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团队的作用(第二更)

    一栋前方有喷泉有雕像的别墅门口,马耶夫斯基脸庞残留着亢奋地对身边灵修导师道:“豪斯,这次的感觉很棒,我快接触到纯粹的灵的世界了。”

    他不到四十,身材高大,眼窝深陷,鼻梁挺直,眸子呈现浅绿的色泽,轮廓线条较为柔和,是位不错的美男子,而且天生一种孩子般的气质,完全不像杀人放火,走私贩毒,逼良为娼,无恶不作的黑帮大佬。

    灵修导师是位二十多岁的混血青年,头发染成了白色,眼眸浅褐,幽暗深邃,似乎连通着另一个神秘奇诡的世界,他哪怕与年长自身很多的马耶夫斯基站在一起,也不显青涩,反倒愈发高深莫测。

    “很好,尽量保持这种感觉,今晚重复冥想,我相信我们能成为同类人的。”豪斯微笑回答,身上透着解*放、释然、轻松、宁静等感觉。

    另一位灵修四十来岁,眼神暗藏癫狂,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狂欢,以及因狂欢摆脱了束缚,抒发了心灵的生命刷新感。

    他和豪斯分别站在马耶夫斯基左右两侧,于几位专业保镖和黑帮枪手的簇拥下,登上了一辆防弹轿车。

    …………

    别墅一楼的某个房间内,脸颊潮红难消的珍妮弗摇晃着酒杯,眼神明亮地看向精神全然放松的黄熙雯道:

    “感觉怎么样?”

    “感觉轻飘飘的,身体都好像没有了重量,我的压抑和痛苦也随着大喊大叫发泄了出去,很快乐很开心。”黄熙雯眸子隐含少许迷离地回答,身体虽疲惫,精神却满足。

    不过她毕竟是初次参加类似的派对,很快泛起了担忧道:

    “珍妮弗学姐,这会不会上瘾?”

    “你可以放心,这是某个灵修社团的秘药,确实有一点大麻的成分,但你也知道的,也可以搜索到,这比香烟的成瘾性还低,你看我,平时有表现出成瘾的迹象吗?”珍妮弗声音柔媚地解释,循循善诱。

    “对,学姐你看起来很健康,精神也很充沛。”黄熙雯半是肯定半是艳羡地说道。

    学姐轻轻松松就应付了课程和派对,不像自己,充满了压力。

    珍妮弗嫣然一笑,转而说道:“罗拉,你知道二楼刚才还有场派对吗?”

    “知道。”黄熙雯对此早有好奇,但不拿邀请,无法通过楼梯口的彪形大汉。

    “那是****的隐秘派对,能帮助你更好地释放压力,摆脱外界和身体的束缚,真正地看到与众不同的自己,看到自身宝石般璀璨的心灵,这不仅能有助你放松,获得美妙的平静,还可以让你体验到极致的快乐,从而打破‘监牢’,获得沟通纯粹精神世界的机会。”珍妮弗用一种梦呓般的语气描述道。

    见黄熙雯还有所保留,谨慎不言,她又换了种说法:“这是上流社会最盛行的派对,里面有议员,有律师,有教授,有各种公司的CEO,之前你遇到的那位灵修,就是他们的导师,非常厉害,比超能力者厉害很多。”

    光听到“上流社会”四个字,黄熙雯就怦然心动,但她对此还是颇有疑虑,没敢多问,顾左右而言他。

    …………

    别墅门口,在马耶夫斯基和两位灵修上了防弹轿车后,几名专业保镖没立刻抽身,乘坐后面的黑色车辆,而是分立四扇门边,戒备周围。

    随着防弹轿车缓慢开动,他们按住车门,小步快跑,维持刚才的位置,直到对方彻底起速,才收回手臂,飞快掉头,钻入同样前行却敞开着门的第二辆小车,整个过程,专业有范。

    就在这时,别墅外面的阴影里蹿出来一道人影,头戴压得很低的棒球帽,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遮住了半个脸庞,而露在外面的部分,闪烁晶莹,混乱了色泽,肌肉紧贴,瘦削异常。

    说时迟,那时快,楼成仅仅一扑,便缩地成寸般欺到了防弹轿车旁边,气血一抱,旋即炸开,膨胀了右臂,张开了手掌,于火焰缭绕里猛地按在了后备箱上。

    吱吱吱!

