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家的感觉

    楼成放下手机后,想到这几天接的电话,一时有点感慨,继而发现这里面似乎缺少了什么,对,吴越会或冰神宗都没联系过自己!

    是被师父挡住了,还是他们已默认这种状况和发展?

    摇头失笑,没再多想,楼成继续着自己的搬家大业,跟着租来的小货车来回跑了几趟,成为了今天的主要劳动力,四个人才能抬动的大理石餐桌,他单手就托了起来,让楼志胜和齐芳连连感慨练武真好,让前来帮忙的楼元伟和“二子”楼元长等人不敢上前帮倒忙,只能拿些小物品,尽职尽责地围观加油,喊几声666。

    接近中午的时候,楼成又一次进入原本的家中,看还有什么东西遗漏。

    客厅空了大半,到处堆满杂物,乱糟糟一片,不见了柜子,不见了电视机,不见了单人沙发,不见了使用多年的茶几……

    这么乍眼一看,楼成忽地生出几分怅然,有种离开了故乡离开了家庭的微妙感触,在他看来,新家那边尽是生涩,走在里面,没有熟悉的味道,而这里是自己生活了十几年,充满了回忆,刻进了骨头里的地方,是自己心里的家。

    哎……他叹息一声,绕着客厅走了一圈,半是检查半是怀念。

    脚步停于主卧门口,探头望去,衣柜不见,书桌不见,只得老妈终于舍弃的部分陈旧衣物扔在地上。

    看着空荡的地方,脑海里勾勒出那张刷了红漆,有所斑驳的大床,楼成神情有些复杂,那是老妈陪嫁过来的床,伴随了她整个婚姻,也见证了自己的出生和成长,见证了自己的牙牙学语和埋头苦读。

    他们两口子结婚那阵,物资还不丰富,老妈又出身农村家庭,自然没什么嫁妆,为此,十项全能的外公找了木头,亲手打造了床打造了家具,使用至今。

    深深凝视一眼,楼成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因为新家那边买了双人床和沙发床,他曾经的睡床依旧安静地待在原地,一如之前那么多年,但它旁边的书桌,对面的书架和衣柜,已是离它而去。

    想到翻滚于上的童年,想到夜里将台灯放入被窝,偷偷摸摸看小说,让眼睛有所近视的少年,想到一口气睡到中午的青春假期,想到阳光照耀,严喆珂躺在那里,自己又虔诚又澎湃的成长岁月,楼成有那么一瞬间生出了难以割舍这里,难以割舍“老朋友”的情怀。

    这就像在告别一位青梅竹马多年相识的小伙伴。

    真想把它也带去新家那边……

    楼成拿出手机,拍了下“记忆”,发给了临睡前的严喆珂,“惆怅叹息”道:

    “似乎一下没有了家……”

    没有了过去。

    “摸摸头,当初我家搬到现在那里,我也难受了好久,唔,两个星期后就习惯了,接受了……”严喆珂“笑出了眼泪”,“有老爸有老妈,就很快有家的感觉了。”

    “嗯。”楼成将之前不要的几本旧书随手拿起,最后又环顾了房间一眼,轻声关上了大门,道别了存在于之前十几年记忆里的家。

    乘坐电梯,入了新宅,他洗了个澡,洗掉汗水和脏痕,换掉了满是污痕的衣物。

    伸手抹了下头,蒸腾起白雾,楼成路过厨房,听见老爸在和外公外婆二子堂哥他们聊天,看到老妈在忙碌着准备菜肴。

    按照秀山的风俗,搬家第一天是需要请亲朋好友吃一顿的。

    “妈,何必这么麻烦呢,外面订两桌不就好了?”楼成倚在厨房门口,不太认可地说道。

    齐芳抬头瞪了他一眼,毫不在意他是什么当世天骄:“‘暖灶’不在家里算什么事?”

