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下手狠一点

    提着弯刀的军官刚刚下令,后面的士兵便鱼贯而入,撒了开来,将众人团团围住,漆黑沉重的枪口冰冷冷地平放,像是一只只邪恶恐怖的眼睛,吓得在场的外国游客瞬间失声,不敢动弹。

    士兵们并未全部留在原地,百分之九十越过了这里,来到电梯口,一半乘坐往上,一半爬安全通道,脚步声沉重而杂乱,似乎要一层层进行搜索,不遗漏任何一位“客人”。

    剩下的几名士兵各据一方,示意大堂的游客们抱头下蹲,等待集合离开。

    这个时候,见敌人的数量所剩不多,一位黄发白人重又鼓起了勇气,高声嚷道:“我是米国公民,我们的领事正从库康赶过来!”

    米国在尼罗有一处大使馆和三个领事馆。

    听到喊声,见“人质”们都有些跃跃欲试,手提弯刀的军官沉住脸,做了个眼色。

    “不管你是谁,都给我蹲好!”一名士兵冲了过去,抬起枪托,狠狠砸在了那位黄发白人的背上,砸得他一声惨叫,往前踉跄。

    啪!士兵皮靴一蹬,踹在对方腿弯,一下让米国游客重重跪倒,单膝着地,不敢再有任何举动,忙不迭地举手抱住脑袋。

    “噢,我的上帝!”一位位游客认清了现实,纷纷抱头,往下蹲去。

    楼成没有轻举妄动,以他的实力,老实说,刚才还有顾忌,现在这点人根本不够看,但他得考虑严喆珂,考虑无辜的群众。

    如果不能极短时间内解决战斗,说不定就会波及珂珂,哪怕她已经有了准丹境,但终究没经历过生死战的打磨,一旦慌乱,出现失误,那就是永远也弥补不了的后悔。

    楼成蹲了下来,顺势打量了四周,将状况尽数纳入眼底。

    嗯,持枪看守我们的有五个士兵,他们分得比较开,没法一网打尽……

    楼梯口和电梯口分别站着两个士兵,大门外还有两个,其余地方不知……

    那位军官精光内蕴,行走之间自有法度,战力应当与比较厉害的普通丹境相仿……

    楼成略做思索,传音对旁边同样蹲下的严喆珂道:“这和之前那群叛军不太一样,彼此的位置间隔很好,让人没法同时攻击两个,而且还能轻松形成交叉火力网,似乎受过正规的训练,不是一群乌合之众。”

    “我也觉得像政府军……他们是叛变了,还是趁乱做一笔?总觉得很诡异……”严喆珂压低声音回应。

    楼成微不可见点头,传音媳妇耳畔道:“事情有些奇怪,我们不能跟着走,万一陷入解决不了的处境就麻烦了,珂珂,等下我会找机会攻击那位军官,你往右边靠,看见没?躲那柱子后面,不要引起注意,预防流弹。”

    “你一个人很危险的……”严喆珂下意识否定道,可很快便咬住了嘴唇,理智觉得自己最好的帮助就是不要添乱。

    她略有些自我嫌弃地低语道:“我也有准丹境,对付两三个士兵不成问题……”

    “主要是你没有经验,容易出现失误,等离开酒店,我腾出手来看着,你慢慢刷!”楼成叮嘱了一句,“等下如果有士兵没被我吸引走注意力,想要攻击你,你第一就是配合异能,弄掉他的枪,第二,下手狠一点,别考虑其他!”

    这是预防万一的方案,而且能有效规避失误,以免珂珂被近身战斗里的枪支“走火”伤到。

    “好!”听到自己有“任务”,非是拖累,严喆珂不再低落,激发起了昂扬的斗志,无声重复道:“弄掉枪,狠一点,弄掉枪,狠一点……”

    作为一名学霸,她脑海里已开始规划怎么用异能配合武功“下”枪的方案。

    这时,见人质们全部乖乖蹲好,刚才砸翻米国游客的士兵往原先的位置走回,路过一位胸部夸张的混血游客时,伸脚感受了一下,发出猥琐的笑声。

    “你……”那位女性游客敢怒不敢言。

    “伊奥,注意点,等全部带回去了再说。”手持弯刀的军官沉声提醒了一句。

    再说?还能再说?大堂不少游客顿时有所明悟,身体不由自主开始发抖,哭了出声,似乎已经能预料到悲惨的结局。

    砰!被“斥责”的士兵对着另外一边的窗户开了一枪,恼怒喊道:“闭嘴!”

    就在这时,楼成对严喆珂传音喊了一句:

    “现在!”

    他体表焰光与霜芒升腾,霍然缭绕起彼此旋转的赤红返白火球和晶莹皓白寒光!

    火球与寒光瞬间分解成九团,伴随着楼成的跃起,射向了五个士兵,射向了楼梯口和电梯口,仿佛拉满弓弦崩出的利箭。

    得到完整的修真功法后,楼成没有浪费它,结合自身,开发出了不少冰劲与火劲的应用技巧!

