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

    严喆珂脸色一白,眼眶微红,当即脱口道:

    “可能得配合功法的修炼,才看得见效果!”

    她粉唇之上残留着浅浅的牙印。

    “……也许吧。”楼成语气略显飘忽地回答。

    如果金丹未出现异变,没有扩散至“全身”,那凭九字诀集齐后对它的掌控,自己立刻就可以从容“消化”,藉此更上层楼,但现在,产生反噬后遗症的时候,自己压根儿无法感应到“金丹”,更别提控制和掌握,而能控制和掌握的时候,又处在收缩的、旋转的平衡状态,内部稍有变化,立刻解体,完全做不了一点操作。

    那因“九字诀”凑齐而浮现的完整功法正是龙虎真人的秘籍,包含了葛辉缺少的部分,若是自己从头修炼,一步步按照法门前行,确实有一定可能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加深联系和掌控,于交汇成丹时彻底将这龙虎真人的“遗物”打下烙印,纳入体系,真正据为己有,不再产生反噬,可问题在于,目前的自己根髓已然异化,还劲抱力成为了本能,再也无法逆转,改变道路不过是镜花水月。

    唯一的希望就是糅合修真与武道这件事情有突破性收获,但乔治等人要想平衡成丹,就算爆发了潜力,脱了胎,换了骨,没一年工夫也绝无可能,甚至正常来说,以他们的资质,三年五年都未必看得见希望,十年八年蹉跎理所当然。

    至于那些有天赋的人,谁又会选择一条目前属于初创还看不清未来的道路?

    更为重要的是,哪怕修真和武道的糅合确实获得了成功,解决自身后遗症也并非绝对能行,失望的概率或许更大!

    念头纷呈间,施老头走了过来,拍了拍楼成的肩膀:

    “哭丧着个脸做什么?当初老头子我知道命不久矣,一样淡定!”

    “走吧,为师领你去见位前辈,让他帮你看看。”

    我没哭丧着脸啊!我没那么脆弱!顶多就是表情比较僵硬……楼成下意识想要反驳,可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能说出。

    严喆珂快步赶上,主动伸出纤细柔软的手,坚定地握住了他的掌,与他并肩跟在施老头身后。

    他们出了基地,被专车送至最近的军用机场,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抵达了天空灰蒙蒙的帝都。

    乘车七拐八绕,他们来到了一座幽静的四合院外。

    “咳,你们等下喊梅老前辈。”施老头难得地收起不正经,很是认真地叮嘱。

    “梅老?‘大宗师’梅老?”严喆珂诧异反问,幽黑漂亮的眸子里浮现出几分喜意。

    梅老?珂珂提过的那位禁忌强者?华国目前仅存的那位禁忌强者?楼成心中一动,重又燃起了希望。

    施老头吧嗒了下嘴唇,点了点头:

    “嗯。”

    说完,他一马当先,推门而入,这里没有重重守护,宛若真正的市井人家。

    但楼成注意到,如今时值一月,严冬正隆,万物凋敝,而这座四合院内,绿草滋长,繁花似锦,仿佛颠倒了四季。

    “都是不抗寒的普通品种……”严喆珂小小声说了一句。

    楼成刚想回应,已看见了前方石桌旁的身影,他穿着灰色中山服,一头银发泛着浅浅黑意,整齐往后竖着,正拿起茶壶,悠然往面前的四个紫砂小杯倒着浓香扑鼻的棕黄水液。

    这位老者眉毛很长,几乎快要蹿出脸庞,五官普普通通,似乎随处可见,唯有眼眸深处,仿佛藏着另一片天地,同样的四合院,同样的布置,但不见繁花不见草,苍茫而寂寥。

    “梅老,这是我不肖弟子楼成,这是蜀山斋纪老头的外孙女,姓严,严丫头。”施建国同志持晚辈礼道。

    光从面相看,他可比梅老沧桑不少!

    “江湖代有人才出啊,两位小朋友,坐吧。”梅老指了指对面的石凳,笑容柔和,无有睥睨。

    “谢梅老前辈。”楼成和严喆珂庄重行礼,分别坐下。

    “手。”梅老微笑望向楼成。

    楼成探出左手,支于石桌。

    梅老伸掌,以一根食指搭在他的脉门,半闭起眼睛,状似沉思。

    而楼成只觉身体如被春风拂过,说不尽的舒服,就连汹涌而来的“灼烧”,好像都没那么难受了。

    半响之后,在施老头和严喆珂期待的目光里,梅老睁开了双眸,深深看了楼成一眼,缓缓说道:

    “外力无用,唯靠自身。”

    “是,前辈。”楼成觉得自己挤出的笑容是那样苦涩,而严喆珂和施老头的眼神逐渐黯淡,再次陷入了沉默。

    梅老不再多言,端起茶杯,拂盖抿了一口,表示送客,楼成三人一路无言地出了四合院,登上了轿车,没有目的般任由司机往前开着。

    过了一阵,施老头咳嗽了两声道:

    “梅老又不是医生,不用太在意他的说法,而且你小子好歹还有靠自身的希望,你知道他当初是怎么对为师说的吗?只有一个字,‘拖’!”

    “听明白了吗?就是吊着命,等老天开眼!”

