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葛辉的主角模板

    “葛刺杀楼成?”阳光明媚的花园内,黑发红瞳的爱丽娜刚听侍从汇报到一半,便忍不出开口发问。

    葛离开时的状态,是有点期待的,憧憬的,没丝毫杀欲!

    难道他真隐藏得那么深,连平时的情绪都做了伪装?

    侍从老实回答:

    “从目前的状况看,确实是这样。”

    “结果呢?”爱丽娜摇了下头,掩去少许失落,追问着后续。

    “楼成受了重伤,但也杀掉了葛。”侍从嘴唇嗫嚅了几下道。

    “什么?”爱丽娜震惊失声,美眸里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说葛刺杀楼成,自己勉强能够接受,毕竟他向来心思难测,可要说他刺杀未成反倒送了性命,死在了楼成手上,那自己是一万个不相信的!

    葛手段神秘,比自己厉害很多,堪堪亲王一级的强者——至少从外在表现看是这样,对付还未真正成长起来的楼成绝对没任何问题,就算有别的因素,逃跑也应该是能轻易办到的,怎么可能直接就死了,死了!

    侍从身体紧绷,斟酌了下语言道:

    “葛确实死了,被楼成打爆了脑袋。”

    他本来想说楼成一记单鞭抽碎了葛的头颅,但仓促间未能记起这翻译过来的华国“功夫”特定名词。

    “不可能,不可能……”爱丽娜缓慢摇头,目光茫然。

    葛那么神奇,那么多秘密,怎么可能这样就死了?

    刹那之间,她脑海内回想起了在花城宴会上所见的楼成,他确实不凡,深具强者气质,但和葛还是有着很大距离的!

    他真地强到了这种程度?

    爱丽娜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的眼光,只觉那黑发黑瞳、棱角分明的沉稳温和青年是披着人皮的怪兽!

    不,比怪兽还可怕!

    侍从抬了抬眼皮,见公主殿下稳住了情绪,忙鼓起勇气开口道:

    “华国的‘龙王’要见您,已经在黑玫瑰厅等待。”

    顿了一顿,他又补充道:

    “国王陛下答应了。”

    “龙王?”爱丽娜脸色一白,身体摇晃了两下,半天后才挤出抹笑容道:

    “好的,我去换件礼服。”

    …………

    浮雕精致,玫瑰深黑的大厅内,陈其焘坐在沙发,双眼半开半阖,状似养神。

    他的周围光芒黯淡,气流沉重,凶厉之意几乎成云,它们跨越了虚实,袭入心湖。

    “哼,老怪物不过如此!”“龙王”暗自低语,精神燃烧,对抗着这隔空而来的压迫。

    就在此时,他眼睛霍然睁开,望向了走入黑玫瑰厅的爱丽娜公主,对方一袭火红露背的鱼尾裙,腰肢摇曳,弧度惊人,美艳大方,但不够匀称的呼吸和微微颤栗的身躯出卖了她真实的心情。

    “七月访问花都,未能见到‘龙王’,深感遗憾,想不到这么快就能得到弥补。”爱丽娜优雅行了一礼。

    陈其焘颔首回应,直截了当开口:

    “楼成的事情,是你告诉葛辉的?”

    没有寒暄,没有废话,直指核心。

    听完翻译官的转述,爱丽娜娉娉婷婷走到对面沙发坐下,苦笑回答:

    “是的,我觉得楼身上的‘味道’与葛很相似,返回约翰威尔堡后,和他提了一句,具体的情况,我并不了解。”

    爱丽娜想了下,坦然再言:“葛很神秘,我一直都想弄清楚他的事情,但始终找不到机会,遇见和他感觉相似的人,难免会出现好奇,我当时试探过楼,想从他那里得到信息,侧面把握葛的秘密,结果,他似乎什么也不知道。”

    陈其焘微不可见点头,表示了对这番回答的认可。

    爱丽娜所言和楼成的描述正好互相印证:

    她那个时候没歹意,纯试探。

    “你是怎么认识葛辉的?”

    翻译官同声传递后,爱丽娜沉吟了几秒道:

    “在朋友的宴会上认识的,葛帮助过拜伦集团董事长的孩子,与他们一家私交不错,时常参加各种聚会,我觉得他很神秘,很厉害,总是能从我根本无法想象的角度剖析和阐述问题,尤其在格斗、超能力等方面,于是邀请他成为我的家庭教师,对了,他还擅长什么‘风水’,给好几位富豪改过建筑格局。”

    风水?龙王保持着扑克脸,心里再做确定。

    到了外罡这个层次,已能沟通天地,感受到自然界里的磁场流转,明白哪些有害,哪些有益,并针对性做出改变——主场优势之一便是藉此完成布置,虽非神话传说里的阵法,但也有不少提升自己削弱敌人的奇异。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这就是“风水”!

