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明白了吗

    场地中央,俞望远身体一抖,甩掉了粘黏的几朵火焰,颇有点勉强地笑道:

    “察觉你一直在用‘炎帝劲’推动‘灼’拳,而不像以往那样和‘冰魄劲’交替,我就该想到你练成‘飞蛾’了……”

    哎,大意了,毕竟楼成加入俱乐部还不到一周,自家脑海内尚未形成他驾驭更多“火部”绝学的概念,于是狠狠吃了个亏。

    旁边的屠正颔首说道:“他不用冰劲降低高温,迟缓速度,做出控制,始终在叠加灼热,你哪怕没想到‘飞蛾’,也该小心点了,事有反常必为妖!”

    见他们当场检讨,总结得失,楼成也思索了下道:

    “我对‘喷射’变向的应对也有问题,不该一味去躲,一味去闪,那个时候,强行反扑,以攻代守,可能更好!”

    “对,逼得‘喷射‘主动变向来防御,是最好的选择,把握节奏拿到主动非常重要。”屠正做出点评,相当中肯。

    陆少菲、孙建林和贾璐也加入进来,讨论着刚才那场战斗的点点滴滴,让楼成仿佛新增了几处视角,收获了更多的经验。

    修真者常言,财侣法地,诚不欺我也!他暗自感慨道。

    没钱?没钱你练个屁的武,营养都跟不上!在最初的锻体阶段,至少得保证每天肉食饭菜吃到饱,否则迟早尿血,垮掉身体,也就是现代社会,物资丰富,才能让很多人想练就练,换做古代,哪有那么容易,只能等待天赋被人发现,得到栽培。

    没修炼的伙伴?没好的对手?那就难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愈往高处走,愈陷入瓶颈,最终停滞不前,屠正和俞望远他们虽然不是好的朋友,但自身依然可以从这堂对练课感受到同境界武者“脑力风暴”的效果。

    至于修炼的功法,那肯定也不可或缺,要想凭一己之力,无中生有,自开不下于一代代前人千锤百炼成果的道路,那难免痴心妄想,变态如武圣,也是在“雷部”功法大成后,才有所创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方能看得更高,望得更远。

    “地”这块,在现代社会,和“财”已是密不可分,什么火山实验室,什么“冰部”仿真环境,哪是一般势力能承担的?

    念头转动间,楼成见对练课结束,重又返回丹境传功房,继续琢磨和修行绝学的努力。

    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俞望远隐有点艳羡地叹气道:

    “虚空遇神,照见自我,还真是了不得啊,我到现在为止,‘飞蛾’也只能在练习时用出,一旦实战,根本无法兼顾。”

    “不到一周,练成了‘灼’和‘飞蛾’,这速度,啧……”孙建林摇了下头。

    陆少菲则自嘲道:“我前几天还说争取一年内不被楼成赶上,话还在耳边,他就已经表现出货真价实的四品水准了,真是,哎……”

    “这正常,对他们这种当世天骄来说,外罡前一年一品是常态,相比楼成之前的提升速度,这已经是很普通了,我们只能学着去接受。”俞望远半笑半叹道,“还好,他下个阶段就是外罡门槛,不会再那么快了,肯定会有瓶颈。”

    屠正一直未曾发言,此时若有所思问道:

    “这段时间,楼成从早到晚都泡在传功房?”

    “对,除了上午十一点到十二点半,他会休息一下,别的时候,他都在传功房,不到一周练成‘灼’和‘飞蛾’也不是没有道理……”俞望远感慨道。

    别人比你有天赋,比你克制,还和你一样努力,简直让人绝望。

    说到这里,俞望远看了眼屠正,堆起笑容:“屠队,你也别担心,你已经接近外罡,也有‘虚空遇神’的境界,下一步就是鱼跃龙门,成为真正的强者,到时候,楼成再突飞猛进,也和你没关系,不会影响到你。”

    屠正默然几秒,哈哈一笑道:

    “这其实挺好的,有位劲敌在后面追赶,我才能冲刺得更快,我还有一年多满三十,若还没法跃过龙门,那希望将变得渺茫,现在正是背水一战,破釜沉舟的时候!”

