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突发(求月票)

    圣顶大教堂,一间小型礼拜室。

    这里没有唱诗班,没有各种花哨的布置,只得十几位安安静静闭目祈祷的信徒。

    楼成进来之后,也未曾说话,随意找了角落就坐,认真体悟着空气里不一样的感受,宁和、安静、平缓、轻松等意味徐徐荡来,让他仿佛自身用了“临”字诀。

    “没一位神职人员或是教团格斗家……教团和灵修都相当重视氛围的营造和熏染啊……”楼成优哉游哉地打量了几眼,心里有了点想法,没打扰众人,悄无声息起身,往外走出了此地。

    他看了眼调成静音的手机,见距离严喆珂下课的时间还早,念头一转,打算趁闲去隔壁的教会博物馆参观最近在康城很火的“圣杯”展。

    这据说是盛放过“救世主”血液的银杯,而按照自家师父的说法,历史上有名的仙佛神灵的原型往往都是外罡级强者,甚至有踏入了禁忌领域的高人,不知道“救世主”属于哪个层阶?

    这事珂小珂同学也很感兴趣,打算周末前往,半是见识半是约会,嗯,我就当事先踩个点……

    楼成双手插在裤兜里,闲庭信步般绕到了教会博物馆门口,刚一进去,就被位长相不错气质干净的金发小姐姐拦住,笑容温柔和煦地开口:

    “您好,我叫翠西,是这里的义务讲解员,有什么需要为您服务的吗?”

    教会的义工啊……楼成最近来了好多趟,对此并不陌生,摆手笑道:

    “不用了,我就随便逛逛。”

    类似的义工都是一言不合就灌输主、救赎、美好等词语的家伙,我能够理解他们的想法和感情,但很抱歉,实在不喜欢,和这比起来,更宁愿听小明同学说相声。

    “这里展览的‘物品’都涉及教会的历史,只是单纯去看,很难了解它们真正的魅力。”金发姑娘翠西不见被拒绝的失望,笑容不变地强调道。

    “呃……也行。”楼成想了几秒,改变了主意。

    这并非因为对方是漂亮女孩子而心软,仅仅只是想到了一个问题:听她讲解,心里有了谱,记住了关键描述,回头和小仙女来约会,就能展现自身博学多才博闻广记的一面了!

    这不就是踩点的意义?

    “好的,先生请,您最好从一号展区看过去,这正好就是主的福音传播的历史,也是我们教会发展的历史。”翠西指着最左侧,甜美一笑。

    楼成无可无不可,跟在这位义务讲解员身边,随意踏入了一号展区,两边皆有防弹玻璃橱窗,内里放着各种满是古色的器物。

    “这是圣西蒙留下的笔记,在‘亡海古卷’出土前,它是人类最早记录福音的文献……”翠西指着几张斑驳的莎草纸说道。

    楼成饶有兴致点头,认真记忆着对方讲解的内容。

    行了几步,看了几处,翠西的神情忽然变得肃穆,语气更是充满悲痛,指着一号展区中央单独设置的柜子道:

    “救世主为人类流下了血液,这就是装过圣血的古杯。”

    楼成循着她的视线望将过去,只见几位气势内敛、活性惊人的“安保人员”正分别站在展柜四角,不动分毫,一股强横的、“耀眼”的、高高在上的感觉从附近而来,笼罩了此地。

    玻璃“橱窗”里,一个银制的独脚杯安静摆放,它的花纹简单而古朴,通体上下未有丝毫氧化的痕迹,杯子内部则染着一层淡淡的血色,哪怕历经两千年的时光,它们依然残留水意,新鲜而沉缓,仿佛在孕育着什么。

    “救世主的血……”楼成靠到近处,专注观察,只觉四周的氛围不知什么时候已变得悲悯,变得沉郁,那血色不断荡漾,似乎盈满了杯子,却空无一物。

    这玩意儿还是有几分神异嘛……想法纷呈间,楼成心中忽然一动,“闻”到了压抑而危险的味道!

    自破碎金丹,“融合”了其中一部分,他虽然没有了最大依仗,但异化出的超自然能力却得到了当前极限下的最强提升,包括冰与火,也包括预感危险的直觉!

    这距离传说里“秋风未动蝉先觉”的境界还有一定路程,可与以往相比,已不再是“小打小闹”!

    此时此刻,楼成就像置身于了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环境,虽未亲眼得见,亲耳得闻,却能敏锐察觉种种“征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离开,马上离开!他当机立断,扭头便走,留下一脸傻愣的金发姑娘翠西。

    “先生,先生,等一等,等一等,我刚才讲解出了什么问题吗?”翠西快步追赶,疑惑发问。

    “我想起有件急事要办。”楼成敷衍回答,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有几位朋友马上会过来,你能帮忙解说吗?能麻烦你在休息室等待,暂时不去忙别的事情吗?”

    翠西惊喜点头:“好的,没问题!”

