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道左相遇

    “这样啊……”听完楼成的宣告,严喆珂又是振奋又是激动地感叹了一句,接着眼眸上看,若有所思地问道,“那接下来是不是就要借助生死战的磨砺寻求突破了?”

    楼成还未来得及回答,忽然侧耳,一把拉过女孩,蹲到了沙丘最隐蔽的地方。

    二十几秒后,几道人影掠过这里,刮起一阵风沙,奔向了港口城市法图亚。

    “实力都还不错嘛……”严喆珂凝眸望去,小声说道。

    “有三名类同于丹境的高手,不像是尼罗人,应该是来旅游的‘逃难者’。”楼成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道,“珂珂,我小睡一会,你继续警戒。”

    他没用“皆”字诀,想以最好的状态面对法图亚城内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

    “好的。”严喆珂清脆利落地答应下来,已然遗忘了之前的问题。

    楼成盘腿坐下,观想出“临”字,清净了身心,很快进入深层次睡眠,安静无梦。

    就这样,在午后炽热灼人的沙漠炎阳照耀下,他睡了足足一个小时,等到醒来,精神充沛,生龙活虎,又是一条好汉。

    “珂珂,你也休息下,将状态恢复至巅峰。”楼成没有起身,活动了下颈椎道。

    严喆珂乖巧点头,躲在阴影里,依着楼成,调和了兴奋的精神,缓缓沉入了梦乡,一天的疲惫,一天的紧绷,尽数软化。

    她醒来的时候,已是接近傍晚,大日西沉,将黄沙染出了一片赤红,让此地仿佛变做了熊熊燃烧的火海,绮丽恢弘,蔚为壮观。

    “好美……”严喆珂睁开眼眸,便是这样一幕,有种还在梦里的幻觉。

    这是纷乱以后的平静,这是戒备柔和的放松,在女孩眼里,此时此刻便是尼罗之行最美的风景。

    两人互相依偎着看了一阵,默契地同时起身,爬上沙丘,再次遥望法图亚,只见那座港口城市已有一盏盏灯光亮起。

    “还没停电,说明就算出现了混乱,也只是部分区域,整体还是有秩序的。”严喆珂根据常理判断道。

    “走吧!”楼成笑着蹲下。

    女孩趴了上去,好奇问道:

    “橙子,你糅合武道和修真的道路具体有什么不同呀?”

    她之前就在琢磨这件事情。

    “更准确地说是,糅合了修真的武道,我最后的突破会比较像武道,仅仅借助‘平衡成丹’,提前‘共鸣’了外界,建立了脑部、精神和根髓的联系,最后的一步,还是武道的路子,只细微处略有不同。”楼成边思索,边冲下了沙丘,一阵飓风般刮往目的地。

    说也奇怪,剧烈的风声里,他的话语丝毫未受影响。

    严喆珂埋下身体,凑到他耳边道:

    “也就是你在武道之上,开创了一条新路?”

    “……可以这么说吧。”楼成犹豫着还是没有谦虚。

    “自开道路,拓展武道,我们家橙子可是名副其实的宗师了~”严喆珂眼波流转,骄傲暗藏地赞了一句。

    “还是等我真真正正有了外罡境界再这么说吧。”楼成摇头失笑,若有所思地改变了话题,“说起来,外罡的突破就涉及脑部了,往禁忌领域提升,是不是就得把这一块修炼完全?”

    “也许吧……”严喆珂对此没什么了解,转而感叹道,“涉及脑部,难怪有三十岁不成外罡,终生无望的说法,能突破这个限制的武者内心该有多么强大和坚毅不拔……”

    在禁忌领域之前,由于事涉复杂的脑部,一位成年人,在三十岁左右,即使表面看起来精神充沛,还在成长,身体也有继续变强的趋势,但各方面的可塑性都已开始降低,修炼对精神本质的改变逐渐微乎其微,这个时候不能‘共鸣’外界,将来就几乎没什么可能了。

    “是啊……”想到大舅哥,想到小明同学,想到这条路上艰难前行的人们,楼成也是一阵唏嘘。

    小两口没再多聊,奔过几座沙丘,踏上了公路,接近了法图亚。

    十几分钟后,楼成背着严喆珂,不走正道地进入了这座港口城市,绕过枪声时响的混乱区域,几经摸索,终于在天黑之前,找到了戒备森然的华国驻法图亚领事馆。

    领事馆到处都是人,来自本地,来自附近城市,逃难至此,他们或铺了点东西,席地而睡,或拿着信号断断续续的手机无聊呆坐,焦灼等待。

    “你们总算到了!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领事毛小兵迎了出来,双手握住楼成的右掌,用力摇晃。

