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仰天大笑出门去(求票)

    看着彭乐云略显蹒跚的背影,感受着自家肌肉在残存电流影响下不受控制的颤动,立在擂台中央的楼成忽地生出几分唏嘘之情。

    终于堂堂正正打败了大魔王一次,委实不容易啊!

    从今天开始,我和他真真正正站在了同一层次,彼此平视,再无高低。

    而这距离当初师父带我前往山北,晨见彭乐云,接受教育,树立目标,已过去了整整两年半的时光!

    几百个日日夜夜,我一步一步,走到了这里。

    当然,也不是说,自己从此就能压过“道士”一头,可以感觉得出来,即使算上秘法,双方的差距也是毫厘之间,他今天若不是误料了情况,托大硬拼了“冰后之叹息”,结局也许会截然不同,而非人层次的提升,到了目前的阶段,每一步都会非常艰难,哪怕自己后续掌握了“火部”的功法,“道士”练成了别的绝学,也只是丰富手段,发挥一两次出其不意的作用,带不来实质的拔高,很长一段时光内,两人将互有胜负。

    楼成最后看了彭乐云一眼,缓慢收回了视线,心里默默说道:

    接下来,我们的较量就是看谁能更快接近“龙门”,谁能更早身成外罡!

    …………

    看台之上,特意花钱买票前来的安朝阳松开了交叉的双手,往后靠了靠,叹息自语了一声:

    “嘿,‘道士’没浪却输掉了比赛……”

    以往的彭乐云,不是没有失败过,但要么输在强者车轮战下,要么因为想见识对方的绝学才浪翻了船,很少有全力以赴还败给对手的情况发生,同层次间的较量更是如此!

    帝都学院所在的更衣室内,任莉全程收看了直播,没担心会影响即将开始的第二场半决赛。

    此时,她洋娃娃般的美丽脸庞上多了几分怅然,也多了几分解脱。

    怅然是楼成终于追赶了上来,担心变成了现实,解脱则是“证实”了道士也会“失败”,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并非不可战胜的大魔王,心里的少许阴影由此一扫而空。

    我也能打败你……她摩挲着膝上横放的带鞘长剑,触手温润,黄铜如新。

    …………

    “楼成楼成!”

    “彭乐云彭乐云!”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一半欢呼一半鼓舞的呐喊声里,直播间内的主持人刘畅油然感叹道:“精彩的比赛,强横的楼成,大魔王的时代彻底终结了。”

    “确实,虽然他们表现出来的差距不大,说不定下一场彭乐云就能赢回来,但不可战胜的‘大魔王’确实逝去了。”嘉宾解说贺小伟叹息附和,“从今往后,高手不寂寞!”

    “高手不寂寞……这话说得好!他们不用担心没有同层次的对手了,可以彼此砥砺,互相促进,似敌似友,超越以往!”刘畅赞叹道,然后补了一句,“我说的‘敌’是竞争者的意思。”

    现在的粉丝很可怕,一言不合就扣帽子,说话得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

    “嗯,这样的较量在职业赛的非人对决里也不多,大家可以经常拿来回味,到时候我和刘畅会出详细解说版,不会像刚才那样,稍微卡壳,稍有愣住,就跟不上节奏了,哈哈,大家要是现在就想看重播,我们合作的白玉堂视频,支持在线回拉,慢速演绎。”贺小伟顺嘴帮合作方打了个广告。

    刘畅微不可见地满意点头,转而感慨道:

    “可惜啊,楼成大四就要进入职业赛‘实习’,要不然,下一届的大学武道会里,他将是不可撼动的超级大魔王。”

    “欺负‘小学生’有什么意思?没有了彭乐云,没有了任莉,没有了相差不大的对手,虐菜有什么意思?浪费时间,浪费人生!”贺小伟笑着说了一句。

    刘畅想了想,认真地回答:

    “仅就我个人而言,我必须承认,虐菜真的很有意思!”

    说着说着,他笑了起来,使得贺小伟也忍俊不禁。

    “好啦,第二局比赛即将开始,让我们看看楼成还残余多少实力,还能不能创造奇迹!”十几秒后,刘畅脸色一正。

    “我不觉得赢了彭乐云后,楼成还能有什么作为。”贺小伟向来不吝啬表达观点。

    闭嘴!一位位山北的支持者,一个个彭乐云的粉丝,齐齐在心里喊出了这两个字。

    …………

    米国清晨,天色微亮,严喆珂背依靠枕,身前电脑,左边平板,右掌手机,边继续看着直播,边一次又一次地回拉刚才的战斗,一遍又一遍地刷着论坛微博的溢美之词。

    而在裁判刚宣布结果的时候,松城大学武道社席位处,闫小玲已跳了起来,激动地乱舞着手臂,嘟囔着不知所谓的话语。

    要不是有何紫拉着,她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另一位铁杆楼粉邓洋也是疯狂地挥起拳头,和蔡宗明、王大力等人一遍又一遍的碰拳,碰得其他人都有点无语了。

    妈的智障……小明同学嘴角上翘地左右看了一眼,暗骂了一声。

    橙子真他娘的厉害!

