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汇报

    砰!

    楼成一拳打爆了康斯坦丁脑袋后,左脚一提,鞭腿再抽,带着一层炽白返蓝的火焰,狠狠抽到了对手的身上,抽得烟尘四起,抽得尚未完全黏合的躯体重又四分五裂,崩散零落,并且皆被点着,徐徐燃烧,赤光点点。

    直到这个时候,楼成才松了口气,放下了心。

    他从未听说,有哪位强者能在被分尸后“复活”,即使萨曼诺王室的吸血鬼皇帝也办不到,只有教团派一贯宣称,两千多年前的“救世主”可以,不过他们在这个事迹上添加了太多的宗教元素和神秘色彩,反而不那么让人相信了。

    谁知道,“黑夜蝙蝠”竟能完成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简直再现了“神迹”,若非自身有对危险的直觉预感,心里警报未曾解除,专门回来进行检查,怕是会被他逃出生天,后患无穷。

    就在楼成要将这诡异的敌人彻底烧成灰烬时,突地发现他流出的血液褪变呈现为不同的红色,有暗红,锈红,淡红,也有鲜红,大红,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它们互相交错,点缀着些许幽蓝、金黄,不时咕噜冒泡。

    这哪里像是血液,倒如同胡乱添加的化学试剂!

    而康斯坦丁的肌肉筋膜等出现蠕动,各自崩溃式滋长,有的瘫成了一片,有的新长出了手指,看得人头皮发麻。

    “基因崩溃……”楼成微皱眉头,低语了一句。

    他在军方给的研究资料里,见过基因崩溃者的惨状,与此颇为类似,只是黑夜蝙蝠的血液更加诡异。

    过了几十秒,所有变化消失,彻底失去了生机,有的血肉飞速腐烂,有的保存完好。

    “真TM诡异……”楼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找了块小半个手掌大小的血肉,冰封入了层层晶莹内,收到了自身口袋里,剩下的那些,他一拳往下轰打,于地面碰撞出向四周荡开的炽白火焰,将它们烧成了灰烬,不留任何复活的媒介。

    做完这一切,他才有心思琢磨“黑夜蝙蝠”死而复活的问题:

    “难道他的身体结构变异得近似蚯蚓,只要不竖剖,分成两半也无所谓?”

    “可刚才他心是心,肺是肺,肝是肝,没什么奇特。”

    “或者他异化后的根髓,类似于单细胞生物,能自我生存一阵,只要在一定时间内重新聚拢,就不会彻底失去活力,而这种‘聚拢’,是靠精神引导,所以脑袋不能出问题?”

    “算了,不瞎想了,我又不是专门的科研人员,还是留给军方研究。”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黑夜蝙蝠这‘复活’的能力需要准备,否则他大可以和我‘以伤换命’……任莉的‘天葬’虽然厉害,但不是一开始就威胁到生命,属于连环切割……”

    到了这个时候,楼成依然不知道刚才两位敌人究竟叫什么,只能以外号的方式称呼他们。

    左右环顾了几眼,楼成不再停留,高速奔离了库康,往港口城市法图亚返回,直至进了沙漠,找到隐蔽处,才休息了一阵,以“临”字诀清净身心,加速伤势的恢复。

    …………

    阿蒙中将指挥部队占领了萨塔赫的军事基地后,在残余的、收尾的枪炮声里回到了临时驻扎地,等了半天也未见木乃伊和康斯坦丁返回。

    “他不要他的石棺了?他伤得那么重……”阿蒙心生疑惑,暗感不对,立刻起身,穿梭于都市丛林,飞奔回先前逼得萨塔赫自爆的战场。

    他环顾一圈,很快发现了木乃伊的断臂和手掌,白色泛黄的绷带全部不见,焦黑的皮肤被削水果般削得一干二净,徒留血肉和骨头。

    “他死了!”阿蒙眼睛一眯,又惊又怒。

    之前这里必然发生了一场激战,可惜,军事基地的枪炮动静更大,火光更亮,身处其间的自己未有任何察觉。

    而且,木乃伊再是重伤,也是“半神”,不该这么容易就被杀掉,难道“黑夜蝙蝠”动得手?

    循着痕迹,他往前追索,可事隔已久,气息已散,只能半途而废,但其间发现了康斯坦丁裂开地面的一击,发现了他故布疑阵的血肉,这让阿蒙中将推翻了先前的猜测,一颗心越来越凉。

    及至他派出一个旅的士兵搜查周围,终于找到了另一处战场,看见了沾满脑浆的碎骨和到处可见的灰烬。

    “黑夜蝙蝠也死了……”阿蒙中将倒抽了口凉气,内心咯噔了一下。

    经过联手,康斯坦丁的实力水准和擅长方向,他都比较了然,而且从对方神秘诡异的表现看,必定有隐藏的本事,哪怕自己也不敢说稳胜,更别提杀死他!