    当然,不到外罡,只能凭先人总结去把握,民间的那些相师绝大部分属于骗子,照猫画虎,偶尔碰个大运,葛辉能得到多位富豪认可,说明他这方面确实有真本事,也就间接证明他具备一定的外罡特点,因不同修炼体系而提前获得的外罡特点。

    这与他表现的战力、现场破坏的痕迹,都刚好吻合。

    陈其焘又详细问了几句,见爱丽娜确实对葛辉没什么深入了解,右手屈指,轻敲着沙发扶手道:

    “将葛辉所有的私人物品都交给我。”

    爱丽娜顿时松了口气,忙吩咐侍女去收拾葛辉的遗留,为怕疏忽,到了最后,她还亲自去检查了一番,回来道:

    “葛喜欢收藏,不少东西还在,这说明他刚开始没想过刺杀,还打算返回。”

    按照爱丽娜的说法,“味道”相像也可能是同样结出金丹的修真者,葛辉刚开始,或许只是想交个朋友,有个谈玄论道的伴,等到发现是龙虎真人遗留,才改变了主意……陈其焘念头转动,缓缓起身,往门外行去,侍女和侍从拖着两个拉杆箱,小碎步跟在后面。

    这时,爱丽娜牙齿一咬道:

    “还有件东西。”

    她将脖子上戴着的吊坠取下,递给了龙王,“临”字闪耀浮光,清晰细腻。

    陈其焘目光一扫,接了过来,沉声说道:

    “如果没问题,我会让人还给你。”

    我“龙王”是贪小姑娘东西的人吗?

    …………

    楼成的病房内,几位外罡再次齐聚。

    “葛辉父亲早亡,在国内没什么特殊经历,他的亲戚和朋友都不是修真者,而且他出国一年以后,和所有人的关系都变得淡漠,到他母亲过世,更是彻底没了来往。”负责其中一条线的军方人员汇报道。

    追踪欧洲那块的情报人员跟着说道:“从拜伦集团这条线查下去,我们发现葛辉是在大一下半年获得的修真传承,他时常照顾当地华人街一位孤寡老头,出现神异的阶段和那位孤寡老头步入生命尾声的时间较为吻合,我们正追溯这位老者的经历,看还有没有别的修真者……”

    听着这些信息,楼成忍不住心生感慨,葛辉的经历就是标准的主角模板啊……写成小说,就是什么《混在欧罗巴的道士》《公主的贴身教师》《地球最后一个修真者》……

    哎,大家坐下来聊一聊不是更好?为什么非得打生打死?

    到了我这个阶段,金丹的作用已经降到最低,反而更担心它出现问题,残余什么隐患,我配合你取出金丹,你将修真法门和成套“九字诀”交换给我,岂不是双赢?

    可惜,某种程度上,“黑暗森林”法则还是挺真实的……

    “看来是一起孤立的事件。”纪建章做出了判断。

    “不用大张旗鼓保护了……”宁梓潼附和道。

    陈其焘走到楼成床边,取出了吊坠:

    “这是临字诀,内练能助人静心宁神,加快恢复,正适合你现在,练成后记得返给军方。”

    龙王刚一说完,施老头便补充道:

    “循着葛辉这条线查下去,咳,‘阵’字诀和‘列’字诀应该不成问题,修真的东西,我们正从葛辉遗漏的事物里提取总结,你不用记挂这些事情。”

    “是。”楼成没法颔首,只能出声回应。

    严喆珂忙接过护符,心有灵犀般把“临”字展露于他的眼前,楼成凝目细看,暗自勾勒,想和往常一样,略得神韵后,便藉此牵引金丹,直接练成。

    可是,这一次无论他怎么观想,金丹都仿佛沉睡,没有回应!

    难道是没捏印诀,没发古音的缘故?楼成对自家媳妇摇了摇头,示意一时半会练不出。

    他的双手还得好些天才能动弹!

    没人奢望一个重伤人员能当场掌握“临”字诀,几位外罡很快离去,只留下小两口独处——严开和纪明玉见楼成伤势稳定,没再逗留,返回了秀山,各忙各的事情。

    “金丹没激发?”严喆珂收起护符,有所猜测地问道。

    “嗯,可能少了印诀和古音的关系。”楼成不太肯定地回答。

    闲聊了几句,楼成开始掌控身体,内补伤势,严喆珂坐到陪床,拿出手机,打算先刷会新闻,再看书学习。

    刚打开微博没多久,她就看见了一条热门消息:

    “楼成到现在还没露面,伤势可能比我们想象得都要严重很多!”

    “我怀疑他确实是第三次觉醒异能失败,而这种失败很可能让他两三年内恢复不了巅峰,而且还会影响到更进一步的潜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