    轰隆!

    最近的士兵被火团砸在了脸上,砸得头破血流,一片焦黑,他痛苦地扔掉枪支,倒地挣扎,渐渐无声。

    稍近的两名士兵一个被炸得手臂不自然扭曲,往旁翻滚了两圈,一个覆盖起冰层,眼神迷茫,动作迟缓,通体僵硬,像是生锈的机器人。

    另外两名士兵和楼梯口、电梯口的看守者,因距离较远,及时做出了反应,或滚或闪地进行规避,娴熟无比,严喆珂则按照预定的计划,手一撑,翻到了右边柱子后。

    楼成没去管其他,仅仅一跃便落到了军官身前不远,迎面过来一口闪烁着火红的弯刀。

    军官冷酷着脸,膨胀了腰背肌肉和手臂胳膊,要将金铁都一刀斩开。

    楼成身躯一顿,气血一抱,有了节奏的变化,然后一个跨步斜欺,抖出右臂,握拳砸向了军官的弯刀侧面。

    砰砰砰!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子弹乱打,火光迸起,正是剩余士兵匆忙间的反击——他们不敢直接对准楼成的身体开枪,怕他一个闪开,就误伤了长官。

    砰!

    楼成身体高了一截,大了一圈,仿佛从天而降的神灵,一拳狠狠抡在了军官的弯刀侧方。

    咔嚓!

    一拳之下,弯刀如同纸糊,直接断折,并倒撞在了军官肩膀位置,撞得他锁骨变成两截,撞得他冷酷的脸色无法保持,扭曲着踉跄。

    啪!楼成左手探出,拿住了军官另一条胳膊,然后,冰魄之劲灌注,让对方一下僵硬,瑟瑟发抖。

    一抓紧跟一按,他推着军官倒退了两步,背后地面再有金星四溅。

    手掌一拉,身体一旋,楼成躲到了军官身后,用英文喊道:

    “住手!”

    “放下你们的枪!”

    这个时候,严喆珂看见一位士兵绕到了不远处,要偷偷给楼成的侧面太阳穴来上一枪,心中当即一紧,本能就启动了预案。

    那名士兵抬起的枪口忽然一重,垂向了地面,然后,一条修长匀称的腿绷紧踢来,砰的一声将枪支踢飞。

    严喆珂脑海中只有刚才重复的内容,想都没想就踏地,转身,抽腿,又来了一脚!

    啪!

    她的左腿绷成了鞭子,一下抽到了那名士兵的两腿之间。

    噗!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响起,那名士兵眼睛一翻,直接后仰晕倒,下身迅速染湿。

    楼成再次高喊:

    “住手!”

    与此同时,他“拿”着冰封的军官转了一圈。

    从大门处赶进来的士兵和残余者停了下来,不敢再有动作。

    楼成环顾一圈道:

    “扔下枪!”

    他比了个捏断军官喉咙的动作。

    士兵们迟疑了一下,威胁了两句,可却换来长官胳膊被捏断的回答,于是群龙无首地丢掉了枪支。

    吩咐他们让开道路,楼成对其余游客喝道:

    “还不快走!”

    那群游客如梦初醒,甚至忘了道谢,急匆匆就出了门,三三两两找车离开,或是去隐蔽处躲藏,也有几个知道外面兵荒马乱,不敢乱跑,聚集在外面,等待楼成和严喆珂出来。

    楼成提着难以成言的军官,靠近了自家媳妇,瞄了眼身下血液与黄水漾开的昏迷士兵。

    “你,你让我下手狠一点的……”严喆珂茫然又恍惚地解释了一句。

    “干得漂亮!”楼成真心实意赞道。

    他挟持着军官,带着严喆珂,慢慢退出了酒店,上了对方的粗犷吉普。

    等待了片刻,等到剩余士兵压着别的游客下来,他重又做出威胁,使得对方放人,让大家分别离开。

    接下来,他没试图去团结遗留的外国人一起走,而是吩咐严喆珂开车,驶向北边,有人能跟上,愿意跟上,就让他们跟上,不做无谓的拖延。

    对他来说,小仙女的安危是首要的!

    …………

    特坦斯城,政府大楼内。

    一位眼睛蔚蓝胡须深重的年轻将军听完了汇报,拿起了酒店的入住资料。

    “楼成……楼成!”将军怒吼出声,“那帮情报人员都被驴粪给淹了吗?这样的人入境怎么不做监控,不给报告?”

    他旁边一位官员苦笑道:“法里奥将军,他们被抽调了很多,人手不够,而且大家心思也不在这上面了。”

    “希望一切顺利吧。”年轻将军祈祷了一句,霍地起身道,“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

    在黑夜里开了一阵,楼成才想起对方的吉普可能有定位装置,正打算找办法换车并“审问”军官,却收到了华国军方的消息:

    “事情复杂,尽快撤离,按照原定的两条路线。”

    “特坦斯还有四名我国游客,如果方便,希望能带上他们,他们目前躲在西拉古超市底层停车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