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黑鹰”坠落

    武装直升机上,法里奥的副官一边瞅着战斗的发展,一边吩咐机师降低高度,给予深红色轿车更强的压迫和更饱和的打击,务求尽快解决战斗。

    轰隆!哒哒哒!

    飞弹爆炸,机枪扫射,“老鹰”追逐着急停急转急冲的猎物,眼见着越来越接近胜利。

    就在这个时候,法里奥的副官突然大叫了一声,语气里充满了惊慌与恐惧,像是看见了什么不敢相信的事情。

    “快!”“躲!”“上升!”紧跟着,他嗓音变尖,用一个个简短又急促的单词发布了命令,仿佛目睹了“死亡”这个怪物的临近!

    机师本能就服从了上峰,正要飞速操作,却发现数字仪表盘变得紊乱,直升机短暂失控,停留在了原地。

    “不………”一道返白流光宛若导弹轰至,副官惊恐绝望的惨叫顿时被剧烈的响声吞没,半空绽开了一朵赤红的、高温的“烟花”,它的“舌头”蔓延席卷于机舱每个角落。

    轰隆!

    黑色直升机发生了第二次爆炸,明亮的光芒从油箱位置蹿出。

    一团巨大的、燃烧的烈焰光球照亮了严喆珂的视线,猛然坠落在轿车左侧不远处的地面,碎片四散,彻底解体。

    这让使用异能干扰了武装直升机精密仪器运转的女孩愕然张嘴,整齐洁白的牙齿半分,内里娇舌若隐似现。

    她恢复理智,抓住想法后,就一直在等待机会,等待“黑鹰”再次降低高度,进入自己异能可以影响的范围!

    光逃跑,不反扑,迟早出问题!

    周轩颖小姑娘透过旁边的车窗,也目睹了这一幕,有种在电影院看战争大片的感觉,马朝阳、周永等旋即望去,皆感震动,忘记了欣喜。

    严喆珂心神摇动,浮想联翩之中,并未犯下错误,本能打方向盘,本能踩油门,又一次远离了关卡,避开了士兵的射击。

    突然,她感受到了车辆的起伏和大地的震动,后面似乎有一群野象追来,斜前方刚还纪律鲜明做出进攻的小股军队,一哄而散,狼狈逃窜。

    人的勇气是有限度的,能在危难中不崩溃的部队少之又少!

    蹬蹬蹬!

    清晰震耳的脚步声传来,穿着武道服的楼成出现在了车辆右侧。

    他放缓了速度,拉开车门,重又坐入,一气呵成。

    “没事吧?”严喆珂脱口就问道。

    “小伤。”楼成只觉右脸火辣辣的痛,知道伤口怕是非常狰狞,足以吓哭后排小姑娘的狰狞。

    刚才的处境里,他满脑子只有不惜一切代价搏杀对手的念头。

    而面对那种层次的敌人,生死之间,稍有犹豫,稍有退让,立刻就会被翻盘,到时候,自己危险不说,还会耽搁救援珂珂的时间!

    正因为如此,准备好了“当头棒喝”,无法再分心使用“冰甲”的自己,临危不退,以伤换胜!

    当然,这也得益于“虚空遇神”境界下,对敌人攻击的准确判断。

    “那就好……”严喆珂吁了口气,将轿车拐入了公路。

    “我先疗一下伤。”楼成边说边做出了观想。

    他双手结印,吐气开声道:

    “临!”

    清净降临,神秘勾动,楼成的鲜血重又涌入右拳,滋润了“枯萎”的肌肉,于疯狂的新陈代谢中缓慢而坚定地自愈着。

    可是,他甩掉了黑液,满是腐蚀痕迹的右脸,愈合却相当缓慢,甚至让他出现了额头发热,脑袋略晕等症状。

    有毒?很奇异的毒?楼成念头一闪,做出了判断,迅速有了主意,猛地“还劲抱力”,将冰火、精神、气血和毒素等凝于下腹。

    星空浮现,旋转平衡,他将意识居于宇宙顶点,依靠超强的控制,一丝丝归拢着毒素,让它们穿行于绝对冰冷的黑暗之中,慢慢出现了冻结失活的迹象。

    没用多久的时光,这些毒素靠拢了最近的恒星,滋滋融化,飞快烧灼,蒸腾成气。

    轰!

    丹劲一炸,楼成按下车窗,向外面吐出了一口浅黑气箭,让它稀释消失于了自然界。

    这种疗伤方式,目前唯他独有!

    “临!”

    楼成再次吐气开声,脸庞腐蚀黑烂的皮肉掉落,露出蠕动的鲜红,飞快凝就了伤疤,这同样狰狞,但比刚才好多了。

    再有十几二十分钟,伤疤便会脱落,残余的痕迹在他超强的自愈能力和“临”字诀辅助下,不超过三天就会彻底消失。

    “不用扮鬼了。”他笑了一声,引来严喆珂疑惑的目光,可惜女孩只看得到左脸。

    “毁容了?”严喆珂眼眸上转,从“扮鬼”两个字做出了猜测。

    对于结果,她很放心,橙子连陈年旧疤都能去掉,何况新出现的!

