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伪造战局

    伊西丝神庙内,楼成几人刚走出密室,西里斯就四下打量了一眼,看见了昏迷在躺椅上的大祭司。

    他没有多说什么,步伐虚浮地落在最后,途径躺椅时,忽地蹲身一靠,鼓起残存的所有力量,一肘子砸在了大祭司的脖子处,砸得他喉咙破碎,颈椎断裂,哼都没哼一声就去见大地母神了。

    这样的变化出乎了楼成预料,他愕然望去,惊讶脱口道:

    “西里斯先生?”

    为防止大祭司醒转,造成意外,他有映照四周,监控对方,可没想到西里斯会突然出手,再想阻止,已是来之不及。

    西里斯撑着扶手,喘着气站起,露出一抹笑容道:

    “如果他活着,会暴露我们的虚实,你也不想追兵是两名,三名,甚至几名‘半神’吧?”

    “当然,库康肯定没这么多强者,我只是举个极端的例子。”

    他的儿子、儿媳妇对此皆是惊恐异常,各自捂住一名小孩的嘴巴,免得他们失控尖叫。

    楼成想了几秒,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转身领着西里斯一家原路返回,从窗户被“卸”下的地方,将他们挨个扔下,特别调查员王东依次接住,整个过程都在无声之中进行,没惊扰到附近野狗野猫。

    到了最后,楼成制造波动,传音同伴道:

    “你们先离开,我处理下手尾,在预定的地点会合。”

    什么手尾?王东茫然中透着疑惑,但职业素养让他没做耽搁,领着西里斯一家便走,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楼成回过身,重又潜入了大祭司的房间,此地基于高层首领的隐私,只在密室有监控装置。

    这一次,他展开拳脚,控制肌肉、筋膜和劲力,以它们与空气的摩擦、本来的动静,反向抵消了本身破碎桌椅,裂开墙壁,炸焦地板的响声,如果有外人在此,会感觉惊悚,因为楼成就像是在和无形的幽灵进行无声的战斗,一切仿佛上个世纪初的彩色默片。

    类似的掌控要求极高,楼成又不具备“音波”异能,若非精神质变,“举头三尺有神明”的境界再有提高,肯定完成不了,犹是如此,也让他不得不放缓了动作,务求精准。

    到了最后,他已是一头的汗水,稍做搜刮,装了一个行李袋的黄金珠宝,它们皆有尼罗特色风韵,其中不乏古董。

    做完这一切,楼成弓背伏腰,离开了大祭司的房间,鬼魅般绕着圆形回廊,进入了最初的地方,从失去窗户的三楼一跃而下,在半空收缩气血,调整了力量,稳而无声地落地,灵猫般混入了黑暗。

    几分钟后,巡逻的守卫才发现了昏迷的同伴,继而察觉到大祭司住所的异样。

    又过了十五分钟,楼成在库康城北的某处停车场见到了王东、西里斯几人,一辆改造过的商务车发动机未熄,蓄势待发。

    “你回去做什么?”王东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多亏西里斯前辈的言传身教,让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回去给他们留了点证据。”楼成微笑叹气,看了西里斯一眼,用华国语回答道。

    “证据?”王东半是疑惑半是猜测道,“你想误导可能的追兵?”

    “对,先假设神庙那边有擅长追踪的强者,有备无患嘛。”楼成略略解释道。

    王东若有所思点头,拉开驾驶座的车门道:

    “我们边走边说。”

    …………

    神庙那边,“木乃伊”赶到了大祭司房间,审视起现场。

    他裸露在黑袍外的皮肤,除了脸部,皆缠着泛黄的白色绷带,满脸的浓密胡须遮掩了五官的特色。

    “一场激烈的战斗,却没有人听到……”“木乃伊”低声自语,有了判断,“袭击者应该有屏蔽声音的超自然能力,水准比大祭司略强。”

    突袭的情况下,还打成这个样子,足以说明对方的层次。

    想到这里,“木乃伊”转头看向剩下几名祭司:“有监控到什么吗?”

    “有。”一名干瘦的祭司让负责这方面的主管拿着笔记本电脑入内,重新播放了监控画面,有楼成跳到三楼,“卸”掉窗户的,有他袭击两名守卫,打晕了对方的,有他去而复返,“搜罗”了一行李袋战利品的。

    在这些视频里,由于楼成的有意规避,他始终未被记录下正脸,只能根据轮廓等判断属于东方人。

    “为什么没有当场发现?”“木乃伊”沉声问道。

    “太快了,一眨眼的工夫,不放慢动作,很难确定是幻觉还是真实发生了。”监控主管慌忙辩解道。

    更为重要的是,那么多的摄像头存在,那么多的画面呈现,神庙又一贯不重视科技的力量,自己手下就没几个人,时值夜深,一晃而过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现得了?

