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道士培训班”

    “这话说的,很有几分宗师范了嘛!”听到楼成的回答,严喆珂美眸流转,打趣了一句。

    楼成没再多言此事,转而聊起女孩这个月在康城的生活,与她共骂着某个照本宣科种族歧视的教授。

    天色微暗,汽车抵家,趁杜姨准备晚餐,楼成拉着严喆珂上了二楼,从背包里掏出了葛辉修真功法的复刻版,郑重叮嘱道:

    “你先通读一遍前面部分,再观想‘临’字诀,慑服种种杂念,然后根据法门,打磨提升精神,完成特定锻体。”

    修真有修真的炼体法,外练部分类同武道,内练则依赖于精神,依赖于观想。

    严喆珂轻点螓首,接过功法,坐在床边认认真真看了起来,时不时出声请教楼成,好半天后,她踢掉拖鞋,双腿盘起,五心向天,于脑海内勾勒出前不久才把握住神韵的古朴“临”字,只觉一切念头回落,身心清净,无污晶莹。

    在这个基础上,她按照描述的法门和楼成在耳边的提点,降心火,厚肾水,调和着五脏六腑,以此淬炼和滋养精神,臻至极限,改变观想,用精神引导体内五行循环相生,打磨各处,健壮体魄。

    过了二十多分钟,她睁开眼睛,幽黑如同点漆的眸子暗藏精光,神采内蕴。

    “感觉还不错……”在楼成关注的目光下,严喆珂酒窝一点点绽放道。

    她眼眸往上看了看,微嘟嘴巴道:

    “橙子,你确定真地要教乔治他们这个?先别提他们入不了静,没法观想,也就慑服不了杂念的事情,光是什么龙虎坎离,心火肾水等词语,就够他们为难的了!”

    “……”楼成一下无言。

    入不了静这件事情,他早有考虑,做好了准备,可理解功法的问题,还真是比较具体!

    光是看中文,没前面好几年接触类似东西的基础,我自己都差点弄不明白,刚才给珂小珂同学讲解的时候,险些出了身冷汗,被“冰冻”了一次“灼烧”了一次。

    这玩意翻译成外语,恐怕更像天书吧?

    见自家老公茫然,严喆珂边思索边说道:

    “我们要取其精髓,去其弯绕,全部用现代词汇表达!虽然不一定足够精确,但意思到位了就行!”

    说完,她自告奋勇道:

    “来,姐姐帮你~!”

    楼成和她凑到了一块,耳鬓厮磨地开始了艰难的“翻译”工作。

    这一直持续至夜里十点半,就连吃晚饭的时候,他们也没有闲着。

    “唔,总算搞定~”严喆珂伸了个仪态万千的懒腰。

    所谓的搞定仅指第一部分!

    楼成活动了下颈椎,拿出纸笔,就着写字台,凝神静气,观想古字,行云流水般勾勒出一个清净身心的“临”。

    “还好,一气呵成。”他欣喜地抖了下纸张。

    后遗症未发作的情况下完成一件涉及修炼的事情,让他有种自身完好如初的感觉。

    可惜,做人不能铁齿,话音刚落,楼成如坠冰窟,浑身上下皆泛寒意,仿佛雕像般呆立在原地。

    七八秒后,他缓了过来,故作寻常地笑道:

    “这能让他们强行入静!”

    “嗯嗯。”严喆珂坦然看着某人,没有躲闪,没有回避,似乎一切都只是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小事,让楼成心底的黯淡和懊恼不知不觉得到平复。

    各自洗漱完毕,女孩穿着露肩睡裙,钻入被窝,贴到了楼成身上,忽觉他体温滚烫,肌肉紧绷,硬邦邦如同石头,显然正遭遇着“灼烧”。

    正想将手伸出,把凉意传递过去,严喆珂便感受到楼成的放松,听见他吐出口浊气。

    “今晚应该不会再有了。”楼成侧过脑袋,微笑说道。

    看着他恍如无事的和煦笑容,严喆珂心头一酸,眼眶险红,忙翘起嘴角,嫣然说道:

    “那本仙女给你个晚安吻吧~”

    她主动环住了楼成的背,半闭着星眸,送上了粉唇。

    肌肤相贴,暗香盈鼻,楼成细细勾勒,分开贝齿,点动了雀舌。

    自他受伤以来,碍于身体和心理的状态,小两口每天的亲吻仅仅只是问好的仪式,未有深入,如今,看见曙光,卸下不少包袱,唇舌逐渐缠绵,你侬我侬,仿佛又回到了“王者战”前,将平常积压在心底,藏在欢笑之下,不愿表露的担忧、悲伤、痛苦、失落等种种情绪传递给了对方,得到了宽慰,发散了出去。

    情欲很少,心在沟通,一吻之后,两人四目交接,手掌相抵,皆有种甩掉了重重灰尘的轻松。

    “晚安。”严喆珂眸中星光熠熠。

    “晚安。”楼成勾起嘴角,柔声回答。

    两人重又躺好,过了几分钟,严喆珂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道:

    “橙子,还没睡着吧?我有个严肃的学术问题想和你讨论。”

    好奇宝宝珂小珂上线了?楼成疑惑偏头道:

    “什么问题啊?”

