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竞争的环境

    刚临近俱乐部大门,楼成便看见位留着三七分发型的黑瘦青年迎了上来,用广南腔很重的口音道:“楼先生,您好,我是黄宾,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门口。”

    “麻烦了。”楼成礼貌道谢。

    “不用这么客气的啦,这是我的工作。”黄宾笑容满面回答,转身作为开路先锋,领着楼成出了大门,登上了一辆深黑色的商务车。

    楼成随意打量了一眼,只觉内饰柔黄,比早上那台豪华,与驾驶座之间有帘幕遮掩,通过对讲机联系,保证了绝对的隐私,吧台有柜子,内里有名酒,冰箱分做两层,半是冷藏饮料,半是冻着冰块和冰淇淋。

    “去大学城……”黄宾拿起对讲机说了一句。

    虽然他已经把目的地发给了司机,但当面表现的机会不能放过!

    做完这一切,他没多逗留,笑眯眯下了车,合拢了门,免得耽搁“未来外罡”的时间。

    楼成对他点头致意,打开冰箱,拿出瓶冷藏的矿泉水,翻了个杯子,自斟自饮。

    俱乐部出口,正等待着乘车返回“天都花园”的俞望远和陆少菲目睹了全部经过,心情皆颇为复杂,后者撇了撇嘴道:

    “助理组这帮人还真是势利啊,简直快鞍前马后了,如果我能成就外罡,绝对不在他们之中挑人……相对来说,欧曼还好,对谁都那么热情周到……”

    “他们的势利或许正是俱乐部想要的……”俞望远圆乎乎的脸蛋上全是自嘲的笑容。

    “这话怎么说?”陆少菲弄了下自身的短发。

    “营造层次的差异,塑立特权的美好,如果外罡、准外罡和非人的待遇一样了,怎么体现得出地位的区别,怎么能刺激我们,产生奋发追赶的动力?”俞望远冷静中带着叹息地回答,“多配几台车,多请几个司机,对俱乐部来说,不过小事一桩,但为什么去做?要想被别人郑重对待,殷勤讨好,那就努力提升自己,成为他们眼里的香饽饽。”

    陆少菲听得若有所思,微微点头:“还真的是这种感觉啊……我以前在‘丹境组’的时候,哪有随时协调用车的机会,每天来回班车,错过就自己想办法,‘助理组’的人几天见不到一回,没事压根儿不出现,那个时候,我就憋了股劲,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进入‘预备组’!”

    见队友赞同,俞望远打开了话匣子:

    “以我们的境界和实力,如果不在龙虎,随便去哪个省哪个城市,都能成为人上人,多的是招揽机会,多的是贵宾待遇,多的是各种好处,但这样一来,好像就没什么往上冲刺的动力了,什么都不缺,没比较对象,过得很舒坦,意志难免软化,我当初离开军队,要是选择警界,省厅高官肯定有的,可我还有野心,还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强者!”

    “为什么顶级职业赛‘预备队伍’这种模式受到推崇,除了时常能得到外罡指点,那么多非人见天待在一起,彼此间难免会有比较,会有竞争,这非常有利于修炼。”

    陆少菲吐了口气道:

    “确实是这个道理,我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

    她话至一半,忽然失笑,缓了几秒才道:

    “就是超越你!”

    “很好啊!我的目标是追上屠队!”俞望远轻笑了一声。

    陆少菲深深看了他一眼,只觉这位长相亲和的队友比往常表现出来的形象深邃了不少。

    他出身军队,经历颇多,不像我这种龙虎武道学校一步步提升上来的“白纸”……

    念头一转,陆少菲翻了嘀咕,疑惑开口:

    “可这么多高品集中在一块修炼,也会给每个人造成很严重的心理压力啊,比较不过其他,竞争出现落后,两次三次还好,一旦多了,打击不是一般的大,反复来上几年,再强悍坚定的意志也会动摇吧?”

    “所以才有去别家队伍锤炼的安排,这一是实战磨砺,二是给我们找信心的,实在不行了,那就转管理,转警界,转军方,每年都有非人退出,你又不是看不到,竞争压力就是这么大!”俞望远眺望门外,忽然笑道,“好啦,我们的车来了,回家牢记刚才被楼成刺激的感受吧,将它转为动力,争取一年内别被他赶上!”

    “努力!”陆少菲英气十足地挥了下拳。

    而在银灰色商务车门边,欧曼脸色黑得仿佛能滴出水来,先前黄宾殷勤讨好楼成的画面,她在二楼办公室从头到尾旁观目睹,感觉背后被人捅了一刀。

    我努力一碗水端平,不和办公室的前辈们争夺什么,好不容易天上掉馅饼,被主管派去迎接楼成,也是诚惶诚恐,不敢痴心妄想,只打算以工作态度来获得认可,谁知道,黄宾这平时笑眯眯的资深员工竟然私下联络楼成,横插一手!

