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朋友会相像(求月票)

    灿烂明亮的角斗场内,一共七道相同的身影扑向了楼成,皆带起风声,造成刺激,让人难以分辨。

    当然,这或许也很好判断,因为刚才被布兰顿撞到的罗马石柱还在轻微摇晃,它对应的身影清晰而明确!

    可楼成却斜跨了一步,下沉肩膀,往侧方一靠,紧跟着便摆动右臂,迸发子弹般崩出了拳头,打向了空荡无人的虚空。

    砰!

    碰撞之声震得大厅落地窗轻颤嗡鸣,楼成弥漫霜雾的右拳前方突兀出现了覆盖星辉的皮肤、鼓胀的肌肉和有力的手指关节。

    不知什么时候,布兰顿已诡异地改变了位置,只留下“幻象”于之前站立的罗马石柱旁。

    一共七道身影,道道皆是“虚假”,他真身早就隐去,要趁乱突袭,浑水摸鱼,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这对很大部分非人强者来说,确实相当有威胁,楼成的“冰镜”若未突破,还保留在以往的境界,也会应对的手忙脚乱,稍不留神便会喝上一壶,可现在的他,“意识”高居上方,化作了头顶三尺之神灵,借助“冰镜”映照着四周,早敏锐把握到了异常,抢先出招,打断了布兰顿的暗袭!

    噗噗噗!与此同时,那七道“光能”所化的布兰顿身影尽数扑中了楼成,激起了阵阵刺目的光华和流转的星辉!

    而楼成刚才的跨步斜击之中,体表已凝结出厚厚的冰晶,剔透坚实,望之不凡,在“光芒”的灼烧和融化下,或滋滋化水,或瞬间成汽,硬生生抗住了这轮攻击。

    若非“冰甲”有所进益,他绝不会选择这种应对!

    并且七道“身影”是从不同方向而来,没叠加侵蚀,他自能从容应对,不动如山!

    爆响声中,伴随着七道“身影”的消失,布兰顿的轮廓迅速勾勒,他左手弹回,不由自主甩动,感受到了难以克制的疼痛。

    刚才的出拳被打断,险些让他受伤!

    痛苦刺激了布兰顿的心灵,让他升起了对暴力的强烈渴求,像是杀红了眼睛的士兵。

    察觉到楼成在刚才的硬抗里有所虚弱后,布兰顿毫不犹豫鼓起背后大肌,冲打出沉重的直拳。

    这样的狂猛攻击掩盖下,他左脚前跨,绊向了楼成的双腿,既做支点,又是绳索!

    这是“格鲁卡”流派糅合的柔术,布兰顿要将战斗转入地面纠缠,靠“星辰”能力的熟练配合,发挥各种技巧,打破敌人所谓的“听劲”,将他完全制住。

    在他出腿之时,楼成顺势提脚撤了一步,从大厅的宾客视线看去,两人就像在进行一场默契的舞蹈。

    一脚落空,直拳无果,布兰顿当即侧身,矮了腰背,探出右掌,要以千锤百炼的技巧背摔对手。

    楼成又撤一步,恰到好处地像是提前知道了敌人的谋划,让他的摔技尴尬无成。

    啪!

    楼成抖了右肩,甩出手臂,让它由软绷紧,像是一根鞭子般抽打向了布兰顿的脖子侧面。

    布兰顿抬起手臂,闪耀辉芒,做出了拳击的防御姿势,并向旁边侧了脑袋,防备敌人的二段和三段进攻。

    观看战斗视频时,他对此记忆犹新,留有余悸!

    砰!一“鞭”抽中,布兰顿的手臂摇晃了两下,四周仿佛有无数的灰尘腾空飞起,而楼成如他所料,啪地弹动关节,对准侧脸,张开了五指,距离虽远,却能想象“极光”将做出的加持。

    嗖的一声,楼成手指尖端射出了道道晶莹皓白的寒光,利箭一样脱离了肉体,直蹿敌人的一边太阳穴和眼睛,比之“极光”更快,更凝实,更凶狠,宛若冰魄!

    布兰顿猜到了开头,却没有料中结尾,当此突变情景,差点魂不附体,背后冷汗瞬间泌出,周身毛孔如有过电。

    他本能缩了脑袋,蜷起身体,只觉耳畔“箭”响拉长,刺骨的寒冷贴着头皮飞向了远方,插入了一根古罗马风格的石柱表面!

    撮撮头发带着冰霜飘零,楼成好整以暇地收缩了气血,炸了“丹劲”,转腰提胯,绷紧裤管,一脚抽出,如同钢鞭般抽爆了气流,抽向了侧对自己的敌人身前。

    布兰顿忙刺激了“自我之灵”,快摆手臂,握拳下捶,险险打中了这一记鞭腿。

    砰的烈响里,无形波浪翻滚外荡,体如人熊的布兰顿灵巧扯动腰背肌肉,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借力弹开,瞬间将双方的距离拉到了十米以上。

    楼成“行”字暗藏,一步跟上,气血再收,劲力又爆,左拳戴着晶莹的“冰霜手套”,侧摆挥动,沉重异常。

    砰!

