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擅长准备的楼成(第三更)

    九月七日,星期天上午,松城市武道家协会的室内练习场。

    “可以开始了吗?”楼成紧了紧袖口,微笑看向面前的三位审核人员。

    自己当初拿到职业证书是在松城,所以更换也可以来这里,不过省武道家协会和帝都那边都专门派遣了人员到现场,进行联合考查,全程序正义之名。

    “可以,开始吧。”为首的鹤发老者和颜悦色地点头。

    不到二十一岁的非人,谁知道他将来能走到哪个地步,自身虽是资深高品,江湖地位不低,可也犯不着为莫名其妙的小事得罪对方。

    武林俗语有云,宁欺白头翁,不欺少年穷!

    楼成拱手行了一礼,迈步走到场地侧方,正对住一个悬挂下来的沙袋。

    他腰部微沉,让气血回流,还抱于了下腹丹田,整个人既有空荡浩瀚之感,又似乎凝缩成了一团,圆润而恐怖。

    丹气喷薄,楼成肌肉鼓胀,块块分明,紧跟着,他肩膀洒然一抖,手臂弹甩了出去,似要凑向前方。

    这个过程里,他的拳头穿透了气流,燃烧起一层赤红近白的火焰,仿佛戴上了只煊赫暴烈的手套。

    轰隆!

    拳中目标,未发出砰的闷响,反而掀起了炸弹爆开般的动静,整个沙袋霍然崩解,每一粒沙子都似乎滚上了圈赤色,随着冲击波浪的翻腾,向前方激射而出,嗖嗖嗖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等到这一切结束,楼成身前形成了砂砾铺就的圆锥扇面,溅射范围让审核人员的眼皮不由自主跳了一下。

    “炎帝劲”果然名不虚传!

    能在“还劲抱力”的同时打出真正、成形、完整的“炎帝劲”,足以证明对方已彻底蜕变,再非常人!

    “果然英雄出少年啊!”鹤发老者鼓掌笑道,“我们这边没问题了,等下就将签名的书证传回帝都总部,你等十分钟的样子,直接去办公室拿证书。”

    另外两位审核人员虽有些恼怒于鹤发老者独断独行,未和自身商量便宣布考查结束,但碍于对方是前辈,且事情经过简单明了,没法做文章,只好捏着鼻子跟随笑道:“恭喜小友,我们松城已经好几年没出非人!”

    “麻烦三位前辈了。”楼成客气回礼。

    尬聊了几分钟,他与审核人员道别,来到办公室等待,没过多久,便从工作人员那里领到了职业五品的证书,有编号,有名字,有红章!

    整个拿证的过程,前后没超过二十分钟,对于名声在外,实力得到公认的楼成来说,确实也就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呼,他吐了口气,将证书摊开于手上,喀嚓拍了一张,心里颇有点百感交集。

    去年九月份来拿职九证书的时候,自己压根儿没想过来年就可以进入高品,还规划着参加一到两次的定品赛。

    计划不如变化快啊!

    现在,可以正式称呼我高品丹境了!

    楼成收起证书,将图片先传给了严喆珂,与女孩打情骂俏了几句,然后上传至微博,什么文字都没配,直接点击了发布。

    证书本身已是包含千言万语!

    刷了下大家的恭贺和赞叹后,楼成这才沿着走廊,往市武道家协会外面行去。

    他刚走了两步,忽地看见一道又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进入了这栋建筑。

    发现他,来者也是略感诧异,继而恍然大悟,微笑开口道:

    “你是来拿五品的证书?”

    “对。”楼成瞄了眼对方,心里犯了嘀咕,这家伙到底是谁啊?挺面善的!

    来者留着常见的寸头,五官普通,棱角分明,气质沉稳,几有渊渟岳峙之态,他没察觉楼成的疑惑,笑容不见阴霾地感叹道:“去年输给你的时候,我还挺不甘心的,谁知道这才一年半的工夫,已经被你远远甩在了后面。”

    听对方这么一说,楼成顿时恍然,记起了他是谁。

    他是明威武馆的彭承光,与自己在选拔赛打过一场!

    他那时二十四岁,已拿到职九证书三年,气血旺盛到了那个层次的极点,拳脚间有了少许“收”的味道,是丹境之外让自己最感棘手的敌人。

    这位同学年少成名,是松城炙手可热的炼体境武者,得到了不少大武馆和世家的青睐,可他为了保持老馆主遗留的“明威武馆”的独立性,宁愿修行很一般的功法,也不愿意被吞并或脱离,倔强地肩负起了所有,正因为如此,他才止步丹境门槛许久,始终无法突破。

    上下打量了一眼,楼成露出了由衷的笑容,对彭承光拱手道:

    “我是不是也该说声恭喜了?”

    对方那旺盛弥漫的气血已尽数收敛,不显山不露水!

