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提议

    躺在床上,于论坛和微博间忙碌切换的闫小玲不愿看见每一条负面的消息,也不愿放过每一个乐观的猜测,直到刷新出楼成的话语。

    她猛地愣住,眼前一下模糊,越揉越是不清。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不是要冲击外罡,不是要拿到头衔吗?

    失神片刻,闫小玲霍然抬高手机,在楼成那条微博下面,边流泪边打字道:

    “我们等你!”

    她的回复不算快,在前方已有一条条不愿相信讲不出再见的话语:

    “不要啊!一定会好起来的!”

    “你是当世天骄,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

    “辉煌的时候,大家一起狂,低谷的时候,我们也一起扛!”

    “我会为你上香祈祷的!”

    “一定要再见啊,真的要再见啊!”

    ……

    即将放年假的龙虎俱乐部内,“预备组”成员皆低头看着手机,脸有戚戚然之色。

    良久之后,屠正长叹一声:

    “可惜啊……”

    …………

    此时此刻,楼成的手机已遭各种消息轰炸,大家默契地没有选择电话,而是采用了更柔和更委婉的方式。

    蔡宗明道:

    “说真的,咱们可以考虑组一个武道相声团了,好吧,这次才是真的,我掐指一算,你丫命不该绝,肯定能找到办法,恢复过来的!请相信男人的直觉!”

    林缺道:

    “我快非人了,不要被我赶上。”

    彭乐云道:

    “究竟什么问题?我上清宗千年大派,别的不说,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不少,要不来试一试?”

    任莉道:

    “没有过不去的坎!可以考虑下到战乱地区磨砺,死中求生!”

    安朝阳道:

    “天无绝人之路!而且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邢成武道:

    “你还年轻,不要悲观,好好养个几年,一样有希望外罡!”

    蒋飞道:

    “哪个英雄好汉没受过挫折!”

    秦锐道:

    “你一直都在创造奇迹,我相信你将来也能。”

    陶晓飞道:

    “楼哥,我这个高中学历的人想不出什么文绉绉的话,只喊一句,你一定能再次雄起!”

    欧曼道:

    “楼先生,你是我现实里见过最有天赋的武者,肯定会闯过去的!”

    ……

    楼成闭目听着手机不断振动,好半天才艰难拿起,睁眼浏览,直面着伤疤。

    对于彭乐云的提议,他沉默想了片刻,做出了回复,没说前因后果,但还是描述了金丹的存在与问题的本质。

    万一上清宗真有解决办法呢?

    有的统一,有的单独,楼成分别给予了回应,就在他和严喆珂视频了一阵,情绪重又沉淀时,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钥匙扭转的动静。

    齐芳和楼志胜气喘吁吁进来,看见他脸色不算太差后,稍微松了口气。

    “成子,没事!好好养着,不要急!”齐芳脱口宽慰道。

    直至此时,她才明白之前不甚在意的一些异常究竟代表着什么。

    楼志胜则沉稳问道:

    “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楼成没再隐瞒,坦然回答:

    “受伤留下了后遗症,身体会时不时僵硬,平时生活没太大影响,就是可能没法打擂台了。”

    见父母露出沉痛悲伤的表情,他忙又笑道:“爸,妈,没什么的,我已经攒了好几百万,而且这又不耽搁我教人武功,将来有的是出路,再说,谁敢讲我就一定恢复不了的!”

    “就是嘛!”齐芳赶紧附和,忽然想起一事,本能压低声音道,“喆珂还有他们家知道吗?”

    “她早知道了,一直都很支持我,他们家也没别的想法,只要我们两个能好好相处。”楼成简单描述了一下。

    楼志胜长长叹了口气道:

    “好姑娘啊!”

    因楼成表现正常,只稍有沉郁,老两口卸下了大部分担心。

    翌日上午,楼成从三里亭人民公园锤炼归来,边跑边砸落着汗水,每四十八步到五十三步,便会出现一次“卡顿”。

    途径原本老居民小区时,他忽然听见前方有人提到自己的名字:

    “听说没有?老楼家的成子出事了!”

    “你也知道了啊?好像是被人打伤了,有什么后遗症,就跟羊角风一样!”

    “羊角风?那还真惨啊,以后怎么过哦!”

    “哎,老楼齐芳两口子也是苦啊,熬了半辈子,累了半辈子,眼见着儿子出息了,要享清福了,一下来这么一出,哎……”

    ……

    聚在一起絮絮叨叨的阿姨婶婶们眼角余光扫着周围,脸色忽然一僵,话语戛然而止,结结巴巴向旁边打着招呼道:

    “成,成子……”

    楼成微笑点头:“祝阿姨好,李阿姨好……”

    他简单招呼,不见情绪变化地寒暄了两句,越了过去,慢跑向远方,时而“卡”住,不见隐藏,留下一地叹息之声。

    对他来说,别人背后的议论早能预料,也阻止不了,唯一庆幸的是,提前买了新房,搬到了陌生的小区,谁也不认识谁,老爸和老妈能免去绝大部分心酸的“旁听”。

    因着类似的氛围和亲戚间反而带来隐约刺痛的长久关心,楼志胜和齐芳对儿子去米国康城过年举双手双脚赞成。

    航班起飞,冲上蓝天,楼成望着窗外,怔怔出神。

    …………

    年节过后,二月之初,康城大学格斗社内。

    楼成背负双手,踱步巡视着五心向天盘膝而坐的乔治等人,时而停顿下来,伸手按在对方肩头,“听”他们的动静,看变化是否正常。

    他想要靠修真与武道的糅合来解决后遗症的问题,可一时找不到方向,没法靠本身去大胆尝试,只能寄希望于从头修炼的学员们可以为自己提供灵感,找到途径——他境界已高,没办法返过头再来。