    布兰顿挡了一记后,他右拳再摆,同样的“还劲抱力”,同样的“冰魄”伤人!

    啪!啪!啪!楼成节奏感十足地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爆发,或双臂抡摆,或腿抽膝撞,一下一下皆是沉重,充满寒冷。

    砰!砰!砰!在对方尺子量过般的精准步法和出招之下,布兰顿被逼得只能以高烈度的爆发应对,失去了快上一线的优势,连挡了十几招后,终于出现了撤步,每一步都踩出了烟尘,溅起了碎块,飞沙走石,乱云激荡,宛若诸多古老典籍里记载的半神半人战斗画面。

    而这个过程里,布兰顿只觉自己越打越冷,奔流的热血和跳动的心脏都无法完全缓解这种感受,身体逐渐僵硬迟钝,且越来越明显!

    比起“炎帝劲”的狂暴凶猛,“冰魄劲”胜在侵蚀,影响悠长!

    砰!

    楼成拳头化锤,斜下一砸,打在了布兰顿竖起防御的拳头上,打得他踉跄后退,头发全湿,而滴下的汗水,落地之后,尽成白霜!

    不愿束手待毙的布兰顿怒吼了一声,再顾不得其他,以伤害般的姿势刺激了“自我之灵”,聚集了体内“光能”,要强行拼出喘息的机会,找到扭转劣势的可能!

    在他做出刺激的同时,楼成如有感应,及时还抱了气血,但却没像往常一样,立刻催发“丹劲”,而是在那里平衡了几个刹那,整个人似乎没有了温度,失去了血液,成为了一具冰冷冷的尸体,并且下腹处的沉重还在收缩,还在远离。

    这给了布兰顿蓄势的机会,他的脸上油然浮现出期待的笑容,左手上抬,护住头部和胸口,右拳摆动,沉重快速地击出,所有的“星辉”凝聚在了正前方一点。

    “星辰”之禁,“光能聚焦”!

    轰!

    这个时候,楼成的“丹劲”也不可遏制地爆发了,他重新充满了血液,拥有了温度,右臂一扯,拳头当胸轰出,正正命中了那凝聚的“星辉”和泛出璀璨的皮肤。

    轰隆!

    光芒爆发,闪亮了大厅的落地窗户,严喆珂轻咬住了嘴唇,等待着身影的显露,其他宾客忘了喝酒,手拿杯子,投入看着。

    夸张的亮光一闪即逝,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掩埋,给吞噬了,楼成的身影当先浮现,远离了之前的位置,右臂袖管破破烂烂,仿佛炸开的竹子,皮肤也有少许焦黑,缭绕着白雾。

    看见他狼狈的样子,宾客们正待鼓掌,却很快发现了呆立的布兰顿,他保持着左拳护脸,右拳侧击的姿势,从指尖到发丝,都笼罩于了一层闪烁的晶莹里,如同遭遇了冰封!

    水珠飞快滴落,冰层急速融解,楼成转动气血,刺激部位,双脚一撑,重又扑到了布兰顿的身前,然后舒展了腰背,抡出了手臂,砸下了拳头!

    砰!

    气障爆开,刚从“冰封”里解脱的布兰顿迟缓出拳,试图抵御,却被直接抡得后飞,啪的一声撞断了根罗马石柱。

    楼成滑步再抢,神情毫无变化地冲出左拳,啪地擂向了对手的额头,没有留手!

    若是被这样直接打中,换成铁人,也会爆掉脑袋!

    背部传来酸痛,手脚皆是迟钝,布兰顿眉心受“刺”,眼中尽是楼成的拳头,越来越大,占据了视线的拳头!

    这个瞬间,他清晰感受到了死亡的滋味,竟忍不住颤栗了身体,想要退后,却无能为力。

    就在他最绝望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泛着蔚蓝的色泽,稳稳架住了楼成的拳头。

    裁判波尔克出手了,这也宣告了比赛的结果。

    布兰顿输,楼成赢!

    楼成顺势收拳,拱手行了一礼,微笑走向了侧门,走向了迎过来的严喆珂。

    呼……布兰顿还坐在断石堆里,感受到了活着的美好。

    他并非笨蛋,明白对方最后的“不留手”是一个小小的“证明”……

    进了宴会厅,楼成与严喆珂对视一眼,齐齐低声开口:

    “我们走吧!”

    赢了布兰顿还留在人家的晚宴里,不是自讨没趣吗?

    换做古代,那是讨打的行为!

    话语入耳,小两口同时失笑了一声,手挽着手走向了大门,没人挽留,一室安静。

    门外,夜色正浓,晚风徐徐,楼成和严喆珂往停车场方向渐行渐远,只留下低低的华国语音飘荡:

    “你等到‘光能聚焦’才尝试自创的那招,是为了更好地体验‘格鲁卡’流派的特色?”

    “对啊。”

    “我总感觉这种风格有点熟悉……”

    “大概是被‘道士’传染了吧……”

    PS:打完收工,求月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