    他往常还表现得对我多有好感,颇为暧昧,一旦涉及利益,却是这幅模样!

    阴险小人!

    职场真是不好混啊!

    …………

    商务车行驶得很平稳,一路虽偶有堵车,还是在六点二十分抵达了大学城,绕到了蒋飞他们学校的门口。

    “就停在这里吧,你可以回去了,麻烦了。”楼成瞄了眼窗外,发现了蒋胖,于是拿起对讲机和司机交流。

    “楼先生,我可以再等一会,送你们去用餐地点再走。”司机主动提议道。

    “也行,我问下去哪里,如果在校内,就不麻烦你了。”楼成看着车门自行打开,低头走了下去。

    他一个箭步就欺近了穿灰色T恤,浅黄短裤,黑色凉鞋的蒋胖,伸手拍了下对方的右肩,自己则闪到了左边。

    几百次如一日,蒋胖依旧受骗,愣愣往右侧找了几秒才回过神来,望向左边,嚷嚷道:“你这非人强者拿我这普通人开什么涮?”

    “我没练武之前,一样没见你找准。”楼成笑了一声,“去哪里吃饭?”

    蒋胖这厮愈发圆润了!

    “去家老店,他们的白切鸡那味道,啧啧,不提了,我每周都要去打次牙祭。”蒋飞吞了口唾沫。

    “多远?”楼成被他说得肚子都饿了。

    蒋飞望了望远方:“走路十几二十分钟吧。”

    “那我们坐车过去,你把地址发我。”楼成拍了蒋胖一下,示意他跟着自己。

    上了车,蒋飞睁大眼睛,拘谨地四下看了看,由衷赞道:

    “橙子,你这待遇牛逼啊!”

    他竖了下大拇指。

    “商务车不都这样?”楼成好笑反问,拿起对讲机,将地址告诉了司机。

    “我知道……”蒋飞讪讪笑道,“我是说有专门司机这待遇!”

    “不能算是专门,刚好协调到给我用而已。”楼成如实回答。

    蒋飞点了点头,感受到车辆启动,下意识望向了窗外的街道,只见本校的同学们正忍耐着炎热来来往往,而自己置身于凉爽,眼前是冷饮。

    走走停停,十分钟后,商务车停在了蒋飞所言的林记老店前。

    目送司机离去,两人进入铺子,点了两只白切鸡,两只烧鹅,两份叉烧和四盘肠粉等食物,点得伙计一愣一愣。

    “吃不完打包!”蒋胖没好气地喊了一声,让对方恍然大悟。

    分别坐好,蒋飞好奇地打听了几句龙虎俱乐部的情况,然后微笑指着外面道:

    “这里临近三所大学,来往很多美女,我每次都会打望很久,虽然自己没有女朋友,但也感觉满足了,似乎拥有着整片森林。”

    “你这种心态就叫,看,朕的如画江山!”楼成调侃了蒋胖一句。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蒋飞摊了下手道,“去年寒假来秀山玩的几个同学,知道你是楼成以后,对我确实挺热情的,一直也有帮我介绍女朋友,但都可耻地失败了……”

    “这我就没办法了,让你减肥始终减不下来!”楼成顺势给予刺激。

    “哎,我现在就随缘了,说不定哪天谁会发现我丰富的内涵。”蒋飞自嘲一笑。

    就这个话题闲聊了几句,两人说到了找工作,蒋飞满脸苦恼地道:

    “我是没法像你一样毕业就成土豪了,其实吧,以我的专业,愿意去工厂的话,随便走,不怕没人要,但想想又觉得不甘心,下半年先投投别的简历,反正,不留在花城,就去高汾,别地不考虑。”

    “嗯,高汾最近几年发展都挺好的。”楼成不了解蒋飞专业的情况,也就不胡乱发表意见。

    “有的时候真怀念高中,别的都不用想,不用选择,只需要在乎学习,一旦空闲,能单纯地用心地去玩,哪像现在……”蒋飞感叹道。

    “等你出了社会,就感觉大学很好了!”楼成认真回答,“我倒是喜欢大学胜过高中,高中那会感觉心智还不成熟,还不懂得去品味生活,就没心没肺地过着,而大学各方面观点逐渐成型,有了自我,又相对空闲。”

    “我懂,你大学有女神陪伴嘛!”蒋飞夹了块白切鸡塞入口中。

    “不要戳穿!”楼成失笑出声。

    回忆了过往,展望了未来,两人一直聊到天色全黑,才慢悠悠离开林记,散步至蒋飞所在大学的门口。

    彼此告别之后,蒋飞踱步返回了寝室,看见几位室友已在联网玩游戏。

    “胖子,这么晚?约会去了吧?”一位同学忙里偷闲,打趣笑道。

    “没,我哪有女朋友!”蒋胖自黑道,“和高中同学吃饭。”

    和当世天骄楼成!

    “哦……”几位室友没有多说,继续沉迷于游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