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又是一岁

    从超市回到家中,楼成和严喆珂便开始忙碌,他们先规划了过年这两天的“菜单”,接着上演了“鸳鸯双刀剁肉”等花式节目。

    “滋滋滋”,油锅冒泡,严喆珂小心翼翼将拌好鸡蛋和淀粉等事物的猪五花肉放了进去,炸至金黄捞出,丢入旁边的碗里,然后一只弥漫着霜雾的手快若闪电般探了过去,一把抓起,啃了两口,感受到了肉质的香嫩。

    “好吃……”楼成含糊不清说着,并讨好地把剩下半块递到女孩嘴边,“你尝尝。”

    这是秀山过年必备的酥肉,选材、辅料、做法都与别的地方稍有不同,更加得嫩滑,但也更容易吃腻,以楼成的胃口,也难连吃十块以上,必须拿别的食物“中和”一下。

    酥肉刚出锅时最美味,以前家里不太富裕的时候,每逢过年,他都是守在灶旁,出一块吃一块,直到满嘴流油,肚子变鼓,开始恶心,才恋恋不舍离开,严喆珂虽然不喜欢太腻的东西,但对刚炸好的酥肉却一点也不排斥,只是最多能吃两块,那勾人的香气,美好的口感,就是家乡的年味之一。

    过了第一顿,酥肉能在冰箱保存很久,楼成老妈齐芳每次做豆腐青菜汤,都喜欢放上几块,加点油气,更添香浓,而那个时候的酥肉已没有那么腻了。

    严喆珂贝齿微启,轻咬了楼成递过来的酥肉一口,略作咀嚼,弯起眉眼,自我夸赞道:

    “真不错诶!”

    仅凭菜谱和太后的只言片语,就能做到这种程度……请叫我严大厨~!

    她信心更足,夹起别的五花肉放入锅中,楼成眼急手快,伸掌挡住了溅起的少许油滴,排除掉一切隐患。

    做做尝尝,尝尝做做,两人将菜肴摆满餐桌时,肚子都已是半饱。

    “好累哦,以后不是节假日都不想自己做饭了。”严喆珂舒展了下手臂,半是骄傲半是感叹地说道。

    楼成当即伸手,帮她按捏,附和着笑道:“是啊,以后请个会做饭的阿姨,我们心血来潮了,再自己弄。”

    “不过看你在旁边忙前忙后,时不时找机会偷吃,感觉也还不错~”严喆珂端起装着果汁的酒杯伸向楼成,酒窝勾勒,笑意嫣然地说道,“为我们自己做的第一顿大餐!”

    “为严大厨,楼墩子!”楼成也拿起了自己的玻璃杯。

    在兴省,墩子是负责切菜和配菜的二厨。

    叮当,酒杯轻碰,水液微荡,小两口各自抿了一口,只觉周围很静,灯光很柔,心里很暖。

    吃饱喝足,楼成担纲主力,在喝果汁都似乎喝醉了的严喆珂捣乱下,艰难收拾好了手尾,弄干净了餐厅和厨房。

    返回二楼,两人躺到了床上,挨得很近很近,闲扯漫无边际,偶尔刷下网络,找点话题,就连时光都仿佛变缓。

    楼成的手机时不时响起,皆是别人对他生日的祝贺,以华国早十二三个小时的现实,他在国内已进入二十一岁的第一天,但小两口还在“倔强”地等着康城零点的到来。

    十一点半,严喆珂忽然伸腿碰了碰楼成:

    “橙子,你先去洗个澡吧。”

    “马上十二点了,过了再去。”楼成略感茫然地回答。

    “快去快去,先洗澡!臭死个人!”严喆珂手脚并用地将他赶下了床,一脸牙痒痒的表情。

    这是惊喜礼物的节奏?楼成心中一动,深觉自己刚才真是不解风情。

    “好好好。”他装作无奈和迟钝,拿上换洗衣物,出了房间,走向洗浴的地方。

    迈了两步,他耳朵微动,听见了房门合拢和上锁的声音。

    稳了!楼成满脸喜色地进了洗浴间,左搓搓,右擦擦,放缓了节奏,哼起了歌曲。

    二十分钟后,他一身清爽走出,回到卧室门口,伸掌拧了拧把手,纹丝不动。

    “珂珂?”他敲了敲门,以迷茫不解的语气喊道。

    “你再等等,再等等……”女孩的声音略显急促地传出。

    “好的。”楼成暗自一笑,耐心等待,默数着时间,发散着思绪,猜测即将收到的礼物会是什么?

