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夜闯神庙

    下午时分,楼成重又回到法图亚港口。

    他没和领事毛小兵打招呼,绕了弯路,穿过时有交火的街区,自顾自离开了城市,进入绿洲外的沙漠地带。

    此时烈日高照,阳光仿佛失去了所有的阻拦和过滤,“点燃”了气流,“烧灼”了砂砾,肉眼所见,皆有“扭曲”,如同幻境。

    奔跑其间,楼成只觉自身与“天地”的共鸣有了较大变化,黑暗减弱,寒冷消退,明亮、灼热、高温和沉重等清晰而强烈。

    这就像“宇宙星空图”被放大,锁定在了恒星“风暴”笼罩的区域。

    “难怪外罡强者都特别在意‘地利’,有所谓的主场优势,不同的环境,确实能增强自身,削弱敌人,一加一减,效果就颇为明显了……相对来说,我冷热平衡,冰火旋转,受到的限制就比较少。”楼成若有所思点头,脚下步伐加快,如同一列高速奔驰的列车,呼啸着穿过了漫漫黄沙,分割出一条骇人的沟壑,可在罡风四卷中,又迅速被砂砾覆盖填平。

    跃过龙门后,受到外界“天地”的反馈淬炼,他的身体强度再有提高,不过与之前相比,并无实质性的跃迁,哪怕将来日夜藉此打磨,临近了禁忌领域,也是如此,会变强,但有限。

    他最大的改变就是精神霍然提升,涓涓小溪汇成了奔腾的河流,让“冰镜”对四周的映照从一两米猛地扩展到十米左右,并可以在战斗时,依靠“共鸣”,借来外界对应之力,或增强拳脚威能,远程攻击,或“改造”环境,影响对手。

    由于目前还不是真正的外罡,与“天地”的联系不够稳固,楼成在后者的运用上,会出现不稳定的波动。

    当然,他也考虑好了应急的办法,那就是用“还劲抱力”,用平衡旋转所成之“丹”来模仿修真者,临时“加固”。

    思绪翩飞之中,楼成仿佛一条贴地游走的土黄色真龙,掠过了沙丘,掠过了偶见的绿洲。

    这一次,不到两个小时,在日落之前,他便看见了号称尼罗中部明珠的库康城。

    它西接名声在外的大沙漠,东临伊西丝河,矿藏丰富,企业众多,高楼大厦此起彼伏,算是相当现代化的都市,在这片地域,仅比尼罗首都迪卡略差。

    天边火红燃烧,瑰丽壮观,为城市罩上了赤色的霞帔,楼成绕着庞大绿洲的边缘转了一阵,发现几处重要道路都有设卡,士兵军纪斐然,除了偶尔顺手牵羊或拿点酬劳,没什么出格表现,与特坦斯、法图亚形成了鲜明对比。

    看到这些,楼成脑海里最先冒出来的是两个字:

    秩序!

    “库康的实际掌控者很有本事嘛……”他暗自感叹了一句,没走大道,翻过重重阻碍,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城市。

    途径几条街道,他看见了残留的交火痕迹,看见了排队领水满脸苦色的居民,看见了或狂热或麻木的游行者。

    因为华国驻库康的领事馆众人正组织着大部队撤往迪卡,离开了此地,楼成没先去那里,按照地图,直接找到了古纳姆大街63号附近。

    这是西里斯儿子居鲁的住所。

    然而,这里似乎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几栋建筑都有火烧的焦黑,窗户近乎全碎,到处是清晰的弹孔。

    在这样的环境中,63号公寓的三楼特别显眼,临街的墙壁全部垮塌,露出了内里残破不堪的画面,仿佛经历了拆迁队的肆掠,以至于波及了上下两层。

    “这是非人级的交手啊……一方的反抗相当短暂,否则整栋公寓都会垮掉……”楼成凝视着居鲁的住所,心里有了初步的判断:

    西里斯大叔来接儿子一家的时候,遭遇了埋伏,有人质的情况下,他也许很快就束手就擒……

    那到底是谁干的呢?

    楼成环顾左右,只见此地因骚乱严重,除了惨不忍睹的尸体、游荡的狗、乱蹿的鼠、飞舞的虫,没一位活人,在远处零星枪声的衬托下,格外安静与死寂。

    就在这时,楼成心中一动,转头望向了后面,低缓开口道:

    “谁?”

    从房门半塌的店铺内,走出来一位黑发黑瞳的男子,他三十来岁,形容沧桑,目光坚毅,一看便是华国人。

    “我是军方的特别调查员王东,你是楼成吧?”这位男子微笑拿出了证件。

    楼成已收敛起与周围的“交互”,不再有那种干扰天地的感觉,郑重点头道:

    “对,你是来调查西里斯行踪的?”