    当今之世,虽然也有梁一凡三十来岁才成外罡的例子,但终究屈指可数,三十依旧是外罡的门槛。

    出名要趁早,外罡皆壮年!

    …………

    “助理组”办公室,头上架了副墨镜,妆容精致的孙婷婷一摇一摆回到座位,点开工作群,@了“技术组”的副主管:“‘预备组’对练课的比赛录像尽快整理出来,他们在催了。”

    “这才刚完啊……”“技术组”副主管“抹着冷汗”道。

    这时,“外事组”一位姑娘兴致勃勃地问道:

    “对练结束了?楼成和谁打的?结果怎么样?”

    虽是工作群,但大家对类似的事情都相当感兴趣,时常一起八卦。

    “他和俞望远打的,赢了。”孙婷婷瞥了下嘴巴。

    “俞望远,军方退下来的那个资深四品?”

    “楼成厉害啊……”

    “而且他还没满二十二岁!还有足足八年去冲击外罡!”

    “不愧是当世天骄!”

    “潜力无穷啊!”

    欧曼和黄宾旁观着群里的议论,既感兴奋,又增压力,忍不住环顾办公室,发现不少同事表情变得若有所思。

    到最后,他们彼此对望了一眼,视线仿佛在半空碰撞出电火花。

    可是,接下来的几天,楼成始终按部就班地过着,没错过每一顿饭,没额外协调用车,让他们英雄无用武之地,只能见缝插针地过去寒暄几句,关心冷暖,增强印象。

    周一下午,楼成没去传功房,跟着屠正和陆少菲等人来到西北区的大会议室。

    这里布置的既像教室,又有足够的空地演练,这是每周一次的外罡指点课。

    教练吕严和“武痴”郭洁没来,“龙王”陈其焘、“洛后”宁梓潼和“擎天柱”龙真出席,一字排开,坐于上首。

    楼成初来乍到,而且才练了一周的“火部”丹境篇,又有前人笔记参考,积累的问题只得一两个,所以也没急着发问,安静在旁倾听,从屠正、俞望远他们与外罡强者的交流,触类旁通了不少事情,豁然开阔了自身眼界。

    难怪宁姐说尽量不要错过……这是大势力才有的好处……楼成见指点课接近尾声,不再谦虚,举手起身,礼貌问好,开口描述道:

    “……火部第三十六式‘吞’是‘炎帝劲’的一种高级应用,从前辈们的笔记看,重点是收缩与加重,到了一定程度,自然会产生闪光和火焰的爆发,可我始终找不到那个临界点,是不是技巧上还有什么问题?”

    听到这段话,一直板着脸的陈其焘缓缓起身,走到场地中央,握起拳头,啪地往前击出。

    他右拳刚起,四周气流全被点燃,一丝一缕,条理分明,俨然演绎出“炎帝劲”在体内的“流动”图景!

    一道道火光凝聚,收缩于龙王拳面,不断压缩,沉重至夸张。

    轰隆一声,炽白光华爆开,耀乱眼球,使得楼成、俞望远等人仿佛被火焰“吞没”,再也看不到别的事物,感受不到其他景象。

    若正面挨上了一击,除了闪光,还会遭遇冲击波浪和火焰的抛射。

    收起拳头,龙王看了眼楼成,低沉问道:

    “明白了吗?”

    “明白……”楼成傻傻回答,对刚才那一幕记忆犹新。

    等等,这和功法的描述、笔记的阐释没有区别啊!

    龙王的意思是,你找不到临界点,只是因为你实力太弱?

    那我应该是明白了……楼成囧囧地想着。

    他回答之中,陈其焘已负手离开了大会议室,宣告了这堂指点课的结束。

    之后几天,楼成尝试用本身的平衡抱丹来强行引导“吞”的收缩,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然后如饥似渴地开始新绝学的掌握。

    周五下午,他心情极好地来到“预备组”练习场,又到对练的时候了!

    而且小仙女今天便会从米国返回,陪两边老人各待几天后,就将直飞花城!

    人逢喜事精神爽,楼成随意拿起一个抽签纸团,看见了铁画银钩般的“二”字。

    “谁第二组?”他微笑问道。

    “我。”屠正轻笑一声,摊开手掌,露出了写有“二”字的纸条。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