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我们的加油

    “加油!”

    楼成旁边的彭乐云喝了口营养液,微笑伸出了拳头,他已从更衣室返回,重新变得清清爽爽。

    “嗯。”楼成与他碰撞了下拳头,没有多言。

    等到和任莉、安朝阳、钟宁涛分别碰了碰拳,即将转身走向擂台时,他心里才犯了嘀咕:珂珂今天的加油怎么姗姗来迟,再等下就错过了!

    而且说好的不再是烤箱“集锦”!

    就在这时,他手机终于响起了特别提醒的动静,解锁一看,严喆珂发来了长长的语音。

    语音?那么长?唱歌还是什么?楼成疑惑地点击了播放,将听筒凑到了耳边。

    短暂的静默后,一道清脆的咳嗽声发出,继而用娇嫩的童音道:

    “我是‘长夜将至’,楼成加油!”

    童音之后,是略显毛糙但同样青涩的女声:

    “我是‘幻梵’,楼成加油!”

    “我是‘盖世龙王’,楼成加油!”

    “我是‘卖呀卖馄饨’,楼成加油!”

    “我是‘牛魔王’,楼成加油!”

    “我是‘好名字都被狗啃了’,好羞耻啊……楼成加油!”

    ……

    一道道不同的嗓音响起,皆是粉丝论坛的活跃人物,他们的“加油”声声回荡,萦绕于楼成耳畔,听得他先是发怔,继而难以遏制地感动,心里暖暖的,像是浸泡了温水。

    “我是‘一贯纯爱俊冈本’,楼成加油!”

    “我是‘聂柒柒’,楼成加油!”

    到了这里,又出现了最开始时的静默,但很快就有一道清细悦耳的女孩嗓音传出:

    “我是严喆珂,楼成加油!”

    熟悉的声音入耳,便仿佛那点睛之笔,一下戳中了楼成的心灵,让他视线略有模糊,让他忍俊不住,失笑看向了侧方。

    这就是珂珂精心准备的“加油”啊!

    她一定费了不少的心思……

    大家也一定非常踊跃,都克服了害羞……

    楼成重又低下头,先回了一个“握拳挥舞”的表情,然后“窃笑”道:

    “你应该说‘我是小仙女’的!或者用‘楼成的女朋友’‘楼成的媳妇’这几个昵称!”

    “快去比赛吧,啰里啰嗦的!”严喆珂“嫌弃地摆了摆手”。

    “遵命!”楼成笑了两声,“举手行礼”,接着又补充了一句道,“替我谢谢大家啊。”

    发完,他锁上屏幕,将手机和钱包丢给了安朝阳,转过身体,沿着过道,往擂台行去。

    刚走了两步,他突地听到了一声声整齐的呐喊:

    “楼成!楼成!”

    “楼成加油!”

    呃,还没赢呢,他们就在为我助威了?楼成尚是初次在圣象国得到这种待遇,下意识循声望去,看见了挥舞的一面面华国国旗,看见了一张张同胞的脸孔。

    在彭乐云比赛的时候,他们也是如此喝彩,据领队说,这是在夫罗读书的学生,做生意的商人,前来挣钱的打工一族,以及本地的华侨,专程来此,为自己等人加油!

    谢谢,谢谢你们的助威……楼成心情愈发得温暖,几有对阵巴错时的那种感觉,不由举起手,向那边的看台挥舞了一下。

    察觉到他的致意,脸上涂有华国国旗色彩的男男女女欢呼得更加热烈了:

    “楼成!楼成!”

    “楼成加油!”

    在这样的氛围里,楼成的步伐变得轻快,比唐泽薰更先登上擂台,凝聚出气势,那就像被召唤而来的暴风雪,压抑了四周,低沉徘徊,影响人心。

    而唐泽薰缓步行来,幽静得让人想起风吹过枝叶呜咽有声的无人竹林,或有所涟漪却倒映着山峰树木的澄清湖泊,这在楼成蕴含着血煞味道的“狂风暴雪”之下摇曳万千,似无抗衡的力量,可一旦“风”过“雪”停,又会立刻恢复安宁,不动根本。

    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楼成脑海内霍然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不由暗赞一声“心斋流”当真名不虚传。

    唐泽薰走到预定位置,站稳了身形,脸上露出浅而甜美的笑容,庄重地鞠躬行礼道:

    “楼君请赐教。”

    “不敢当。”楼成拱了拱手,又快速过了一遍对方战斗时的部分画面,将自身的状态推至最高。

    唐泽薰右手握拳,置于了左侧腰间,双腿分开,身体微弓,对应摆好了架子。

    周围嘈杂的声音戛然消失,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凝聚了精神,等待着裁判为这场重要的比赛拉开帷幕。

    裁判环视一圈,瞄了眼电子钟,终于举起了右手,在默数三下后边挥落边喊道:

    “开始!”

