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赵强的喜事

    安检口前,与来时只背一个大包的潇洒相比,楼成身边多了一个20寸的拖杆箱,里面装着空闲时和严喆珂逛街的收获,有他从头到脚的新装,也有送给楼志胜齐芳等人的礼物。

    有媳妇真好,这种事情考虑得面面俱到……楼成看向残留着疲色的严喆珂,伸手帮她把头发撩到耳后,微笑说道:

    “我进去了,你快点回家,今晚早点睡,好好补眠。”

    原本严喆珂还挺感动的,可听着听着,一下又羞又气,秀目一睁,右臂抖动,拳头自腰间蹿出,崩打在了楼成的腹部,出招行云流水,实际未曾发力。

    “怪谁!”她咬牙切齿地低语了一句,故作洒脱地挥手转身,缓步走向了等在电梯口的杜妍。

    楼成捂着肚子,站直了身体,含笑看着小仙女的背影,心里嘀咕道:

    “是不是该去论坛发贴问一下,媳妇越来越不害羞,越来越‘暴力’了,怎么办?”

    “呃,他们肯定回答‘秀恩爱,滚’,‘我进错贴了,我自己滚’……”

    念头起伏间,他目送着珂小珂同学渐行渐远,等到快进楼梯,严喆珂终于绷不住情绪,回过了头,望向这边,看见楼成竟立在原地,未曾挪动。

    四目交接,她不由抿嘴低骂了一声:

    “笨蛋……”

    因为这次的分离不会太久,因为下个月还会再来,因为已经有了经验,两人没像之前那样恋恋不舍,对视十几秒后,再次挥手,一入电梯,一进安检,熟稔地切换为了网恋模式。

    眼见楼成一路顺利,航班准点起飞,天气预报也未有噩耗,史密斯忍住了挥拳庆祝的冲动,重又整理了一遍这段时间的监控报告,挥洒出蛛线,嗖得一声进了局长办公室,像是在奔向自由的世界。

    感谢上帝,阿门!

    …………

    一座宽广整洁病人不多的医院内,缺了只胳膊,面容刚硬的褐发中年男子透过窗户,看着重症监护室内昏迷不醒的豪斯,对身旁之人道:

    “他接近脑死亡了……”

    “我知道。”套了身黑袍,眼眸碧绿,看不出年纪多大的男子语气平淡地回答。

    他长相寻常,但极具学者气质,还有种不在现实世界的虚幻神秘感,使人望之折服,愿意聆听他的一言一语。

    “卢卡斯,我有个建议,让我带走他,你应该知道,我们有个‘人造兵器工程’,那能够让豪斯以另一种方式活下去。”独臂男子郑重说道。

    神秘学者范的卢卡斯沉默片刻,微不可见地点头道:

    “我没有意见。”

    独臂男子悄然松了口气,转而问道:“你们还没找到‘外卖侠’的有用线索吗?”

    “没有,‘通灵’不是万能的,在缺乏指向的情况下,连大导师都没有办法。”卢卡斯缓慢回答,“但只要他再出现几次,我们肯定能抓到他,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仅仅多少与否的区别,等到积累至足够多,事情就简单了。”

    “愿上帝保佑你们。”独臂男子习惯性说了一句。

    可话音刚落,他就觉得不妥,上帝哪会保佑这帮邪魔般的灵修,更可能的是降下圣光,净化他们。

    卢卡斯显然也想到了这点,颇有嘲讽意味地笑了笑,最后看了眼重症监护室内的豪斯,转身往外面行去。

    “卢卡斯,还有件事情,你们得尽快完成切割,丢出几个人平息舆论。”独臂中年抬高声音,提醒了一句。

    “我们正在做。”卢卡斯回过头,露出少许笑容,“戈尔,等事情过去,我邀请你到我的私人小岛度假。”

    “乐意至极。”独臂中年戈尔想到岛上的场景,下腹一阵火热。

    …………

    楼成飞抵松城时,正是十一前夕,武道社众人将有三天的假期,他打算十月二日回秀山一趟,帮老爸老妈搬家,并把礼物挨个送人——他们买的新房经过半年晾晒,终于可以入住了。

    刚进寝室,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他就看见赵强、张敬业和邱志高三人自习归来。

    “咦,这么早?”

    “咦,你回来了?”

    双方以惊讶完成了打招呼流程。

    这时,赵强略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

    “橙子,晚上一起吃饭呗,我请客。”

    “你请客?为什么啊?”楼成上下打量了眼室长阿强同志,他戴着副黑框眼镜,头发梳得很整齐,看似老气,却自有几分成熟之感。

    不愧是泽学家……

    “橙子,你这小日子过的,都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蔡宗明从隔壁寝室凑了过来,掉了句书袋。

    他好歹也是凭真本事考进的松大。

    “什么情况?”楼成颇感好奇。

    老邱邱志高不无羡慕地解释:“阿强有女朋友了,必须得请客啊!”

