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照见自我

    离开“梅赛斯格斗场”后,因为已敲定了明天就开始“上课”,楼成干脆偃旗息鼓,不再寻找类似的地方,饭要一口口吃,格斗流派要一家家体验,之后自己每个月都会过来一趟,急着在这次狼吞虎咽地全部搞定,不是会让以后显得无聊吗?

    他看了眼时间,双手插兜,往康城大学返回,路过华人较多的一条街道时,偶然看见了一座规模不小的超市。

    心中一动,楼成拿出手机,拍照发给了严喆珂,并“坏笑”道:

    “要不我顺便买个菜?昨晚好像把你家存货都吃光了……”

    打完字,他粗略读了一遍,嘴角噙笑地将“你家”改成了“咱们家”,然后点了“发送”。

    过了几分钟,严喆珂“眼眸忽闪”笑道:“怎么有种你在当‘家庭主夫’的感觉?非人强者做‘家庭主夫’,这个人设棒棒哒~手动点赞!”

    紧跟着,她又“转动眼眸”道:

    “不过,我记得我们还没一起去买过菜呢……等着我,我下午没课!”

    “好!”楼成“憨笑”回应。

    他切换到地图界面,重新确认了路线,接着收起手机,迈开步伐,悠哉前行。

    走了几分钟,穿过街区的风忽地变强,天色陡然阴暗昏沉,实时气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哗啦啦,随着风湿润到极点,雨水开始掉落,滴滴答答,逐渐交织。

    “康城的气候还真是变化多端啊……”没带雨具的楼成左右打量,寻找暂避之处。

    就在这时,他有激必应,察觉到了雨滴的“砸”落,肌肉一弹,肩膀微动,立刻将那部分水珠甩了出去,未染衣物。

    咦,挺有意思嘛……楼成眼睛一亮,仿佛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忙收敛了心神,做出观想,凝“冰镜”于心海,将身体各处的极小尺度变化皆呈现了出来。

    与以往相比,非人后的他掌控强到堪称变态,只觉大脑仿佛超级计算机,瞬间提取了周身每一处细微搜集到的信息,并急速做出反馈,对它们各自下令。

    筋膜微鼓,青筋拉扯,楼成不断弹动肌肉,恰到好处将落于身上的雨滴抖甩了出去,从肩膀到手臂,从胸口到下腹,从大腿到脚踝……

    最开始的时候,他有些手忙脚乱,顾了哥情,失了嫂意,顾得了上,顾不了下,顾得了左,顾不了右,雨水飘落间,体表很快出现了几处淋湿的痕迹,尤其头部,非外罡不敢深入修炼,光靠拉扯皮肤和细小肌肉,有的时候肯定会慢上半拍。

    一步两步,楼成在雨水中“悠然”前行,慢慢把握住了节奏,不再忙乱,有条不紊。

    他就像沉浸入了一段交响乐,让身体各处扮演着不同乐器,前后有序地奏出美妙的旋律,以此陶醉着心灵。

    隔壁街区的房车上,史密斯看着监控画面,耸了耸肩膀,分外不解地对旁边喝着咖啡的手下道:

    “他是一位诗人吗?淋雨也这么高兴?”

    “无法理解……奇怪的东方人。”黑发棕瞳的国土安全局成员摇头回答。

    康城的雨,来得急,去得也急,楼成“漫步”至之前那间露天咖啡馆时,阴云已然散去,阳光照入了风中。

    呼……他吐了口气,抹了下额头密密麻麻的冷汗,只觉又累又爽。

    刚才那种体验真的很棒,自己仿佛变成了“神灵”,掌控肉身的“神灵”,让内部一切纤毫毕露,皆有把握!

    这就是“冰镜”有所突破的感受?

    “虚空遇神,照见自我”?

    “冰镜”这门绝学号称外罡以下最难,属于“冰部”诸多武功的控制核心,不仅练成难,提升也难,楼成蜕变完成进入非人后,原本以为它会对应有所变强,谁知压根儿没有进益,结果到了今天,却因一场骤雨莫名其妙就突破了。

    “到了米国,见了珂珂,身心得到满足,潜伏躁气尽褪,精神变得安定,本身又具备了基础,所以机缘巧合下才有所收获?”楼成又惊又喜又好笑地想着。

    妈蛋,怎么弄得我在练双修法一样……他不禁吐槽了一句,再次审视起自身。

    刚才的雨比较急,他的冰镜掌控能力也只是刚有突破,难免会有顾头难顾尾的情况发生,身上多了不少湿痕,尤其头发,都有倒伏紧贴之相。

    但是,在那样的骤雨里走了十几分钟,浑身上下却干燥居多,依旧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抖了抖衣物,楼成右手上抬,抹了下头发,抹下来一片片白霜和冰晶。

    他换了只手,再次一抹,弥漫出些许雾气,头发已是全干。

    “不错!”楼成露出饱餐了一顿的满足感,抬步走向了咖啡馆的吧台,心血来潮地要了杯卡布奇诺,找了张桌子坐下,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手机,查找“格鲁卡”流派的纯英文信息,悠闲地等待严喆珂结束上午的课程。

    有关的中文资料,他已从冰神宗那里拿了一份,但失之于粗疏。

    另外一边,房车之上。

    “头儿,你看!”监控的工作人员诧异抬头,喊了史密斯一声。

    “什么?”史密斯放下餐具,望了过去。

    他的属下指着屏幕画面道:“头儿,他刚才淋着雨走了十三分半钟,但衣服和裤子只湿了很小一部分!”

