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金丹的异变

    “咳,咳,所以,葛辉是修真者,来抢龙虎真人的金丹?”施老头无视着其他人的目光,强行转移了话题。

    楼成躺在床上,别说侧身,连歪一歪脖子都很艰难,根本看不到隔了一定距离的周围外罡,而“冰镜”的感应能力,因他身体状况极差,范围缩小到了仅得身边半尺,同样映照不出强者们的反应,只好老老实实回答:

    “弟子判断是这样。”

    否则无冤无仇,犯不着一上来就下杀手……

    他旁边的严喆珂倒是环顾了病房一圈,将自家外公姥姥、龙王洛后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见他们对橙子奇遇金丹的事情浑不在意,仅得惊讶和疑惑,心中一定,悄然舒了口气:

    听说“龙王”当初生死磨砺的时候,也是有所奇遇,才活了下来,赶超了“武圣”……对类似的事情,外罡应该都是差不多的态度,只看境界、水准、心性和潜力,至于怎么来的,无关紧要……

    “葛辉是萨曼诺王室爱丽娜公主的家庭教师,也许有别的缘由?”窦宁语气平淡地提出另一种可能。

    “爱丽娜的家庭教师?”没等楼成回答,严喆珂先是一怔,旋即恍然,看向自家老公道,“她说的味道好闻,应该是指金丹的感觉!”

    楼成亦是醒悟,沙哑着嗓音回答:

    “对!”

    见外公姥姥等人不解,严喆珂三言两语条理清楚地将爱丽娜公主“勾搭”楼成的事情讲了一遍。

    “她问的时候,应该是不太确定的,以试探为主要目的,没含什么恶意,否则我应该会警觉。”楼成回忆着当初的场景,如实描述。

    “那次安保任务中,爱丽娜察觉到你身怀金丹,或是有修真者的‘味道’,返回之后,顺嘴给葛辉提了一句,于是他偷渡进来,避开监控,谋划杀人夺宝之事?”施老头精神奕奕地将事情原委理了出来。

    “八九不离十了。”纪建章综合其他方面的情报,颔首认同。

    “龙王”陈其焘负手踱了两步,沉声吩咐着军方人员:“你们和政府部门对接,调查葛辉在国内的经历,重点挖掘他师承何人,有没有同门,平时是否有来往过密的朋友,以及这些朋友是否修真者,至于他在欧洲游学的经历,等我去一趟萨曼诺王室后再着手。”

    “你要去萨曼诺?”施老头脱口问道。

    陈其焘微不可见点头:

    “去找那位公主当面谈一谈。”

    言简意长,病房内短暂静默。

    “这种事情,还是我这当师父的出面比较好。”施老头打破了安静,主动提议。

    萨曼诺王室可是有老怪物镇压的……

    “龙王”瞄了他一眼,简单问了一句:

    “你如今打得过我吗?”

    “……”施老头顿时咽住,好半天才咳嗽了两声,“想当年……”

    没等他“想”完,陈其焘又不见波澜地补充了两句:

    “他现在也是我们龙虎的人。”

    “别人怕吸血鬼皇帝,我可不怕!”

    “那我们去压阵好了。”纪建章轻笑开口,“老酒鬼你坐镇临福,看顾大局,免生意外,我们现在可不清楚葛辉背后还有没有别的修真者。”

    坐镇临福,看顾大局?纪老头这有文化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嘛……施建国同志遗忘了龙王刚才的不敬,点头道:“咳,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就勉为其难坐镇中枢吧。”

    见外罡强者们商量完毕,军方人员弱弱插嘴道:

    “之前我们搜集‘九字诀’的时候,发现近一两百年来,欧洲出现过好些相关的物品,有理由怀疑,葛辉是出国后才获得的修真者传承。”

    “国内也要排查,确保万无一失。”宁梓潼强调道。

    “是。”军方人员当即并腿回答。

    这个时候,施老头才将话题绕回了最初,饶有兴致地看向楼成:

    “臭小子,金丹就在你体内?”

    这玩意还挺神奇嘛,身为顶尖外罡,老头子我竟没一点察觉!

    楼成刚皱眉头,就觉刺痛,苦笑道:

    “我现在也不知道它去哪了,感应不到了……”

    自己醒来以“头顶三尺有神明”的境界“照见自我”时,就发现下腹伤势严重,“星空”不翼而飞,原本的位置无有异常!

    不等施老头等人再问,楼成思索了下补充道:

    “但我觉得它还在我体内,好像,好像扩散到了每一个地方……”

    可惜目前身体脆弱,无法折腾,不能以“还劲抱力”等方式试验,找到端倪!

