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旁观者(求月票)

    六月初,康城,圣顶大教堂某处。

    此地最前方十字架高耸,两侧座位有序排开,一直蔓延到门边,几乎坐满了信众,上空穹顶恢弘,四周覆盖宽阔,墙壁窗户窄小,玻璃成彩,透入道道阳光,带来庄严肃穆的感觉。

    一位主教手捧经书,正用宏大威严的声音缓慢布道,引导羔羊们靠近天堂的光辉,整个场景神圣超凡,让人能遗忘掉平时的烦恼,获得心灵的寄托。

    这时,穿白T恤、休闲裤和运动鞋的楼成从门口进来,双手插兜地前行了几步,左右打量了一眼,找了靠后的空位坐下。

    他未曾像在场信徒那样双手交握,脑袋低埋,仅是闭上了眼睛,悠闲地用耳朵,用精神,用心灵去感应周围一切。

    因为网上的讨论,他再次成为了热点,回秀山没敢待太久,几天后便飞来了康城,经过一个多月的静养,目前实力已恢复了七七八八。

    他来圣顶大教堂旁观仪式,并非打算改信天主,对他这种意志坚定,知道自身想要什么,为什么而战的人武者来说,信念就是信仰,压根儿不会将心灵的平静、未来的道路求诸于虚无缥缈的神灵。

    楼成这段时间混迹于此,为的是观察,为的是体悟。

    根据施老头所言,一切练法,到最后都会殊途同归,楼成觉得自身糅合武道和修真的下一步,也就是晋升外罡的重要一步,或许正该着眼于这个“同”字!

    基于这点,他决定放宽琢磨的范围,不再局限于修真和武道,通过对教团仪式,对格斗流派的参考,找到彼此的共通,找到“同”字的意义,找到往上提升的实质,从而获得高屋建瓴的优势。

    安静闭目,认真旁听,楼成意志高踞“头顶三尺”,以一种专注又抽离的状态品读着仪式环境的变化和信众们的精神沉淀。

    过了好一阵子,唱诗班开声,用整齐、圣洁、高远的方式歌颂着,赞美着,借助礼拜堂特殊设计产生的回音叠加,让众人仿佛沉浸于了神光的洗礼中,心灵的徘徊和深处的焦虑等种种负面感受被一扫而空,短短时间内,他们似乎得到了新生。

    楼成缓缓睁开眼睛,只见有的信徒已然泪流满面,只见礼拜堂内隐约有乳白色的光华在涟漪,但又好像只是自身的幻觉。

    这种感觉……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听着,体悟着,有了点想法,却抓不住最本质的东西,更别提发现“同”之所在。

    类似的范围里,仪式来到了尾声,楼成不再逗留,施施然站起,双手插入裤兜,缓步走向了门边。

    坐在礼拜堂前排的一位男子正巧放下交握的双手,有所察觉,本能打量起四周,目光一扫,看见了门口的背影。

    “咦?”这位金发灿烂的蓝眼青年突地疑惑失声。

    “怎么了,奥布拉克?”他旁边的黑发青年迷茫问道。

    奥布拉克皱眉回答:“刚才那个人有些眼熟。”

    可碍于只得背影,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没人啊。”黑发青年回头望了一眼,只见敞开的门边空空荡荡,无有人影。

    “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奥布拉克摇头起身,“我得回去准备晚上的比赛了。”

    他和黑发青年查尔斯来自欧洲的布鲁塔尔,是教团派的分支之一,目前正进行护送“圣杯”在米国巡回展览,传教布道,并与当地格斗家交流切磋的活动。

    康城作为教团派在大洋这边的主要据点之一,活动升级为了小型比赛,号称要决出“王冠”以下最强者。

    ——教团派相信人体有十大原质,分别在不同位置,对应不同象征,等到全部凝练,便能“长”出一株生命树,抵达最终的“王冠”,相当于华国的外罡。

    而“王冠”虽然号称最终,但在教团的语境里,仅是凡俗的最终,等到三重“王冠”加身,便能掀开“阴影帘幕”,见到“隐秘上帝”,成为真实的“大天使”。

    奥布拉克年少成名,天才横溢,因在华国受到挫折,遭遇刺激,戒掉了傲慢,戒掉了浮躁,以至于比预计更快地凝练完十大原质,只差半步就能“长”出生命树,只差一步就能获得“王冠”,在本次比赛里,一路凯歌,即将打入决赛。

    …………

    深夜,一座别墅内。

    一楼客厅的中央布置着祭台,画了奇奇怪怪的符号,周围的椅子上,沙发上,餐桌上,乃至地毯上,一位位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在激烈地交合,有单对单的,有单对多的,也有多对多的,他们神情沉醉,满是欢愉,仿佛获得了极致的解脱。

