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心斋流

    “唐泽薰……”

    楼成低语着这个名字,转头看向了东瀛代表团处,只见那位身穿和服的女孩也正望了过来,神情恬然,目光娴静,没一点剑拔弩张的感觉。

    然而,楼成很清楚,这将是自己在本届比赛遭遇的最强对手,头号种子的称呼绝不是白来的!

    “心斋流”是东瀛传承久远的武道流派,是当地剑术与东渡佛门所具禅功结合的产物,日常锤炼里以插花、茶道、绘画等修心养性,寻觅“本身”,实战之时则以快和狠闻名,兼具神异和爆发,怀有“心眼”,擅长盲斗和乱打,其中“飞龙取”这一招号称极速,一旦施展成功,同境界里无人能够躲开,若没提前察觉,甚至来不及招架。

    这和彭乐云的低配版“无云雷刀”异曲同工,但在表现形式上,有着本质的区别,彭乐云只要双掌交击,对手便明白该镇压心神,做出躲避了,而“飞龙取”事前征兆极少,等到发现,有激必应,往往已然中招,当然,它再快也快不过电光的速度,若对战双方保持着良好的距离,也是有希望闪过或格挡的。

    总的说来,“心斋流”是深受佛门影响的东瀛剑术流派,唐泽薰在晋升类似非人的层次前,以剑术入拳脚,惊艳了整个岛国,称她三千年一出。

    本来双方都有着类似非人的境界后,擂台战斗是允许动用兵器的,但这次少年王者赛,因为大部分非人都突破未久,掌控能力受到怀疑,所以,也就禁止了类似的事情,以免出现血溅五步,横尸当场的画面,使得唐泽薰没法以最强的姿态迎敌,只能发挥出自身百分之九十的实力。

    犹是如此,八强战时,她也以半招险胜了一贯擅长空手的二号种子维迦,冠军的光环仿佛已然加身。

    呼……楼成吐了口气,心中不见沮丧,反倒颇感满意。

    对他来说,开始蜕变,进入四强,拿到不菲的奖金,就算圆满完成了最初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是乐意见识不同风格的武道,以增广见闻,做出积累。

    像彭乐云,将来肯定不缺乏和他对战的机会,不用急于一时,而唐泽薰,也许过个两三年都未必有再交手的可能,一旦错过今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识“心斋流”的武功了。

    既然没有抽中骨猜,那自己更希望也更喜欢碰一碰唐泽薰!

    肌肉轻微颤栗,血液流淌加速,楼成心中战意霍然沸腾,开始期待起后天晚上的半决赛了。

    对手再强,我也不是没有赢的希望!

    哪有刚确定对阵,就自愿服输的!

    …………

    东瀛代表团处,唐泽薰嘴角勾勒,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似乎对抽中楼成非常满意。

    她侧头打量了一眼敌人,眼角余光却看见头发凌乱的科研人员大竹真实走到自己身旁,又激动又兴奋地鞠躬道:

    “薰酱,拜托你了!”

    “嗯。”唐泽薰不置可否地回答,脑海里已浮现出楼成这一场场比赛的画面。

    …………

    “不错,没有自相残杀。”看到抽签结果,领队钟宁涛欣喜地说了一句。

    而且彭乐云对上骨猜,算是锁定一个决赛名额了,本次“外卡队”圆满完成了任务!

    ——彭乐云连强过骨猜至少半筹的瓦库都能赢,有了对付“心印拳”的经验后,胜率只会更高,不可能降低。

    “还好还好。”楼成笑着敷衍了一句,手指飞快,按动屏幕,将结果告诉了珂小珂同学:

    “唐泽薰。”

    严喆珂很快回复,“茫然呆坐”道:

    “感觉东道主自暴自弃了……”

    “哈哈,我也这么觉得,反正骨猜打谁都不太可能赢,而且圣象的成绩已经比南郑和汨罗更好,拿到了四强名额,那随便怎么抽都无所谓了。”楼成微笑附和道。

    “就是就是,再弄黑幕没必要了。”严喆珂忽地“捂嘴笑”道,“橙子,你是不是命里和东瀛犯冲啊,怎么老是抽到他们,先是坂田一荣,接着是山下猛虎,最后又来了唐泽薰,这是一人挑翻他们整个代表团啊?”

    坂田一荣、山下猛虎和唐泽薰是东瀛代表团实力最强的三人,赢下他们和战翻全队没有区别。

    “噗,你这么一说,我才觉得这是上辈子有仇吧,怎么老碰他们?”楼成“一脸迷茫”地笑道,接着“捂脸叹息”道,“唐泽薰很强的,练出气拿到黑带六段都快一年了,真全力发挥,手上有刀,我感觉比现在的彭乐云还强上半筹,我不被她吊打就算不错了,挑翻她的希望很小的。”

    我也不是谦虚,实话实说而已,这种没太大把握的事情就不在小仙女面前吹牛了。

    “我相信你,橙子哥哥~”严喆珂忽然用“甩动尾巴散发红心的猴子”表情卖萌鼓舞道,“你肯定能发挥得很好!”

