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狂喜之后

    楼成心中一喜,寻求确认般反问道:

    “‘阵’字诀?”

    有了线索,军方这效率杠杠的啊!

    他的右手被严喆珂下意识伸来握住,感受到了小仙女同样的心情。

    技术宅略显自得地回答:

    “我们顺着葛辉这条线,调查了他的朋友,他的同学,以及他接触较为密切的人,发现他曾经制造过一条手链给某位同学的孩子,‘治’好了对方爱摔跟头的毛病,经确认,那是‘阵’字诀。”

    “对方并不清楚缘由,我们花费一定的金钱租下了这根手链三个月。”

    他边说边将有吊坠的银制饰物递给了楼成,晃动间,露出一个秩序井然,古老协调,如能干涉外界般的“阵”字!

    “这不影响那个小孩吧?其实拓印就足够了。”楼成关心地问了一句。

    自金丹“再现”,“九字诀”只要略具神韵,我就能轻松练成!

    “小孩?那只是当年的小孩,他现在可比你年纪大,都成家立业了,爱摔跟头的毛病在发育完善后就彻底好了,平时只是拿这根手链当平安符。”军方人员摇头失笑。

    楼成顿时错愕脱口:

    “葛辉年纪不小嘛?”

    “他卡在初成金丹很多年了。”军方人员给予确认。

    “这样啊……难怪……”楼成接过能调节“长短”的手链,将目光投注在那枚坠子上,把“阵”字铭刻于眼底,认真感悟,仔细揣摩。

    几分钟后,他摆出手印,收缩了气血、精神和劲力,在下腹抱出“大丹”,让晶莹与赤红交错的“星云”重又浮现。

    意识高居顶点,牵引星辰运转,勾勒出了一个仅是略得皮毛的“阵”。

    手印贯通,金丹震颤,水波疯狂晃荡,璀璨划破黑暗,形成了神韵皆备间架有序的古字,它连接了楼成的“观想”,使得差距甚大的“阵”随之改变,接近完善,并留下了烙印。

    烙印反馈,星云又有七处灿烂爆发,银屑辉煌,古字横空,以“临”为核心,几乎不分彼此,化生为整体,可惜,月有缺,人有憾,终究差了少许,未能蜕变。

    平衡了一阵,琢磨了一阵,楼成放开“丹劲”,让精气神意力归于原本。

    他吐出口浊气,似对严喆珂讲解也似自言自语般道:

    “‘阵’字外用,能使环境与本身连为一体,操纵它们束缚住敌人,内练则是让身体处于秩序当中,提高协调性……可惜,还差个‘列’字,‘九字诀’没有形成整体,没有太大改观……”

    “嗯嗯。”严喆珂眸光溢彩地点头,“只缺一个字了,应该用不了多久!”

    “‘列’字我们也有点眉目了。”军方人员闻言插嘴。

    “真的?”严喆珂睁大眼眸,又惊又喜。

    “之前我们就在调查欧洲近一两百年历史中出现的涉及‘九字诀’的物品,其中,最后被人知晓的是一副‘列’字书画,本来方向很模糊,可能得花费好几年工夫去排除,谁知道,追溯葛辉师父的事情时,拿到了有用的线索,不出意外的话,年前希望很大……”被秀美清丽的女孩询问,军方人员回答得异常详细。

    楼成和严喆珂互相看了一眼,皆是喜上眉梢。

    …………

    白雪压城,寒风凛冽,一座古堡中,壁炉火光赤亮,温暖燃烧。

    身穿燕尾服,手拿一杯红酒的主人坐在沙发上,摩挲着本身修剪整齐的胡子,微笑问着对面的客人:

    “你是代表华国‘龙王’来的?”

    “是,我们想借用阁下您的一副字画,我们愿意付出让您满意的代价。”黑发只得寸许长的年轻男子诚恳说道。

    在这种事情上,他们一向是先礼后兵。

    当然,这也是因为背后有人撑腰的缘故,否则提前告诉了对方目的,会让谈判未成后的行动麻烦很多倍!

    棕色头发的主人轻晃着杯中红酒,沉吟了片刻道:

    “我不缺钱,也不缺东西,你们如果想借,我需要一个帮忙,来自‘龙王’的帮忙。”

    说到这里,他微笑补充了一句:

    “放心,对‘龙王’来说,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

    对面的年轻男子双手互握,想了几秒,站起身道:

    “我需要请示一下。”

    “请。”主人做了个手势。

    年轻男子离开了客厅,过了几分钟后返回,望向主人,沉声开口:

    “‘龙王’答应了。”

    “愿我们合作愉快。”主人对着遥远的东方,举了下杯子。

    …………

    一月中旬,秀山湿冷冻人,而严喆珂即将开学,已订好了两天后飞往康城的机票。

    楼成原本打算这次在家过年,等初三以后再去陪小仙女,不能老是让父母清冷度除夕,但想到自身后遗症未愈,春节人来人往,客人多,做客也多,一不留神就会暴露问题,还是决定再陪老爸老妈十天就前往米国,小家庭团圆。

    就在小两口讨论着剩下的日子怎么安排,是中午去楼家吃,下午到严家拜年,还是直接前往酒店餐厅订个包间,让两个大家庭聚一聚时,楼成的电话忽然响起,来自施建国同志。

    “喂,师父?楼成隐有点期待地接通。

    施老头豪气干云地说道:“臭小子,来最近的军方基地一趟,有人会接你们的,哦,忘了说,龙王拿到‘列’字诀了!”