    半决赛第二场比赛正式开始!

    东瀛“三千年天才美少女唐泽薰”和华国“当世天骄”楼成的战斗正式开始!

    唐泽薰右脚忽地提起,又带着“气”所散发的淡淡毫光往下方用力一踩,就像在挥舞兵刃,击打擂台。

    砰!

    地面剧烈晃动,陡然裂开了一道道缝隙,石块和泥土被唐泽薰脚底暗藏的前挑力量驱动,弹飞了出去,激射向楼成,有大有小,皆快得仿佛子弹!

    与此同时,唐泽薰借助反弹之力,身躯如同刀光一闪般跃了出去,紧随其后,欺近了敌人,并稍微绕了个小弧线,等待对方做出躲避。

    心斋流,“地藏取”!

    这和林缺的斗部绝学“地裂”类似,但不是产生爆发,摇晃敌人,以获得连招的机会,而是藉此干扰对手,或一次性群攻实力弱于自身不少的围杀者,两门招式各有秋千,各得巧妙。

    在唐泽薰一脚“劈斩”擂台时,楼成心里便浮现出了后续的可能画面,忍住了闪开正面的冲动,勾勒出炎帝,凝聚起火劲。

    啪!他迎着最大的那块石头,快摆胳膊,直拳冲打,毫无花哨地击在了那坑洼不平的青灰表面,骇人的肌肉随之一块块凸起,青黑的筋脉根根显眼,赤红近白的火焰刹那爆发。

    轰隆!

    巨响声里,那块青石四分五裂,伴随着乱溅的焰流到处横飞,其他不大的石子和泥土则被翻滚的气浪阻隔,艰难前行了少许便如雨落下,砸出啪啪啪的动静。

    唐泽薰没去管溅射向自己的“暗器”,身体微弓之中,右臂忽地反抡,挥出了置于左侧腰间的拳头,砰得一声斩出了白痕,掀起了罡风,让横飞的碎石无力掉落。

    她的手臂似乎变成了一口东瀛长刀,高速劈破了气障,斩向了楼成,而她的左手跟随前推,似要做二段攻击。

    没匆忙闪避的楼成对这一斩没有手忙脚乱,左臂急抬,半架半掀地格挡了过去,并在表面凝聚出晶莹的冰层。

    喀嚓!泛着毫光的掌刀斩落,劈碎了层层冰甲,触及了楼成的肌肉、筋膜和骨头,被他的力量抵消,稳稳架住。

    就在这时,唐泽薰前推的左手没打向敌人,而是按在了自身右臂之上,将蕴含的力量加持了过去。

    楼成立刻便感受到沉重的压迫,左臂出现了颤抖,不可遏制地往内回收,遭强行挤出了破绽,半残了架子。

    这还没完,唐泽薰左手一按紧跟一弹,反劈向了他的面目,毫光凝成白芒,如同刀锋。

    楼成判断失误,右手已来不及做出格挡,当即就往后一仰,半折了腰背,让对手的“左掌反取”斩中了空气,往远方激射出一道白光。

    而后仰的同时,楼成右腿绷紧,往上一撩,做出了反扑。

    他的武道鞋燃烧起熊熊的火焰,飞了出去,抢在脚背之前,直取唐泽薰下腹。

    唐泽薰腰背一转,刮起了劲风,身体扭了一圈后闪到了敌人侧方,避开了那记致命的撩踢。

    紧跟着,她借助旋转的力量,又向腰背发力重新站起的楼成反劈出了左臂,又快又狠,如同太刀,风声强烈。

    楼成有激必应,胳膊提起,手臂上架,肘部砰的一声横撞了出去,泛起了晶莹的光华,与唐泽薰的“离心取”正正击打在了一块。

    喀嚓!

    冰晶破碎掉落,唐泽薰手臂回荡开来,而楼成肘部微又颤栗。

    回荡之中,唐泽薰右臂绷直,向着楼成的脑袋、喉咙、胸口等位置连斩了五下,披风乱打。

    楼成身怀“冰镜”,未尝慌乱,以丹劲版的“暴雪二十四击”回应,以乱对乱,以攻对攻。

    啪啪啪,砰砰砰!

    连续爆开的声响里,气劲横飞,火焰乱溅,如有下赤雨。

    战至酣处,越打越猛的楼成正要抢占上风,心中忽地生出极端危险的预感,想都没想就再往后仰,甚至比刚才仰得更深,接近于了“铁板桥”。

    就在这时,他看见一道光芒以恐怖的姿态从眼前从脸部上方瞬息闪过,留下了明显的白色气浪!

    轰隆!

    巨响随之爆开,震得楼成耳朵嗡鸣,脏腑晃荡,险些摔倒。

    心斋流,“飞龙取”!

    要不是他有感应危险的能力,面对这毫无征兆的一斩,已是躲避不过,格挡不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