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真空取

    作为“心斋流”压箱底的本事,“飞龙取”最大的特点不是快和急速,而是事前征兆极少,让人无法预判,光凭“有激必应”,等到察觉,已是躲闪不开招架不了的格局。

    凭着这门剑招,“心斋流”稳稳坐在了东瀛剑术第一的位置上,没谁可以撼动,甚至能与“天照神宫”“药师禅院”等媲美,是主宰岛国的大势力之一,非最近几十年才声名鹊起的“极限波动流”可以比拟,当然,最高层次的战力上,能一路攀升的“极限波动流”也不弱。

    按理来说,“飞龙取”在现代社会应该已不复往昔的辉煌,你事前征兆极少?没关系,我找五十场乃至一百场使用过“飞龙取”的战斗视频来一帧一帧回放,总能看出点有用的东西吧?

    然而,道理归道理,从有录像功能到如今,“飞龙取”的出招征兆依旧未被找出,或许,已经有人发现,但藏私不说,打算留作自身对付“心斋流”的底牌,而楼成也就参加四国赛开始,才接触相关的视频,前后顶多十来天,哪可能发现对方的秘密?

    他之所以不像维迦那样拉开距离,防备“飞龙取”,一是实力较弱,身法又没到不可思议的境地,就算游斗,也会很快落入唐泽薰的节奏,二则是仗着对危险的奇妙预感,觉得自身有一定把握提前发觉,进行规避。

    谁知道,真事到临头,他依旧躲闪得非常狼狈,提前发觉是提前发觉了,但“飞龙取”的急速超出了他的想象,那一下斩击,似乎都有制造出音障的幻觉!

    等唐泽薰有了类似外罡的境界,手中再拿口千锤百炼材料特殊的神兵利刃,未必不能达到那个程度!

    轰隆!

    “飞龙取”斩出的气浪向着两侧膨胀,掀起了狂暴的劲风,几乎快把避开了正面做出了“铁板桥”的楼成给刮翻,而这个时候,他于脑海内凝出的冰镜自然映照出了几十厘米外的唐泽薰,对方右臂颤抖着收回,衣袖碎片如蝴蝶般纷飞,露出了一截白皙的皮肤,明显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得缓一阵才能恢复,继续出招。

    但是,唐泽薰的左腿已然鼓紧,膝盖也跟着曲起,即将踢出,踹向自己支撑着整个身体的双腿之一。

    她吸收了之前的教训,不让楼成有顺势抽腿上撩的机会,要让他下了腰就回不来!

    啪!

    唐泽薰弹挺膝盖,踢出左脚的同时,楼成也掌控住重心,身体继续后仰,腰背再次往下,带动左腿绷直,化成软鞭,从下往上抽出,单脚独立,不晃不摇!

    砰!脚尖踢中脚背,激起了一阵火花,踢得残余的武道鞋四分五裂,踢得楼成上撩之势中断。

    左腿下探,楼成便要借力弹动腰背,重新站起,可唐泽薰早有准备,在自身左脚刚有回荡远未落地时,肌肉一紧,脊椎挺动,整个人腾空而起,连环踢出了右脚,啪地剃向了对手目前唯一的支撑点。

    这种情况下,楼成若是试图站起,将因为没有发力,使得右腿即使以冰甲硬抗,也难免受些创伤,这会让他在之后的战斗里一瘸一拐,再没办法和本就强过自身的敌人抗衡,可如果他抽腿格挡,又会失去最后的支撑点,彻底丢掉架子!

    当此紧要关头,楼成心灵如冰湖似圆镜,瞬间闪过了诸多念头,放弃了重新打直身体的意图,更加猛烈地向后一倒。

    这一倒,他双手撑地,腰背上翻,右腿已是顺势抽出,于脆响声里击中了唐泽薰的脚部,硬生生将对方抽得偏离了轨迹,落向了侧面。

    一个后手翻,楼成稳稳站住,及时迎接了重新欺近的对手。

    此时,唐泽薰的手臂已缓了过来,双“刀”连斩,劈爆了空气,劈向了敌人五处不同的地方,在观众眼里,那毫光凝聚的白芒似乎连成了星座。

    楼成弹动关节,拉伸筋膜,夹杂爆发,稳稳抵住,与对手时战时走,几乎绕了全场,激发出一声声砰的烈响,听得人情绪沸腾,血脉贲张!

