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有条不紊

    “金丹?”严喆珂秀眉微皱,目光迷茫,旋即眼睛睁大,脱口而出道,“龙虎真人那枚金丹?”

    “对。”楼成点了点头,边回想边描述道,“它好像真地扩散融入了‘本源’,但又保持着互相间的联系,有着独立而完整的结构,似乎,似乎仅仅膨胀虚化了很多倍,成为了寄生于‘人体大丹’的‘事物’一样,只有我‘还劲抱力’,把精气神意力尽数凝聚,才能让它短暂塌陷,重归原样,可以看见。”

    “很神奇诶……”严喆珂下意识感慨了一句,忙又思索着开口,“那你现在能影响它吗?能用‘临’字诀激发它吗?”

    如果当时没有金丹,橙子的后遗症多半于透支太过“本源”亏空有关,不至于“冰冻”和“焚烧”时常来袭……

    也不知道哪种状况更容易恢复……

    “‘临’字诀?我平衡抱丹的时候怎么用‘临’字诀?”楼成好笑反问。

    可他话音刚落,心里念头一闪,顿时有了主意,停顿了下道:

    “呃,也不是真地没有办法……”

    我的“抱丹”和别的武者不同,能维持不短的时间。

    想到就做,他腰部一沉,双手抬起,结出了“临”字印诀,接着收缩气血,内陷精神,凝聚劲力,将所有感觉抱成了一“点”,冰火缭绕,旋转稳定。

    而这一“点”宛若无垠星空,漆黑冰寒,大日为星,就像真实的宇宙般,各司其职,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并缓慢膨胀,直至最终。

    “宇宙”之内,有团星云汇聚“显形”,冰晶璀璨,赤红灼热,俨然便是来自龙虎真人的那枚金丹。

    “还劲抱力”的状态中,楼成是无法维持“头顶三尺有神明”境界的,他的意志,或者说他的意识,也成为了“人体大丹”的一部分,收缩于了“无垠星空”内,不过,凭借着“虚空遇神”,他让意识上升于了“宇宙”最顶点,居高临下俯视着一切,并掌控气血、精神和冰火劲力,改变黑暗和光明的布局,一“笔”一“划”勾勒出了古朴幽深的“临”字!

    这清净身心的“临”字一现,与提前摆好的手印贯通,瞬间勾动了神秘。

    就在这时,那枚金丹突地震颤,“水波”涟漪,星辰转动,同样形成了一个“临”字,居于最核心位置的“临”字!

    嗡嗡嗡!璀璨化笔,书写出了那一篇道法,而文字表述的内容,楼成异常熟悉,正是这段时间以来多有研究的“修真功法第一部分”!

    与此同时,金丹其他六处地方,也有光亮耀眼,环绕“临”字,想要形成整体,又差了少许,不过这么一来,楼成只觉自身与金丹的联系似乎加强了一点。

    身躯传来不适,他没再强撑,稍作记忆后便释解了“人体大丹”,感受到了力量的奔涌,感受到了久违的“无坚不摧”。

    转瞬之间,冰寒涌起,让他双腿麻痹当场。

    这对楼成已是日常,没去管那份僵硬,打着冷颤对珂小珂同学笑道:

    “真能激发!而且‘吐’出了开篇!要不是你提醒,我都没想过去尝试!”

    “不用谢!这是做教练的本职工作~!”严喆珂欣喜浮面,娇俏扬头。

    “呼,等到九字诀凑齐,形成整体,多半真有变化,就算对我解决后遗症没帮助,光是加深联系这点,也能带来‘消化’的契机。”楼成活动了下缓过来的双腿道,“我现在多试一试,把那开篇记完整。”

    他歇一会,来一次,在小仙女的帮助下,逐渐复刻出龙虎真人最初版本的功法开篇。

    “和葛辉那里的有好些不一样诶……”严喆珂右手食指按在下嘴唇边,半是疑惑半是有所猜测地说道。

    “很正常嘛,武道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有改进,修真也不会非得视前人的东西为微言大义,做永远不会错的参照。”楼成轻笑了一声。

    “总感觉你在黑谁……”女孩抿嘴一笑。

    楼成想了几秒,转而说道:“等等我们研究研究,看哪些地方不一样,思考思考这么改变的意义和道理所在,说不定能触类旁通些东西。”

    “嗯!”严喆珂乖巧点头,旋即酒窝浅浅问道,“为什么不是现在?”