    他不怕偷袭,艺高人胆大地接过证件,与军方之前给予的资料进行对比印证。

    王东微皱眉头道:

    “西里斯失去联络后,我就来了库康,展开了调查,我比你早不少,当时这边还有居民没撤离,经过询问和后续的验证,基本确定西里斯一家是被伊西丝神庙的大祭司抓走的,目前正关押在神庙内部,等待处理。”

    “伊西丝神庙?大祭司?”楼成将证件还给了对方。

    王东沉吟了下道:“西里斯寻求庇护的时候,说了不少秘密,包括尼罗的宗教冲突,伊西丝教派是法老的死忠,而法老似乎想恢复古代众神林立的局面……总之,伊西丝教派在本地神庙的大祭司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法老的意志,他实力也不弱,接近了外罡,之前兄弟会的萨塔赫将军想杀他,不知为什么没能得手,除了他,神庙还有三四位非人级的强者,你如果想救人,千万小心。”

    “好,关于神庙,关于这位大祭司,还有更详细的情报吗?”楼成询问道。

    “不少,包括神庙的卫星拍摄图、参观者自绘图、市政建设结构图……”王东被军用背包里拿出了一堆东西。

    有了这些,楼成在入夜后便基本把握住了神庙的状况,但他没有急着动手,而是趁黑暗,绕着那栋建筑物转了一圈,眉心如有张开,精神化作无形之手,伸展覆盖了十米的范围,让每一处细节或模糊或清晰地映照于心湖冰镜内。

    没危险预感……几位非人有一定距离……楼成停下了脚步,对王东道:“后续撤离的安排做好了没?”

    “做好了!”王东沉声回答。

    “那我就行动了。”楼成轻轻点了下头。

    “小心!”王东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好的。”楼成没有多说,转过身,探出手,在墙壁凸出处一按,整个人便腾空而起,跳到了三楼的一处窗户边缘。

    他肩膀一扯,精准用力,直接便“卸”下了窗户,无声平放。

    跃将进去,内里无人,楼成靠到门边,侧耳倾听,仔细感应了一阵,霍然拉开房门,冲了出去,此时,外面走廊上刚好只剩下两名看守者,本能望了过来。

    脑海古字勾勒,眸中寒光锋锐,楼成仅仅看了那两位身强体壮的看守者一眼,就让他们精神崩溃,涕泪横流,仿佛遭遇了来自冥府深处的怪物。

    精神质变后,楼成的简化“兵”字诀效果何止翻倍!

    跨步上去,双手抬起,一边一记手刀,楼成打晕了两位看守者,绕着圆形回廊,脚步无声地冲向了对面。

    那是大祭司的房间!

    楼成的打算就是擒贼先擒王,不浪费时间从未必知道的普通守卫那里打探西里斯一家的关押场所。

    心跳变缓,呼吸减弱,他体表的温度被寒冷覆盖,顺利躲过了红外线报警器。

    “房间内不止一个人……”楼成仿佛俯视的神灵,用冰镜映照着里面模糊的情况。

    在这方面,非人和外罡确实有质的差距!

    “两位非人,但在不同的小房间,一个感觉更强大,另外还有几个实力一般,甚至没有,和较弱的非人在一块……”判断到这里,楼成心中一动,明白了是什么状况。

    西里斯一家被关押在大祭司住处的密室内!

    正好!楼成暗道一声,推敲了接下来的细节,霍然开门而入!

    大祭司立有察觉,刚从躺椅上站起,便看见一道黑影欺到了近前,耳畔是轰的一声罡风烈响。

    他双臂猛地抖出,一上一下,一挡一打,皆有幽光凝聚,毫无吝啬,试图制造出较大动静,引来神庙其余强者。

    就在这时,一阵仿佛来自北极深处的刺骨之风刮起,吹到了他的身上,吹得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一颤之下,力量减弱,楼成的右拳已兜头劈下,抡在了大祭司的小臂位置。

    他入门前就准备好了“当头棒喝”,并藉此勾动外界,引来“北风”!

    砰!

    低沉的碰撞之声里,猝不及防的大祭司瞬间失神,如被冰冻。

    楼成一招得手,岂会放过,左掌闪电般劈出,将对手打晕了过去!

    呼吸之间,胜负已分!

    突袭者确实能有极大优势!

    他伸脚一垫,大祭司无声跌倒,重又躺下。

    没做耽搁,楼成找到密室,打破锁扣,推门进入。

    “谁?”一位皮肤黝黑身材健壮的黑发蓝眸老者虚弱无力地问道。

    他似乎被打了什么药剂。

    不等楼成回答,看清楚对方的容貌后,这位老者惊喜脱口:

    “你是施的弟子?”

    “对,西里斯先生?”楼成寻求确认。

    感受到寒风的灌入,以及对方身体与外界做出的交互,蓝眸老者半是疑惑半是喜悦地点头:

    “我是西里斯。”

    回答完毕,他暗自嘀咕了一句:

    “没说有这么强啊……”

    “我们先离开这里。”楼成环顾一圈,做出决断。

    …………

    靠近军事基地的一栋建筑物内。

    康斯坦丁无所事事地看向“木乃伊”:“帮手还没到?”

    “大概要天亮。”“木乃伊”沉稳回答。

    就在这时,有人前来,与外面的看守者低语了几句,看守者则转身敲门,请“木乃伊”出去。

    片刻后,“木乃伊”回来对康斯坦丁道:

    “神庙那里出了点事情,有小爬虫捣乱,我去处理下。”

    康斯坦丁耸了下肩膀道:

    “尽快回来,不要让我太无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