    尖锐刺耳的摩擦声瞬间发出,防弹轿车的后轮被死死压在了地面,先是疯狂旋转,接着迅速变慢,飞溅出一颗颗金色的火星。

    而楼成的双脚有所内抵,肌肉块块夸张,将全身之劲绞成了一体,四周裂缝一道道凸显,往外蔓延。

    他直接按停了一辆已然起速的轿车!

    当此突变,后车下意识做出急刹,摇晃了几名保镖,让他们没第一时间从窗口内伸出大口径手枪。

    而前车的豪斯已然反应过来,眼中暗火一闪,身前浮现出一团扭曲不定的阴影。

    这个时候,楼成没做多余的动作,左臂一抖,探了出去,五指张开,鼓胀了细小肌肉和筋脉,呈青黑色夹暗红火地抓在了车辆油箱的门上。

    喀嚓的钢铁破碎声里,那道“小门”被硬生生扯起,楼成借助这个势头,往后一退,避开了穿透车门袭击而来的阴影,和后车保镖砰砰砰的射击。

    他们稳住了身形,从窗口弹出枪械,完成了一轮急射。

    一退,再退,这个过程里,楼成右手忽地前甩,将一团高度凝练的沉重火球射了出去准确点燃阴影,钻入了油箱!

    “不!”目睹这一幕,马耶夫斯基和保镖队长发出了惊天的叫声。

    轰隆!

    巨大的爆炸声旋即响起,将其他一切声音尽数吞没,恐怖的火球从防弹轿车内部腾起,翻滚往外,撕裂了钢板,破碎了玻璃,燃起熊熊的赤红,壮丽到了极点,也可怕到了极点。

    后车的保镖们短暂愣住,忍着对二次爆炸的恐惧,纷纷下车,分成两组,一组将往楼成方向射击,一组试图救人。

    这时,完全覆盖了前车的火焰忽然诡异分开,被凭空刮起的阴风推向了四周,染上了幽绿。

    只剩骨架的车内,“灵修”豪斯眼现暗芒,衣衫破烂,脸色苍白地踢开破烂车门走出,左手缠绕着阴影,右臂拉着马耶夫斯基。

    这位黑道大亨口角溢血,身上多有可怕烧痕,伤势虽不致命,却相当严重,险些就当场昏迷,而另一位灵修和他做司机的得力属下,即使实力较强,也同样狼狈,几乎失去了战力。

    楼成转折如意,已是退到了花坛后方,在保镖下车,豪斯驱火时,左手已探入口袋,抓出了一枚硬币,屈指弹出。

    铮!

    那枚美分扭曲变形,摩擦出一溜金红的火星,电射向马耶夫斯基。

    豪斯低骂一声,将马耶夫斯基丢在了脚下,双掌前伸,结出更多阴影,迎向了那枚“爆破弹”。

    砰!硬币炸开,四分五裂,穿透了层层阴影,终于褪去了力量,而保镖们则向楼成位置进行了火力覆盖,逼得他不得不再做退避,远离了现场。

    就在这时,众人的后方,一颗子弹自消音器里射出,无声无息打入了马耶夫斯基的脑袋,让他陡地睁大了眼睛,凸出了眸子,身体失禁,死不瞑目。

    喷泉内的巨大石雕上,潜伏许久的黑影抛出几根细线,粘住了别墅的墙角,嗖得一声就不见了。

    楼成见状,迅速退走,不再逗留,几个起伏间,便将众人远远甩开。

    风驰电掣了一阵,他忽然顿步,“心灵冰镜”内映照出了一道跟踪自己的阴影,它如同一张脸庞,隐约间呈现豪斯的模样。

    对身体异化的非人来说,小范围内使用“超能力”是很简单的,但长距离的情况下,根本没法控制,而“灵修”却仿佛不受限制。

    楼成不动声色,于脑海内勾勒出古形“兵”字,将它的血煞之感化作尖刺,射向了那道阴影。

    这是他“冰镜”突破后才能完成的操作,同样属于“九字诀”的简化,同样用威力降低换取快速使用。

    噗的一声,“尖刺”击中了阴影,一下将它泯灭。

    “啊!”别墅门口,豪斯忽然发出一声惨叫,捂住脑袋,痛苦倒地,身体一抽一抽,极为骇人。

    保镖们面面相觑了几秒,就要开始救人,可这时轿车火焰又盛,产生了二次爆炸。

    轰隆!