    而作为过来人的楼成非常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彭承光坦然受了一礼,感慨回答:

    “最近才突破,也是拿来证书的,哎,比不得你,比不得你。”

    说完,他也拱了下手,恭喜楼成进入非人境界。

    双方不算太熟,寒暄两句便各自告辞,临出大门时,楼成回首看了眼消失在走廊拐角处的彭承光,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查了查对方的资料,发现他还在明威武馆,靠着为武道家协会“打工”,兑换到了一门只能算还可以的功法。

    历经多年苦熬,面对诱惑、挫折、失望和痛苦,为了心中的坚持,始终不移不摇,这份意志,我都有些自愧不如了。

    跨过丹境的门槛后,彭承光在非人前将再无阻碍!

    至于之后,自己眼光不够,还看不了那么远。

    …………

    出了协会所在的小楼,绕到附近的武道场馆,楼成拿出手机,点开APP,打算约车。

    就在这时,他忽地感到口渴,于是先拐去了旁边的一家超市,边挑功能性饮料,边遐想着下周便将启程的米国之旅。

    一个多月来的思念点点滴滴涌现,可望不可即的怅然被腾得点燃,楼成满怀着期待,想象着和严喆珂再次见面时的场景,下意识推敲起该以怎样的表情怎样的话语与女孩交流,是放纵自身的情绪,给她一个最热烈最激动的拥抱,还是将感情娓娓展现,让她循序渐进地习惯……

    想着想着,楼成已在脑海内拍了好多集“电视剧”,尽是两人幸福相处的故事。

    当然,作为成年男子,已婚人士,他难免会回想和展望一下某些少儿不宜的事情,愈发得口干舌燥。

    他及时制止了这种趋向,拿着冰过的功能性饮料,往付款区行去。

    突然,楼成顿住了脚步,因刚才的瞎想,记起了一件必须注意的事情。

    我已经非人了,按照珂珂外公的说法,有不小的几率让珂珂怀孕了……

    不能再像以往那样肆无忌惮了,得做好安全措施……

    妈蛋,我还没买过那玩意呢,是不是该去论坛发张帖子询问,标题就是“第一次去买安全套,怎么装成经常买的样子?”

    这事想想都怪不好意思的……

    外事不决问搜索,楼成放下饮料,拿出手机,翻看了一页又一页,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按照别人的说法,超市的结账区一般就有安全套,买单的时候指一指,收银员就会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全程无需过多交流,能有效治疗尴尬。

    咳,楼成戴上了黑框眼镜,厚着脸皮,拿住冰饮,排到了结账队伍后面,两三分钟后,终于轮到了他。

    他目光锐利地一扫,试图快速确定目标。

    妈蛋?怎么只有口香糖、棒棒糖和电池这些?说好的那玩意呢?楼成一下愣在了那里。

    “你要这个?”收银员拿起根棒棒糖问道。

    “呃……”楼成不好解释,傻傻点头,掏出零钱,拿走了冰饮和棒棒糖。

    等出了超市,他才有所回神,喝了口冰饮:

    我TM刚才到底在干嘛啊!

    吃完棒棒糖,他坚韧不拔地找了另外一家超市,没急着动手,先进行了周密的侦查,锁定了目标物的位置,嗯,它们有单独的货架!

    趁着周围无人,楼成快速瞄了眼,发现有好几种牌子,每种牌子还有不同的型号。

    没时间去搜哪款更好,他各种型号都拿了一盒,然后运转起“冰镜”,收敛了种种情绪,淡然无波地排队结账,无视了偶尔的打量目光。

    过了一阵,他来到收银员面前,对方看了眼琳琅满目各种花色的盒子,诧异脱口:

    “都要?”

    “嗯。”楼成言简意赅,“冰镜”险些破功。

    收银员用古怪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说什么,迅速过了流程。

    付完款,提上袋子,楼成不急不徐地出了超市,走向路边,心中一阵轻松,感觉闯过了什么艰难的关卡。

    …………

    回到寝室,见赵强他们都不在,楼成忍不住翻看了下“战利品”。

    看着看着,他又泛起了一个疑惑:

    这玩意该怎么用?要是关键时刻出糗,珂珂还不得笑我一辈子?

    而且这里还有不同的型号……

    认真思索了一阵,他拆开了包装,开始看说明书,然后拿上几个,去了卫生间……

    过了会,解决掉所有疑难,觉得自身已胸有成竹的楼成轻松愉快地出来,恰好碰见蔡宗明打开了小寝室的门。

    “咦,橙子,你丫满面春色嘛?是想到下周就要去米国了?”小明同学调侃了一句。

    楼成愕然反问:“这也能看得出来?”

    “当然,也不想想我是谁?”蔡宗明得意回答。

    下周就要去米国了,你丫这几天不天天春心荡漾才怪了!

    我看不出来,但我能推理出来啊!

    楼成被唬得一愣一愣,对“情圣”在这方面的强横再次刮目相看。

    之后,一周的时光终于在他的度日如年里过去,九月十四日的字样跃入了他的眼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