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再入米国(求月票)

    “你是在宗门多住几天,还是直接回家?”何易沿着甬道负手前行,含笑问了一句。

    想到自家师姐去了关外比赛,师父到军方秘密基地进行定期治疗,楼成坦然回答:“弟子已经订好机票了。”

    “嗯。”何易踏上楼梯,步入冰后阁正厅,“那我让婧婷送你去机场。”

    “不用麻烦莫师侄,随便找位弟子就可以了。”楼成脱口而出。

    他总觉得和那鬼精鬼精的大明星待一块不自在,万一被她利用,弄出什么绯闻,那该多伤珂珂的心啊?

    “她正闲着,哪来麻烦之说?”何易浑不在意地拿起电话,叫来了莫婧婷。

    好意难拒,楼成见木已沉舟,也就不再多说,反正等下保持住距离就是,而且从那次演唱会后,对方明显收敛了让人误会的举动。

    等待的过程里,他解锁手机,“大笑”着对严喆珂道:

    “今天参悟‘浩瀚星空.绝对冰寒’有点收获,说不定能自创出什么招式来!”

    因为女孩正处半夜,睡梦犹酣,楼成没等待回复,又补了一句:“我打算先保密这事,真正弄出东西来再说!”

    嗯,这段时间可以旁敲侧击地和师父交流相关内容,从中得到指点!

    少顷,莫婧婷拿着车钥匙,来到了冰后阁,贴身的深蓝牛仔裤衬托出了她高挑的个子和修长的双腿,上半身随意套了件米白色短棉袄,头发直直披落,清汤挂面,像邻家女孩胜过银幕大明星。

    “小师叔,不吃过晚饭再走?”她看谁都迷迷蒙蒙脉脉含情的双眸映照出了楼成的身影。

    楼成客气笑道:“时间比较赶,到了机场再吃。”

    “小师叔你真是归心似箭啊。”莫婧婷揶揄笑道,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上了车,系好安全带,楼成想起往事,先“窃笑”着给自家媳妇做了交代:

    “掌门师伯让莫婧婷送我去机场……我现在知道后视镜可以中控调节,不会犯错了!”

    莫婧婷熟练地打火启动,眼角余光瞄到了楼成上翘的嘴角,不由好奇问道:

    “小师叔,你在笑什么呀?我开车姿势不对?”

    开车姿势……这话真容易让人想歪啊……妈蛋,都怪那帮老司机,把“开车”这个词都用坏了!楼成暗自腹诽,摇头失笑,主动提及:

    “在和我家领导分享一件好玩的事情。”

    “哦……”莫婧婷状似恍然,知趣地打住了这个话题。

    车辆行驶了一阵,她望着前方,忽然开口:

    “小师叔,你觉得我有希望成就丹境吗?”

    楼成顿时找到了长辈的感觉,略作思考后回答:“你才二十来岁,距离气血衰败还有很久,如果能沉得下心,受得了苦,不是没有可能。”

    莫婧婷当初能被冰神宗收为弟子,年纪轻轻便有职九水准,足见本身天赋还算可以,只是志不在此,才许久未有寸进。

    “在娱乐圈闯荡了好几年,我才发现丹境对我还是挺有作用的。”莫婧婷笑吟吟说道,“比如,对身体的控制变强,表情演技等可以嗖嗖嗖上涨,唱歌的气息也是,最重要还能锁住气血,把握皮肤肌肉,减缓衰老……我真的对冲击丹境有兴趣了,要是遇到什么疑难,小师叔你可得帮我解答啊。”

    “你师父比我资深,而且还有掌门师伯,哪轮得到我?”楼成下意识就婉拒了请求。

    莫婧婷低笑两声,突地岔开话题道:

    “朱泰师兄成就非人已久,还卡在五品,本身年龄也接近了三十大关,外罡可以说几乎没什么希望……雷放师弟快满二十五岁了,始终未能炼化根髓,突破难关,再拖两年的话,我感觉他就算晋升,也没什么锐气了……”

    楼成静静听着莫婧婷述说宗门内众人的情况,偶尔插嘴两句,一路还算融洽地抵达了上高机场。

    挥手作别,目送他的背影进入出发大厅,莫婧婷收回视线,浅笑叹了口气。

    她拿起另一个手机,点开微信,瞄了一眼。

    这是她专门用来试探男人的号码!

