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兵过如篦

    没多茫然,楼成摒除掉了种种浮想,平静对严喆珂道:

    “珂珂,我给大使馆打个电话,确定具体情况,免得之后通讯中断,联络不上,你把行李整理一下,重要的、必须的都放在背包里,换洗衣物不用留太多,两套就够了,其他扔在拉杆箱里,做好带不走丢掉的准备。”

    刚发的消息上有大使馆的固定电话。

    严喆珂初逢类似事情,一时难免慌乱,听到楼成淡定的语气,感受到他成竹于胸般的态度后,迅速就沉稳了下来,心里似乎有了底,轻轻点头回答:

    “好的。”

    她穿好衣服,快步走到沙发旁边,将放在那里的行李箱摊开,捡出必要的物品。

    楼成拿着手机,站在落地窗前,一边望着外面燃烧的少许建筑,一边拨打了大使馆的电话。

    或许是收到消息后回拨的人太多,三个固话都处于忙碌状态,他始终没能打通,干脆跨国找了师父。

    “嘿,臭小子你也有体会这种事情的时候啊,想当年为师我在战乱地区……”施老头浑不在意地先吹了一阵牛。

    楼成嘴角抽搐了一下,险些控制不住自己地打断这位不靠谱的老人家。

    说了几句,施建国意犹未尽地吧嗒了下嘴巴道:“尼罗往东,就是战乱地区了,这是要连成一片啊……老头子我还想着什么时候让你去历练下,得,自己碰上了!好啦,不多说了,我给你问问军方在尼罗的联络方式,不是大使馆武官那种。”

    不多说……这还叫不多说啊……楼成捂了下额头,腹诽了两句。

    等待了一分多钟,施老头发来消息,给予了号码,外面的枪响愈发激烈,仿佛整个城市都在爆炒豆子,四周的灯光时亮时灭,酒店则如同汪洋大海里的孤岛。

    楼成遇事已多,在这种情景下心不摇神不晃,从容给军方派出人员打了过去。

    “喂,谁?”接通以后,那边很是警惕地用英文询问。

    楼成本想学龙王那简简单单的一句“我是陈其焘”来自报家门,可考虑到本身知名度的问题,不得不多费了点口舌:

    “我是冰神宗弟子楼成,正和女朋友在尼罗旅行,因为联系不上大使馆,通过我师父拿到了你们的电话。”

    “震天犼?”对面又惊又喜地反问,显然听说过这位当世天骄。

    你这么回答,我是不会开心的……楼成暗自吐槽,沉缓开口:

    “对,尼罗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我们该怎么做?”

    军方派出人员思索了下道:

    “今晚的事情发生得很突然,没什么游行活动做前奏,我们搜集到的情报不够全面,目前只确定了一点,尼罗很多部落组成了反政府武装,正与中央军激战,据可靠消息,已经有超过五个旅的中央军倒戈,里面好几位类同我们外罡的强者,非人更是众多。”

    他顿了顿,补充道:“这事挺奇怪的,在尼罗,‘法老’威望很高,大部分强者都愿意听从他的命令,他如果站出来发表电视讲话,事情不会一下混乱,结果,到现在为止,‘法老’就和失踪了一样……”

    絮叨了一阵,军方派出人员才转回正题:“以你的实力,不遇到针对,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们目前是在哪里?”

    “特坦斯。”楼成言简意赅。

    “这有点偏啊,附近没我们的工地……”军方人员沉吟了几秒道,“目前有两条路,一是你们沿着尼罗河北上,在‘库康’那里和几个企业的工人会合,往‘迪卡’方向前进,到了‘迪卡’,就能通过飞机和轮船撤走了,如果这条路不通,你们可以往东北方向,走到亡海边缘的港口城市‘法图亚’,我们会协调船只接人的。”

    “不过,你先别急,也许天亮的时候,动乱就平息了,如果确定要撤离,我再通知你。”

    楼成心里有了谱,语气平缓地回答:

    “好。”

    放下手机,听着开始稀落的枪声,他转头望向严喆珂,只见女孩已将重要的事物转移至一大一小两个背包,其余丢在拉杆箱内,能带走就带,不能带就放弃。

    “我先试一下。”楼成以笑容安抚着小仙女的心灵。

    “试什么呀?”严喆珂一脸茫然。

    楼成先没做回答,来到旁边,背上了行李,原地一个扭身出腿,肘击甩拳,打得空气砰砰作响。

    “还行,不影响我的动作,不需要特别改变战斗方式。”他满意点头。

    “确实得试一试……”严喆珂半张粉唇,一副“我怎么没想到”的恍然夹杂懊恼样子。

    然后,她学着楼成,背上黑色双肩小包,活动了下拳脚,适应了背后有东西晃荡的感觉。

    “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她抿紧嘴唇,幅度很小地点头。

    一直想仗剑走天涯,可真遇上事,还是比较怕的。

    楼成轻笑一声,眉眼间不见半点担忧地说道:

    “不一定会是最坏的发展,军方让我们先静观其变,不贸然外出,珂珂,你睡会儿吧,别急着用‘皆’字诀,养足精神,为后面做准备。”