    “是!好!”楼成惊喜回答。

    严喆珂一直“竖”着耳朵旁听,闻言亦是激动,眼眸晶亮如星。

    真没想到“九字诀”能这么快凑齐!

    有了线索,庞大的国家机器开动,真是比个人努力强悍了不知多少倍!

    楼成吸了口气,对小仙女伸出了右手:

    “走。”

    “走!”女孩噙着秀丽笑容,握住了老公的手掌。

    电话“告假”不提,一路奔波不提,小两口坐着军方的车进入了深远高旷的山腹基地,看见了荷枪实弹的重重守卫,看见了行动间身手不凡的精英,也看见了翘着二郎腿坐在研究人员办公室内的施老头。

    “‘九字诀’集齐确实不错,老头子我反哺肉身的效果本来只能算一般,现在真是一天比一天强,到最后就算还是治不好,也肯定能多活个十来年,这样下去,再来点别的研究成果,指不定为师我寿终正寝的时候,旧伤都还没彻底复发。”施建国同志喜意洋洋地开口。

    楼成又欣喜又激动地脱口而出: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施老头慢悠悠站直,拿起桌上的一副字画道:

    “回头记得去感谢下龙王,啧,人的名,树的影,他现在是金字招牌啊!”

    “是,师父!”楼成有点迫不及待地接过,手一抖,展开了画卷。

    一个斗大的“列”字显现,有层层递进、彼此叠加之感。

    楼成侧头对严喆珂笑了笑,重又将目光放回,异常专注地体悟起神韵,握着字画的手略显用力,似很郑重。

    不到五分钟,他将“列”字诀递给了小仙女,自身沉下腰部,摆出架子,结起手印。

    气血一缩,诸般感觉凝聚,楼成的下腹,一个微缩的宇宙成形,冰寒是黑暗的背景,炽热为沉重的光明。

    金丹又一次浮现出来,如同之前很多次。

    楼成轻车熟路地拔高意识,驾驭劲力,改变着星辰的位置,勾勒出了一个不够准确的“列”字!

    与以往相同,金丹当即受到激发,晃荡了“银河”水波,让璀璨的轨迹组成了古朴幽深层叠暗蕴的古老篆文,并反向牵引外界事物,让楼成大丹内的“列”瞬间排列组合,神韵具备。

    就在这时,星云旋转加速,时而膨胀时而收缩,八处璀璨齐齐亮起,与“列”字连通,围绕着清净身心的“临”盘绕起舞,飞快沉淀。

    楼成的耳畔,如有风云在震荡,幻化出亘古不变般的声音: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每一音皆有璀璨字符应和,它们从四面八方叠于临字,汇成了一个立体的、神秘的、从未出现过的篆文,让“晶莹”与“大日”往外,与楼成的“大丹”糅合得更深,使他的危险预感更上了一层楼,让他对金丹的掌控发生了本质改变!

    此时此刻,他初次有了金丹不再是陌生外物,而是打磨很久的自身兵器之感!

    “呼,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尝试消化金丹了……”楼成心神高踞,无视了浮现的完整道法,小心翼翼控制金丹,试图“借”出一股能量。

    那能量刚动,顿时冲击了“宇宙”,让“大丹”的平衡失去,一下崩解,再非楼成所能阻止!

    喀嚓,他脚底混凝土地面裂出了几道缝隙。

    怎么会这样?楼成一时有点傻眼。

    前面都符合预期,可到了最重要也最关键的一步,却完成不了……

    在平衡抱丹中,无法再引出金丹的能量,这与使用完整版“冰后之叹息”时截然不同……

    那个时候,金丹在外,属于独立的个体,而如今,它处于内部,是大丹的一部分,一动就失衡……

    楼成咬了咬牙,观想出全部“九字诀”,默念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看能否在金丹处于扩散状态完成激发,引导转化。

    一遍又一遍,他体内无有响应,金丹在非“还劲抱力”阶段如在沉睡!

    严喆珂一直饱含期待和忐忑地在旁边看着,见楼成睁眼,本待脱口发问,但看见自家老公脸上未有丝毫欣喜后,忙咬住了嘴唇,忍住了开口,一颗心缓缓下沉。

    经过之前几个月的磨练,楼成本以为自己现在可以相对坦然平和地说出结果,可到头来,他发现自身只能僵硬着脸庞,对师父和媳妇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摇了摇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