    巨响吓得别墅内的男男女女脸色惨白,有人报了警,有人试图窥视外面。

    “不用怕,有豪斯先生在,没什么问题的。”珍妮弗宽慰着黄熙雯,“还有扎耶尔先生,他是有头有脸的强力人士……”

    扎耶尔是马耶夫斯基的化名。

    “豪斯先生很强吗?”黄熙雯战战兢兢地反问。

    “非常强,他是很有天赋的灵修。”珍妮弗做出确认。

    等了几分钟,见外面爆响与枪声已停,他们小心翼翼从窗户望了出去,只见一辆豪车烧成了骨架,马耶夫斯基和豪斯被搬到了一旁,没有了动静。

    别墅内彻底安静,一片压抑,黄熙雯摇了下头,觉得这将是自己挥之不去的梦魇。

    …………

    两个街区外,楼成与史密斯会合,换掉了外卖服和运动鞋等,将它们弄成了灰烬。

    看着楼成骨头发出阵阵声响,变大变高了不少,脸庞肌肉鼓起,重又变得轮廓分明,史密斯不由惊叹道:

    “噢,真是神奇啊。”

    “一点小技巧。”楼成微笑回答。

    “虚空遇神”后,自己对身体的掌控足以完成缩骨。

    史密斯开动轿车,驶向了远方,沉默一阵后,他犹有余悸地说道:

    “我真是疯了,竟然被你蛊惑,参加了这件事情,我违背了蜘蛛侠的信条,我不配再做蜘蛛侠,楼,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杀人,我当了五年特工,没参与过什么危险的任务,也没做成几件‘超级英雄’该做的事情,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一颗子弹射出去,一条生命就这么没有了,马耶夫斯基和他身边的灵修是该死,但还没有定罪的情况下,我觉得我在犯罪……”

    楼成瞥了眼史密斯,嘴角抽动了下道:

    “史密斯,冷静,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话这么多……”

    “明白,明白,冷静,冷静。”史密斯吸了口气,找回了特工的职业素养。

    楼成沉吟了下道:“你觉得马耶夫斯基不该死?如果能找到有力证据钉死他,别人早办到了,要是没有,就算抓住他,他一样能轻松离开法庭。”

    “我知道。”史密斯侧头看向楼成道,“我只是感觉自己不再是蜘蛛侠,需要找到真正适合自身的观念,楼,你为什么这么镇定?你没有内心的挣扎吗?”

    这不废话吗,最后动手杀人的又不是我……楼成想了下,认真回答道:

    “大概是我法律意识比较淡薄吧。”

    “……”史密斯茫然以对。

    他没再多说,绕了段路,将枪支“放回”了马耶夫斯基的对头的手下身旁,最后将楼成送到了康城北区。

    进了屋,楼成看见等待于客厅未换睡衣的严喆珂,微笑说了一句:

    “搞定,So.easy。”

    “具体情况。”严喆珂松了口气,目光闪亮地问道。

    楼成正待描述,忽然听到了肚子的嗡鸣,讪讪笑道:“我先弄点吃的吧,这么一场,肚子都饿了。”

    “我来做!”严喆珂跃跃欲试地扬了下手臂,“你想吃什么?”

    “想吃面条有吗?”楼成随口笑道。

    “有面粉啊~可以自己做面条。”严喆珂小步快跑,进了厨房,接着呼喊了楼成,指着面粉道,“我和好了,你来揉!”

    “不是你做吗?”楼成失笑出声。

    严喆珂抿了下嘴唇,一脸无辜地回答:

    “你手劲比较大!”

    “好吧。”楼成笑着穿上了围裙。

    等到黄熙雯等人接受完警方的询问,他正好将一盆面条端了出去,看着严喆珂热了之前的剩菜,作为浇头,倒入进去,然后痛痛快快地吃了起来,间或给女孩讲述之前的事情。

    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