    当初,雷放对这位小师姐情有独钟,展开了热烈的追求,莫婧婷一时有点心动,打算尝试,但混迹娱乐圈多年,见惯了男人的丑陋面孔,她专门弄了个号码,找了三流外围的全套照片,重新注册了微信,并在完善了朋友圈后,向师弟发出添加好友的请求,结果轻松通过,之后的聊天里,雷放更是多有挑逗,语言猥琐,让她见识到了师弟的另外一面。

    从此,莫婧婷熄了心思,只和雷放保持相对暧昧的状态,不愿意更进一步。

    听闻严喆珂出国读书后,想到小师叔从此孤家寡人,孤枕难眠,她一时兴起,又用这个微信进行了试探,想要揭穿对方假正经的面孔。

    然而……她又看了眼手机屏幕,一次又一次的请求石沉大海,毫无回应。

    莫婧婷笑着摇了摇头,推动手杆,松开脚刹,点了油门,将车拐入道路。

    呼,小师叔看来真是那种苦行僧似的武者……也可能对那方面没太强烈的渴求……

    …………

    一月底,兴省秀山。

    窗明几净的新房里,齐芳收拾了一堆东西,捶了下腰,对自家儿子道:“这是给喆珂的,你等下记得带上。”

    楼成打量了眼袋子里的香肠、腊肉和糯米糕等,嘴角抽动了一下道:“妈,这恐怕过不了关吧?”

    “怎么过不了?你又会放火又会爆炸,不也一样能过关?它们还能比你厉害?”齐芳眼睛一瞪,高声反驳。

    妈,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楼成失笑叹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服了倔强的中年妇女。

    临到出门,齐芳语重心长地又说了一句:“你要好好对人家喆珂,一小姑娘,为了你,背井离乡,连过年都不能回家,孤孤单单的……”

    这事之上,楼成有卖弄话术和修饰原委的嫌疑,所以,没敢多说,慌忙点头,接着转而说起别的事情,直到被不耐烦的亲妈“赶”出家门。

    无声哼着旋律,他心情愉快地上了车,开始畅想这次的米国之行。

    又是过年,又有我的生日,还有情人节和交往纪念日,不知道珂珂会给我什么礼物或惊喜,反正我的已经准备好……

    这次可以给杜姨放个假,让她回国陪儿子过年,我来充当全职保镖,嘿嘿,这算不算校花的贴身高手?

    等到周末,如果有空有机会,试着挑战下“格鲁卡”流派的强者,慢慢熟练领悟的东西,为四月份的全国赛做热身……

    让蜘蛛那边继续盯着圣顶教堂,帕维尔这种人渣真敢再出来犯案,就让他永远也做不了坏事……

    美好的心情赶上了并不那么美好的航班延误,楼成比预计晚点五个小时抵达康城,当地已是夜里十点,寒风呼啸,弱雪飘零。

    “我不是让你在家等着我吗?我又不是小孩子,自己会找车过去的。”楼成边出关口,边用手机回复严喆珂,“又晚又冷,你明天还要上课的!”

    严喆珂回了个“低头羞笑”的表情:

    “可我想第一时间看到我们家橙子呀……”

    ……楼成先是一愣,旋即绽放了笑容,“目瞪狗呆”道:

    “等等……我刚才看到了什么,我家小仙女对我说肉麻话了!”

    “都是被你带坏的!”严喆珂“悲愤交加”地回答。

    看完消息,还没来得及打字,楼成眼中便映入了一道俏白的身影,女孩穿着白色长款羽绒服,头戴一顶浅色针织帽,两边各自垂下一个毛绒绒的圆球护住耳朵,又漂亮又可爱。

    四目交接,彼此相望,一切尽在不言中。

    国土安全局的办公室内,接近两个月未见到某个麻烦家伙,以为自身已经得到解脱,并饶有兴致开始学习中文的史密斯怔怔看着监控屏幕,吐出了三个生疏古怪的音节:

    “MMP……”

    PS:月底最后两天了,大家有月票记得投,不投就浪费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