    “你现在的骨头、肌肉都还很脆弱,暂时不适合剧烈运动,嗯,我是说如果,在你正式锤炼后,如果后遗症还没好,暂时还没好,那个,那个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出现?”严喆珂假设了一种情况。

    她边说边背对起楼成,望向了墙壁,如在思过。

    “啊……”楼成愣了几秒才醒悟过来,想笑又想叹气地回答,“理论上是这样。”

    “那,那姐姐就能者多劳一点好了……”女孩的声音越来越低,宛若蚊蝇。

    橙子老憋着更容易烦躁,更容易在后遗症的问题上钻牛角尖……

    楼成怔了一下,知道薄脸皮的小仙女得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说得出口这件事情。

    老实说,珂珂不提的话,到时候自己真会顾虑重重,不敢尝试,愈发沮丧。

    “嗯!”他用力点头,只觉之前一闪而过的打趣念头是对珂小珂同学心意的不尊重。

    …………

    翌日下午,格斗社内。

    正在拳击台上对垒的乔治和威尔顿忽然听见一道道惊呼,忙停下动作,扭头望去,只见那位传闻里受了重伤正在调养的强悍武者与他的女朋友出现在了门口。

    “楼!好久不见!”乔治兴奋地跳下台,赶了过去,金发飞扬,汗水溅落。

    他赤裸的胳膊上又多了一种纹身,象征东方神秘灵兽的“犼”!

    楼成点头致意,等到众人围上,环视了一圈,直截了当道:

    “你们有入静成功吗?”

    欢腾的气氛顿时像被浇了盆冷水,四周一下安静。

    “没。”白人女孩科琳羞愧地低下头了。

    “没有,都没有。”脸长雀斑的威尔顿沮丧回答。

    不是说华国人都习惯先寒暄几句,聊聊天气问问吃饭没有吗,怎么楼一开口就伤害大家?

    “都没有啊……”楼成缓缓点头,开门见山道,“我新得到了种技巧,想与原本的功夫合二为一,不过我已脱离了那个阶段,又不敢贸然尝试高深的东西,怕对身体有害,你们想学吗?这有助于你们入静,有助于你们改变原本的‘天赋’,获得格斗上的提升,当然,我不敢保证这种新东西没任何问题,相反,我得提醒你们一句,也许它会让你们真正地再也无法变强。”

    乔治等人听得一愣一愣,对可能的好处心头发热鼻息变粗,对严重的后果又惊又惧,戒备甚深。

    好半天后,乔治才迟疑着问道:

    “是什么新技巧?来自哪个流派?”

    “它属于华国古老道门的一支,修行它的人叫做羽士。”楼成略略解释了几句。

    威尔顿、科琳等人你看我,我看你,久久下不定决心,等了几分钟,乔治牙齿一咬,站了出来:

    “我愿意试一试!”

    喊出这句话后,他回头望向社员们,高声说道:

    “你们觉得自己还有变强的可能吗?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吗?”

    无论各个流派的格斗,还是华国的武功,我们都没法入门!

    再差也不会更差了!

    说不定就有奇迹呢?

    被乔治这么一鼓动,威尔顿等人再不犹豫,纷纷加入。

    楼成轻轻颔首,示意严喆珂展开了那副“临”字,让格斗社众人瞪着它,盘腿就坐。

    神韵侵染,精神影响,白人女孩科琳逐渐感觉自己的心绪开始放松,就像当初学习格斗观摩宝石时一样,并且更为宁静,似乎什么也没想。

    好神奇!她念头一动,险些退出这奇妙的感受。

    与以往不同,楼成并未让他们去体悟出什么,而是以低沉厚重的嗓音,有节律地说话,导引他们慑服杂念。

    格斗社外的停车场内,史密斯戴着耳机,听着里面的教学:

    “想象你的肾脏藏着一滩水……”

    “想象你的心脏有火焰在燃烧,不是真实的……”

    ……

    听着听着,史密斯慢慢茫然,下意识用字正腔圆的华国语道:

    “什么鬼?”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