调整着自身状态,没关注任何一场比赛。

    对于和安朝阳的战斗,他没有一点大意。

    大意的拳师在南郑活不了多久!

    …………

    楼成走回了队友身旁,挨个和大家击了下掌,并从安朝阳那里拿回了手机。

    解锁屏幕,刷了下直播贴,他悄悄对安朝阳竖了下拇指。

    做得好!不愧是我们这里最靠谱的那位!

    安朝阳回以笑容,心情相当愉快,但迅速便收敛了情绪,开始认真准备与巴纳姆的比赛。

    楼成则切换到聊天界面,给家里领导汇报了结果:

    “So.easy!”

    “我就说吧!”严喆珂当即回复,“骄傲抬头”,顺便鄙视了巴错,“那人好弱,应该没到一分钟吧?”

    “没,几十秒的样子。”楼成“得意地推了下眼镜”。

    “之前不是说他比东瀛的那个坂田强吗?怎么反倒输得这么快……”严喆珂“茫然呆坐”,“是因为你初步掌握‘炎帝图’后有进步,还是他的邪术被你克制,慌了手脚?”

    “你都说完了,让我怎么回答?”楼成“窃笑”道,“只能说‘是是是,严教练说得都对!’”

    看见这回复,刚下餐桌的严喆珂失笑扭头,心情完全放松,走到梳妆台前,将头发扎了起来,戴上了快遮住半个脸蛋的黑框眼镜。

    又是愉快的一天!今天的学习也会充满动力!

    此时,米国当地州已是清晨七点多,严喆珂快速收拾好书包,与太后纪明玉道别,坐上了全职保镖杜姨的车,准备前往学校——她八点有课。

    沿途之上,她安静地翻看着讲义和书籍,时而和楼成聊个几句,刷刷直播贴,将有关自家橙子的图片保存了下来。

    七点四十分,车辆抵达了校园,严喆珂拿上物品,推门离开,快到教学楼的时候,遇上了黄熙雯和另外两位同样来自华国的学姐。

    她轻轻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没做停留,越过她们,在明媚的阳光里走进了大楼。

    “很傲很冷啊……”

    听到身边学姐的感叹,黄熙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不知道在装什么!”

    楼成是松大的风云人物,严喆珂甚至比他更早为同学们知晓,黄熙雯自是清楚他们在谈恋爱的。

    只不过,在她看来,分隔两国后,再坚定的感情,也迟早会淡薄会断掉,双方肯定都忍不住寂寞的,所以,她觉得严喆珂和楼成的恋情已差不多可以宣告死亡了,这才积极地邀请对方,联络感情,并想藉此提高自己在同学们眼中的地位。

    哼,楼成是当世天骄,身边绝对少不了女孩子围着转,就算你们始终待在一起都未必看得住,更何况还是异国恋!最开始他能忍耐,时间一久,迟早会另寻新欢,哪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不偷腥的?

    “到时候看你怎么哭!”黄熙雯发泄似地低语了一句,摇了摇脑袋,笑着和学姐们讨论起校园里的其他八卦。

    哒,哒,哒,严喆珂脚步轻巧地上了两层楼梯,沿着洒落有阳光的走廊靠近了教室。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旁边的白人男同学们在兴奋地议论着什么:

    “那个四国赛非常非常精彩!”

    “你也看了?噢,之前那场,这样一拳,太帅了!”

    其中一个男生左脚跨出,做滑步冲拳的姿态,显然是资深的格斗迷。

    这个动作,严喆珂很是眼熟,因为楼成正是这样一拳打掉了巴错绝大部分邪术“媒介”的,并被安朝阳抓拍了下来。

    她的嘴角油然勾起,粉唇轻抿,步伐愈发得轻快。

    …………

    圣象馆内,热浪喧天,过了没多久,一场焦点战即将开始。

    向队友们挥了挥手,安朝阳把手机、数码相机、耳机和钱包等物品掏出,丢给了楼成。

    就在他转过身,准备走向擂台时,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呼喊

    “安朝阳!”

    呃?安朝阳疑惑转头,看见楼成笑眯眯伸出了右手,握成了拳头,似乎想要进行赛前的鼓劲。

    这个瞬间,安朝阳仿佛一下回到了华海大学武道社,回到了过去四年里参加分区赛全国赛的情景中。

    他笑了出声,抬起拳头,与楼成碰撞了一下。

    “加油!”楼成用力挥了挥拳头。

    有了他的带动,彭乐云和任莉也凑了过来,分别与安朝阳碰了碰拳头,各自喊道:

    “加油!”

    “加油!”

    安朝阳轻晃拳头致意,再次转身,大步前行,比刚才似乎更多了几分坚定和战意。

    …………

    东瀛代表团所在的地方,山下猛虎侧过头,看向了领队旁边的一位男子,他头发凌乱,戴着眼镜,正拿着笔记本电脑疯狂按动着什么。

    “数据收集得怎么样了?”山下猛虎压低声音问道。

    头发凌乱的男子推了下眼镜道:“初步成型,等着更多比赛来完善,不过最重要的基因信息还没搜集到!我们不比华国,有足够多的强者可以研究,我们在这一块,只能想别的办法,基因开始异变前后的武士相对最有价值,而华国对这个没什么警惕,也许是觉得不够重要,不需要重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望向循声看来的坂田一荣道:

    “有了他们的基因,再加上前些年搜集的维迦、瓦库等人的,我们的研究可以前进一大步!一荣君,你能不能‘练’出真正的‘波动’,或许就要靠这个了!”

    “华国是不太重视这一块的研究,但他们还是很小心,这几天我们什么都没拿到,他们的领队处理得很干净。”山下猛虎沉默几秒道,“圣象、汨罗和南郑,会不会也在搜集?”

    头发凌乱的男子瞥了下嘴巴回答:

    “以他们的科技研究水准……呵呵。”

    他话未说完,但鄙视的意思已是展露无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