    他没西装革履,而是一身休闲服饰,脚上运动鞋满是污迹,往常整整齐齐的大背头凌乱散落,一看就是忙得无法顾及形象。

    “不敢长期处于疲惫状态,怕遇到意外情况,一有机会就休息,所以才这么迟。”楼成解释了一句。

    毛小兵领着他们往内部建筑行去,边走边说道:

    “都协调好了,明天上午就有第一批船从亡海对面过来,帮你们撤去‘卫城’,坐飞机回国。”

    “好的。”楼成和严喆珂齐声回答。

    女孩眼眸一转,不太好意思地请求道:“领事先生,这里座机还通吗?有没有卫星电话,我想给家里报个平安。”

    “有!我带你们去,纪老施老都打过来好几次了。”毛小兵引着小两口,进入了一间办公室,指了指书桌道。

    “对了,之前和你们一起的马朝阳他们也到库康了,和大部队会合了,我之前联系那边的时候听说的。”毛小兵想起此事,忙补充了一句。

    “那就好那就好……”严喆珂松了口气,拿起电话,拨给了家里。

    “喂?”听筒那边传来纪明玉凝重紧绷的嗓音。

    “妈,我到法图亚,在领事馆。”严喆珂赶紧开口。

    呼……纪明玉长长吐了口气,关心问道:“没怎么着吧?”

    “没事,我都是丹境强者了!”严喆珂难以遏制地炫耀了一句。

    纪明玉哑然失笑,啐了口道:“你是想嘲笑你妈的武道境界吗?好啦,替我谢谢小楼。”

    “谢什么呀!我和他之间哪还需要谢谢!”严喆珂瞄了眼退出房间的毛小兵,压低声音说道,旁边的楼成含笑点头,做附和状。

    “你是你,我是我,我这当妈的谢谢他保护好了我女儿不行啊?”纪明玉好笑说道。

    聊了几句,又和严开说了一阵,女孩有所节制地挂断电话,转头对楼成道:

    “该你了。”

    “嗯。”楼成先是给家里报了平安,撒谎说这边游客其实没受什么影响,接着,又打了施老头的电话。

    “嘿,我就知道你臭小子没什么事,尼罗乱成一锅粥了,谁会针对你。”施建国同志洋洋得意地说道,临到末尾,他语气一肃道,“臭小子,为师有件事情让你去做。”

    “什么事啊?”楼成略感突然。

    “你去库康,或者迪卡,帮我找一位叫做西里斯的人,他曾经帮助过为师,算是老头子我半个救命恩人,现在,他陷入乱局,通过大使馆向我求救,你帮我找到他,带他一家撤离,具体的资料,我会让军方给你,怎么样,胆子够不够?有没有把握去做?”施老头嗤笑问道。

    我现在遇到外罡,都有逃脱的把握……楼成念头一转道:

    “师父您放心,我会尽力去办!”

    在没威胁到我生命的情况下!

    “好,算你小子还有几分孝心。”施建国同志啧了一声,“好啦,别挂,为师正好和纪老头在一块,他也有事情给你说。”

    珂珂她外公?楼成疑惑等待,在女孩茫然的眼神里,听见了纪建章清朗的声音:

    “小楼啊,我也不把你当外人,就直说吧,林缺,哎,林缺突破至非人后,偷逃到了战乱地区,他如今的水准,应对那里的情况,相当危险,而且很可能会到尼罗来,趁乱磨砺,你顺路找找,如果遇上,就把他带回来。”

    我擦,大舅哥还真任性啊……还真像他的作风……楼成腹诽了一句,诚恳回答:

    “好的,纪前辈!”