    十一点五十九分,他听到锁扣解开的动静,听到严喆珂后退了几步。

    “进来吧。”女孩嗓音有所绷紧地说道。

    “嗯。”楼成吸了口气,探掌握住把手,轻轻一拧,往后推开,只见房间灯光已灭,窗帘拉拢,荡漾着晕黄的烛火。

    昏暗宁静之中,严喆珂戴着白色飘然的头纱,穿着一件勾勒出她美好曲线的婚纱,蕾丝叠叠,若隐若现,衬托得她宛若天使降临般清纯秀丽。

    此时此刻,她双手捧着一个自制的奶油蛋糕,上面插满了蜡烛,足足二十一根,火光摇曳,宛若心灵。

    见楼成一脸的惊艳和呆愣,女孩略有点不好意思,忘记了说生日快乐,扬起下巴道:

    “我订做的衣服……我们都还没拍过结婚照呢!”

    “对啊。”楼成目光流连地回答。

    严喆珂抿嘴一笑,眸光望向天花板道:

    “那姐姐请你去拍~明天,呃,今天下午没课,我们去左湖码头,去河畔公园,去威尔逊广场,去亚当斯花园,去西敏大厦,嗯,自己拍!”

    “你都做好攻略了啊?”楼成仿佛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这种事情不是该由我来做吗?

    “当然~”严喆珂尾音上扬,神情愉悦地回答,“这可是你的生日礼物!嗯,我给你订做了全套的西装,衬衣,马甲,领结,皮带,鞋子……等暑假回国,我们再弄汉服拍第二组……来,你试试看……”

    她边说边转过身体,走向衣柜,似乎要将属于楼成的那套拿出来。

    可她还没来得及迈开步伐,腰部就环上了一条胳膊,背后贴来了强壮的身体,耳畔有略显灼热的鼻息吹拂。

    “那可以明天再试……”楼成嗓音低沉地说道。

    果然会这样……你个大色狼……严喆珂慧黠暗笑,早有准备般转身,扬起了手中的蛋糕,要拍向某流氓的脸部,祝他生日快乐!

    她刚才的转身动作和试衣服话语都是有针对性的陷阱!

    女孩刚有蓄势,楼成便已察觉,好笑摇头,选择了不做闪避。

    见此情状,严喆珂的动作变缓,停下了蛋糕,嘟囔了一句:

    “不能浪费食物……”

    说完,她笑容绽开,目光盈盈若水地看向楼成的眼眸,低语开口道:

    “橙子,生日快乐~!”

    “嗯?”楼成挑了下眉,鼻孔发音。

    严喆珂轻咬了嘴唇,目光“羞愤”地再次开口:

    “老公,生日快乐……”

    呼……楼成右手前伸,揽住媳妇,口中则吐出气息,吹灭了蜡烛。

    满室皆陷黑暗,只窗外有微光照入。

    “小心我衣服!”余音有颤,袅袅回荡,楼成完全忘记了去品味自己又长大一岁的事情。

    …………

    翌日清晨,严喆珂恨恨地刷着牙,看着精神充沛的楼成锤炼完毕,进入卫生间,冲掉身上的汗水,他全身上下都透着“满足”两个字。

    我不就客气一下,说今天是你生日,随你折腾,你竟然当真了!

    哼,等下得老实交代,怎么懂那么多!

    某人在这方面真是孜孜不倦啊……不知道我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会是什么样的状态……

    严喆珂漫无边际的瞎想里,两人整理好了自己,回到房间,开始与双方父母长辈视频,恭贺新年。

    先是严开纪明玉,接着有纪家两老,严家两老,等到女孩勾动了情绪,红着眼眶弄完,楼成召唤她过去,与自家老爸老妈说上两句。

    “妈,爸,珂珂来了。”楼成微笑提醒了一声。

    “妈,爸。”有点恍惚有点感伤的严喆珂跟着喊了出声,然后猛地清醒,臊红了一张脸孔,强忍着掉头就跑的冲动,嗫嚅着嘴唇补了一句,“叔叔,阿姨……”

    楼家三口皆是敞怀大笑,没去调侃此事,转而闲扯起别的话题,严喆珂边斯斯文文含笑听着,边把手伸到楼成背后,拧了一把又一把,但都心软得未曾用力。

    欢快的气氛里,小两口开始了新的一天,先是上课听讲,接着去左湖码头附近用餐,进行自拍婚纱照的约会,留下了一幅幅不够技巧却充满回忆的画面,这不仅储在相机里,还存于了他们的脑海中。

    傍晚,疲劳(仅限严喆珂)却兴奋的两人回到家中,又做了一桌年夜菜,风卷残云般一扫而空。

    之后他们蜷缩在一起,再次等待康城的零点。

    不知什么时候,严喆珂沉沉睡去,楼成侧头看着,眸光蕴笑。

    接近凌晨,他推醒了女孩,左手一抖,洒出满天的晶莹,而每一点晶莹内都藏着一点火光,无有例外!

    “过年了!放炮了!”楼成低喊一声,笑容满面,脑海里闪过了接下来的全国赛,闪过了下半年即将加入的职业圈。

    严喆珂怔怔看着,眸中一片绚丽和灿烂。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只是我们已不在独自一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