    史密斯靠近过去,认真审视起回放,等看见楼成交错冰霜和火焰之力弄干头发后,顿时有所恍然,自顾自解释道:

    “这应该是他超能力的某种程度应用,嗯,很精细,很奇妙,写到报告上去,添加到资料里。”

    “是,头儿。”工作人员释去了疑惑。

    …………

    中午时分,楼成和严喆珂、杜姨会合,在外面找了家挺有名气的老墨餐厅,填饱了彼此的肚子。

    之后,小两口让杜姨自己打发时间,手牵着手去了超市,直奔食品区,看到了琳琅满目的蔬菜瓜果和各种肉类。

    “想吃什么?我请你~”严喆珂酒窝一现,笑容清甜慧黠。

    “……”楼成愣了一下,懊恼道,“忘了看菜谱,都不知道今晚让杜姨做什么好,那就随便买吧。”

    咳,昨晚完全没往这方面分心思……

    忘了看菜谱……被他的话语勾动了记忆,严喆珂牙痒痒般地横了他一眼,双颊在灯光下愈发白里透红,哼唧道:“你还记得什么!”

    “哈哈,回头我研究下,有了把握,就给杜姨放天假,我们自己做!”楼成讪讪笑道,避重就轻。

    小插曲一晃而过,严喆珂拉着楼成,楼成推着购物车,走到了摆放肉类的货架前。

    女孩饶有兴致地看了看,颇感有趣地拿起食物往车内放,嘴里念念叨叨道:

    “这块牛排还不错的样子,这个牛仔骨也可以……”

    楼成听得一愣一愣,颇感佩服地问道:

    “珂珂,你之前和太后杜姨她们来这里买过?”

    要不然哪能挑得这么快这么有自信?

    严喆珂抬头看他,一脸理所当然地回答:

    “没有呀,今天第一次。”

    “……那你靠什么标准挑的?”楼成愕然脱口。

    严喆珂用你是不是傻啊的眼神瞥了他一下,自信十足道:

    “看价钱啊,一般来说,贵的都是好的!”

    “好有道理……”楼成无言以对。

    得到肯定,严喆珂扬了下头,边将看中的肉类往车里放,边补充说道:“而且你看它们,感觉就比旁边的好,纹理多漂亮~”

    看不出来……楼成不敢反驳,跟着自信的珂小珂绕了食品区一圈,看着她兴奋地捡捡拿拿。

    最后,他们回到了蔬菜区,打算补充点维生素和植物纤维。

    “橙子,这是什么菜?”严喆珂好奇地指着一片绿色问道。

    楼成凝目一看,理直气壮地回答:

    “不认识……”

    “我也不认识,连单词也不认识……”严喆珂附和着点头。

    说完,两人对视一眼,莫名失笑。

    查了单词,知道了学名,依旧不清楚那玩意平时叫什么,严喆珂拍板道:

    “买点回去尝一尝!”

    楼成在身边的情况下,她很有尝新精神。

    就这样,他们买了满满两车,各自推着一个前往结账区,互相打量之间,忽然有了真地组建好家庭,一起过日子的微妙感受。

    嘴角皆是翘起,小两口排队结账,所买的分量虽然多,但并不算显眼,因为这里不少一口气买一星期食物的存在。

    善用冰柜是米国生活的一大特点。

    买完单,付了款,楼成轻轻松松提起几大袋子东西,跟随严喆珂往外行去。

    与两位白人学生擦身而过后,他们出了门,等待着杜姨开车拐来。

    而那两位白人学生之一,回头看向了楼成的背影,一脸的疑惑。

    “发生什么了?”身高体壮脸有雀斑的棕发学生迷茫问着同伴。

    “没什么。”胳膊粗大有魔鬼纹身的金发青年摇了摇头。

    他刚才只是觉得那提着大包小包食品的亚洲青年有点眼熟。

    有雀斑的棕发学生没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说道:“乔治,我们成不了格斗学徒了,要不试试华国武功?之前那个四国赛,你也看了,彭和楼都很厉害!”

    “我再考虑一下。”金发青年苦恼皱眉。

    …………

    回到家中,严喆珂开始忙作业,楼成进行日常锻炼,杜妍准备晚餐。

    等到享用完美食,天色已然变暗,严喆珂回到房中,扭开灯光,洒下一室的晕黄。

    “还有一点就完成了,这个教授布置作业最多!”女孩伸了下懒腰,对楼成抱怨了一句,接着埋首用功。

    这时,她发现楼成提了把椅子过来,坐到了自己旁边,打开了台灯,让光芒更加明亮。

    然后他无声坐下,手里拿着本书,认认真真地研读,安安静静地陪伴。

    “橙子,你在看什么啊?”过了几分钟,严喆珂难掩好奇地侧头问道。

    楼成扬了扬书籍,微微笑道:

    “菜谱啊。”

    噗……严喆珂鼻息有声,嘴唇抿住,扭头看向了旁边,脸颊的酒窝深深勾勒,只觉房间内的灯光好温暖。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