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注定激烈的八强对决

    砰砰砰!

    骨猜每一拳每一脚都蕴含着夸张的力量,不再制造脆响,而是连续打爆了空气,产生了安朝阳等丹境武者全力而为时的动静,这个过程里,身材肥胖的他不显丝毫笨拙,反而灵活得像是一只狸猫,上蹿下跳,前后游走,抢尽了上风。

    安朝阳必须分心维持“幽湖圆镜智”,以抵御对方心印拳带来的饥饿、干渴、暴晒和病痛折磨等感受,一时陷入了被动,靠着提前感应,预判出招,不断爆发,才勉强维持,没露败相。

    疯狂进攻了一阵,骨猜见始终拿不下对手,眼中神采改换,述尽了沧桑,像是正经历着人生最后阶段的老者,让人望之升起同感之心,想到自身必将到来的结局。

    心印拳,“老”!

    骨猜拳法一变,不再带起半点风声,充满了落日余晖的萧瑟。

    砰!

    安朝阳内抵双脚,挺动膝盖,拧缠身体,摆动胳膊,半崩半轰地打出了右拳,和骨猜沙钵大小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激起了沉闷的响声,掀起了四溢的风浪。

    手臂反弹回摆之中,他霍然升起了精力不济身体衰弱的感觉,仿佛正眼睁睁看着自己逐渐老去,逐渐无力,皮肤干瘪,失去光彩,变得皱巴巴的,连自己都不愿意多瞧,生怕一不小心就因此做个噩梦。

    作为一名喜欢看小说听情歌的文艺青年,安朝阳的内心毫无疑问是非常细腻的,常有伤春悲秋之事,时而会遥想白头,感触万千,此时“真切”体会年迈,一下便有点无法自持。

    还好,他沉静如幽湖的心灵只是荡起了风浪,“圆镜”没有因此破碎,还好,他年纪尚轻,长辈犹存,加入星海俱乐部前,身边又少有练武的老人,对类似之事,缺乏深刻的感触,才勉强稳住了心绪,压住了风浪,没像彭乐云那样冷汗淋漓,甚至藉此吸了口气,回抱了气血,炸劲反扑,试图掀起滔滔不绝之势。

    骨猜瞳孔一缩,不敢怠慢,身上肥肉尽数鼓起,棱角分明,勃发出爆炸般的力量和闪烁的暗金光泽,一个“降魔杵”抡打,强行破掉了安朝阳的连绵后续。

    他知道自己最大的问题是负担重,消耗大,身体容易“过载”,在练成“行舍智”,踏入华国所谓的非人层次前,不宜久战,于是做出对应准备,打算在上风阶段逼得对手硬接自己的“六道轮回拳”!

    砰砰砰!又是一番心印拳加肉身力量的狂攻后,骨猜终于觅得了机会,眼中泛起了暗金,拳头在灯光照耀下似乎染上了一轮七彩的光圈,带着流转的五蕴,啪的一声反向挥臂,擂打敌人。

    六道轮回拳,“人之道”!

    安朝阳已被逼得无法躲避,只能将心神沉入圆镜般的“幽湖”里,抖出手臂,直冲拳头,强行格挡。

    砰!

    闷响如鼓,敲在了他的心头,安朝阳耳畔霍然便响起了一首许久未曾再听的歌曲:

    “过完整个夏天,忧伤并没有好一点,开车行驶在公路无边无际,有离开自己的感觉……”

    那是他初中反复去听高中时而回味的忧伤旋律,常常因此悲伤得不能自已。

    那年那月,青梅竹马的女孩对自己说出了“对不起”,说出了“我还是找不到感觉,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让自己变得更好是追到女孩子的根本,但变得更好了,女孩子却不一定会看上你。

    年少岁月,两人能撑着一把伞,奔跑于暴雨中,淋湿了彼此,却笑得肆意而敞怀,而长大之后,却只能在擦肩而过时,互相点一下头,问一声好,淡漠得仿佛没有过太多纠葛。

    为了这段恋情的逝去,自己曾整宿整宿地听歌,模糊了视线,悲恸着心灵,此次爱上了孤单,爱上了沉浸于自身的世界,爱上了一句句优美却疼痛的歌词。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又有一首老歌飘来,安朝阳心里充满了失落,自觉早就愈合的伤口又清晰显露了出来,它不再血淋淋,可一碰还是会痛,情绪因此失控,想要喝酒,想要高歌,想要发泄。

    这让他陡然想起了这段时间经常听的一首歌,自己因为最近某个节目才知道的老歌,那沧桑又嘶哑的男人嗓音一字一字,击中了自己的心灵:

    “就像月缺或退潮的海,我心被你撕走了一块,事隔多年那缺憾还在,有种伤一生都好不起来……”

    是啊,那种缺憾如何能忘怀?那是自己的整个青春啊!那是自己过去的整整一段人生!

