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天劫”连下(求月票)

    彼此相隔不足两步,以瓦库化身“修罗”后的速度,靠撞贴近也就是电光石火间的事情,让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镇压住了急躁情绪的彭乐云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跳了起来,姿势古怪地跳了起来,身体向后伸展如在半空打横地跳了起来!

    这是他唯一能躲过“修罗靠”的办法!

    ——如果是直上直下,或向前跃出的跳起,那他胸腹以下肯定来不及闪开,必定被瓦库撞中,即使不骨骼齐折,有踢腿抵御,也会被那狂猛的力量推出擂台,再无法扳回。

    当然,他目前的动作也只是躲开了最初的靠撞而已,瓦库哪会没有后续的变化与衔接?

    砰!

    瓦库身体一沉,撞破了空气屏障,停在了擂台边缘,眼中泛着血红,双脚一弯一挺,便要顺势往上挥拳,冲天而起,击打下落!

    就在这时,半空中的彭乐云眼中精芒大亮,如有闪电下劈,双掌忽地相击,如在鼓掌。

    轰隆!

    晴天炸了霹雳,平地一声雷响,换做别的武者,难免会有心神摇晃振聋发聩之感,动作必定缓上一缓,可是,瓦库已化身嗜血暴力的“战斗机器”,被这方面的欲望所充塞,再不复清醒与理智,必须等到拳意效果褪去,才能重归“天人道”,所以,他精神虽有动摇,身体却本能行动,未受任何影响,拳头上冲,已然打出!

    这也就是他为什么最后要对自身使用“阿修罗道”的原因!

    排除外在干扰,快速解决战斗,不留一点机会!

    晴天霹雳之中,即将下落的彭乐云双掌分开,拉出了一道仿佛极薄刀刃的银白电光。

    电光刚现,瞬间就斩到了瓦库身上,斩得他身形一顿,斩得他衣物皮肤有冒青烟!

    就是这一顿,彭乐云脑海内观想出了诸多厚重的雷云,它们彼此叠压,共有九层,孕育着至阳至刚的暴虐,这与“天罚劲”似乎相得益彰。

    轰隆!

    又是震耳雷鸣,一道银白下劈,仿佛缩短的闪电,可仔细瞧去,却会发现这是整条手臂都被雷霆所包裹的彭乐云团身舒展,爆发“丹劲”,凌空抡击,如罚天降!

    砰!拳头与拳头击打在了一块,一个肌肉贲张,血管凸显,青筋浮现,一个电蛇跳跃,如遭罗网。

    喀嚓!化身为“阿修罗”的瓦库双脚落地,陷入了青砖,身体又有颤抖,肌肉不自觉跳动,彭乐云弹起少许,旋即再落,半空曲腿,膝盖覆盖着层层明亮电光地顶撞而出,直取对手的胸口。

    轰隆!

    霹雳声中,瓦库左臂抬起,横在了身前,力量刚猛地抵住了致命的膝顶,并往回一翻,往外一抛,将敌人甩了出去,避过了后续的弹腿连踢,他手臂被膝盖顶到的地方,一片焦黑,似有糊味,颤栗不停。

    彭乐云眼见着就要被抛出擂台之外,半空忽地收缩气血,做个空翻,顺势绷直右腿,缠绕电光,战斧下劈。

    轰隆!轰隆!轰隆!

    他仿佛鹞子,不断借力飞起,又不断下落攻击,或拳打,或肘击,或膝撞,或脚踢,或将整个身体化作天罚雷光,抡抽出去,与“阿修罗”瓦库在擂台边缘的方寸之间激烈交手,行走于失败的界线之上!

    轰隆!轰隆!轰隆!

    而在楼成等人眼里,擂台之上似乎不停有银白闪电劈落,一连九道,一道亮过一道,如同传闻里的“天劫”。

    “九霄合瑟?”安朝阳脱口而出。

    这是雷部第七式,外罡绝学!

    “不是。”任莉摇了摇头,“应该是他自己模仿创造的丹境武功……”

    楼成听得一阵感慨,心里由衷地佩服,自己靠着金丹,方能在两年内勉强追上彭乐云,但武道别的方面,确实与他还有着不小的差距,他都能仿造前人绝学自创招式了,自己还在学习掌握的过程中,这既因为积累,又由于天赋,需要像龙王那样,更刻苦,更努力,更多地融会贯通,更多地增广见闻,更多地挑战不同对手,来弥补,来追赶!