    “妈,风俗这种东西,方便就弄,不方便就无所谓,一切以自己为主,要不然就成封建迷信了。”楼成再次劝说。

    “你才迷信!”齐芳的声音应激拔高,继而缓和,“今天就两边亲戚,没多少人。”

    “好吧,妈,我来帮你。”楼成走入厨房,随手取下条围裙穿上。

    “你帮忙?去去去,出去和你外公他们聊天,别在这里捣乱,你奶奶她们等下会来帮忙的。”齐芳不见一点欣喜,嫌弃地挥了挥手,仿佛在赶苍蝇。

    真亲妈也……楼成抢了过去,挤到菜板前道:“妈,我在米国可是做过好几顿饭的人,而且,练武的人刀工不会差。”

    “真的?”齐芳放下菜刀,半惊半疑地看着自家儿子运刀如飞,砍瓜切菜,剁骨削肉。

    不错嘛……她暗赞一声,但关心的重点不再是这个,没掩饰好奇地问道:“你们在米国真自己做饭?你负责?”

    楼成想了下道:“一般我就切菜什么的,珂珂负责做。”

    齐芳露出笑容,满意点头:“你们过得还像模像样嘛,不过,有的菜,你得主动做,别让喆珂弄,油烟重……”

    她絮絮叨叨说了一堆。

    “嗯,等下我得好好观摩!”楼成回答时,手上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

    过了一阵,弄好了大部分菜的准备,他见流理台已是摆放不下,便暂时收手,旁观老妈做菜。

    “认真学习中!”他拍了张照,发给了珂小珂同学。

    “想念你家的伙食……”已洗漱完毕躺于床上的严喆珂突然有点饿。

    看了十几分钟,楼成主动请缨,做自己熟悉的爆炒牛肉,帮把手机递给了齐芳道:

    “妈,等下帮我拍视频,按住这里不送手就行了,对,就这里,时间到了,它自己会停。”

    “真是的,拍什么拍……”齐芳嘟囔着将手机对准了儿子。

    真不理解现在的年轻人,做个菜还拍视频!

    “妈,可以按了。”楼成将牛肉倒入油中,开始翻炒。

    等到下了配菜,他有意卖弄,单手提锅,学着大厨,抛动着食物,不仅如此,还精准控制力量,一会儿抛出个“一”字,一会儿抛出个“川”字,一会儿漫天花雨,萧萧而下……

    将香味四溢的菜肴放入盘中后,楼成从呆愣的老妈手中拿回手机,将视频发给了严喆珂。

    没过多久,女孩“茫然呆坐”道:

    “我从未见过你这么无聊的人……”

    这种花式炒菜是什么鬼!

    齐芳已是醒悟过来,没好气地将儿子推出了厨房:

    “去去去,自个儿玩去!”

    不懂欣赏……楼成摊了下手,好笑摇头,走向客厅。

    此时此刻,他忽然对这里有了几分家的认同。

    等到楼成二叔二婶和奶奶抵达,进入厨房帮忙,中午的“暖灶酒”终于赶在一点前做好,因为人多,分成了两桌,一边是餐厅,给爱喝酒的那些,一边是茶几沙发矮凳椅子,让专心吃饭的聚集于此。

    作为户主,楼志胜端起酒杯先说了两句,然后大家共同恭贺乔迁之喜。

    酒足饭饱,有人麻将,有人“拱猪”,有人斗地主,有人下象棋,有人联网玩游戏,愉快地过了一个下午。

    晚饭之后,楼成爷爷他们在没喝酒的姑父开车接送下,陆续返家,而从宁水来的外公外婆住了客卧,齐云菲陈筱晓占据了次卧,小姨齐燕和小姨夫陈文国睡隔出的书房,那里有沙发可以展开成床。

    于是乎,楼成望着客厅那张熟悉的沙发,久久不能言语。

    “新家第一天,又做‘厅长’……”他对自家媳妇“掩面叹息”道。

    正上课的严喆珂回了三个字:

    “笑出声。”

    …………

    十月三日,楼成照常锤炼,闲暇时间去了秦锐他们武馆游荡。

    晚上,他坐高铁返回了松城,因为武道社第二天上午就将恢复特训。

    翌日八点,松城大学武道场馆内,膨胀至二十多号人的特训队伍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楼教练,为此还有人拍了照,发了说说、微博和朋友圈,感动得热泪盈眶。

    做完前置练习,楼成背着手,挨个让大家出来演练,末了道:

    “李懋师兄,嘴王,何紫,大力,你们十月底可以参加职业定品赛了,金路,锦年,你们也跟着去,不一定能通过,但见识见识也是好的。”

    至于新人邓洋,没进大学前就拿到职九证书了。

    而八品丹境,急不得,也不能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