    沉浸于喜悦的他们忘记了比赛还未结束,直到脸有雀斑长相清秀的方志荣登上石阶,才收敛了心情,半含期待半觉无所谓地等着裁判挥动手臂。

    …………

    擂台之上,看着对面长有娃娃脸,气质略显阴沉和桀骜的敌人,楼成没做喘息,回抱气血,怕浪费了已然不多的精神。

    虽然这会让身体持续遭遇电流的麻痹和刺激,但等到战斗正式打响,可以在比赛中“连消带打”!

    打量着楼成微微抽搐的身体,方志荣不敢怠慢,摆出了架子,全神贯注。

    对方确实接近了极限,且有着较为严重的电击影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垂死挣扎的野兽同样凶猛!

    裁判没做等待,举起了右手,迅猛挥下:

    “开始!”

    方志荣腰背一伏,姿势诡异地向侧方窜出,宛若一条蜿蜒游走的毒蛇,一头隐蔽靠向猎物的野狼,身影似有变暗,仿佛拖出了黑影。

    他想绕着敌人游斗,等待一击致命的机会!

    楼成吸了口气,强撑着肌肉的麻痹酸痛,以绝强的“照见自我”掌控之能作为中枢,砰的一声扑了出去,瞬间从静止转为高速,转折时,摩擦虚空,撞破气障,荡起了罡风,主动追击敌人!

    砰!砰!砰!罡风不断,雷霆交织,似有神灵做法,楼成连做变向,疯狂进逼,在一声声呐喊里拉近了与方志荣的距离。

    可是,对方身法奇诡,滑不留手,急切之间,难以锁定。

    就在这时,楼成精神一凝,勾勒出古字,气血跟随运转,刺激了身体某处。

    他的眼神霍然锋锐冷冽,有血煞之气“射”出,笼罩了敌人。

    方志荣心神当即摇曳,像是来到了鲜血染红的战场,面对了骑高马举屠刀的将军,从内到外皆战战兢兢,身形为之一顿。

    就是这一顿,楼成抢到了近前,回抱了气血,化解了部分麻痹,左拳戴着晶莹闪烁寒霜弥漫的手套,侧摆击出。

    简化的“兵”字诀效果并不强,方志荣仅仅一呆便清醒过来,眼见躲避不开冰魄重拳,忙炸了丹劲,鼓胀手臂,直拳前冲,强接强挡。

    砰!

    方志荣身体摇晃,在力量上与如今状况的楼成旗鼓相当,但他气血受寒,肌肉略僵,动作稍有吃荤。

    啪!楼成又做“还劲抱力”,右拳缭绕着赤红火光,化作炮弹,电射而出。

    啪啪啪!他连做爆发,双拳交替,时而“冰魄”减速,时而“炎帝”伤人,衔接得行云流水,一招一式又沉重又精准。

    砰砰砰!方志荣苦苦支撑,勉强守住,想要用杀招摆脱困境,或闪避退开,重整旗鼓,却找不到一点机会,对方的节奏把握和招式接驳,仿佛尺子量过一般,无有任何瑕疵,让自身这一年来努力练就的绝学压根儿派不上用场!

    激烈的抢攻里,楼成忽然缓了一下,利用先手观想起沉重灼热的“炎帝”和脚踏赤龙的火神祝融。

    蹬!他脚步前踩,右臂后拉,弯弓搭箭,拳头沉重射出。

    “火部”简化外罡,内爆之拳!

    之前的战斗里,楼成多用冰劲,消耗尽枯,已无法支撑“当头棒喝”,即使勉力施展,对方志荣造成的影响也会有限,并难以残留伤势,白白浪费。

    此时,方志荣对敌人的节奏变化明显失措,不够适应,只能“还劲抱力”,喷薄“丹气”,握掌上撩,格在了楼成的拳头下方。

    轰隆!

    他体内如有炸弹爆开,气血疯狂翻滚,五脏六腑似要移位。

    楼成收缩了气血,又是一记寒气缭绕的冰魄重拳摆出,打中了方志荣勉强架起的手臂,打得他踉跄往后,肌肉发僵,连忙再做抱丹,挣扎抗衡。

    又是观想,又是内爆,楼成面无表情,抢前一步,右拳抡起,沉重下砸,捶在了对方匆匆架起的双臂之上。

    轰隆!

    方志荣眼角、鼻孔、耳朵、嘴边皆有赤红溢出,气血翻腾到难以运转,脏腑遭遇了重创。

    楼成回收劲力,试图再来一拳“冰魄”,可脑袋却忽然眩晕,精神已过极限。

    他抱丹未成,凝缩的气血随之散开。

    方志荣先是一愣,接着便压制伤势,抓住机会,拉扯了腰背,向后荡开,一跃便是十几米。

    这还没完,他强行做出转折,闪到了侧方。

    楼成一阵可惜,试图追赶上去,用普通攻击再做尝试。

    但他刚一迈步,就觉天旋地转,险些跌倒,只能无奈站住。

    而他出脚之时,方志荣却像惊弓之鸟,荡起重心,慌忙又退,似乎吓破了胆子。

    楼成看得忍俊不住,竟莞尔失笑。

    这一笑,他便停不下来,源自方志荣的过激反应,源自艰难战胜彭乐云的畅快!

    “哈哈……”

    楼成摇了下头,没再管方志荣,没再理裁判,转过身,迈开脚,笑着走向了石阶,洒然离开了擂台。

    PS:求月票推荐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