    楼成不再逗留,双手垂于身侧,大步走回了门边,与前来换班的金发蓝眼青年擦身而过。

    奥布拉克瞄了他一眼,不甚在意地进入了展览馆,脑子里全是晚上决赛的事情。

    走了几步,他忽然顿住,猛地扭头,望向刚才碰见的那位华国男子。

    楼成?

    楼成!

    那位让自己尝到了生平最苦涩失败的华国当世天骄?

    他不是受了重伤,半退出了职业圈子,怎么会在这里?

    昨天在礼拜堂遇见的,感觉熟悉的也是他!

    念头纷涌间,奥布拉克忘记了职责,本能转过身,追向即将消失在视线里的身影,伴随他蹬蹬蹬脚步声的是隐隐约约的金属甲胄碰撞音。

    从高汾返回布鲁塔尔后,他就开始关注华国的武道新闻,终于知道了打败自己的是谁,知道了对方是备受瞩目的当世天骄,于是从自我否定里走了出来,有了目标,经过几年的努力,自觉已是有了重新挑战对方的实力,谁知楼成却遭遇意外,一下坠落,使他备感遗憾。

    如今既然在康城遇见,那就不能错过!

    蹬蹬蹬!奥布拉克沉重却灵活地穿梭于街道上来来往往的男女间,向着那道念念不忘的背影急速靠拢。

    可是,楼成的脚步同样飞快,他竟无法拉近一点距离。

    心中一急,奥布拉克双手、双脚、胸膛、腹部等位置闪亮出璀璨星点,它们连在一起,似乎即将凝结出树状之物。

    耀眼的光彩爆发,他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日之子”,恐怖的气势隔空笼罩向了楼成,既是“招呼”,也是阻拦。

    可就在这时,他只觉气势席卷的地方,一切变得空空荡荡,就像那永远无法填满的宇宙漆黑,仅仅刹那,就使“汹涌的圣光”消失无踪。

    “这……”奥布拉克诧异停顿,目光错愕。

    只是这么一顿,楼成已拐入别的街道,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奥布拉克正待再追,突然听到了一声轰隆爆响,感受到脚底大地的无力震颤。

    他回头望去,只见教会博物馆连同圣光大教堂的外在玻璃尽数粉碎,乳白的光华和赤红的火焰冲破穹顶绽放,一道道尖叫声、哭喊声此起彼伏。

    出事了!奥布拉克将楼成的事情抛诸脑后,冲刺着返回了博物馆,刚一入门,便看见玻璃橱窗破碎了大半,满地都是受伤的、呻吟的讲解员和参观者,一片狼藉。

    往着烈焰翻滚的地方考虑,他发现了好友强尼和查尔斯,他们一个躺在那里,浑身有伤,已是昏迷了过去,生命在飞快流逝,一个手臂被炸飞,痛苦呻吟着想要站起,可却无能为力。

    奥布拉克瞳孔一缩,没顾得上救助同伴,直接奔向了圣杯所在,越是靠近,场景越是惨烈,到了扭曲变形的独立展柜时,他看见了自家老师,布鲁塔尔圣杯骑士团团长,梅森沃克。

    这位有着大海般蓝色眼眸的中年男子靠在展柜旁,胸口凹陷,多有焦黑,正不断吐着血,那盛放过救世主鲜血的银杯已是不见。

    “三,三个王冠级。”梅森沃克吸了口气,让话语变得流畅,“快,快去告解室找大主教,让他通知康城政府,把所有王冠级的强者撒出去,封锁住出城的道路,结合卫星的侦查和定位,尽快找回圣杯!”

    “嗯!”奥布拉克猛烈点头,没有多问,往圣顶大教堂方向奔去。

    他已明白为什么是现在发生抢夺圣杯的事情——往常都是布鲁塔尔代表团两位王冠级强者轮流看守,再加上旁边教堂内的大主教康采夫,足够将袭击者拖到救援来临,可每天这个时候,是大主教固定的告解时间,他将隔断感官,全身心聆听天主的教诲!

    路过博物馆休息室时,他眼角余光看见一位金发姑娘呆呆愣愣坐在那里,像是受了极大惊吓。

    …………

    楼成没去管发生了什么事,直接跑回了康城大学校园,跑到了严喆珂教室外面。

    见一切安然无恙,他松了口气,拿出手机,刷了下新闻,看到了一条条突发消息:

    “博物馆遇袭,圣杯被抢!”

    “三位‘恐怖级’的超级罪犯!”

    ……

    原来是这样……楼成浏览完毕,重又刷新,目睹了最近的爆料:

    “突袭者之中疑似有‘外卖侠’!”

    “……艹!”楼成先是一愣,旋即脱口。

    PS:本文所涉宗教皆是虚构,与现实无关,刚中午看到有位同学在书评区讲卡巴拉树、隐蔽上帝等事情,结果我睡个午觉的工夫,就被起点给吞了,可怕,可怕,类似的问题还是别讨论了,另外,求月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