    “难道是彻底融入你身体了?”施月见难掩好奇地猜测道。

    “也不像,还有隔阂。”楼成认真感应,照见自我。

    施老头啧了一声:

    “来,为师帮你瞧瞧。”

    他走到病床旁边,探出右手,按住不肖弟子没被绷带包裹的地方,凝聚精神,贯通了两边。

    楼成顿觉有强势又冰冷的“风暴”入体,自家精神只能缩到角落瑟瑟发抖。

    几分钟后,施老头收回手,满脸疑惑地低语:

    “奇怪……真奇怪……”

    “奇怪什么?”宁梓潼好奇问道。

    “仔细探查确实能发现微妙的异常,但又抓不住,好像只是老头子我的幻觉,奇怪,奇怪……”施老头不断摇着脑袋。

    他话音未落,“龙王”已是靠拢过来,什么也没说,将手按在了楼成身上。

    瞬息之间,楼成仿佛置身于了炎炎夏日的中午之时,脚下滚烫,毛孔不畅,脑袋热得发晕。

    “奇怪。”陈其焘微皱眉头,退了开来。

    宁梓潼一个箭步插了进去,学起了前面两位的样子,纪建章、窦宁和施月见在后面排起了队。

    “他才醒,身体还很虚!”严喆珂见状,忙出声阻止,就像在张开翅膀保护鸡崽。

    “这是检查,检查,对身体没影响的。”宁梓潼露齿一笑。

    过了半响,几位外罡彼此看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臭小子,等你能下床活动拳脚了,每个月去趟军方基地,配合他们做点实验,这或许能让你好得更快,排除掉隐患。”最终,施老头一锤定音。

    “是,师父。”楼成知道自己这次伤得很重,挺怕有遗留问题,而“金丹”异变,更是让他没底。

    “我们出去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宁梓潼提议道,“不要打扰楼小弟休息了。”

    “龙王”负手走了两步,忽然开口道:

    “楼成,你这次很可能会有后遗症,做好心理准备。”

    说完,他不停留不解释,推门而出。

    楼成听得一愣,只觉心里隐隐的担忧似乎化作了现实。

    后遗症?

    多严重的后遗症?

    身体能不能恢复到最完好的状态?

    念头纷呈,他看着天花板,陷入了沉默。

    …………

    出了病房,向来爱护小师弟的施月见皱眉道:

    “龙王,后遗症的事情可以等他伤好得差不多了再说啊。”

    也许根本没有呢?提前讲只会让小师弟白白背上一段时间的沉重负担!

    陈其焘目视前方,威严沉缓地回答:

    “能直面这一切才是真正的武者。”

    施老头和窦宁等人张了张嘴,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

    病房内,严喆珂揉了下脸蛋,将担忧之色收起,露出清丽甜美的笑容,走到楼成身旁道:“怕什么?只是有一定可能,而且科技在发展……”

    “武道在进步,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就有可能!”楼成自然而然说出了后面半句。

    “就是嘛!”女孩和他相视一笑,默契横生。

    等到小仙女去清洗毛巾时,楼成吸了口气,将心底的忐忑和忧虑压下,以“照见自我”的境界掌控身体,促进愈合。

    以他目前的精神状况,没用几分钟,就变得疲惫,可看了眼忙碌着帮自家擦汗的纤美身影,他又咬牙多支撑了一倍时间。

    目前自己身体的各方面机能还在蛰伏,也不知道重新调合后,会有什么问题……楼成带着这些念头,陷入了沉睡。

    …………

    欧洲,约翰威尔堡。

    国王埃德正在书房处理政务,忽然看见侍从进来,提着厚厚的文件袋。

    “陛下,华国使馆递交了一封信,还有很多资料,指控爱丽娜公主的家庭教师葛刺杀他们的当世天骄楼成。”侍从颇为郑重地说道。

    埃德停下动作,沉吟几秒道:

    “拿来看看。”

    侍从忙将信和纸质资料拿出摊开,并播放了影像,证据虽然没有形成链条,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是葛辉无疑。

    “我一直都说葛太过神秘,不适合和王室靠得太近,爱丽娜却始终不听……”国王右手食指轻敲着记事本的鳄鱼表皮,神情之间多有不满。

    就在这时,又有位侍从进来,脸色异常凝重地汇报:

    “陛下,华国的‘龙王’陈其焘递交了一封信,说要面见爱丽娜公主!”

    他停顿了一下又道:

    “说他就在古堡外!”

    “什么?”埃德一时又惊又怒,竟从位置上站起。

    正式的礼节呢?

    这个野蛮人!

    我萨曼诺王室可是有“皇帝”的!

    来回踱了几步,想起刚才的资料,想起陈其焘一贯的风评,埃德揉了下眉头道:

    “让爱丽娜去见他吧……就在古堡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