    “女朋友?是松城师范那个?”楼成八卦问道。

    那是赵强的高中同班同学。

    “嗯。”赵强又是高兴又有些腼腆地点头。

    “你不是说有位长者教育你,要趁年轻多读书多学习,不要浪费时间在情情爱爱上?”楼成好笑地调侃道。

    “人呐,这一生还是得考虑历史的进程……”赵强满足地感叹道。

    “说人话!”楼成打断了他的解释。

    赵强无奈挠头:“就是忍不住了呗,就是喜欢上了呗,能有什么办法?”

    “我觉得你行动力还是蛮强的。”楼成由衷地赞了一句。

    “还好还好,主要是她也对我有好感。”赵强眉开眼笑。

    小明同学在旁边不屑地说道:“以他们天天聊,周末你去我学校,我来你学校的状态,不成情侣就成仇人了,同班同学的友情?骗谁呢?我之前不就说过了,阿强迟早被那王溪给,给……”

    他比了个攫在手心的动作。

    这话说得赵强只能讪笑以对了。

    众人一阵哄笑后,楼成随口问道:“晚上去哪吃?”

    “去松城师范那边吧,他们是老校区,旁边的美食一条街小吃一条街比我们这边丰富多了,也好吃多了。”赵强提议道。

    松城师范,原本被简称松师,后因为一种叫松狮的狗流行,大家又自动自觉地做出了改变。

    “松城师范老校区,有点远啊……”蔡宗明犹豫着道。

    “咦,情圣,这不像你的为人啊?”楼成听得一愣,出口打趣。

    “怎么不像了?”蔡宗明瞥了死党一眼。

    “如果是以前的你,肯定会说,去松城师范好啊,那里美女多,作为有妇之夫,虽然不会乱勾搭,但可以饱眼福,愉快心情,哪可能嫌弃远的?”楼成毫不客气地损着“嘴王”。

    蔡宗明怔了片刻,长长叹了口气:

    “今时不同往日了……你看,我每天上午特训,下午和晚上得听课做作业,又不能像你那样有学院和学校罩着,不怕考试,剩余的时间只能满足和我家方圆聊天,玩游戏都得见缝插针,哪还有心情却看美女,我现在的状态,标准的心若死灰,呆若木鸡……”

    “哈哈,你这么讲,我就开心了!”楼成拍了下小明同学的肩膀。

    蔡宗明撇了下嘴巴道:“我之前还想劝你,女朋友不在身边的时候,不要过得像个和尚,阳光一点灿烂一点多好,结果现在才明白,真TM累死人!哪有心情和精力……”

    稍作休整,一行五人出发,途中聊起了彼此是怎么开始的,赵强属于水到渠成,双方差不多同时有好感,张敬业算是被妹子倒追,那段时间经常被吴倩邀请去旅游,糊里糊涂就成了,至于情圣同志,日久见人心,明白自己的感情后,没怎么费劲便和方圆在一起了。

    “这么看来,只有我是实打实追到手的……”楼成脱口感慨了一句。

    话刚说完,他顿时就想起了当初,想起了远在米国的严喆珂。

    刚才分开,便已思念。

    四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松城师范北校门,见到了赵强的老同学现女友王溪,她长相周正,皮肤白净,一米六左右。

    “我室友们,你认识的,楼成,他现在出门都得戴眼镜了,要不然会阻碍交通的。”赵强为女友做着介绍。

    “你好,我们寝室有两个妹子是你的粉丝。”王溪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我只能说谢谢了。”楼成微笑回答。

    “蔡宗明,我给你说过的,‘嘴王’,只剩一张嘴的家伙,张敬业,‘劳模’,老邱,我们小寝室仅剩的单身狗了,你得给他介绍下啊。”赵强志得意满地依次说道。

    随口聊天中,他们进入了北校门附近的美食一条街,找了家名声在外的烧烤店。

    等待时,楼成说起了米国的风土人情,让大家听得津津有味,对“超级英雄”的社会现象颇感兴趣。

    忽然,他手机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

    谁啊?楼成怀疑是诈骗和推销电话,但还是怕遗漏重要事情地选择了接听。

    刚一连通,对面响起一道颇有磁性的嗓音:

    “楼成?”

    “对,你是?”楼成疑惑问道。

    那边没有停顿,理所当然地回答:

    “我是陈其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