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冰火奇景

    无形的屏障坚韧而牢固,既是身体本能的保护,也是过去认知形成的枷锁,没有强横的意志,清晰的把握,绝对无法打破。

    然而,楼成一念之间,它已是轰然坍塌,被疯狂奔涌的精神和全部根髓的共振撕裂粉碎。

    这个刹那,楼成就仿佛初生的婴儿被暴露在了炽热太阳的照射下,置身于了刺入骨髓的寒冷中,肉体所有部位都变得脆弱,都感觉难过,“摇摇欲坠”!

    不过,他历经淬炼和打磨的身躯仅是略有损伤,细微飞快愈合,顺利度过了适应期。

    咚咚咚!

    楼成只觉脑部垂体、飘渺精神和肉身根髓同时在跳动,它们按照平时的观想特征,一缩一胀,节奏震心,

    咚咚咚!

    他的四周虚空震荡,如回声似应和!

    此时此刻,在楼成的感应里,周围天地已然变化,星空仿佛被拉到了跟前,一片黑暗笼罩了所有,仅得一轮轮明亮灼热的大日点缀着幕布,温暖着属于本身的小范围。

    这既是“幻觉”,也是宇宙在行星之上的倒影呈现,因共鸣而浮出。

    咚咚咚!

    楼成弥漫的精神与每一处根髓都化成了独立的、平衡的、旋转的“宇宙”,和那片“幻境”趋于一致,慢慢建立起微妙的联系。

    他周身所有毛孔尽数张开,做起了呼吸,吞则风卷气涌,吐则冷热交织,往往是一点阴影夹杂着些微火光。

    严喆珂站在旁边,怔怔看着这一幕,有种小时候目睹萤火虫飞舞于黑夜里的感觉,但皮肤的触感时而冰冷,时而针灼。

    房间内部变得黑暗,白霜凝出,雪花有飘,而在它们的衬托之中,一点点明亮昭然,融化着左近,协调而平衡地存在。

    “好美啊……这就是外通天地……”严喆珂出神地低语道,并掌控肌肉,轻微抖动,反弹着落于皮肤上的细小之物。

    领事馆内,睡在大厅,睡在走廊上的人们忽然打了个寒颤,感受到了北风的来临。

    他们茫然睁眼,只见一片片白雪零落,彰显着本身最美丽的模样。

    “在做梦吧……”人们低声自语道。

    现实里,应该是八月酷暑,应该是沙漠环绕的港口绿洲!

    “真的,真的!”有人伸手接了片雪花,感受到了冰凉的湿漉。

    就在这时,有光芒腾起,仿佛正午炎阳裂出的无数分身,照亮了清晨的领事馆,为不少在寒风里瑟瑟发抖的生灵带来了温暖。

    而这丝毫未干涉北风的肆掠与冰雪精灵的起舞,它们像是早就划分好了地盘,但边缘又是如此的模糊,呈渐进之态。

    人们傻傻看着,既觉心灵被这奇幻美景震撼,又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六月飞雪,必有大冤,那八月飘雪,炎阳飘雪,又代表着什么呢?

    “外罡!有外罡在交手!”常年收看顶级职业赛的男人恍然大悟,惊恐出声。

    这种程度的交手,很难不对周围造成影响,指不定什么时候领事馆的楼就塌了!

    “对,外罡!”不少人清醒过来,齐齐附和,想往外跑,又怕撞个正着。

    就在惶恐的情绪迅速弥漫之际,光线变暗,朔风减弱,一切飞快消失,环境又变回了早上六点的样子,曦光破晓,时见昏暗。

    彭乐云立在窗边,怔怔出神,思绪不知飘去了哪里,良久之后,他的眼神才重燃了光彩,口中叹息了一声:

    “之前的遭遇和处境,成为了他宝贵的财富……”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楼成缓缓睁开眼睛,只见所有幻象皆已消褪,只见房间狭小,仅得一床一椅,只见秀美清丽的女孩嘴角略翘,正眸光璀璨地看着自己。

    这便是现实。

    “怎么样?”严喆珂克制着欣喜,期待问道。

    “还不错。”楼成抑制着自己,微微一笑。

    龙门已跃,只待过程!

