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总是让人沮丧

    类似的问题也出现在楼成的粉丝论坛里,“牛魔王”滑稽回复:

    “或许是太久没实战了,有点手生吧……”

    “难得有这么好的对手,不趁机锤炼下新学的武功,怎么对得起自己?”“盖世龙王”奸笑道。

    “也就是说,我家楼成开始没认真咯?”闫小玲“兴奋举手”,不懂就问。

    “水管工吃蘑菇”回答道:“认真肯定是一直很认真的,只不过大部分时候是以尝试和见识为目的。”

    “简单来讲,不以获胜为目标的比武就是在耍流氓!”“一贯纯爱俊冈本”言简意赅地总结,“如果你们不介意,我可以用更形象的比喻来描述。”

    “不听不听,绝对污得没有边际!”“幻梵”“捂着耳朵摇头”。

    “战战战!最后那几下简直爽啊!”“不老的老枪”自顾自地宣泄道。

    “是啊,帅呆!”“聂柒柒”附和道。

    闫小玲“翘起了骄傲的尾巴”:“哈哈,我就说吧,现在的对手还不需要低调攒人品!楼成什么时候让我们失望过?”

    “是是是。”“好名字都被狗啃了”先以某表情包的梗做出回复,然后叹了口气道,“提到这个,我就想起林缺,他本来也该顺风顺水的,现在只能参加非人以下的比赛,而且不是太重要的那种,偶尔才看得到转播,哎……”

    “心疼林缺一下……你不是有新的男神了吗?”“幻梵”好奇发问。

    “我什么时候有新的男神了?”“好名字都被狗啃了”“一脸茫然”。

    闫小玲指证道:“你不说‘毒奶教主’脑袋全光的造型很萌吗?”

    不等对方回复,她兴高采烈回放起这场比赛,截了几个楼成或潇洒帅气或阳光强硬的动图,忙碌起松鼠党的收集和分类工作。

    …………

    休息室内,屠正坐在沙发上,身体前弓,右肘撑着大腿,拳头抵住侧面下巴,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屏幕,上面正重播刚才的比赛。

    滴,他手机响起,收到了来自隔壁陆少菲的消息:

    “屠队,楼成那一招是自创的吧?”

    四月份全国大学武道会的时候就看他用过,如今再见,愈发肯定。

    “嗯,应该是参悟‘浩瀚星空.绝对冰寒’的收获,这一招本来就不够完满,他能弄出新东西来,确实厉害。”屠正斟酌了几秒,回复了陆少菲,“修炼‘冰部’绝学的这代非人,当以他为尊,‘吴越会’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不阻拦他加入我们。”

    点了发送,屠正沉默片刻,突地叹息了一声。

    楼成这何止“厉害”两个字能够形容!

    到了自身目前的层次,参悟“火部”外罡篇后,创出一招半式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可自创的绝学竟有简化外罡的威能,那就称得上匪夷所思了!

    据说楼成师父当年,在非人阶段,也完成过类似的事情,他糅合“雷部”和“冰部”的东西,自创了一套震拳,杀招便是简化外罡,但也仅仅是类似,因为那杀招更多是以“冰部”本身的简化外罡“沉眠”为蓝本,稍微加了点新东西,而楼成那一招,似乎是从无到有弄出来的——至少以前在外罡以下没见过类似的东西,所以,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哎,面对这种当世天骄,哪怕实力和境界都还能压得住他,也会时不时感觉沮丧。

    当然,这也是动力!

    …………

    擂台之上,看见林岳倒下,险些砸出一个大坑,楼成慌忙过去,试图将他扶起,送去急救室。

    对这位比较纯粹的武者,他还是相当敬佩的。

    就在这个时候,林岳双臂一撑,慢悠悠晃荡荡地自行站起,抹掉嘴边血迹,有气无力地竖了下拇指:

    “厉害,差点拆了我这把老骨头。”

    我擦,他还能动?还活蹦乱跳?楼成嘴巴半张,想说什么已然忘记。

    能掌控身体细微,做出精准修复的自己,挨上同境界的五记内爆,都会重伤垂死,除了被送往急救室,再做不出别的事情,可,可林岳生吃了足足九记内爆,看起来还能跑步回家!

    他也就是伤势全被引爆的那瞬间才难以支撑,转眼就缓了过来!

    “不灭绵体”真变态啊!真TM是怪物!