    楼成吸了口气,缓缓吐出道:

    “师父,我知道,我没有放弃。”

    说完,他短暂沉默,侧头看向严喆珂,眸光内敛,语气平静地开口:

    “就算,嗯,就算真的不能好,我这段时间数据搜集做得不错,将来肯定能弄出属于自己的打法,即使,即使上不了擂台,也有自保之力……”

    说到这里,他提起嘴角,笑了笑道:

    “而且凭我这身本事,开个武道馆,也能赚不少,说不定还可以往‘女性美颜班’‘女性养身班’发展。”

    “嗯!”严喆珂重重点头。

    她伸出右手,握住楼成的左掌,与他十指交扣,紧紧交扣。

    …………

    几天后,当严喆珂已在康城投入紧张而忙碌的学习时,楼成却无所事事般待在家里,除了锤炼和交流,时常发呆。

    这日上午十点多,他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银行:

    “您尾号XXXX的储蓄卡账户1月15日10点25分转账收入1200000.00元,活期余额8162328.65元……”

    这是龙虎俱乐部给予的月薪,因是年底,将差额四十万补足,共一百二十万,加上原本,已有八百万出头——因为余额不少,银行一直有找他办各种业务,可都被暂时不想见外人的他推掉了。

    看着这一大串数字,楼成莫名沉默,过了十几分钟,他给严喆珂发去条消息:

    “珂珂,我想和龙虎解约……”

    “啊?为什么呀?”严喆珂“一脸茫然”。

    楼成手指停顿片刻后按动道:

    “总觉得亏欠龙虎,我什么都没为他们做,反倒受了很大恩惠,现在每个月还领着这么多薪水,嗯,受之有愧吧,能帮他们省一点是省一点,我有手有脚,现在存款也不少,不怕找不到收入不错的的事情……将来我要是恢复了,再重新签约就是。”

    “意外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的,都得承担风险……”严喆珂沉吟了下回复,“既然你觉得心理不安,那就去做吧。”

    “好。”楼成低下头,看着身上那套买了好几年的龙虎俱乐部藏青色武道服,目光一时失焦。

    好一会儿后,他调出通讯录,找到“龙王”的号码,打了过去。

    听了十几秒的铃声,陈其焘威严的嗓音响了起来:

    “喂?”

    “前辈,之前‘列’字诀的事情,真是麻烦您了,晚辈一直记在心里,感激不尽。”楼成先做道谢。

    “小事一桩。”龙王语气不见波澜地回答。

    楼成望着窗外蓝天白云,沉下心神开口:

    “前辈,我想和龙虎解约。”

    “为什么?”龙王言简意赅地反问。

    “晚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一直白拿龙虎的钱,心里很愧疚,很负担。”楼成怕龙王拒绝,早已想好说辞,“我想以最好的状态去博那一线希望。”

    “没侮辱武者这两个字。”陈其焘简短评价,“让你的律师和俱乐部联系吧。”

    没等楼成再言,他威严又道:

    “之前拿的就算意外补偿,不用考虑退回了,等你好了,再过来签约。”

    “是,前辈。”楼成只觉自己轻松了一些。

    …………

    三天后,周一晚上,严喆珂边整理报告,边与楼成聊天,突然收到了“污彤”李怜彤发来的消息:

    “珂珂,你家那口子怎么了?微博都炸了!”

    “什么情况?”严喆珂很是茫然,随手点开APP,刷了一下,发现一条又一条与楼成相关的热门:

    “突发!武道家协会内部人士证实,龙虎俱乐部已注销了和楼成的备案合同!”

    “龙虎与楼成解约究竟为何?”

    “一代天骄就此陨落?”

    “楼成的问题比预想更严重?”

    “是重伤难愈,还是再无潜力?”

    “流星般蹿升,又流星般坠落?”

    “龙虎俱乐部‘外事组’回复‘不方便多说’,只透露是楼成主动提议,不占龙虎便宜。”

    ……

    这个消息一下爆开,震惊了世人,谁人也没想到事情会恶化到这种程度。

    …………

    此时此刻,楼成也收到了不少朋友的问候和来自记者的“骚扰”电话,发现了事情的传播。

    他下意识点开自家论坛,看见了一片兵荒马乱:

    “怎么办?我好慌!”

    “小长夜小长夜,快找学姐问问,偶像到底怎么了?”

    “55555,学姐没回我……”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楼成的伤这么严重?连预备组都待不下去?”

    ……

    关心、担忧、惊讶、难过等情绪透过文字,溢于言表,楼成怔怔看着,接到了严喆珂的越洋电话。

    “橙子,别理那些记者,他们都喜欢危言耸听,唯恐天下不乱!”女孩急切宽慰道。

    楼成右手握拳,杵了杵嘴巴:

    “珂珂,我知道的,你放心。”

    他吸了口气再道:

    “我打算发条微博,给大家一个解释。”

    “不用啦!”严喆珂慌忙阻止。

    把自身伤口扯开,血淋淋地展现给众人,将心底骄傲抛去,承认自己虚弱,对橙子来说,那是何等的残忍!

    她念头电转,眼眸上看道:“我私下给小玲说一声就行了,不用你解释!”

    楼成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我看得见他们真心诚意的喜欢,在这个时候,我不想辜负这种感情……不想连交代都不和他们交代一声,这或许是我现在唯一能为他们做的……”

    感觉橙子心意甚坚,严喆珂一阵默然:

    “好吧,那,那你稍微委婉点。”

    “嗯。”楼成挂断了电话,点开了微博,沉下眼眸,在那空白的框里打了又删,删了又打。

    几分钟后,大家看见了他的回应:

    “虽然,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也许,也许很久很久才能回来,也许只能说声再见。”

    点完“发送”,楼成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软软向后一靠,依住了沙发背部。

    他的双眼随之闭上,隔断了光明,看见了黑暗。

    …………

    米国康城,刷出了这条新微博的严喆珂,猛地伸手捂住了嘴巴,美丽的眼眸无声流淌着晶莹的水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