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接风宴

    叮!

    楼成手机难得收到一条短信,拿起一看,原来是花城台风预警,未来几天内,灾祸将擦着本地登陆。

    据说东南沿海每年都有那么几次?楼成不甚在意地想着,开始考虑大风大雨天晨练的场所。

    要不提早来俱乐部这边?他用筷子将面前的蟹黄汤包扯出一个小口,让汁水缓缓流溢,装满了整个盘子,然后拍了张照,发给了严喆珂,辅以“奸笑”的表情。

    昨晚从大学城回来后,他按部就班地和媳妇聊天,与老妈电话,Q上找嘴王他们闲扯几句,玩了七八把游戏,看了会小说,今天一早,准时起床,用功锤炼,重点打磨着火部第一十三式“灼”的技巧,等到八点十五分,会合了陆少菲、俞望远等人,坐车抵达俱乐部,于餐厅享受天南地北各种早点。

    “想吃!”严喆珂“泪汪汪咬着手绢”回复。

    “刚我晨练完,谁在炫耀大餐!”楼成“窃笑”道。

    康城大学正处于暑期,自家媳妇赶进度的功课随着报告的提交,也步入了尾声,而岳父和岳母大人飞往了米国,打算领着她旅行两周再共同返回,到时候,小仙女陪爷爷奶奶外公姥姥待个几天就会飞往这边“阖家团圆”。

    由于天热不宜外出,且对花城还没多少了解,所以楼成之前才说严喆珂寒假的时候买房,夏天嘛,逛逛商场,吃吃老店,窝在家里吹空调慵懒度日才是王道!

    而且龙虎的薪水是按月发放,每月八十万,不够的部分,年底一次性给予,要想全款,自己还得攒一阵子。

    就在楼成埋头喝掉汤汁,将皮塞入口中,津津有味咀嚼时,女孩“委屈地对着手指”道:“我饿得快,不行吗!”

    “行行行,等你来花城,我领你吃俱乐部的餐厅!家属有优惠的!”楼成嘴角上翘地打着字,忽然感觉有人靠近。

    他抬起头,看见身穿圆领白衬衫的欧曼走了过来,含笑问道:

    “楼先生,昨天的兴省菜感觉怎么样?”

    “不错,手艺很地道,不是那种本土改良型,但有几个菜不是太合我口味,可以稍微调整下,比如那道酸汤肥牛……”楼成如实表达着想法,没打算谦虚。

    以后几年说不定都得吃那位厨师做的菜,没办法忍一时海阔天空!

    欧曼拿出手提包内的纸笔,认真做着记录,末了笑道:“我会直接转告厨师的。”

    她在“直接”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以示自己的用心。

    楼成微笑点了下头,记起刚才的问题,转而说道:

    “最近不是有台风要来吗?‘天都花园’的场地是半露天的,没法遮雨,我该去哪里晨练?”

    欧曼脑筋急转道:“‘天都花园’活动中心有小型室内武道场,楼先生,如果你确定的话,我帮你提前说一声,把钥匙拿到手,到时候,想几点去都可以。”

    她最怕楼成没什么需求,让自己无法表现,现在恨不得立刻赶去天都花园的物业!

    “好,谢谢啊。”楼成舒了口气,诚恳点头。

    “不用不用,我应该的!”欧曼喜上眉梢,姣好的面容光芒焕发。

    她见楼成的目光转向了那一叠蒸笼,知趣地说道:“不打扰您用餐了,我去协调武道场的事情。”

    小步退后,缓慢转身,她笑容洋溢地走向了大门,及至看见一脸懊恼表情不虞的黄宾,才收敛了神色,昂着头,端庄越过对方,娉娉婷婷离开。

    她算是明白了,身在职场,一味退让,做老好人,是要不得的,与人为善不能丢,但该争取的必须争取,否则别人不仅踩了你,还会嘲笑你!

    黄宾在“助理组”多年,虽然很想立刻上去找楼成寒暄几句,问问昨天司机是否令人满意,但丰富的经验告诉他,在欧曼刚“打扰”过的前提下,自己再去,只会触发“厌烦”这种情绪,得不偿失。

    暗咬了牙齿,他默默退出了餐厅。

    别人的职场争斗,楼成压根儿没有察觉,边和小仙女聊天,边美美地享受早餐。

    九点十分,他离开餐厅,进入丹境传功房,继续着绝学的参悟和演练,十点五十分,回到专属休息室,与严喆珂视频,十二点半,再至餐厅,正好遇上屠正出来。

    “晚上聚餐啊,我已经定了会所包厢,六点出发没问题吧?”屠正刀削斧砍般的线条柔和着笑意。

    “可以。”楼成本就无事,爽快答应了下来。

    之后,正处于新接触厉害武功阶段的他,兴奋地没睡午觉,在传功房和附属练习场消耗了整整一下午的时光。

    轰!拳中虚空,赤炎四卷,暗藏金色。

    楼成满意点头,收起了架子。

    火部第一十三式“灼”算是修炼有成了,而万事开头难,其余二十多门绝学的进度将会比这个快,嗯,不包含最难的那几样……

    哗啦啦,温热水滴洒落,洗去了一身的疲惫,楼成换好衣物,背上挎包,来到西北区的“预备组”练习场,和俞望远等人会合。

    “我和‘助理组’打过招呼了,有车送你们过去,我带建林和小璐。”屠正豪爽地挥了下手。

    一路无话,“预备组”六名非人来到了一家装饰豪华的会所。

    刚推开大包厢的门,楼成和陆少菲等人忽地愣住,因为里面已坐着一个人,半截铁塔般的光头巨汉,眉毛凶恶的一品强者,“擎天柱”龙真!