    嗯,不能说你有机会赢的,这样会败人品!

    不过橙子老是碰到东瀛的强者也确实挺奇怪,嗯,这次四国赛从开始就很奇怪,竟然给我们发了四张外卡,而且晚上还有神秘的女人敲门……

    严喆珂的眼眸往上看了看,粉唇微抿,心里犯了嘀咕,可却没法将这些奇怪的事情窜成一条线,很快便止住了思考,开始认真听讲。

    …………

    直播贴内,抽签结果刚一产生,“长夜将至”闫小玲就“张臂叹息”道:

    “怎么肥是,说好的东道主作弊呢?”

    一旦作弊,不就是楼成对阵骨猜,美滋滋进入决赛吗?

    “盖世龙王”“捂脸流泪”道:“我高估了他们的自尊心,竟然四强就满足了!”

    “这很正常啊,如果是瓦库,进个决赛,不会有太大置疑,但要是一路靠抽签把骨猜送进决赛,那就太不要脸了,以后谁还带他们一起玩?”“擂台之路”对此倒是早有心理准备。

    “那我高估了他们的厚颜无耻……”“水管工吃蘑菇”“吐了口唾沫”。

    “别说这个了,现在的重点是,我家偶像赢唐泽薰的希望大不大?”“幻梵”冒头问道。

    “顶多两成胜算吧。”“骑猪大侠”很中肯地回答。

    “盖世龙王”也附和道:“楼成现在打全力爆发的维迦都够呛,何况唐泽薰,三千年一遇的美少女天才的说法虽然夸张了点,但也是有着真本事的。”

    “就看她会不会大意,或者因为和维迦的硬拼留有创伤了,而楼成一向是能超水平发挥的,倒不用担心他这边怎么样。”“一拳无敌”都快将楼成作为自己的榜样了。

    “那我就好好享受比赛,享受零食,嘤嘤嘤。”“幻梵”“拿着手绢抹眼泪”道。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长夜将至”闫小玲“捂着耳朵打滚”道。

    …………

    抽签结束之后,楼成等人返回了酒店,其中,任莉筋疲力尽,彭乐云残留“暗香”影响,没有多话,直接进了房间,安朝阳则在大堂沙发坐了一会,边听歌边看着来来往往的陌生人,享受着孤独。

    楼成则先做了洗漱,窝到了床上,边刷着“盖世龙王”给的唐泽薰战斗视频,边和严喆珂进行着交流,生活规律得和之前那些天没什么区别。

    对此,他不觉单调苦闷,反而乐在其中。

    酒店之外,两个出口,各有一棒鬼鬼祟祟的人守候观察,可始终没能等到外卡队任何成员单独外出。

    “他们也太听话了吧,都不出去玩一玩?”对此,为首之人咬牙切齿地低语道,“圣象国的红灯区可是全世界都很有名气的。”

    不仅能品尝一般的口味,还可以做出多种猎奇!

    他旁边的人也疑惑不解道:“以往华国的代表团,总会有人偷摸外出的。”

    “可能这四个家伙比较古怪吧……”为首之人叹了口气,“那个女孩也不出门逛街购物,她这不是白来了吗?”

    旁边的人赶紧解释道:“任莉是路痴,被领队要求,必须有他陪伴才能外出。”

    “听说她还是个脸盲,记不住别人的长相,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忘记领队是谁了。”为首之人YY着可能的机会。

    “那也不至于每天见面都不记得啊。”旁边的人越说越是沮丧。

    …………

    又是两天苦修,被淘汰的任莉和安朝阳自告奋勇做着楼成的陪练,时而轮换。

    至于“大魔王”彭乐云,因为有和瓦库交手的经验,且“暗香”影响犹存,没怎么对战练习,直到比赛前六个小时,才完全康复。

    八月二十五日,晚上八点,圣象馆人潮汇聚,热情燃烧如火。

    最先开始的比赛里,彭乐云又差点浪翻船,在完整体验了一遍“六道轮回拳”后,才疯狂反扑,以一招险胜了骨猜,率先挺进了决赛。

    本来一分钟内就能解决的战斗,硬生生被他搞成了十分钟!

    十五分钟的歌舞表演后,裁判再次登上擂台,对着两边举了下手。

    正拿着手机的楼成缓缓站起,对面的唐泽薰亦拍了下全黑的剑术服,施施然起身。

    头号种子VS奇迹少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