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尽力了

    “第二局,方志荣胜!”

    听到裁判的宣布,望着楼成远去的背影,方志荣愣在了当场,旋即气血上涌,又羞又愤,一双拳头捏得吱嘎作响。

    “他伤得不轻啊,那两下应该是内爆拳……”直播间内,主持人刘畅半是惊叹半是寻求确认地说道。

    然而,他却没有听见预想中的答复,不管是肯定,还是否定,身边安静到诡异。

    怎么回事?刘畅侧过头,望向搭档,只见贺小伟表情呆滞,嘴唇嗫嚅,脸色阵青阵红,一副神不附体的模样。

    嘶,方志荣受伤关你什么事?怎么就跟亏了全部家产一样?刘畅一阵迷茫,满心疑惑。

    就在这时,他脑海灵光一闪,记起了之前的某件事情,瞬间明白了原委:

    贺小伟可是诅咒发誓过,如果帝都能拿到冠军,他就剃光头上的所有毛发!

    挨了两下来自虚弱非人的内爆拳,方志荣的伤势可不是三五天能够恢复的,出战帝都的时候,实力还能发挥出五成就算他厉害!

    看来随口的毒奶得让位于“精心准备”的那种!

    刘畅上上下下打量起贺小伟的脑袋,嘴巴紧抿,两颊和脖子轻颤,强行忍住了笑意。

    似乎大概可以期待一下了……

    会是怎样的场景呢……

    忍不住了,哈哈哈哈!

    …………

    一路回到席位处,见众人还有点呆愣,楼成失笑问道:

    “怎么了?”

    虽然没期望这场比赛能赢,但也不要迟迟不登场啊!

    蔡宗明嘴角抽动了一下道:

    “你丫有考虑过我们吗!”

    “什么情况?”楼成一脸迷茫。

    “你说你输就输了呗,笑个屁啊!”小明同学悲愤地指着擂台上的方志荣道,“你看他,明显憋了一肚子的气,等下肯定会发泄到小洋子和我身上,血虐我们!”

    那厮就算伤势严重,各方面都有下降,也不是顶尖九品能够挑战的!

    楼成恍然大悟,郑重地伸出手,拍了下“嘴王”的肩膀,宽慰道:

    “放心,有裁判!”

    ……蔡宗明气极反笑:“说了等于没说!”

    更让人小腿肚子打颤了有没有!

    这时,邓洋做出视死如归的表情,挨个和楼成等人碰了碰拳头,昂首挺胸走向了擂台。

    目送他前行几步,楼成拿回手机,和严喆珂分享起自己刚才的喜悦与畅快。

    沿着石阶往上,邓洋站到做了次“还劲抱力”以减弱内伤影响的方志荣对面,看见了敌人阴沉的脸色和蕴藏着狂怒的黑色眼眸。

    他顿时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仿佛被毒蛇盯住了喉咙,遭狙击枪锁定了太阳穴。

    这就是六品丹境的气势压制?邓洋竭力舒缓气血,让皮肤泛起了濛濛玉辉。

    十州岛,“淬玉诀”!

    裁判没给方志荣更多的平复机会,举起右手,猛然下挥:

    “开始!”

    方志荣未曾去擦口鼻血迹,腰背一伏,蜿蜒游走,诡异又快速地欺近了邓洋。

    邓洋的身法处于弱势,闪避了几下,始终无法摆脱,而且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方志荣气血一收,还抱于下腹,紧跟着轰地炸开,往外奔涌,膨胀了双腿。

    喀嚓!他脚下蜘蛛网现,一个急扑,欺到了邓洋近前,右拳直冲!

    邓洋吸了口气,鼓胀了太阳穴,抬起了双臂,做出最保守的招架姿势。

    突然,方志荣背部两块肌肉蝴蝶般凸显,脊椎猛地往旁边一扯,带动身体变向,一步就闪到了对手侧方。

    啪!

    他左掌急探,五指张开,闪烁出幽黑,宛若可怕的毒牙。

    邓洋招式用老,又无重心如汞,眼见着难以躲开,脸色一白,咬紧了牙关,胀起肱二头肌,绷紧了袖管,主动斜挥。

    撕拉!他袖子裂开,露出了被方志荣五指扣住的青玉肌肤。

    趁虚弱气喘等负面感觉还未涌现,邓洋的表情忽地狰狞,浮起层玉色光辉。

    他双脚猛然用力,沉肩为角,往着侧方就是凶猛一靠!

