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来乍到

    六月底的花城闷热潮湿,行走其间仿佛置身蒸笼,分外难受。

    楼成虽然能运转冰劲,化解炎热,但却无法改变周围空气的湿度,只觉皮肤黏黏的,毛孔“呼吸”不畅,恨不得立刻找地方冲个凉洗个澡。

    “这里是一梯一户的设计,隐私保护得很好,而且离我们龙虎俱乐部不远,大概二十分钟的车程。”一位穿着白色衬衣浅灰套裙,脚踏凉鞋的长发女孩扭头介绍道。

    她叫做欧曼,是龙虎俱乐部派到机场迎接楼成的工作人员,皮肤呈现健康的色泽,五官柔和姣好,眼角天然微翘。

    “还可以。”楼成背着行囊,拖着拉杆箱,左右打量了一眼,微微点头开口,然后跟随欧曼刷卡进梯,感受到了一阵清凉。

    欧曼按了六楼,笑容柔美地看向名声在外的当世天骄:

    “这里的水电和各种费用都由俱乐部负责,不用楼先生你操心,如果遇到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找物业,物业解决不了,给我电话……”

    说话中,电梯停在了六楼,房门外的区域不小,摆放有沙发、圆几、盆景等物,仿佛一处等待厅,而屋子装修风格偏冷硬,以黑、灰、银白等色调为主,颇具现代工业气息。

    它超过二百平,有四个卧室,三个卫生间,一个餐厅,一个客厅,一个干净整洁的厨房,格局都相当宽敞,毫无狭窄之感。

    “我一个人住,没必要弄这么大吧?”楼成好笑出声。

    他原本以为只是一个七八十平的两居室。

    欧曼浅浅笑道:“大家都一样,你不能搞特殊化啊。”

    “大家?”楼成心中一动,饶有兴致地反问道。

    “就是俱乐部‘预备组’的非人强者们。”欧曼双眸灵动一转,态度亲和地回答,“不过还住在这小区的没几个了,有的自己买了房,搬出去了,有的在别的城市,跟随其他队伍,征战第二或第三层阶的职业赛,有的年纪大了,转做管理,负责俱乐部的相关产业,对了,楼先生,你会开车吗?”

    “会,但没驾照。”楼成没做隐瞒。

    “那明早有司机来接你们,八点十五分,东南门,我让他提前联系你。”欧曼正好走到窗边,顺手指着外面的人工花园道,“那里有专门隔出来的隐蔽场地,你晨练不用跑太远。”

    “这里配套设施挺齐全嘛……”楼成满意赞叹。

    “作为全国顶尖的武道势力,俱乐部还会不知道你们的需求?这都是精心挑选过的!”欧曼莞尔一笑,伸出了右手,“重新认识一下吧,欧曼,毕业两年,龙虎俱乐部‘助理组’成员,你晋升外罡后才能有专门的助理,至于现在嘛,由我们‘助理组’统一负责。”

    楼成礼貌地伸手和她轻握,若有所思问道:

    “也就是说,我属于俱乐部的‘预备组’?”

    “没错,目前‘预备组’不算你,有五位强者,其中两位就住在这‘天都花园’,你明早就可以看到他们。”欧曼如实回答。

    五位非人?这还没算去别的队伍实战锻炼的,没算年纪已大外罡无望的……龙虎俱乐部的非人数量很恐怖啊……难怪冰神宗、海西门等联合组成吴越会,才能勉强与他们抗衡……楼成暗自咋舌。

    欧曼又介绍起别的情况,直到手机有消息进来,看了一眼,才低声惊呼道:

    “这么迟了……”

    地铁快停了!公交也是!

    都怪那飞机延误了好几个小时!

    她重又抬头,努力让笑容自然:“楼先生,时间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有什么事,你微信或电话问我都成。”

    “好的。”楼成正巴不得对方离开。

    欧曼留下钥匙、电子卡等物,挥了挥手,往门边走去,刚有拉开,她忽然记起一事,回头问道:“楼先生,我们会安排清洁人员定期过来打扫和收拾?你希望几天一次,什么时间段?”