    与昨天在会议室初见相比,此时的龙真气势虽未外放,却让人不由自主战战兢兢,仿佛动物遇到了天敌,弱小者碰见了黑帮大佬。

    而龙真对贾璐等人的震惊未有在意,悠闲地剪掉雪茄头,在火上转动灼烧。

    “龙爷当初在‘预备组’对我多有照料,经常指点,算是我半个师父。”屠正微笑解释道,“听说我要给楼成接风洗尘,他就说过来凑个热闹,像他这么没架子的外罡强者可不多啊!”

    那可不是,我见过的外罡里面,有架子的反而是少数……或许不屑于对我摆架子?楼成腹诽了一句,老神在在地抱拳行礼,问了声好。

    陆少菲等人清醒过来,收敛了错愕,跟着行礼道:

    “龙爷好!”

    “坐吧。”龙真嘴巴咧出了一个较大的弧线,指着旁边的雪茄盒,对楼成道,“来一根?”

    他未展什么威严,但自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意味。

    谁能拒绝一位一品强者的好意?

    “不用了,我不抽烟。”楼成轻吸了口气,坦然笑道。

    “怕什么?你已经不在打基础的炼体阶段了。”龙真吸了口雪茄,缓缓吐出烟雾道。

    不等楼成回答,他轻笑一声:“你的冰镜到‘虚空遇神,照见自我’的程度了吧?”

    此言一出,陆少菲等人皆有震动,类似的境界,外罡当然看不上眼,但于非人而言,却不一定可以企及,在场的四品里,除了屠正,没一个能办到!

    他成就非人才一年吧?

    不愧是当世天骄……

    这是专门研究过我的比赛视频,而且下了很大一番苦功啊……龙真这一品强者显然不会那么无聊,那是谁呢……楼成看了眼旁边的屠正,若有所思点头:

    “是的。”

    “那不就结了?到了这个境界,掌控自身,去污洗垢,清理双肺,不过是反掌之间的工夫,还怕抽根烟?”龙真似笑非笑地说道。

    楼成自嘲一笑,语气毫无动摇地回答:“我是真不喜欢。”

    龙真没再多说,转而问起俞望远等男人,没谁做出拒绝,一时之间,包厢内烟雾缭绕,恰似仙境。

    楼成对此倒也无所谓,自己肺部已强大得能自我清洁,不直接吸只是态度和原则问题。

    等到冷菜摆上,屠正笑道:“我带了几种好酒来,你们挑一挑,看喝什么。”

    陆少菲等人各自选择后,楼成摆了摆手,略有点尴尬道:“我不喝酒。”

    “不喝酒?古代哪个侠客不喝酒的?”龙真碎嘴地嗤笑了一声。

    楼成摇头道:“都习惯了,也就没必要去打破,而且比起酒精,我更喜欢其他味道。”

    “你啊,真没意思。”龙真也不勉强,轻笑道,“换做其他工作,你要不喝,领导瞪你一眼,你敢不喝?”

    “我努力练武,大概就是为了让自己有拒绝的权利吧。”楼成模仿当初的话语,神情自若地笑道。

    龙真缓缓点头:“这话不错……”

    石斑,鲍鱼等一一送上,晚宴开始,屠正活跃着话题,龙真也时不时说些当初在“预备组”的事情,勉强算是宾主尽欢。

    晚餐后,龙真没多做停留,说是去会所其他地方放松,楼成他们则在屠正邀请下,于三楼ktv唱了一会歌。

    等到陆少菲和贾璐玩了一阵,相继告辞后,屠正露出抹笑容,出去了几分钟。

    他回来没多久,房门打开,鱼贯进入十来位女子,刷得在大屏幕前站成了一排,或青春靓丽,或妩媚动人,环肥燕瘦,各有滋味。

    “质量都不错,你们先挑吧。”屠正放松地往后一靠,双臂横在了沙发靠背上。

    “我不用了。”楼成抢先回答。

    “怕什么?男人在外逢场作戏有什么?”屠正轻笑道。

    眼见着俞望远和孙建林已经开始挑选,楼成吸了口气,站了起来道:“我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玩。”

    说完,他与屠正四目交接,没有一点慌乱,只得坦然。

    “有事就去忙吧。”屠正缓缓吐出几个字。

    楼成点头致意,转身离开。

    等他远去,孙建林边若无其事和女伴喝酒,边开口笑道:“屠队,你太急了,交浅不足以言深啊,人家还是刚出校门的孩子。”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也看得出来楼成是个意志很坚定的人,是个习惯克制自身的武者。”俞望远叹了口气,搂住了两个女伴。

    屠正身边各坐一名美女,眼睛半开半阖,未发一言。

    …………

    七月三日,星期五中午。

    楼成正在用餐,俞望远靠了过来,微微笑道:“下午是预备组每周一次的对练课,要参加吗?”

    又练成一门火部绝学的楼成正有点手痒,当即点头道:

    “好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