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齐聚临福

    花城,龙虎俱乐部,火山实验室。

    “洛后”宁梓潼接通电话,嗯嗯了两声,脸色逐渐变得凝重。

    她手捂听筒,看向“龙王”陈其焘和“擎天柱”龙真,语气低沉地说道:

    “楼成被人袭击了。”

    四周陡然变暗,电压似乎一下降低,龙王双手缓慢互握,开口问道:

    “情况怎么样?”

    “有生命危险。”宁梓潼言简意赅地回答,“还好,李外德就在临福,应该能救回来。”

    李外德年过四十,非人巅峰,当初也是可能外罡的人物,等到突破无望,闲着没事,将本身在医学领域的兴趣发挥到了极致,从没有基础,一步一步读通了西医,糅合了丹药针灸等东西,靠着稳至没有一点差错的双手和照见细微的境界,成为了国内首屈一指的顶级医生,尤其擅长外科手术。

    这次“王者战”预选赛,他也有报名参加,主要凑个热闹,见见老朋友们。

    “袭击者呢?”陈其焘语气平缓地问道。

    “被楼成干掉了。”宁梓潼美艳大方的脸庞透露着明显的疑惑。

    陈其焘微微点头,松开交握的双手,山峰耸起般霍然起身,走向了门外,周围灯光摇曳,无风自晃。

    他边走边威严说道:

    “封锁消息,让临福与军方系统对接,我到达的时候,要看见最详细的情况报告。”

    “好。”身为前辈强者,这一刻,宁梓潼竟以龙王为主。

    她沉吟几秒,也跟着迈开步伐,转头对龙真道:

    “我也去趟临福,你看着这边。”

    …………

    吴越省,陌上市。

    因为“王者战”举行,职业赛停摆两周,施月见闲在家里,钻研着厨艺。

    这时,她的手机嗡嗡振动,连绵不断,状似很急。

    腕部一抖,掌中水迹尽数化冰掉落,施月见拿起手机,凑到耳边,选择了接听。

    她悠闲勾起的嘴角慢慢下沉,眉头紧皱,又疑又怒。

    “爸。”挂断电话,停顿十几秒,施月见往客厅方向喊了一声。

    无聊看着比赛的施老头嚷嚷道:“怎么了?我没偷喝酒!”

    “小师弟出事了!”施月见走入了客厅。

    “什么?”施老头刷得站起,先是一脸迷茫与不解,接着沉下脸庞,目光变得严肃冷冽,一如当年在战乱地区游走时的样子。

    臭小子不是刚比赛完没多久?

    “小师弟去地下停车场的时候被人袭击,受了,受了重伤。”施月见略有修饰。

    咳咳咳!施老头张嘴待问,突然剧烈咳嗽,咳得脸庞涨红,咳得肺部如拉风箱。

    “龙虎找了李外德,正在给他手术。”等到自家老爹咳嗽有所缓和,施月见赶紧补充了一句。

    “有抓到人吗?”施老头喘了两口气道。

    “被小师弟当场打死了。”施月见如实回答。

    施老头眉毛一颤,皱成了一团,单纯的怒火中烧里泛起了强烈的疑惑。

    他原本以为是哪个仇家破罐子破摔,想挑起战火,谁知却不是想象的那样。

    如果是外罡出手,那臭小子肯定逃不过!

    那又是为什么呢?

    沉吟片刻,施老头大手一挥道:

    “让军方给我安排飞机,我去趟临福!”

    “我也去!”施月见斩钉截铁道。

    …………

    兴省,秀山市。

    严喆珂背倚靠枕,半躺半坐在床上,双腿曲起,摆放着平板。

    看了会其他场次的比赛,她拿起旁边的手机,点亮了屏幕,却没看见楼成回复,只有刚才聊天的内容:

    “去附二坐车回酒店!”楼成“握拳振奋”道。

    “要不顺便去吃个夜宵,补充下养分,毕竟你差点输掉了比赛~”自己“捂嘴笑”道。

    喀嚓,重新锁上手机,严喆珂又将目光投回了平板,找了新出的资源,反复看着楼成与智通之战。

    过了几分钟,她再次拿起手机,还是没看到回复,忍不住“头冒问号”道:

    “还没上车?”

    耐心等待了片刻,依旧未听到熟悉的特别提醒声,严喆珂时不时看向屏幕,隐约有了点焦躁。

    橙子怎么还没回复?