    “两天一次吧,我不在的时候都可以。”楼成斟酌了下道。

    “知道了。”欧曼换上自己的凉鞋,含笑道别,拉拢了大门。

    出了电梯,她矜持的脚步逐渐加快,到了后来,更是小步快跑,奔走如风。

    终于,她赶上了最后一班地铁,找到了位置。

    欧曼长长吐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可她俯身捏了几下酸痛的小腿肚子后,突地涌起一阵悲伤。

    上班时分,来往有车,接触的都是收入极高的强者,仿佛活在光鲜的上流社会,而下班以后,不再是欧助理的自己,则挤地铁,吃快餐,与人合租,住一床一桌一柜的狭小空间。

    龙虎俱乐部为普通助理开的薪水不算太差,但在大城市里,也就只能活着,慢慢攒钱……

    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

    宽敞的房间内,楼成用手机摄录着四周景象,给自家媳妇做直播。

    “怎么样?还不错吧?”他略显得意地问道。

    屏幕对面,一袭俏白练功服的严喆珂放下牛奶,抿嘴笑道:“格局还行,就是装修风格太冷了。”

    “嗯,等你寒假过来,我们就去看下房子,以后五年,十年,多半都得住花城了,早买早好,早点有自己的家。”楼成半是蛊惑半是畅想地说道。

    “为什么要等我来才买?”严喆珂眨了眨眼睛,酒窝隐现。

    “这种事情,肯定得当家的拿主意啊!”楼成毫不犹豫地回答。

    这是有前车之鉴的!

    家里那套房子,最后是老爸拍板的,老妈大体满意,但世事哪有十全十美,每当这个时候,就是老爸被唠叨的日子。

    而反过来,装修基本体现了老妈的意图,后来虽有后悔之处,她却找不到人埋怨,只能偶尔说两句。

    严喆珂哪明白这番弯绕,听得眉眼带笑,“一本正经”点头道:

    “你的审美,我还真不放心!”

    “我的审美怎么了?我家小仙女多好看!”楼成打蛇随棍上,熟练地说起情话。

    “你这叫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严喆珂失笑抿嘴,扭头望向了旁边。

    “那珂小珂同学你算不算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楼成笑眯眯自黑道。

    严喆珂望了眼周围,见杜姨去了车库,扬了扬下巴,拒绝配合道:

    “才没有,我家橙子哥哥多棒~!”

    我眼光可好了!

    我这个智者才不会失误!

    楼成听得笑容浮面,打情骂俏了几句后转而说道:“我听刚才那助理讲,俱乐部专门给我配了一个做兴省菜的厨师,以后早中晚都能在那边吃,回来不用再忙碌了。”

    “咦,你不是很喜欢做菜吗?”严喆珂掩嘴窃笑。

    “我喜欢的是和小仙女一块做菜。”楼成嘿嘿笑道,“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做饭两小时,洗碗半小时,吃饭也就十几分钟,多浪费啊!”

    “也是啊……”严喆珂赞同点头。

    话未说完,她眸光一转,脱口而出:

    “你吃那么多,十几分钟怎么够?你个骗子!”

    “……”楼成一时竟无言以对,好半天才回答,“我不就打个比方吗……领会精神,领会精神……”

    这时,杜姨进来,催促女孩换衣,严喆珂慌忙喝掉最后一口牛奶,结束了视频,脚步轻盈地走上二楼。

    她上午没课,但十点得去教室讨论分组报告,而楼成给自家老妈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住处的情况,洗漱躺到了床上。

    “我到花城了!”临睡前,他给蒋胖发了条消息。

    这厮正是在广南花城读大学!

    “我回秀山了!”蒋飞“奸笑”回答,“开玩笑的,就等着你过来请我吃顿好的,什么时候约,我大后天的高铁票?”

    “明天再说,我还没去报到,不清楚俱乐部的安排。”楼成没随口承诺。

    结束聊天,给严喆珂道了声晚安,他锁上手机屏幕,让主卧陷入一片黑暗里,四下万籁俱寂,微光从窗户照入,带来了安宁,也带来了孤寂。

    楼成以往不是没去过异地,但除了秀山和松城,他心里都清楚地知道,那只是短暂的停留,很快便会离开。

    而这次,自己将在这里扎根,在这里发芽,在这里生长,往后的五年、十年、二十年都将属于这座城市。

    归属感缺乏,而未来很漫长,楼成莫名有了几分感伤和惆怅,充满不真实的味道。

    这就是我下半辈子的“故乡”?

    类似的感觉,他初到松城的那晚有过,但寝室不止一人,热闹很快冲淡了一切,现在则只有自身。

    独在异乡为异客。

    …………

    第二天清晨,楼成按时起床,前往专门隔出的那块场地,找了个相对隐蔽的位置锤炼。

    八点十分,他挎上普通背包,来到“天都花园”东南门,看见了前来接自己的银灰商务车,看见了等在门口,眼袋明显的欧曼。

    这辆商务车空间非常宽广,两排位置相对而放,各有桌板,隔着小冰箱和吧台。

    对面已坐了一男一女,目光宛若实质地扫过楼成。

    “我来介绍下,以后你们就是‘预备组’的队友了。”欧曼笑容灿烂地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