    挂断电话以后,置身军方基地的施建国和纪建章彼此看了一眼,同时失笑。

    “不给他找点事做,这臭小子肯定眼巴巴就跟着你们家严丫头回国了,根本不会去抓尼罗混乱的大好机会,咳,真刀真枪地磨砺。”施老头一副对自家不肖弟子了如指掌的模样。

    纪建章叹息笑道:

    “我们只能做这么多,能不能跃过龙门,还是得看他自身。”

    …………

    楼成刚放下电话,一直旁听的严喆珂就掩面苦笑道:

    “我哥真是的……你怎么把他带得回去……”

    她没提任务的事情,理解并接受。

    “打晕拖走!”楼成毫不犹豫地回答。

    就在这时,毛小兵敲门进来,微笑道:

    “我领你们去见个人。”

    “谁啊?”楼成隐藏住心里的懵逼问道。

    “你们认识的。”毛小兵笑眯眯转身就走,楼成和严喆珂皆一脸茫然地跟随。

    上了二楼,他推开小会议室的门,露出了里面的身影,穿着蓝色武道服,留着短发,清爽干净的彭乐云。

    这位当世天骄才将眼中神采收回,四周环境昏暗,窗外威压高悬。

    “道士?”楼成又惊又喜地喊道。

    紧接着,他目光一凛,脱口问道:

    “你外罡了?”

    道士似乎随时能沟通天地,召唤来一道闪电!

    “嗯。”彭乐云微笑点头,“前段时间在战乱地区,我和好几位强者做了交手,其中有维迦,他提升很快,充分挖掘了本身的异能,有接近外罡的水准了,呵呵,不是只得我们才有际遇,才在突飞猛进,总之,在追杀和被追杀里,我总算跃过龙门了。”

    “恭喜恭喜!”楼成和严喆珂毫无芥蒂地拱手笑道。

    “你不也快了?”彭乐云轻笑一声,感受到了楼成与周围环境的交互。

    “是快了。”楼成坦然承认,转而问道,“你来尼罗做什么?”

    彭乐云笑道:“之前在战乱地区,受了军方很多恩惠,这次来帮个忙,救救人,而且,这种乱局,正好方便我挑战尼罗的成名强者。”

    他说得跃跃欲试,像极了某人。

    “怎么感觉你被任莉感染了?”楼成失笑调侃。

    “……也许……”彭乐云陷入了沉思,熟稔地神游天外,好半天才清醒过来道,“也许我们都在彼此学习吧……”

    他饶有兴致地提议:“二,呃,你快突破了,正需要生死之战的催发,不如一起?”

    “不用了,我有师门任务。”楼成含笑回答。

    “好吧,我在这里等任莉,之前约好在法图亚领事馆碰面,她已经迟到快一天了……她也快突破了。”彭乐云略略解释道。

    “我觉得你应该等不到了……也许她已经直奔北极了……”楼成对任莉在战乱地区还能这么活蹦乱跳地迷路深表震惊。

    闲聊了几句,小两口告辞离开,在毛小兵安排下,有小小的房间休息。

    楼成趁着状态正好,再次观想“宇宙星空图”,调整着精神和根髓。

    这一次,他练到了凌晨,睡了两个小时,重又醒来,继续打磨。

    天刚微微亮,和衣而睡的严喆珂睁开眼睛,看见楼成正在狭小空间打着练法套路,舒缓自然,精神奕奕。

    “调整好了?”她欣喜问道。

    “嗯。”楼成停了下来,点了点头,继而微笑开口道,“珂珂,你昨天不是问我接下来是不是要借助生死战的磨砺寻求突破?我之前忘了回答,现在告诉你答案。”

    “诶……”严喆珂脑子一时有点没转过来。

    楼成语气低缓地说道:

    “真的要感谢葛辉,和他生死战的体验,让我清楚地知道了最后关头我在牵挂什么,留恋什么,而那段痛苦煎熬的低谷,那一次次希望破灭的经验,让我理清了思绪,总结了功法,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守护什么,为什么而战,这前所未有的清晰和坚定,借助这个,我踏出了那充满勇气的一步,获得了新生。”

    “既然已经踏出了那一步,为什么还要寻求生死战的刺激?”

    他顿了一下,沉稳再言:

    “那扇龙门,我自己推开!”

    严喆珂先是发怔,继而狂喜,只见楼成眼中精芒一聚,眉心似有光彩绽放,四周气流一下狂卷!

    …………

    隔了几米的另一处房间内,正活动着筋骨的彭乐云忽然停顿,推开了窗户,只见炎炎夏日,沙漠之国,竟刮起了寒风,有霜华凝出!

    他心中一动,愕然望向了楼成和严喆珂暂住的地方。

    没有战斗,自跃龙门?

    PS:四千字的大章,所以迟得比较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