    “真.来自M78星云的魔兽”楼成又惊又诧地腹诽了两句。

    不过再强悍的神功也有短板,“不灭绵体”练不出各种玄妙的“劲力”,只是恢复效果和防御能力强到变态。

    “生猛,生猛,一代比一代狠……”林岳笑着摇了下头,行了一礼,不见阴霾地转身往石阶方向行去,最初脚步还颇为踉跄,到了后来,已是沉稳有加。

    呼,确实得亲自体验过,才能直观立体地掌握“不灭绵体”的种种厉害之处,光看视频,只得肤浅的认知,形成不了鲜明的形象……楼成暗自喟叹,在满场“楼成楼成”的呼喊里,走下了擂台,返回了专属的休息室。

    与严喆珂分享了之前战斗的点点滴滴,楼成收敛心神,照见自我,控制气血,从细微处修补着身体,弥合刚才出现的伤势。

    先难后易,半个小时后,他甚至能分心看一下其他场次的战斗。

    等到中午与屠正、陆少菲在贯海武道场馆的附属餐厅填饱肚子,他睡了一觉,大概四十分钟,然后精气神意体各方面又重归了巅峰,又能再战一场。

    这就是“头顶三尺有神明”境界与内练“皆”字诀结合的好处!

    下午,他悠闲地在休息室观看屠正、陆少菲等队友的战斗,轮换着琢磨其他热门的比赛,与自家媳妇讨论得兴高采烈。

    这个过程中,安朝阳发来消息报喜,说是遇到一位五品非人,经过拉锯苦战,总算险险得胜,没丢脸地首轮就被淘汰。

    而在下午最后一场出战的彭乐云,因为有了“虚空遇神,照见自我”境界的加持,“浪啊浪”神功百尺竿头再进了一步,竟然没出现差点浪翻船的窘境,从头到尾,尽在掌控之中。

    “好像又比我强了那么一点点……”楼成吧嗒了下嘴唇。

    晚间,天月武道场馆那边,任莉登台,也展现了“头顶三尺有神明”的境界,没有疑问地拿到了胜利。

    而这让楼成感受到了莫名的压力。

    那两个家伙进步飞快啊!

    可不能刚辛辛苦苦赶上,又被甩开!

    精神抖擞地和同样获胜的屠正、陆少菲回到酒店,楼成接下来的一天,除了锤炼和用餐,都未离开房间,因为需要关注的热门太多,想看的视频集锦成堆,得琢磨的细节数不胜数,哪有空闲游荡。

    严喆珂对这类事情总是兴致勃勃,似乎代入了自身,似乎也在参加“王者战”,和楼成交流得热火朝天。

    首轮结束后,有一天的休息,楼成依旧窝在酒店,研究纯粹实力在自己之上的选手,忙得连玩游戏的时间都缺乏。

    拿起手机,回了小仙女一句,他正待放下,忽然收到了提示,被拉入了某个讨论组。

    “今晚聚一聚?”安朝阳发声问道。

    这一次,他吸取了教训,直接组建了“临福就食团”。

    “改天吧,还有一堆战斗视频没看,等进入双败淘汰赛再约。”昵称改为了“物理民工”的彭乐云回道。

    “+1!”任莉附和道。

    楼成看了眼平板电脑上的视频,“大笑”回复:

    “真巧!”

    妈蛋,一群“吸战斗视频”的青年!

    这样的生活节奏里,时间来到了傍晚,组委会公布了对阵名单。

    从第二轮开始,将有人轮空,以求三轮后刚好剩下六十四位武者。

    “又想直接晋升,又想实实在在打一场,心情真是矛盾啊……”楼成下拉着网页,找到了自己和对手的名字。

    “天月武道场馆,晚上第五场,(龙虎俱乐部)楼成VS(大行寺)智通!”

    智通?听说也挺有名气的啊……在他那一辈里,只逊色于“明王”智海和大师兄智仁……楼成先是一愣,旋即欣喜。

    终于能见识下大行寺嫡传了!

    半个小时之后,正研究智通比赛视频的他收到了严喆珂发来的消息,那是一条新闻的链接。

    点进去一看,智通在居住的禅院外被“王者战”官方记者拦下,接受了采访,他双手合十道:

    “南无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想赢楼施主!”

    画面过去,记者点评:

    “他也有那个实力去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