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回家

    “怎么了?”此地虽是豪华单人病房,但实际面积也不会太大,对顶尖九品的严喆珂来说,两人间的距离也就是一个迈步的事情,刚见楼成愣住,她便感觉不对,滑步一抢,扶住了自家老公,关切问道。

    楼成缓缓吐出口浊气,理了理思绪,没做隐瞒,苦笑开口:

    “大概是后遗症出现了。”

    他详细描述了刚才不受控制的情况,末了揣测道:“也许是当时透支太过,身体出现了本源性的空虚,而刚好金丹在自我压榨和外力打击双重作用下扩散异变,于是与本源初步结合,但实际上,它又属于外物,两相矛盾,产生了排异,造成时不时的反噬,刚才是寒冷,等等说不定就是高温了。”

    之前自己卧床难动和在珂珂搀扶下初步恢复行走能力时,这种情况并未出现,等到今天稍微走得多了点,运动量大了点,它才突兀冒头,这是否说明后遗症的发作是看本身的消耗?

    如果真是这样,又始终无法彻底解决,岂不是意味着我将来根本不可能参与战斗?

    在激烈的拳脚争锋里,长达十几秒的“冰冻”或“灼烧”只意味着“失败”两个字。

    难道后遗症就是成为空有境界,不具备实战能力的“残废”武者?

    一个个想法闪过,压得楼成的心灵越来越重。

    “现在哪有本源这种说法……”严喆珂下意识做了反驳,可想到本身的情况,又渐至无声。

    这一块在现代医学上还属于盲区,先天不足便算该类。

    念头百转千回,眼眸往上看了看,女孩斟酌着补充道:

    “如果等等真出现高温影响,真反复发作,确实有可能是你说的那样,不过……”

    她紧抿了下嘴唇又道:“不过,这挺好的呀!等凑齐了‘九字诀’,拿到了完整的修真功法,你可以尝试引导金丹,缓慢消化它!说不定这就是你突破至外罡的契机!”

    被小仙女的乐观感染,楼成心中的沉重缓和了不少,若有所思点头道:

    “不一定需要凑齐‘九字诀’,等我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能做‘还劲抱力’了,或许就能一点点蚕食金丹。”

    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信心满满。

    嗯,最差的情况也就是没法实战,退出武道圈子,至少不是日常生活都艰难的废人,不会给珂珂和爸妈造成负担!

    “就是就是!”严喆珂小鸡啄米般轻点螓首,旋即想起一事,慌忙提醒道,“橙子,你快给施教练和龙王打电话,把后遗症的情况告诉他们,让他们安排你去军方基地做检查和实验,看那边能不能弄出别的办法。”

    “嗯,这个不急,万一刚才只是偶发事件呢?等确认了再说。”楼成想法奔涌,挤出抹笑容道,“而且我现在属于身体很虚弱的状况,等一点点变好,说不定后遗症的影响就越来越弱,不造成什么负担了!”

    就是有一定可能的!

    不少古代武学典籍上都有记载,有人练功反噬,子午二时各有一刻钟冷热交替,寒如冻,灼似烧,虽然难受,但因为有固定的发作时间,不再影响日常战斗,顶多削弱点实力,外罡希望渺茫,并且在那半个小时得多加提防,免得被仇家趁隙攻击……如果自己最终能成这样,也是可以接受的……

    苦涩翻滚,楼成对“嗯嗯”赞同的严喆珂道:

    “我先去厕所。”

    “嗯。”女孩亦步亦趋跟着,立在卫生间门口,半侧着身体等待,防止出现晕倒等意外。

    她脸上能感染人的乐观笑颜一点点褪去,不自觉轻咬住了嘴唇。

    哗啦啦,楼成提上裤子,拧开了水龙头。

    就在这时,他突感体内热流奔腾,如有火烧,灼得五脏六腑、肌肉筋脉等疼痛异常。

    紧紧咬着牙关,楼成的额头泌出了一颗颗黄豆大小的汗水,但他忍着没有吭声,觉得自己随时会晕厥过去。

    七八秒后,“高温”褪去,他瞄了眼门边的严喆珂,双手捧起水流,将脸上的汗珠清洗得干干净净,没事人般挪动往外,女孩则跟在侧后。

    刚走了两步,严喆珂目光一凝,发现楼成的病服背后,汗水浸润,湿了一片。

    好多汗……念头一闪,突有明悟,她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开口,眼中水光轻轻晃荡。

    吸了口气,她赶了上去,笑靥如花道:

    “越走越稳了嘛~!”

    “当然,我可是头顶三尺有神明的高手!”楼成回以笑容。

    “不愧是我家橙子!”严喆珂眼眸转动道,“我觉得还是赶紧给施教练说一声吧,他一直都牵挂着你的事情,早点知道能够早点安排,哪怕只是一场虚惊,也比让他始终揪心好,也比拖延出大问题好。”

    “有道理。”楼成点了点头,“我马上给他老人家打电话!”