    二楼栏杆位置,楼成静静屹立,手里拿着个纸杯,杯里有着果汁。

    看得欲望升腾,口干舌燥的他喝着冰凉的饮料,努力克制住联翩浮想,观想出了“临”字,使得身心一阵清净。

    抓住这个机会,他运转功法,凝水成冰,化湖为镜,让头顶三尺出现“神明”。

    再看下方的场景,楼成已然褪去了情欲和冲动,眼眸重归漆黑与幽深,以一种审视的超拔姿态平静旁观。

    “这帮灵修的会玩……”他暗笑一声。

    这是一个“正规”发展的灵修教团,也就是通过本身的“传道”来获得成员,不用下药、蛊惑、诱拐等手段欺骗无辜男女加入,所以,他毫无行侠仗义的想法。

    呻吟入耳,肉海翻腾,楼成轻晃着掌中纸杯,安静无害地俯视体察,对这样的场景和这样的“修行”逐渐有了点认识。

    “简单来说,这是一种打破固有模式的方法……”他微不可见点头,抿了口果汁,“每个人出身以来,就受到各种规则各种要求的约束,而打破这些,身心都会获得解放、轻松、愉快、刺激的感受,再与本身情欲结合,就相当于佛门密宗色空之解,求的不是色,而是打破执念,打破束缚,打破原有身心模式。”

    “在这个过程里,如果沉迷于了‘色’,沉迷于了这种放纵,沉迷于了事后的空灵与解脱感,那就是误入歧途,从一种固有模式跳到另一种固有模式,形成新的执念,新的束缚。”

    “灵修求‘自我之灵’和密宗法门有异曲同工之妙,两者都方法偏激,易入‘魔’道……”

    “这是提升‘自我之灵’的‘仪式’,灵修要入外罡境界,与此‘自我之灵’密切相关,它和教团,和偏重格斗的流派,和修真,和武道,不同之中的‘同’在哪里……”

    最近看了不少典籍的楼成认真思索,好半天后才拿着纸杯,无声无息从二楼消失。

    等到仪式结束,主持的灵修回到二楼,打算抓住身心圆满、轻松解脱的状态,照见“自我之灵”,对它做出提升。

    就在这时,他疑惑看向书房,只见那里窗户大开,夜风吹入,盈满无人所在。

    “我忘了关?”这位灵修很是迷茫。

    …………

    一辆轿车奔驰于夜里空旷的街道,史密斯望着前方,不解问道:

    “楼,你怎么会想着去看魔鬼的仪式?”

    楼成右手抵了下嘴唇,随口胡诌道:“魔鬼也有魔鬼的道理,了解他们才能战胜他们。”

    “你最近越来越神神秘秘了。”史密斯摇头感慨。

    他是祖传的清教徒,对灵修的类似活动深恶痛绝。

    没再多说此事,史密斯转而问道:“还有两处地方,先去哪里?”

    楼成想了想,自嘲一笑:

    “今晚就到这里吧,送我回去。”

    奇怪的家伙……史密斯腹诽了一句,打了方向盘,拐入了前往北区的道路。

    …………

    翌日清晨,楼成锤炼完毕,擦着汗水,走回了屋里,正巧看见严喆珂脚步轻盈地从二楼下来。

    “珂珂,最近身体补足感明显吗?”他抢先开口,问着每隔三五天就会询问的事情。

    严喆珂穿着露精致锁骨的T恤,眼眸上转道:“还好,自从集齐‘九字诀’以后,我精神提升得很快,反哺肉身的效果也越来越好。”

    说着说着,她走完楼梯,酒窝盈盈道:

    “感觉要不了多久,我就能补足身体,体悟到‘收’,平衡成丹,补足你修真和武道糅合的基础!是不是很棒很厉害?”

    “不愧是严教练!”楼成竖起了拇指,笑容灿烂地赞美。

    当初完满修真功法,集齐“九字诀”,只是单纯想着帮珂珂弥补先天不足的遗憾,谁知道,反而有助于了自身的道路开辟。

    想靠乔治那帮人平衡成丹,不知哪年哪月去了!

    而自身修炼“九字诀”的效果也非常不错,精神百尺竿头再进了一步,最近都有几分“神棍”的感觉了。

    严喆珂嫣然抿嘴,很是得意,末了随口说道:“不过提高的精神都拿去反哺身体了,我现在的状态和去年差不多,没法太熬夜……”

    说到这里,她伸手遮嘴,可爱地打了个哈欠,然后脸色一红,表情瞬间变得凶巴巴,提脚“踢”了楼成小腿迎面骨一下,虽然快而迅捷,却没怎么用力。

    对此,楼成只能讪笑以对。

    吃完早餐,送媳妇进入康城大学,留下杜姨保护后,楼成先到格斗社转了转,接着又往圣顶大教堂位置过去,打算继续观察体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