    “木乃伊”冷冷看了监控主管一眼:“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话音刚落,他探出手去,捏住了监控主管的脖子,将又胖又圆的对方提了起来。

    “不……”监控主管的声音被掐灭在了喉咙里,仿佛垂死前的鸡鸣。

    他手脚挣扎了几下,迅速无力,润泽的皮肤飞快风化干瘪,不到三十秒的时间,便失去了生命的气息,变成了一具货真价实的干尸。

    扑通!“木乃伊”手一松,任由监控主管掉在地板上。

    “我去把他们抓回来。”“木乃伊”沉声说道,然后愤怒又不屑地低语,“华国的非人……一个贪婪的非人……”

    他拿出绷带,将脑袋一圈又一圈缠住,只留下两个眼珠没被覆盖。

    乍眼一看,他已是真正的木乃伊,就连气息都变得黯淡,若有似无,宛如亡者。

    “生命的气息……生命的味道……”木乃伊张开双臂,拥抱着自然,嘴里晦涩地不断低语。

    周围瞬间变得幽暗,在细微处,仿佛有油渍在闪亮,有莫名光点在腾起,五彩缤纷,飘飘摇摇,各具不同。

    这一切仿佛冥府降临,让几位祭司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找到你了!”木乃伊突然开口。

    他话音未落,身影已是消失在房间内。

    …………

    夜色之下,白昼的炎热散去,四周的黄沙沉静,一辆改装过的商务车奔驰在76号公路上。

    楼成给予的撤退意见时,迪卡局势混乱,且容易受到拦截,不如南下波里小镇,转道前往港口城市法图亚。

    对此,王东和西里斯都表示了赞同。

    车辆飞掠而过,道路无声的荒漠突有涌动,塑造出了一具人形“沙雕”。

    “沙雕”一抖,砂砾全落,露出了脸庞被绑带覆盖,一双眼眸幽深闪烁的木乃伊。

    他全力奔跑,飞驰电掣,终于追上了目标!

    至于那几位祭司,他嫌弃碍事,认为会拖累本身速度,压根儿没带。

    遥望着车辆尾灯,木乃伊绷带扯动,似乎露出了难以察觉的笑容。

    “哼!”他低低出声,重又沉入了黄沙之下。

    商务车内,西里斯听完楼成后续所做,忍不住赞了一句:

    “不错,这能让神庙的人以为对手不强,派来追赶的强者也就相对有限。”

    “希望吧,如果几名祭司一拥而上,我大概也只能选择逃跑,西里斯先生,你恢复得怎么样了?”楼成关切问道。

    “一旦停止注射超过一个小时,药物就无法压制我了。”西里斯曲起胳膊,鼓胀肌肉,欣喜笑道,“我大概恢复一半了。”

    楼成正待再言,忽然心中一动,有所预感,转头望向了窗外。

    那月光下温柔而宁静的黄沙变得狂暴,染上了黑色,正一粒一粒涌了过来。

    不!

    那不是黄沙!

    那是完全遮掩住黄沙颜色的小虫,密密麻麻,数之不清,似虚似幻,让人头皮发麻!

    “噢!”西里斯的孙子看到了这一幕,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楼成当机立断,强行开门,跳下车辆,膝盖半跪,一拳打向了地面。

    砰!

    他的拳头刚有击中,立刻便往外荡起了一圈又一圈的赤白火光,受“天地”加持,威力变得延绵。

    火焰“涟漪”荡开,穿过车辆,卷入了黑色浪潮里。

    啪啪啪啪啪!

    凡是遇到赤白,小虫立即爆开,此起彼伏,无有遗漏,而它们没留下尸体,像是直接回归了冥界。

    一圈又一圈,一浪接一浪,以楼成为圆心,五六十米的范围内,黑色成粉,地表干净,黄沙显露。

    一拳之后,楼成做出观想,调控了脏腑,对准对面又打了一拳。

    这一次,他将大地当做对手,给予了“内爆”!

    外罡级的“内爆”!

    轰隆隆!

    大地浅表有爆炸产生,激起了周围晃动,楼成身后不远处,一道黑影受到压迫,不由自主从黄沙内部钻了出来,白色泛黄的绷带遮脸,妖异而邪恶。

    “木乃伊”眼睛一眯,险些脱口。

    半神!

    华国的外罡!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