    “我用一场大雪来掩盖,深埋心中那失散的爱,每当我说感情仍空白,没有人听出来我在感慨……”

    旋律忧伤,歌声入心,安朝阳心灵发空,遗憾汹涌,冲破了堤岸,“幽湖圆镜智”再难维持,喀嚓一声,彻底破碎了。

    他情绪如同洪水,自然勾勒观想,身体一挺,有所膨胀,拳头绵柔却狂暴,一下抵住了即将落到要害的骨猜手掌,趁着他先前茫然就要收割胜果的骨猜手掌。

    砰!

    有着强力肉身天赋的骨猜竟硬生生被打得倒飞了出去,目现愕然,不敢置信,像是遭遇真正的“洪水”。

    不过他很快发现不对,安朝阳一拳之后竟没有趁势再袭,而是立于原地,有所喘息,目光失落里洋溢着淡淡的悲伤。

    这……骨擦没去多想,抓住这个机会,又合身扑了过去,展开了新一轮的抢攻,这一次,没有了“幽湖圆镜智”的安朝阳很快便手忙脚乱,被他打开了架子,贴靠过来,一肘击翻。

    裁判松了口气,举手宣告道:

    “骨猜胜!”

    满场欢呼四起,东道主总算有位代表进入八强了。

    安朝阳没受什么伤,只手臂有些酸痛,他翻身站起,神情沉郁地拱了拱手道:

    “谢谢。”

    是的,谢谢,如果没有今天这一战,我恐怕很久才能领会到“洪水”的真谛!

    如果自身都还在控制着情绪,又谈何“溃坝的洪水”?

    只有完全迸发情感,不要冷静,身心合一,才能打出真正的“洪水”!

    可惜,这是突然的明白,没多做练习,一拳之下,身体脱力,情绪失控,不仅未能抓住胜机,反倒露出了败相。

    说完,在骨猜茫然疑惑的表情里,安朝阳转过身体,背影略显忧郁地返回了看台。

    “可惜啊……”楼成等人都看得出来他有所领悟,且险些获胜,不由感叹出声。

    “还好。”安朝阳沉静一笑,示意自己无需安慰。

    至此,八强全部产生,等下便将开始抽签,不再有任何回避原则,后天晚上决出前四。

    等待的过程里,楼成和严喆珂聊了会天,双方都觉得到了这一步,抽中非人强者是大概率事件,因此也就无所谓了。

    十五分钟,擂台清理完毕,重新做了布置,嘉宾一番废话后,抽出了第一个名字:

    “汨罗,维迦。”

    二号种子维迦,被誉为未来霸主的强势人物。

    紧跟着,嘉宾拿出另一个圆球,看了眼名字,很吊人胃口地发出了一声惊叹。

    过了十几秒,她似乎才缓过来,声音尖利地宣布:

    “东瀛,唐泽薰!”

    头号种子唐泽薰!

    本届比赛夺冠的两大热门在八强战就遭遇了,注定将有一人谢幕!

    现场的气氛顿时被炒热,楼成很快便听见了自己的名字:

    “华国,楼成。”

    如果人品爆棚,是抽到仅剩的一位非种子非外卡选手,要是运气极差,那就是遭遇彭乐云……楼成若有所思地想着,姿势未有变化。

    没过几秒,嘉宾抽出了他的对手,向四周展示着圆球道:

    “南郑,巴纳姆!”

    四号种子巴纳姆!

    还好,还好……楼成吐了口气,觉得这不差也不坏。

    自己确实要弱于对手,但并不是没有获胜的希望。

    就在这时,他忽然心头一动,产生了某个微妙的想法:

    剩下还有四位选手,出现那个对决不是不可能!

    他思绪浮动间,嘉宾已抽出了第三组对决的“主场方”:

    “华国,彭乐云。”

    紧跟着,她掏出剩下三个圆球里的一个,微笑宣告道:

    “华国,任莉!”

    我擦,真是这样……宿命的对决啊……楼成哑然失笑,他旁边的任莉睁大了眼眸,神情竟变得振奋。

    这次的八强战还真是激烈啊,光是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

    剩下无需再抽,东道主骨猜迎战那位非种子非外卡的选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