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趁热打铁(第三更)

    目送安朝阳走向擂台后,楼成等人发呆的发呆,看手机的看手机,研究卫生间路线图的依然继续研究,共同等待着比赛的开始,再没有交流什么。

    “你们怎么不说几句?前面不都会讨论下换做自己该怎么打?有多少胜算吗?”领队钟宁涛饶有兴致地开口打破了静默。

    楼成看了他一眼,微笑道:

    “那都是把握很大的比赛……现在这种,说安朝阳输是乌鸦嘴,相信他能赢又很败人品,怎么说都不对,还不如不说。”

    “嗯嗯!”任莉赞同点头。

    “对,就是这样。”彭乐云从“天外”归来。

    楼成总结得真好!

    …………

    一步步靠近擂台的过程中,安朝阳从衣兜里拿出了发带,将半长头发箍好,免得影响到战斗。

    登临而上,立于裁判左手边,他调整着自身,让心湖逐渐沉淀,不再有涟漪和风浪,从而变得幽深平静,倒影起四周,并与转动的念头勾连在了一块,能更快更准确更清晰地分析敌人。

    “水部”绝学,“幽湖圆镜智”!

    到了外罡境界后,它还能升华,也叫“幽湖圆镜智”,只不过会多一个前缀:

    “水部”第七式!

    眼眸变得幽暗,有波纹轻荡,安朝阳的气势缓慢外扬。

    个头不高,身如铁铸,手脚皆缠着白色绑带的巴纳姆看见这位对手时,油然便生出了面对着一片汪洋大海的感觉,无边无际,深邃幽远,轻轻荡漾,包容一切也吞没一切。

    而这种气势发散弥漫,让四周都变得压抑,有所沉闷,使得人心灵惶惶,烦躁急切,一如暴风雨快要来临前的场景。

    山雨欲来风满楼!

    巴纳姆的“扎合拳”是在南郑传统拳术、华国近身短打类武功、战场搏杀术、军队暗杀法等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一门功夫,颇有“黑天无量经”(暗部)的风格,所以,虽有影响对手心灵的精神气势秘法,他却不喜欢做正面的争锋,步伐一顿,变得时快时慢,竟如鱼游水,诡异地挣脱了安朝阳的气势压制,来到了预定的位置,似乎没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

    直到此时,他才认真打量起对面的敌人,与看过公开资料后产生的印象进行比较。

    永远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仿佛随时都可能会打个哈欠……

    一位很聪明的武者,这聪明不是形容他这个人的智商,而是他作为武者时的天分,据说非常有自身的想法……

    因为有隔离、语言等多种障碍,巴纳姆能找到的安朝阳资料够多却不全,于是,晋升没多久的他更加谨慎了。

    就在他们互相打量时,裁判举起了右手,猛然挥下:

    “开始!”

    巴纳姆扑了出去,走得却不是直线,绕了个美妙的弧线,避开了敌人的锋芒,霍然欺到了对手的侧方近处。

    安朝阳没有动,见未能锁定敌人,便立于原地,等待着巴纳姆的靠拢——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幽湖圆镜智”,而这有着距离的限制!

    他幽暗深邃的心湖里刚浮现出敌人的身影,眼前却陡然一黑,像是场馆内所有的灯光一下全灭,且穹顶外无月无星。

    不止如此,四周还安静到让人毛骨悚然,没丝毫声音。

    换做别的武者,此时必然慌乱了手脚,但安朝阳早有心理准备,没去管陷入黑暗,诡异“失明”“失聪”的事情,循着“幽湖”里起伏的痕迹,握紧了拳头,啪地侧摆胳膊,横向擂打!

    砰!

    他拳面到小臂的位置碰到了体温显凉的血肉之物,感受到了阴狠尖锐的力量。

    而撞击之声里,黑暗瞬间破碎,安朝阳眼前光明重现,耳畔声音再响!

    刚才的诡异场景正是巴纳姆练出的非人能力,“黑暗”!

    啪啪啪!巴纳姆一招未能得手,立刻切换到近身短打的状态,拳击之后立刻屈肘斜砸,或变掌劈戳,并上打下踢,膝盖顶撞,攻势之疯狂,如同疾风骤雨,让安朝阳甚至都来不及“还劲抱力”,被他从力量和速度上完成了压制,而这个过程里,一招一式间,巴纳姆的手掌边缘、指甲盖子等地方都间或闪烁暗色光芒。

    砰砰砰!

    安朝阳靠着“幽湖圆镜智”,总能提前少许有所察觉,以内线运动的优势和“水部”的防御特点,勉强守住,看似风雨飘摇,实则未能败相。

    作为一个风格鲜明的拳师,巴纳姆没耐心地一点点积优势化胜势,战至酣处,他忽然有了节奏的变化,看似要继续抢攻,实则慢了半拍,等到安朝阳对应做出动作,他眼眸内才闪过了一道幽光,凝出诡异的“色彩”!

    扎合拳,“幽刺”!

    看到这一幕,安朝阳心中一紧,再顾不得其他,当即做出决断,直接收缩了气血、精神和劲力,在巴纳姆秘法发动的同时,抱丹于了下腹。

    时间之恰当,只在毫厘之中!