    “我得锤炼下‘炎帝劲’和‘冰魄劲’,同时做个数据收集,看能不能总结出规律。”楼成没掩饰自身的想法。

    “什么规律?”严喆珂一脸懵逼。

    楼成顿住动作道:

    “我这段时间都有在记录,看‘冰封’或‘焚烧’的部位和我运动的方式、位置有没有对应。”

    “这后遗症,就算找到办法,说不定都得一年半载才能完全消除,这么长时间内,我不敢保证不会出现意外,所以,想尽自己所能地提前恢复点战力。”

    “珂珂,你想,如果我能总结出规律,能判断出几次‘冰魄劲’会造成‘寒冷’反噬,几次‘炎帝劲’将带来‘灼烧’影响,并分别在什么位置,是手,脚,还是半边身体,那我就可以预先设计,预先掌控,避免引发全身性的阻碍,把处于后遗症中的部位当做外在的兵器,换一种打法来迁就……”

    “这样就算是同阶的对手,也不至于遭遇秒杀,更不会虎落平阳被犬欺了……”

    严喆珂听着楼成娓娓道来,不带丝毫负面感情地描述本身的后遗症与打算做出的对策,有条不紊,温润平静,忽然生出自家橙子成为了真正男人的感觉,从身到心皆是如此,遇危难,遇挫折,怒不遮眼,惧不蔽心,坚如磐石,背负责任,沉稳前行。

    她眸光变深,璀璨逐渐流转,看着楼成摆开架子,一招一式打出劲力,时而因“冰冻”中断,时而被“灼烧”绷紧,但却绝不停止。

    一滴滴汗水滑落,楼成大病初愈,没敢多练,收住招式,吐出浊气道:

    “大概两次‘冰魄劲’会引发‘灼烧’,两次‘炎帝劲’带来‘冰冻’,如果交替使用,能撑到总共四次,以最后的劲力为判断标准,但影响会遍及全身……这是正常拳脚,明天再试下,配合‘火部’和‘冰部’丹境绝学的情况……”

    严喆珂抿嘴浅笑道:“感觉就跟在做定性或定量的实验一样。”

    “其实也差不多。”楼成从血肉被烧焦般的疼痛里恢复,笑着走入了屋内,清洗干净了身体。

    此时刚才四点,天色透亮,晚餐尚早,小两口缩回卧房,开始研究龙虎真人遗留开篇和葛辉修真功法的对比,探讨每处改进的道理。

    并不是说‘今’必定胜‘古’,而是如果没有宇宙诞生之初就出现的强大存在,没有了然所有规律的“源点”生物,那代代累积的文明,今胜古是常态!

    严喆珂的修真已然入门,对此兴致盎然,研究完毕后还拉着楼成交流类似的各种问题,感觉停不下来,没发现对方逐渐心不在焉,直到一只手环到了她的腰间,撩开家居服探入。

    女孩茫然扭头,怔怔脱口道:

    “还没吃晚饭呢!”

    她知道橙子今天心情极好,就像自己,也知道他憋了三个多月,从身体到情绪都如此,可预想的是晚上睡觉前再好好配合他,谁知道……

    这个流氓!

    “还早……刚五点多……我们哪天……不是快七点才吃。”楼成不断亲吻着女孩天鹅般修长优美的白皙脖子,右手缓慢上移。

    “大白天的!”严喆珂脸颊薄红地“呵斥”道。

    楼成一个箭步迈出,拉上了窗帘,洒落满室昏暗,然后转头笑道:

    “天黑了。”

    “……”严喆珂竟无言以对,本待再“据理力争”几句,可看见楼成往回迈出的步伐出现僵硬般的迟钝后,芳心顿时一软,轻咬了嘴唇,哼了一声,扭头望向旁边,任由自家老公环住身躯,并主动伸手配合。

    …………

    晚饭时分,楼成低头吃饭,时不时接收到身旁小仙女的“怒视”,她容光焕发,娇艳水润,只是偶尔会皱下眉头。

    生活似乎又开始走上正轨,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到了小两口寒假来临。

    而这个时候,楼成的“修真学前班”内,入静者越来越多,功法也调整得不再有什么太大问题,当然,要想“还劲抱力,平衡成丹”,乔治他们没一年以上的功夫绝无可能。

    返回秀山前,楼成与严喆珂又来了一趟军方基地,一如既往地测试数据贡献血液,一如既往地没有研究成果。

    “不过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们。”军方技术宅推了下眼镜。

    “什么好消息?”楼成和严喆珂齐声发问。

    军方人员拿出一枚银制有吊坠的手链道:

    “追寻葛辉这条线,我们找到了‘阵’字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