    这真是让自己羡慕的本事,可惜,得“头顶三尺有神明”的境界配“临”字诀才行。

    “情急之下。”楼成言简意赅地回答。

    说完,他望向前方公路,望向偶尔能见的因忘记加油被丢弃于道旁的汽车,轻叹了一声道:

    “我还以为那样的对手能逼我做出突破的……”

    可惜,也就是为生死战添加了点经验。

    后排的周永马朝阳等人全都变得安静,一片沉默。

    他们非武道爱好者,自看不出法里奥的实力层次,但配备齐全的武装直升机有多么可怕,他们从电视内,从日常生活里,从刚才被追杀的体验中,都有深切感受。

    能不费吹灰之力打掉这种东西的人,恐怖可想而知!

    听完楼成的感慨,严喆珂抿嘴宽慰了一句:

    “也许你的道路需要自己去走,外力无用……”

    紧接着,她转移了话题:“橙子,我觉得我异能类似磁场的特点,对付高科技高精密度的东西蛮有用的……”

    “对!”楼成赞同道。

    说话的同时,他脑海内回放着之前的一切,忽然开口道:

    “珂珂,停车。”

    “怎么了?”严喆珂缓踩踏板,让车辆平稳停住。

    “一位接近外罡的强者莫名其妙袭击我们……这事很诡异,我怕后续还有麻烦。”楼成想不通自己都将情况汇报给了军方的前提下,怎么还有人来截杀。

    是误会,是偶遇,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为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他当机立断,侧头对马朝阳和周永等人道:

    “我和我女朋友似乎变成了目标,你们跟着会更加危险,不如,现在分开,你们换一辆车,开去库康,如今满地都是逃难者,你们混在里面,并不显眼,到了那边,不入城,不过关卡,按照我等下给你们的路线,直接去外围项目基地,和大部队会合。”

    “你们呢?”周永和马朝阳同声问道。

    “我们靠双腿,走野外,翻身越岭,这样机动性更强,更不容易被发现。”楼成只描述了方式,没说真实的目的地。

    想到对方之前表现出来的奔跑能力,李小云等人一下沉默,再记起那可怕的火箭弹袭击,他们也觉得分开可能更好,于是颔首答应,做出道谢。

    楼成当即让自家媳妇掉头,将车开回了波里小镇,找了辆失去主人又有钥匙的“座驾”,利用严喆珂的异能,从士兵遗弃的车辆里抽出了汽油,灌入进去。

    将钥匙抛给周永时,他顺手捡了几把武器给对方,并让练过射击打过猎的女孩教导了四人使用方式。

    “谢谢,谢谢!我们回国再见!”马朝阳等人挥手道别,沿着公路,开往了库康。

    “我们去哪里?”严喆珂左右看了一眼,敏锐问出了重点。

    走野外是肯定的,但具体是去哪里?

    “去法图亚!到了库康,我们还得撤去迪卡才能离开,中途太多周转,我怕出现意外,法图亚虽然远了点,不适合周永他们,但对我们来说,走直线的话,也差不到哪里去,一到那边,立刻就会有船只帮助我们撤离。”楼成解释道。

    “好!”严喆珂眸子上看地点头,然后补充了一句,“……我的异能还可以像指南针一样确定方向,不怕迷路!”

    既然要走野外,两人再次放弃了一部分行李,只留下女孩的小双肩包装最核心的物品。

    做好这一切,趁还有信号,楼成通知了军方,背上严喆珂,迈开大步,奔出了绿洲,行进间比高速的汽车还快,沿途皆有注意隐藏踪迹!

    …………

    库康,军事基地内。

    包着头发的萨塔赫上将收到了特坦斯城传来的情报,上面说法里奥准将袭击一位东方强者未遂,反遭击杀。

    东方强者?华国的?法里奥?萨塔赫眼睛一眯,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猛地握拳,低吼了一句:

    “法老!”

    等了几十秒,他打电话叫来扎耶德,让对方招集军队里的兄弟会头目,并戒严库康,不再观望!

    …………

    楼成背着严喆珂,时奔时歇,时直线时迂回,时飞驰时隐藏,在五个小时后,终于闻到了潮湿的海水气息,眺望到了远处的美丽城市,法图亚!

    整个过程里,女孩没怎么说话,也未要求独立前行,只默契地在楼成休息时警戒,在他渴了时给水,免得浪费冰劲。

    每当想起躲于沙丘阴影内,彼此守望的场景,想起身体紧贴,迎着风沙前行的画面,她都觉得无需语言,心已沟通。

    “呼,快‘解放’了!”楼成遥望城市,笑了一声。

    严喆珂抿了抿嘴巴,露出酒窝道:

    “真不容易呀!”

    感叹完,她略微歪头,甜美笑道:

    “橙子,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楼成迷茫反问。

    珂珂一直在我背上,中途又无信号,能有什么好消息?

    “经过这一天的磨砺,我感觉我现在就能完成‘还劲抱力’了!”严喆珂扬起下巴,又骄傲又期待地“宣告”。

    这有助于橙子完善功法,找到通往外罡的道路!

    这是他等待已久的事情!

    PS:过敏性皮炎,身上一片一片的,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