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提前的活动

    丛丛火光熄灭之时,楼成刚好回到看台,彭乐云微笑伸出了右拳,与他碰了一下道:

    “厉害!”

    没有宽慰,只有夸赞。

    “强!”安朝阳也是类似的动作,类似的语言。

    任莉则在碰完拳后,竖了竖拇指。

    “谢谢。”楼成含笑摇头,心里的沉郁消散了不少。

    这时,领队钟宁涛关切地问道:“怎么样?伤势怎么样?要不要去急救室处理一下?”

    他刚才可是看见楼成有吐出鲜血的,并且左拳拳面尚未清洗的伤口虽已止血,却蜿蜒狰狞。

    “没事,这皮外伤,过两天自己就好了。”楼成先挥了挥左拳道,继而补充说明,“内伤也不重,我没硬抗,有顺势后退,等下喝点药,蜕变完成前又能活蹦乱跳了。”

    当然,后天的三四名对决里,自己就没法发挥全力,还好对手是骨猜。

    “这就好这就好。”钟宁涛松了口气,指着更衣室道,“先去冲一冲吧。”

    “嗯。”楼成边点头边拿回手机,看见严喆珂“目瞪狗呆”道: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唐泽薰用‘四燕返’……”

    楼成想了想,“挠头”回复:“也是啊,之前那么多视频里,真没见她用过,只听说‘心斋流’有这么一连招。”

    严喆珂“眼眸转动”道:“练出‘气’之前,她应该是根本连不了四下,练出‘气’以后,则一直没遇到需要使用‘四燕返’的时候,能逼得唐泽薰用出‘四燕返’,橙子哥哥棒棒哒!”

    “噗,你拐弯抹角就是为了夸我安慰我啊?”楼成失笑出声,心情更加缓和了。

    他边走边发着消息,眼角余光看路,行得稳稳当当,彭乐云等人则跟在后面,打算去更衣室等待,外面正是退场,显得杂乱。

    “要不然呢?”严喆珂“翻了个白眼”,“说唐泽薰很强,你输了很正常,或者抱紧越来越重的你说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好好振奋,早点拿到第三名早点回家,九月份来见小仙女!”

    “说得我赢骨猜很轻松一样。”楼成“窃笑”回复。

    “难道不是?”严喆珂“茫然望天”。

    楼成“掩面流泪”道:“伤就不说了,骨猜也有,主要是我想多体验下心印拳,六道轮回拳。”

    “明白了,你是想学彭乐云浪一浪?才几天,你就被他带坏了?你对得起我吗!”严喆珂开起了玩笑,“呵斥”出声。

    “过了这次,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上座部的高手了。”楼成顺嘴解释了一句。

    正常而言,自己一向都是全力以赴的。

    “嗯嗯,多体验是好事。”严喆珂用“小怪兽舔着冰淇淋”的卖萌表情道,“但你要记住,第三名和第四名可是差了十万块钱呢~”

    “我擦,不想体验了,就想快点把骨猜打翻!”楼成“鼻孔喷火”,幽默回复。

    之后,严喆珂又关心了他的伤势几句,确认没有问题才安安心心地认真上课。

    临近洗浴间时,楼成顺手又刷了直播贴,见大家遗憾不多,惊叹不少,赶紧解释了一波:

    “……太入神了,忘记拍照了!”

    嗯,打得太入神了!

    这种理由只能用一次……

    “哈哈,我也看得忘记其他事情了,不怪你,小老虎。”“卖呀卖馄饨”“摇着手绢挥舞”道。

    “是啊,太TM精彩了,唐泽薰的东瀛剑术真心吊,楼成预判更加吊!”“盖世龙王”激动得连爆脏话。

    “骑猪大侠”“五体投地”道:“我怀疑楼成发现‘飞龙取’的征兆了,太变态了!”

    看着他们讨论,楼成吐出了最后一口郁气,打算洗个澡后又是新的开始。

    咦,闫小玲和“幻梵”她们呢?就在这时,他才察觉直播贴的交流里没有自己的两个忠实小粉丝。

    疑惑泛起,楼成输入了自己的名字,进入了粉丝论坛。

    眸光扫过间,他忽地凝固在了那里,因为论坛首页有着一张张相似的帖子,但来自不同的人,闫小玲、“幻梵”、“聂柒柒”、“牛魔王”、“好名字都被狗啃了”等ID排出整齐的队列道:

    “你很棒!”

    “你很棒!”

    “你很棒!”

    拇指滑动,不仅首页如此,他们刷了一屏又一屏,从比赛结束开始,一直发到了现在,虽然知道没用,但还是尽着自身微小的心意。

    楼成视线又有模糊,心里异常感动,因那份纯粹的喜爱和无悔的支持而感动。

    他们不再是一时冲动或单纯为了好玩才来关注自身。

    五湖四海,天涯两端,大家如此陌生,却又如此熟悉!