    如果没幽湖圆镜智,没日常的多次练习,安朝阳绝对完成不了类似的事情,快了慢了都不行!

    幽光一亮,旋即黯淡,巴纳姆跨前半步,快摆胳臂,急轰拳头,要抓对手受到“幽刺”影响的机会。

    可是,他的“幽刺”就像打中了失去血肉之躯的死人,没能产生太大作用,“丹劲”一炸,安朝阳顿时恢复了神采,顺势膨胀手臂,崩打出右拳,及时挡住了敌人的进攻。

    砰的闷响声里,双方各有晃动,未发全力的巴纳姆稍微吃了点亏,而安朝阳抓住机会,借来力量,不断做出丹境的爆发,以一浪高过一浪的“洪水之势”转守为攻,连环进逼,竟真地拿到了上风。

    两连爆,三连爆,四连爆,一直到九连爆,他不断借力,越战越勇,一拳重过一拳,一脚猛过一拳,打得巴纳姆疲于防守,间或后退,筋脉和脏腑似乎遭遇了溺水,逐渐有碍!

    这让巴纳姆心中生出了几分不对的感觉,认为刚才的进攻太着急,太多问题,不符合自身平时的想法,以至于被敌人抓到了机会。

    防御之中,他猛地想到了对手之前那让人心灵压抑,急躁不安的暴风雨来临气势,一下明白自己不知不觉中了“诡计”,出现了失误。

    果然是一个很聪明的武者!

    砰!

    又是一下猛击后,安朝阳做出了节奏的改变,于脑海内观想出“滚滚而来的洪流,不断涨高的水面”,继而有“堤坝再难承受,轰然垮塌”。

    “水部”简化外罡,“洪水”!

    安朝阳的身躯变得高大,双脚踩裂了地面,没有挥拳,侧身急靠。

    砰!

    巴纳姆做出了正确的应对,进行了及时的防御,可依旧被撼动了重心,往后踉跄了两步。

    安朝阳当即抢上,双臂连环,两**替,再做疯狂连爆,时而夹杂着“水部”的其他招式,辅以简化外罡“洪水”,打得啪啪啪脆响不断,打得巴纳姆岌岌可危。

    “这是要赢了啊?”钟宁涛抹了下自己的大背头,难以遏制地感叹了一句。

    安朝阳真能打败非人层次的强者?哪怕只是刚突破没多久的?

    他发声之后,任莉瞄了他一眼,轻摇了脑袋,低声开口道:

    “不,快输了……”

    “啊?”钟宁涛不知该怀疑自己的眼睛还是耳朵了

    安朝阳明明积累出了胜势!

    他油然望向楼成和彭乐云,只见他们一个抿着嘴巴,一个若有所思,都不像是很看好的样子。

    激战之中,正打算用出最后一次“洪水”,安朝阳忽然发现自己竟有了虚弱的感受,力量运转不再流畅,以至于招式慢了半拍,被巴纳姆脱出了压制,闪到了侧方。

    这种虚弱不仅没很快消失,反而越来越严重,安朝阳霍地记起之前每次交手里,巴纳姆闪烁暗光的掌缘和指甲等部位,并联想到了任莉与楼成一战里使用过的“暗香”杀招!

    巴纳姆的“黑暗”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削弱对手,直到虚弱?

    我先前一直“还劲抱力”,化解了不少,所以才能撑到现在?

    先手一失,优势散去,安朝阳再难扳回局面,被巴纳姆连着暗袭了两下后,终于支撑不住,暴露了破绽,遭抵住要害,换来一声“巴纳姆胜”。

    呼,还是实力上有本质差距啊……他叹息一声,向巴纳姆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擂台。

    回到原本的位置后,他和楼成等人没再多说刚才的战斗,只击了下掌,蕴默契和鼓励于无言之中。

    过了一阵,彭乐云速胜对手,结束了第三轮的双败淘汰赛,共有六人积累两场失利离开,剩下十七名选手。

    因为再淘汰一位就将进入十六强战,单独拿一天来进行第四轮不再有任何意义——如果第一场对决就确定了被淘汰者,观众们到圣象馆将只能看到一场比赛,所以,组委会紧锣密鼓地开始了第四轮双败淘汰赛,抽出一对进行一对,结束了再抽第二对。

    还没等到楼成等人被抽出,第一场战斗就决出了本届四国赛的第十七名,八号种子黎少康,前十六强随之诞生:前六位种子、四名外卡和六个闯关成功的选手。

    到了这一步,就有奖金了,十六强十万,八强二十万,第四名四十万,季军五十万,亚军七十万,冠军一百五十万。

    “接下来休息两天,你们别到处乱跑。”返回酒店后,领队钟宁涛叮嘱了一句,重点瞧了眼任莉。

    楼成点了点头,没有意见,在走向自己房间的途中,拿出手机,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握拳奋发”道:

    “我今晚要熬夜了!”

    要趁热打铁练成“炎帝劲”!

    要在这两天开始蜕变!

    PS:补更全部完成,在大好凌晨求推荐票,求月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