    轰隆!轰隆!轰隆!

    九下之后,瓦库通体麻痹,肌肉颤栗,眼中血色褪去,从“阿修罗道”里清醒了过来,本能退了两步。

    就是这一腿,彭乐云终于落地,以“丹劲”推动了“机关神拳”,抓住瓦库刚从“六道轮回”里回复的机会,哒哒哒地打出了有着残影的拳头,疯狂进行着“扫射”,并以脚步为枢纽,时而改变位置,弄得瓦库手忙脚乱。

    哒哒哒哒哒!彭乐云关节弹动,筋膜伸缩,攻势竟无间歇,终于,瓦库的动作因麻痹积累出现了迟缓,被他连续抢攻,打开了架子,伸手往体表就是一按。

    兹!

    雷蛇大亮,瓦库仿佛被高压电打中,弹飞了出去,皮肤出现了多处焦黑。

    扑通!

    本就在擂台边缘的他落到了周围的场地之上,四肢一抽一抽,嘴角有白沫冒出。

    彭乐云停顿了动作,脸上汗水淋漓,嘴巴不断张合,做着喘息,眼眸里既残留着兴奋,又弥漫出明显的疲色,几乎快接近极限了。

    裁判瞄了他一眼,转而举起右手,朗声宣布道:

    “彭乐云胜!”

    现场顿时发出了巨大的叹息,并夹杂着少许谩骂和诅咒,东道主最大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

    楼成看得又是赞叹,又是哑然,忍不住对安朝阳、任莉和钟宁涛笑了一声:

    “我还以为他今天要浪脱。”

    “我也是……”安朝阳叹息附和道

    此时,彭乐云稍微缓过了气,看见瓦库被搀扶着离开,不由低声自语了一句:

    “可惜啊……”

    可惜没能见识到“轮回拳”其余四拳的神妙……

    他转过身,脚步略有虚浮地返回了看台,走到楼成等人面前,互相击掌庆贺。

    做完这一切,他自嘲笑道:

    “刚差点就输了……”

    果然差点浪翻船了!楼成和安朝阳相视一眼,齐齐失笑出声。

    “怎么了?”彭乐云微带茫然地看向他们。

    “没什么。”楼成斩钉截铁地回答,并补了一句,“再接再厉!”

    继续浪吧,遇到我的时候越浪越好!

    至此,十六强战前四组的战斗完结,该日的比赛告一段落,楼成等人跟着钟宁涛返回了酒店,因为两个要准备第二天的比赛,两个接近了筋疲力尽,都没想着外出溜达或宵夜,安分守己地各回了各屋,让盯着此地的某些人一阵失望。

    楼成洗漱过后,给老妈汇报了一声战果,和严喆珂断断续续聊了几句,终于,承受不住精神的疲惫,提前道了晚安,没做“抱元守一”便已睡着。

    昏昏沉沉间,他感觉自身回到了省青年赛,刚打完张祝同,精力枯竭,头痛恶心,必须抓紧时间恢复,以准备接下来的决赛。

    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又靠在了严喆珂充满弹性的大腿上,被她力道适中地按捏着头部,鼻端是熟悉的味道,耳畔是飘扬悠远如从天外而来的歌声: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

    歌声间响间隐,渐远渐近,楼成忽地惊醒,看见了黑夜里的天花板,四周安静冷清,幽暗浮动,唯有自己一人。

    他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才半夜两点,心里莫名怅然。

    吸了口气,他没做打扰,抱元守一,重新入睡。

    翌日天还未亮,他准时起床,又恢复了精神,活力充沛地和严喆珂聊了几句,继续起蜕变阶段的锤炼,感觉到了自身的一点点强大。

    到了晚间,十六强战后四组比赛开打,任莉受昨天楼成和彭乐云的刺激,发挥极其出色,轻松战胜了对手,和唐泽薰一起挺进了前八,可最后出场的安朝阳却遇到了麻烦。

    他的对手是瓦库的师弟,“六号种子”骨猜,其虽未修行至“行舍智”,没到非人层次,但具备肉身天赋,再加上心印拳等功法,战力等同非人,而那种袭击“心灵”武功,又与安朝阳最大的依仗“幽湖圆镜智”彼此克制,使得他很快便落入了被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