    楼成深吸了口气,放下手机,打开了淋浴头,洗掉身上的汗水和血污,心情逐渐沉淀。

    看着拳面狰狞的伤口,他不由暗自庆幸,还好国内没有转播,要不看到自己又吐血又被斩出了深可见骨的伤,老妈还不得唠叨死自己!

    嗯,等下和她视频一下,先主动交代,把事情说得云淡风轻,免得谁谁谁看了直播,和她提及!

    先打个预防针不会错!

    洗完澡,楼成吃了严喆珂强烈让自身带上的治疗内伤的丹药,并给伤处按上了大大的创口贴。

    换好衣物,走出洗浴间,他见彭乐云没有发呆,正用手机玩着游戏,一下记起“飞龙取”的事情,忙开口提醒道:

    “唐泽薰‘飞龙取’发招前会有轻微的‘喀嚓’声音,像是在压缩筋膜、骨骼、肌肉和劲力。”

    自己能够发现,也是侥幸,如果没有“冰镜”,谁能在激烈的打斗里注意到近乎细不可闻的声音?

    同样的,如果没有对危险的预感,明白唐泽薰即将出招,自己就算有“冰镜”,也会下意识忽略杂音,根本“听”不到“喀嚓”之声。

    “飞龙取”的征兆能这么多年未被察觉,可不是白来的!

    所以,即使彭乐云从自己这里预先知晓,能不能把握住,也还得两说。

    彭乐云忘记了游戏,抬起脑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

    旁边的安朝阳则微笑道:“感觉唐泽薰赢得好不值啊,为了几十万,被你发现‘心斋流’最重要的几个奥秘之一了。”

    “被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害怕了……”楼成半开玩笑地回答,“要是他们知道我发现了‘飞龙取’的征兆,会不会追杀我啊?”

    说到这里,他自问自答:“不怕,赶追杀我,我就在网上公布出来,看谁狠!”

    彭乐云听得笑了一声,开始怔怔出神,好半天才回归了“人世”,脸色一变道:

    “惨……坑死队友了……”

    哈哈,你就只适合玩单机!楼成腹诽之中,任莉一马当先,拉开了更衣室的大门,要为大家带路,急得钟宁涛连忙喝止。

    吱呀,大门打开,任莉看见了一位混血美女,她领导着一个摄像团队。

    “呵呵,我们又见面了。”凯瑟琳和蔼可亲地笑道。

    任莉偏了偏头,死活没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对方,只能装作大家很熟的样子道:

    “又来采访啊?”

    说完这句,她才记起了对方是谁,恍然大悟补充:“你是那个会中文但不说的记者,让楼成出了个糗。”

    提及此事,众人一阵哄笑,楼成挠了下后脑勺,老脸再红。

    那件事情之后,自己又翻过圣象国的网站,试图寻找报道,可惜,看不懂圣象文,只能作罢。

    凯瑟琳莞尔一笑道:“那次我只写了篇简单的新闻稿,今天来做个专访。”

    外卡队两人四强,一人决赛,必须得做采访了啊,要不然怎么烘托决战的气氛?

    那就好,那就好……楼成松了口气,笑看彭乐云成为这次专访的主角。

    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的专访中规中矩,临到末尾,凯瑟琳含笑说道:“楼成,你在东瀛有个外号了。”

    “什么?”楼成脱口问道,旋即后悔,应该先问下那绰号好不好的,不好就不听。

    凯瑟琳嫣然笑道:

    “来自M78星云的魔兽。”

    说完,她看见楼成的脸瞬间黑了几分。

    接受完采访,外卡队一行返回了酒店,各进各屋,各做各事。

    楼成和老妈齐芳视频完,回味起刚才和唐泽薰战斗的一点一滴,分析着情况,总结着得失,严喆珂很喜欢这种事情,以旁观者的角度与他进行着交流。

    翌日清晨,伤势未愈的楼成继续着蜕变打磨,而在上午的对练里,他有所收敛,只算是做了个热身。

    集合去吃午饭的时候,钟宁涛拍了拍掌道:

    “我们下午有个活动,组委会邀请我们去金佛寺参观,并和部分僧人、年纪不大的拳师交流,这是四国赛的官方活动,前十六强都尽量得去。”

    “之前怎么没说?”安朝阳疑惑开口。

    钟宁涛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这类官方活动确实每届都有,只不过以往都是在决赛结束以后,谁知道这次提前了。”

    “嗯,反正下午没事。”彭乐云从“天外”回归,饶有兴致地答应了下来。

    楼成和安朝阳、任莉无可无不可,也就跟随起大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