    …………

    上午九点,法图亚港口,一艘艘船只靠近,遮蔽了海面。

    它们皆扬着华国旗帜,换来了一声声欢呼。

    楼成与彭乐云暂别,陪着严喆珂,踏上了撤离的客轮,两个多小时后,他们抵达了古老的卫城,而蜀山斋已帮女孩联络好了回国的航班,军方定制的航班。

    机场入口,小两口黏乎了一阵,严喆珂抿嘴浅笑,挥了挥手道:

    “去吧,你现在去完成任务,我就比较放心了!”

    “我都是在不危害自身的情况下尽力而为。”楼成含笑目送媳妇离开,拿出手机,给师父打了过去。

    “喂,臭小子,把严丫头送到安全的地方了吧?”施老头优哉游哉地问道。

    “送到卫城的机场了,她一会儿的航班。”楼成如实回答,转而说道,“师父,我有件事情向您汇报。”

    “什么事?不会是不想去尼罗了吧?”施建国同志老神在在地问道。

    楼成清了清喉咙道:

    “师父,我跃过龙门了!”

    “啥?”施老头掏了下耳朵,接着剧烈咳嗽了起来,好半天才道,“你成外罡了?”

    “还没,还有稳固联系的阶段,还不算完全的外罡。”楼成老老实实地回答,并描述了原委,“珂珂平衡成丹以后,我发现了自身问题所在,找到了之前无法突破的不协调地方,具体是……经过新观想图的调整,我所有的条件都已具备,也就自行尝试了突破……”

    他没做隐瞒地将事情讲了一遍,详尽到了细节。

    自行尝试了突破……施老头一直无言听着,末了才干笑两声道:

    “不错,还不错。”

    说到这里,他又强调似补充了一句:

    “没辜负为师的期待!”

    楼成欣喜一笑,未再多说,问起了正事:

    “师父,西里斯那件事情的资料交给军方了吧?我按照原来的方式联络没问题吧?”

    “给他们了,没有。”施老头木然回答。

    “那就好,我马上找他们。”楼成主动挂断了电话。

    嘟嘟嘟,听着残余的声音,施老头愣了足足五秒,然后才喝了口酒道:

    “这就突破了?”

    他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陷入了为难之中:

    “得给纪老头说一声……算了,怎么开口?这老脸都不知道往哪搁,那臭小子!”

    “纪老头迟早会知道的,我就不说了……”

    …………

    联络上军方,拿到资料后,楼成认真翻了一遍,把握住了大概的情况:

    西里斯是位四五十岁的尼罗强者,未到“半神”,平时住在迪卡,在动乱爆发那夜,主动联系了华国大使馆,提供了不少机密,以他的实力,如果没被高手盯上,撤离尼罗不成问题,他的核心要求是后续的庇护。

    经过讨论,军方答应了下来,之后,西里斯趁夜前往库康,想带着定居那里的儿子一家一起离开,结果一去不复返,且联络不上。

    “看来得先去库康……”楼成坐在开往法图亚撤侨的客轮房间内,闭上眼眸,沟通着天地,一点一滴地稳固联系。

    他的四周,阳光黯淡,阴影如黑,时有灿烂闪烁。

    …………

    库康,某座建筑物内。

    身穿黑色燕尾服的康斯坦丁遥望着军事基地方向,端了杯猩红如血的酒液道:

    “萨塔赫已经察觉到了问题,戒备很森严啊。”

    说话间,他暗红色的披风轻荡招展,仿佛具有生命力。

    康斯坦丁的左侧,一具浑身裹着绷带,只头部露出一把大胡子的“木乃伊”平静回答:

    “我们会有帮手的。”

    康斯坦丁喝了口酒,若有所思道:

    “法老的反对者,兄弟会的首领,一个个死去,会不会太明显了?”

    “死的还有看似忠于法老的。”木乃伊一副你不用操心的样子。

    “好吧,反正萨塔赫的血得给我喝一口。”康斯坦丁一脸无所谓地笑道。

    木乃伊等待着帮手,顺口说道:

    “从战乱地区传来情报,华国当世天骄里的彭,成为半神了。”

    “很快嘛……”康斯坦丁先是一怔,继而眼神迷醉地轻笑了一声,“恐怖级的天骄……他的血一定很美味,很值得品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