    “你呢?”严喆珂下意识便反问道。

    “我?我精神还很好,先查下地形资料,戒备外面可能发生的骚乱,等你睡饱了,我眯个小时足够了。”楼成语气如常地回答。

    “好吧。”这种时刻,严喆珂没去劝什么争什么,乖巧听从安排,合衣躺到了床上,免得白白浪费时间。

    她闭上眼睛,做安睡模样,过了两分钟,悄悄眯出一条缝隙,怯怯道:

    “有点睡不着……”

    “想入静都没办法,心里很多念头,乱糟糟的……”

    楼成摇头低笑,坐到旁边,伸手帮女孩揉着太阳穴,不断开口念道:

    “临。”

    “临。”

    “临。”

    气氛变柔,四下清净,严喆珂慢慢卸掉了紧绷,眼皮开始变重,她含含糊糊道:

    “橙子,我觉得这像是我妈在给我唱摇篮曲。”

    “太后还会唱摇篮曲?”楼成随口反问。

    “不会……”严喆珂嘴角上翘地回答。

    “不会……那你怎么说像?”楼成又好笑又讶异。

    “反正就是像嘛……如果她唱,应该就是这种感觉!”严喆珂强调了一遍,慢慢进入了梦乡。

    等她睡着,楼成一边看向外面,听着四周动静,一边趁着还没断网,搜索下载了尼罗的详细地图。

    不时的枪声与人声共鸣中,他想到一件事情,给雇佣的导游打去了电话,要求对方租一辆车过来——没有了金丹的无限体力补充,以车代步能有效节约战力,在关键时刻或许便是生死之别。

    导游解释说事情很快会平息,而且深夜也没地方租车,等到天亮,他会和司机一块过来。

    半夜四点的样子,楼成听见嘈杂的声音往这边靠近,枪声越来越清晰,忙叫醒了严喆珂,让女孩抓紧时间恢复状态。

    迷蒙的眼神迅速清明,严喆珂很快就有了临战模样,半点不像刚才起床。

    枪声临近,玻璃破碎,酒店底层不时有命令和喝叫发出,楼成负上背包,侧耳倾听道:

    “叛军在抢劫,在搜刮财物,暂时没伤人。”

    “我们硬拼的话,说不定会成为主要目标,被整座城市的叛军针对。”严喆珂背上双肩小包,眼眸上转地分析道。

    “嗯,不必要不出手,我们先躲一躲,弄清楚具体情况。”楼成打量着四周道,“等叛军快到这一层,我们就翻窗爬到下面,搜刮过一次的地方,他们应该不会再来了。”

    “嗯!”严喆珂用力点头。

    楼成望向地面“拇指”大小的一辆辆汽车,微笑问着珂小珂同学:

    “怕不怕?”

    “不怕!我又不恐高!我还是准丹境!”严喆珂微扬下巴道,“而且当初我们楼都跳过了!”

    说话间,本地土语和英文混杂的声音出现在了电梯口和安全通道,沉重杂乱的脚步声清晰可闻,楼成和严喆珂对视了一眼,打开了通风的窗户,手一撑,骨一缩,便轻松钻了出去,站在了窄窄的凸出位置。

    他双脚仿佛嵌入了混凝土,伸手拉住了女孩的纤掌,帮助她翻出,接着,半搂住严喆珂腰肢,一跳一按,稳稳落在了下一层的凸出点,精准到没有丝毫误差。

    严喆珂手腕用力,一掌推开了封闭的窗户,在只剩浴袍的歪果男女呆滞眼神里,跳了进去,楼成轻松跟随,和小仙女快速转移,来到低层,随便找了无人的房间等待。

    过了半个多小时,那群叛军搜刮完毕,兴高采烈离开,甚至没去在意某个房间只得行李箱,没有住店的客人。

    总有老鼠会打洞!

    “感觉有点乱了,我们去大厅找其他客人,看谁是开车过来的,争取组个团往‘库康’撤离,越快越好。”楼成当机立断。

    不等军方通知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严喆珂旋即附和,没拖泥带水。

    两人下到大堂,果然看见了不少外国游客聚集,他们正慌乱地讨论着局势和办法。

    楼成正要上前搭话,突地听见有车辆高速奔来,在门口制造出了一道道尖锐的刹车声。

    往后撤步,挡在女孩身前,楼成透过玻璃,看到一群穿军装的尼罗人持枪散开,封锁住酒店。

    “怎么又来?”他下意识低语了一句。

    严喆珂沉吟几秒道:“这说明局势很混乱,叛军和政府军都成了零散的小股,彼此间没什么联系,后来的根本不知道这里被洗劫过。”

    “这是不是说明,我们做得出格,也不至于被大部队围攻?”楼成若有所思道。

    “嗯!”严喆珂郑重颔首。

    就在这时,酒店大门被推开,一位强壮魁梧的军官在持枪士兵簇拥下,威严迈步,走了进来。

    他没有拿枪,但手里提着口弯刀,环顾四周后,冷然道:

    “全部带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