    过了一阵,楼成轻轻点头,将手一拍,示意今天的“冥想”到此为止,接下来进行武道和格斗的锤炼。

    这方面,乔治、科琳和威尔顿已能当半个教练,无需他操劳太多。

    等到下课,他又分别“听”劲检查了学员们的身体,未曾发现能让自身得到收获的变化。

    “我下课了!”严喆珂发来消息。

    楼成收敛心情,“微笑”回复:“我马上来接你!”

    ——乔治和威尔顿属于逃课,他们对楼成的事情有所知晓,但不敢确定,眼见着教练表现正常,也就没多做打听。

    出了格斗社,楼成向教学楼走去,刚行几步,寒意一涌,左腿当即失去了知觉,僵在了原地。

    他用力扯动胯部,拉起腿脚,一瘸一拐往前,走得异常辛苦。

    两步之后,他霍然顿住,绷紧脸,咬起牙,握着拳,往旁边的虚空狠狠打了两下,砰砰作响。

    严喆珂站在回廊阴影里,远远看着这一幕,眼眸里尽是悲伤的色彩。

    过了几秒,见楼成平缓下来,她吸了口气,露出宛若百花盛放的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眼见小仙女出现,楼成堆起了笑容,温和伸手,拉住了对方。

    “走,姐姐今天请你吃火锅!”女孩扬了扬另外一只手。

    等姐姐弥补了先天不足,就走平衡成丹的武道修真糅合路子给你做参考!

    “好啊。”楼成含笑回应。

    …………

    时间飞逝,转眼已到二月底,天气开始转暖。

    楼成尝试上清宗的办法无用后,于草坪上挥洒起了汗水。

    砰!砰!他连续摆动右拳,每一拳都弥漫白雾,缭绕寒霜。

    等到第三拳即将挥出,他以“举头三尺有神明”的境界恰到好处收缩了气血,将刚涌起还未产生作用的寒意与劲力精神等一块还抱于下腹。

    砰!

    他的右臂仿佛不再属于自身,而是变成了一根“冰鞭”,在肩膀抖动拉扯下,狠狠抽出,虽然姿势别扭,但威力不弱!

    砰!砰!楼成左拳连崩,皆有赤红返白的火焰“手套”覆盖。

    紧接着,他又试图做出“还劲抱力”,可这一次慢了半拍,“灼烧”刺痛了精神,让收缩的尝试一下中断。

    停顿下来,忍耐片刻,楼成再次开始,不见气馁。

    两个小时后,他终于结束,接住了严喆珂从二楼窗户丢下来的毛巾。

    “我觉得你这么处理还挺不错的,等到完全熟练,不出现错误了,打一场持续时间不长的同阶擂台赛应该不成问题。”女孩丝毫没有吝啬自己的表扬。

    “我也这么觉得。”楼成微笑回答,边用毛巾擦着汗水,边往屋内走去。

    及至洗过澡,换好衣服,靠躺在床上,享受着小仙女突有兴致的按摩,他随意拿起手机,刷了下新闻,看见了一条热门:

    “彭乐云‘王者战’正赛后再次出手,已是接近外罡,年内突破有望!”

    “是闭关修炼,还是战乱磨砺?”

    ……

    楼成怔了一怔,打开APP,点入和彭乐云的对话框,输入了“恭喜”二字。

    沉默几秒,他又将这两个字删掉,退了出来。

    “怎么不发?”严喆珂星眸余光扫过,随口一问。

    楼成笑了笑道:

    “都还没有突破,说恭喜早了点。”

    “嗯。”严喆珂没再多问,转而挑起别的话题。

    这晚,夜深人静时,女孩睡得正香,迷迷糊糊翻了个身,习惯成自然般瞄了旁边一眼。

    这一眼顿时让她清醒,因为她看见楼成睁着双眸,幽幽望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未变。

    咬了咬唇,严喆珂什么也没说,装作还在熟睡,依偎了过去,柔柔地挽住了楼成的手臂,将娇躯蜷缩,把脸蛋贴靠,如要填满对方的身心。

    楼成缓缓闭上眼睛,半抬起脑袋,在小仙女额头轻吻了一下。

    …………

    这日晚上,严喆珂洗过澡,换好睡衣,脚步轻盈地走入了房间。

    卧室内,楼成侧对门口,望着窗外的黑暗,异常入神。

    “橙子?”严喆珂试探着低喊了一声。

    楼成回过头来,深深看了小仙女一眼,微笑开口道:

    “珂珂,你三月份不是有一周的春假吗?我们一起去看极光吧?这事我们老早就说过,一直没去。”

    在严喆珂的眼里,此时此刻的楼成似乎突然回到了未曾受伤时的状态,昂扬奋发,不见阴霾。

    她收起浓浓的疑惑和担忧,郑重点了下头:

    “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