    能一口气干掉两位“半神”,即使是一个重伤一个下降的“半神”,也非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非常困难,潜伏于黑暗里的敌人,光是想想,就让自己心惊!

    沉吟几秒,阿蒙中将直接返回了临时驻扎地,未做搜寻和追查,生怕一不小心就撞中“铁板”,枉自送命。

    在戒备森严的司令部,他向法老做出了汇报。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继而问道:“有线索吗?”

    “没有,他们毁掉了尸体,破坏了痕迹,只是从因波斯残存的手臂和手掌看,敌人至少有一位擅长切割。”阿蒙如实回答。

    电话那头,又是沉默,过了一阵,终于开口:

    “先放一放,你维持库康的秩序,等事情终结了再调查……这样也好。”

    …………

    法图亚港口外,一艘游轮上,天高海浪,风清景旷。

    楼成站在甲板之上,欣赏着亡海波涛,拿出领事馆借的卫星电话,给自己师父拨了过去。

    经过休养,他已彻底恢复,并换掉了破破烂烂的武道服,当真一身清爽,目前正随着港口城市最后一批撤侨的船只离开。

    “喂?”没多久,电话那头响起了施建国同志苍老的嗓音。

    “师父,是我,西里斯一家已经撤离尼罗。”楼成将任务的最终情况说明了一下。

    “我昨晚就知道了,不错,做得很好。”施老头强颜欢笑道。

    本来是一件高难度的任务,充满了危险,甚至可能与外罡级的强者过招,以自家徒弟第三次觉醒的异能和经过金丹淬炼的身体,死倒是不太容易死,但“刺激”肯定少不了,有助于他勃发意志,跃过龙门,结果,他提前晋升,无需外力,任务不仅变得画蛇添足,而且难度也直线下降。

    楼成简单描述了下过程,转而问道:

    “师父,林缺那边的事情不急吧?我是先练外罡篇,还是先找他?”

    以大舅哥的实力,身处战乱地区也不是那么容易出事的,迟一段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

    施建国同志咳嗽了一声道:

    “不急,纪老头改变了主意,找了蜀山斋在战乱地区的人看着,也请了军方帮忙,自己可能也会过去溜达一圈,不用你忙东忙西了,先回来把外罡篇练了,把联系稳固了。”

    林小子心高气傲,是纪老头故意放去战乱地区历练的,让你找人,只是弄个借口磨砺你,而现在,还磨砺个屁啊!

    “好吧。”楼成叹了口气道。

    当初要不是为了全国赛冠军提前觉醒异能,大舅哥按部就班地来,现在应该也有顶尖非人的层次了,在战乱地区磨砺个两年,说不定都能冲击外罡了,结果,他才初入非人,刚稳固没多久,至于外罡,更是遥远。

    闭目想了下林缺冷峻内敛的样子,楼成忽然觉得他不成外罡怕是不会回头。

    希望一切好运吧……

    施老头没多说这件事情,沉吟了片刻道:

    “你‘外罡篇’初步掌握后,是要重回龙虎?”

    “嗯,先前欠龙王,欠俱乐部太多的情分了。”楼成肯定回答。

    “也好,你火部‘外罡篇’也还没练,再完成几个秘密任务,说不定就能参悟‘禁部’神功了!”施老头乐滋滋地说道。

    “秘密任务?”楼成若有所思地反问。

    “之前他们应该给你说过啊,加入龙虎,偶尔就得完成军方交付的任务,对非人来说,事情都很简单,也就是做个安保,配合下实验,到了外罡,相对就有一定难度了,但不会太危险,咳,危险的任务,肯定不会只有你一个,龙王也许都会参加,总之,积累了贡献后,就能参悟道门‘禁部’神功了!”

    施老头粗略解释了一下,半是感叹半是嫌弃地说道,“尽快回来吧,等联系稳固了,把冰火两部的外罡篇都初步掌握了,你才算是真正的外罡,到时候,有的是和同层次对手交战的机会,生死战也不会少,别学彭小子,任丫头,急吼吼就想着挑战外罡级的敌人。”

    “……”楼成顿时心虚,“师父,有件事情我要想您汇报。”

    “什么事?”施老头精神一绷,提起了一颗心。

    臭小子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这是惹出什么大事了?

    楼成清了清喉咙道:

    “我昨晚遇见任莉了,和她联手,杀了两位外罡级的强者。”

    “你说啥?”施老头的声音一下拔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