    如果有事,他会提前说的……

    “困在电梯里了?”女孩控制不住自己,又发了条消息,可还是石沉大海。

    她拿开平板,双腿外侧,翻身下床,来回踱步。

    橙子不会生气了吧?可我刚才只是刚玩笑呀……

    而且,而且他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难道手机没电了?可他每次只有百分之十电量的时候,都会说一句的……

    不过之前好像有新闻说,有的手机低于百分之二十,会出现刷的一下没电的情况……

    也可能是手机突然坏了……

    严喆珂想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努力让自己平静等待。

    可十几分钟过去,一遍又一遍看着手机,她依然没能等到消息呈现,无心去做任何事情。

    轻吸了口气,严喆珂调出通讯录,直接拨打楼成的电话。

    “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女孩愣了一下,本能又拨打了一遍,以求确认。

    “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听着这没有情感的声音,严喆珂的手机凝固在了耳旁。

    不会真是手机坏了吧?她艰难挤出酒窝,安慰自己。

    橙子如果把手机弄掉了,我会笑他一辈子!

    努力往好的方面去想,可坏的念头却纷至沓来,严喆珂逐渐坐立不安,心绪不宁。

    望了望外面的夜色,她咬了咬,顾不得丢脸,蹬蹬跑出卧室,来到父母门口,一阵乱敲。

    “珂珂,怎么了?”纪明玉披着睡衣,打开房门,疑惑问道。

    “妈,你有认识临福的人吗?橙子一下联络不到,我担心出了意外。”严喆珂没有掩饰自己的胡思乱想,“不认识的话,我找外公和姥姥,让他们问蜀山斋参赛的弟子。”

    “多长时间联系不上?”纪明玉皱起黛眉。

    “二十多分钟,他,他不堵车的话,都到酒店了,肯定会拿电脑上网给我说一声的……”严喆珂右脚摩擦了下地毯,又烦又乱地回答。

    就在这个时候,她手机突然响起,振动强烈,铃声悠扬。

    转眸望去,发现是“外公”打来,严喆珂的心跳莫名加快,咚咚咚咚,仿佛有什么东西快从喉咙跃出。

    “喂,外公?”她接通以后,小心翼翼开口。

    “你赶紧去临福,楼成出了点事。”纪建章沉稳说道。

    出了点事,出了点事……严喆珂手一抖,目光发直,掌中泛着金属光泽的手机滑落掉下,咚的一声栽在了地毯上。

    …………

    临福机场。

    “龙王”陈其焘和“洛后”宁梓潼刚一坐入接待的车内,便已拿到了详细的情报。

    “现场摄像头被摧毁,袭击者路过的地位,监控装置也受到干扰,不过,我还是找到了少量影像资料,经过全市紧急排查和询问,基本锁定了对方居住的旅馆和这段时间的行为轨迹,结合资料和证人‘画像’,并与情报系统对接,初步确认袭击者是萨曼诺王室爱丽娜公主的家庭教师葛辉,他十八岁出国念书,毕业前完成移民,我们之前试图和他打好关系,建立联络,在萨曼诺王室埋下一颗棋子,结果被他拒绝。”一位军方人员总结着调查结果。

    “萨曼诺王室?”宁梓潼疑惑低语,茫然不解。

    他们袭击楼成到底为了什么?

    “楼成上个月做过萨曼诺王室的安保,但没和他们有任何冲突。”军方人员补充说道。

    龙王往后靠着椅背,双眼半开半阖,指头轻敲扶手,低沉自语道:

    “萨曼诺王室……”

    他霍然睁开双眸,漆黑有亮,仿佛藏着夜空里最灿烂的那个星辰,语气不急不徐道:

    “等楼成苏醒再说。”

    “龙王”易怒,却绝不鲁莽。

    “是,我们接下来会分析葛辉遗留在旅店的物品和残余的尸骸。”军方人员郑重回答。

    …………

    第二天,上午九点。

    手术室外,气氛宛若凝固,来往的医护人员皆小心翼翼,就像置身暴风雨中的船只。

    这小小的地方,竟聚集了足足六位外罡强者!

    龙王端坐长凳,闭目等待,施老头喝着烈酒,时不时咳嗽两声,施月见和宁梓潼立在不远处的窗边,没有交谈的欲望,偶尔来回踱步,纪建章和窦宁一左一右坐在严喆珂身旁,气度渊深,镇之以静。

    严喆珂双手十指无意识交缠,眼眶微红,死死盯着大门,神情坚定而倔强,似乎在为手术室里的伴侣做支撑,而纪明玉和严开则担忧地看着她。

    又过半个小时,灯光变幻,手上终于完成。

    戴着口罩的李外德刚一出门,就觉罡风压体,看见了道道宛若实质的目光射来。

    没敢展现诙谐本色,他清了清喉咙道:

    “手术很顺利,病人求生意志非常强,我本事嘛,也不算差,算是脱离危险境地了,但还得观察一段时间。”

    听到这句话,严喆珂眼前忽然模糊,听见了自己吐气的声音,听见了那压抑很久仿佛来自远方的哽咽。

    她抹了下脸,满满都是湿痕。

    见施老头等人皆是松了口气,李外德咳嗽两声道:

    “不过嘛,这种重伤,将来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有没有希望踏入外罡,我就不敢打包票了,而且……”

    他停顿了下又道:

    “而且,他透支太过,受到严重反噬,也许会留下一定的后遗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