    “好的!”严喆珂轻快回答,悄然松了口气。

    …………

    几天后,位于深岭山腹中的军方秘密基地内。

    楼成戴着各种监控装置,做了一组慢速折返跑,打了两套太极般的动桩练法,与刚下床那会相比,已是看不出明显的虚弱痕迹。

    然而,这十分钟不到的过程里,他出现了两次“冰冻”,一次是左腿,一次是右半边身躯,“灼烧”则有一次,除了脑袋,通体难受,以至于慢跑时差点栽倒。

    “呼……”吐出浊气,楼成竭力让脸色保持平静,走回了施老头和严喆珂身边。

    “怎么样?”他向正看着电脑的军方人员问道。

    “数据搜集得差不多了,你的细胞你的基因都在研究中,等那边绘出图谱,建立模型,我们再做对比和分析,通过设计实验,找到问题所在,这大概需要两周到一个月的时间。”军方人员侧头说道。

    “这么慢?”施老头插嘴问道。

    “前辈您又不是不知道,这种事情一向很慢的。”军方人员心虚回答。

    您的旧伤不知多少年了,不都还在中间阶段……

    “一个月能有结果,我就很满足了。”楼成微笑帮腔。

    最可能的情况就是一个月后再来检查测试,再贡献几管血液,然后继续等待。

    “真是的,科技不是大爆炸了吗?”半文盲施老头摇了摇脑袋,嘟囔了一句,“臭小子,你是住这里,还是去花都,还是回家静养段时间?”

    “回家吧。”楼成觉得自己目前的状态不适合见外人,“顺便送珂珂去机场。”

    “也好,记得给龙王打声招呼。”施老头咳嗽了两声,迈开方步道,“我去做研究了。”

    楼成给严喆珂讲过“被人研究”的典故,两人闻言,顿时动作划一地紧闭住嘴巴,免得笑出声,心情好转了不少。

    等到自家师父远去,楼成拿出“临”字护符,交给军方人员道:

    “帮忙还给龙王。”

    一周前,他就初步掌握了“临”字诀,但还是没能让金丹激发回应。

    “临”字诀的主要作用是慑服杂念,清净身心,总撰整体,与“前”字镇压心神,对抗负面情绪,看似相同,实则有着极大区别,就像一件衣服“不染尘埃”和“清洗掉污迹”的差异。

    在这个前提下,杂念不起,身心受用,便能勾动神秘,让状态臻至巅峰,让伤势得到加速恢复——正因为练成了“临”字诀,楼成才能比预计的日期提前不少天下床活动。

    而对他人外用,效果也类似,但这个“他人”如果正处于精神亏空或透支的情况,一旦获得“宁静”,疲惫也就纷至沓来,难以遏制!

    交还“临”字护符后,小两口坐车抵达了最近的军用机场,飞回了兴省,在高汾住了一晚,赶到了国际航班出发大厅。

    配合着太后托运完行李,严喆珂背着黑色双肩小包,站在楼成面前,抿了下嘴唇,柔声说道:“我看网上对你怎么受伤有很多传闻,你回家后说不定会有记者骚扰,如果觉得烦,就到康城来,当是度个假,避避风头。”

    说到这里,她勾勒出酒窝,拍了下胸口,语气轻快地说道:

    “姐姐会照顾你的~!”

    “好的。”楼成微笑回应,没有拒绝。

    见时间已经不早,严喆珂转身走向了入口处,严开和太后已在那里等待。

    前行几步,女孩忽又转身,对着楼成握紧拳头,笑靥灿烂地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楼成握拳重挥,告诉自己,一切不是那么糟糕。

    …………

    秀山。

    在军方人员护送下,楼成直接坐车到了楼下,乘电梯进入家中。

    见儿子行走自如,状似无恙,接了电话后就等待着的齐芳彻底松了口气,本想招呼客人吃饭,结果对方刚一放下楼成的行李,就刷得不见。

    “真是的,人家这么热的天还帮你拿东西,都不知道开口留一下。”齐芳随口唠叨了一句。

    如今正是秋老虎肆掠的时候。

    “他们有纪律的。”楼成笑着入屋,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回家就有回家的自在!

    至于行李,等下再收拾,呃,老妈会控制不住自己双手帮忙的……

    他拿出手机,回了航班内的严喆珂消息,然后刷了下微博,只见自己受伤的事情不见平息,反而越演越烈,有被袭击说,有遭受嫉妒,队友下毒说,有楼成二十多天都未见露面,已经废了的猜测。

    再刷了下论坛,看见自家粉丝们忧心如焚,焦躁不安,楼成顿生愧疚,想了想,抬高声音道:

    “妈,等下给我拍个视频!”

    正常活动的视频!

    然后发表在微博上,安抚大家的心灵。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