    砰!方志荣气血翻滚残存,肌体反应有所迟缓,只来得及抬右臂,架身前,被不挡不守只做反扑的邓洋正正撞中。

    胳臂颤抖,稳稳抵住,方志荣气血一滞,险些被引爆了内伤,直播间内的贺小伟跟着摇晃了一下,仿佛这一记“铁山靠”其实撞在了他的身上。

    而邓洋“暗毒劲”发,气力一下消失,呼吸变得困难,只能埋下头,大口喘起气。

    境界相差太大,效果自然好得出奇!

    方志荣脸色一红,旋即转青,右臂前抵架住,左拳便要崩向对手的小腹。

    这个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抵住了他的攻击。

    裁判举起另外一只手,吐气开声道:

    “第三局,方志荣胜!”

    呼,方志荣吐出口浊气,怒火难泄地收回拳头,站直了身体。

    邓洋连连喘息,终于缓了过来,拱手行礼后,脚步虚浮地往擂台之下行去。

    他刚走几步,王大力等人便迎了上来,搀扶住虚弱的他。

    “去急救室吸下氧吧?”楼成提议道。

    “嗯。”邓洋微微点头,喘着气,泛起一抹苦笑道,“我,我尽力了……”

    “打得很好!”楼成由衷赞道,伸出了拳头。

    邓洋虚弱抬手,和他碰了一下,完成了仪式,然后被送去了急救室。

    旁边的蔡宗明倒吸了口凉气,望向楼成道:

    “我能弃权吗?”

    “你觉得呢?”楼成好笑地看着他。

    “我觉得可以……”小明同学输人不输嘴,然后牙齿一咬,表情扭曲道,“你丫以为小爷会怕?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有裁判!”

    他雄赳赳气昂昂迈步,气势十足地靠近了石阶,在快要登临擂台时,一下平复了表情,微笑暗藏,淡定自若。

    嗯,进入直播的范围了!

    不能留下不帅的一面……

    来到中央,被方志荣择人欲噬的目光一瞧,蔡宗明猛地抖了一下。

    他赶紧舒缓起心境,念念有词地自我安慰道:

    “只是个死人,只是个死人……”

    方志荣隐约听闻,额头青筋暴跳,差点没能稳住伤势。

    裁判险些被逗乐,摇头举手,下挥喊道:

    “开始!”

    喀嚓!

    方志荣刚一开场就做出“还劲抱力”,双脚往擂台一撑,一反常态地直扑蔡宗明,快若奔雷。

    眼前一花,敌人已是欺近,小明同学心中一紧,按照预定的计划,内抵双脚,抬臂的格挡。

    他的两只手分别握住对方的袖口,姿势颇为怪异。

    啪!方志荣五指张开,扣往敌人小臂。

    就在这时,撕拉两声同时响起,蔡宗明扯断了袖管,化衣料为旗幡,鼓胀着气流,反向兜住了方志荣的手掌,连消带打,以柔克刚。

    紧跟着,他肘关节一弹,小臂甩出,打向了对手的面门,指关节蓄势待发,要完成二段攻击。

    方志荣脸色一黑,肩膀一扯,提起了另外一只手臂,让掌缘染上了一抹青色。

    啪!他反掌一撩,抽中了敌人裸露的手臂。

    瞬息之间,蔡宗明感受到了万箭穿心,小刀刮骨,十指插针般的痛苦,本能回抱了手臂,喊叫出声!

    他额头冷汗颗颗泌出,表情一片惨白,似乎即将晕倒。

    “瘟部”第二十七式,“蝎尾针”!

    这是放大疼痛的绝学!

    趁此机会,方志荣提起腰胯,就要屈膝前撞。

    裁判及时抬腿,挡住了这一击,高举右手道:

    “第四局,方志荣胜!”

    “最终赛果,山北大学武道社胜!”

    方志荣吸了口气,稍微平复了情绪,向着四周支持自身的观众高举双手,鼓掌致意。

    蔡宗明呆呆愣愣,木木讷讷地走向擂台,每一步都仿佛忍受着极端的痛苦,耗尽了全身的力量。

    等到被楼成和王大力扶住,他才缓了过来,感觉疼痛开始消退,说出了第一句话:

    “艹!真TM痛!”

    你这么活蹦乱跳,我就放心了……楼成低笑一声,随口问道:

    “刚才有什么感受?”

    “感受?我TM都开始怀疑人生了!”小明同学表情丰富地回答。

    半决赛第一场就此结束,松大被淘汰,山北四年内第三次闯入最终决赛。

    对于失败,楼成等人早有心理准备,难过并不算多,只是略觉怅然,百味交杂。

    旁观了任莉大发神威,带领帝都学院武道社进入决赛后,松大一帮人乘坐中巴,返回了酒店。

    刚入大堂,楼成便看见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笑容满面迎了过来。

    他戴着金丝边眼镜,气质颇为儒雅,自我介绍道:

    “我是龙虎俱乐部的代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