    火焰、冰霜与白芒纷飞的连爆之中,楼成尝试着寻觅机会使用“当头棒喝”和“内爆”之拳,尝试着动用“兵”字诀和“斗”字诀,可是,唐泽薰“心眼”强横,一旦察觉敌人出现节奏的变化,或通过后撤,有了充足的准备时间,就会避开正面,或背打,或侧袭,让楼成总是无法得手。

    与维迦、山下猛虎等人相比,这位三千年一出的美少女心灵修为更强,打法也更加柔和,能屈能伸,能攻能躲,气势不见丝毫降低。

    这使得楼成更加深刻地弄清楚了前天彭乐云和任莉一战时的细节,他们很少用简化外罡或别的秘法,绝大部分时候是靠一般招式、本身劲力和丹境爆发来对抗,不是不想用,而是没机会用,强行施展反倒容易露出破绽,给对手可趁之机。

    有了这份认知,他彻底慑服了心底的急躁,打得愈发稳健,“雪茫”,“冰焚”,“寒噬”,“极光”等招式在合适的时机一一施展了出来,间或配套着“还劲抱力”使用,越打越是精纯,到了后来,甚至有几分信手拈来皆成“文章”的感觉。

    大不了咱就比体力!

    唐泽薰敏锐察觉到了这一点,准备打断对手的实战“蜕变”。

    两招之后,楼成心灵忽生涟漪,又有了强烈的危险预感。

    而涟漪泛起的同时,他隐约听到了细不可闻的“喀嚓”声响。

    不好!

    他气血陡然回抱,带着身体往下一缩,整个人似乎团了起来。

    就在他蹲下的时候,唐泽薰的左臂从腰间反抽了出来,真正地拖出了残影,分开了空气!

    一道光芒闪过,白色的气浪跟随成形,轰隆的巨响不分先后地爆发,往四周掀起了狂猛的音纹和劲风。

    又是“飞龙取”!

    头皮发麻耳水震荡之中,楼成体内丹劲一炸,宛若火山的爆发,撑起了他整个身躯,鼓胀起了那一块块充满力量的肌肉。

    肌肉绞动,筋脉尽显,他由下往上弹起,右拳握紧,半冲半捣。

    此时此刻,观众们就仿佛看到了一条困龙的升天,目睹了一枚火箭的发射!

    唐泽薰右掌成刀,及时往下一劈,带着浮动的毫光,正正斩在了青黑交错的拳面。

    砰!

    左臂颤抖,仓促招架的她承受不住楼成全力而为的一击,身体向后一晃,干脆顺势退开,步伐灵动,姿态敏捷,几有缩地之感。

    楼成哪会放过这个机会,在没有观众的前排看台被落空的“飞龙取”余势斩出了一道裂缝的同时,抬起双手,结出印诀,勾勒古字道:

    “行!”

    他的身影电射而出,于原地留下了两枚鲜明的脚印,一下拉近了和唐泽薰的距离。

    眼见着对手的脸庞瞬间清晰,汗水的味道钻入鼻端,呼吸的声音蹿进耳朵,唐泽薰没有慌乱,右臂再起,绷直前斩!

    呜!刺耳的摩擦声里,楼成说停就停,双脚踩出了层层蜘蛛网,身体顿在了刚好一臂开外。

    这样的距离下,唐泽薰这一“刀”必将落到空处,然后就要承受楼成疯狂的进攻了。

    可是,她眼眸忽然大亮,划破了气流的右掌绽放出明亮的白光。

    砰!

    一斩之下,她和楼成间的气流被完全劈爆,于瞬息中往两侧疯涌,出现了一个气压很低的区域!

    心斋流,“真空取”!

    楼成只觉身前的地带霍然传来可怕的吸力,让停顿的自己不由自主往前一栽,跄踉了一步,耳畔尽是回卷的风声。

    唐泽薰后续的招式接踵而至,左腿一绷,横斩了出来,拖着一道剃刀般的白光,向前倾的敌人抽了过去!

    楼成及时调整肌肉,将刚才蓄积的“惯性”导入了腿部,同样的抽击,不同的晶莹。

    喀嚓!

    冰层破碎,匆忙格挡的他与敌人拼了个平分秋色。

    可平分秋色就意味着他没能抓住对手刚才的破绽,战斗重又转入了先前的局面,唐泽薰以手脚为刀,尽展剑术,逼得楼成只能采取守势,没有使用“九字诀”和简化外罡的空隙。

    并且,她隐约察觉到了对手能预判自身的“飞龙取”,不敢再盲目发招,而是耐心等待着机会,等待一个对方没法躲避只能硬架的机会。

    楼成同样在等待,他感觉那细不可闻的“喀嚓”声是压缩劲力和骨骼、筋膜、肌肉等的动静,多半是“飞龙取”的前兆。

    有了这个,再加上对危险的预感,自己似乎可以尝试一下以简化外罡硬挡“飞龙取”,通过激烈的碰撞,创造出刚才那样的契机!

    砰砰砰的碰撞声不断响起,双方都似乎沉下了性子,打得异常耐心。

    他们都在等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